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二天一早醒来,白云潜还在想着,非但跟传闻不符,事实上这个静王爷脾气还挺好的。这要是他,昨晚要是敢丢下他先睡,肯定二话不说让人拎桶凉水给你浇醒了。
      
      不过对此,白云潜还是很满意的。
      毕竟昨天晚上他那么干,就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性格脾气最重要的是底线在哪儿,这样才好看看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起床之后,就有两个大丫环端着新衣走了进来,福身行礼,“奴婢清芷,清瑶,给王妃请安。”
      
      白云潜瞅了两眼,这不昨天那两大丫环么,这一看就是裴静深的心腹啊,这都舍得派出来。估摸着是怕他再生什么事,毕竟他们这个亲成的是阴谋算计到处都是,小心点儿也不为过。
      
      白云潜挥挥手没让他们帮着穿衣,只在最后让她们帮忙整理了一下,清瑶给他梳的头。
      
      坐在那里等梳头的功夫,他又看了一眼自己变成神器后有何不同,发现除去那些当年被当作奖励或是商品的东西,一些普通的世界内的一切也更加真实,且每一界都有一物可以联接到他界,有的世界还不止一样。
      
      这东西现实之中就有,不然他也不会有这一出遭遇。那个冒牌货也不可能夺了他的舍,这全是机缘巧合而以。
      若非他实在不够聪明被毒死了,这会儿白云潜本人未必能回来,日后说不定也不会再回此界,而是有了新的机缘。如今只不过是对方运道不好,这才有了如今的事情。
      
      那些可以联接到他界的东西,自然特殊。现实之中的有何特殊白云潜尚未完全了解,但他的世界之内的,随他所欲。当然,也能够当成实物带出来,还不会对那些世界有损害,毕竟还能再生。
      
      这东西有的是法宝,有的是普通物件,有的是活物,还有些是吃食,例如……白云潜手一翻,手中便多了一棵荔枝。
      又大又甜,一口下去,汁水十足。
      
      简直享受。
      
      然后,再把荔枝壳送回去,毁壳灭迹。
      
      他这一翻动作是又快又准,就连给他梳头的清瑶都未彻底看清,只知道他这就吃上了……
      “王妃可是饿了?”这衣服是今天刚穿的,吃的到底藏在哪里了?清瑶有些不解,但还是道:“早膳已经备好,待奴婢把头梳好,就能去吃了。”
      
      白云潜吃完果肉把核吐嘴里,继续扔回小世界里面毁核灭迹。
      
      啧,真甜。
      好吃!
      
      算一算,这个朝代这会儿也正是荔枝下来的季节。不过这东西在这年代稀缺,主要是北边稀缺。毕竟这东西放不住,哪怕用冰镇着,也放不了几天就不新鲜了。运送极费人力物力,就是靖远侯府,也极少时候才能吃到。
      也不知道静王府有没有,回头问问。
      
      这会儿他梳好了头,便被清芷和清瑶带着去吃饭。到的时候,裴静深已经在了。
      
      这人还是那副样子,没个笑脸,但架不住脸太好,白云潜看着就觉得能下饭。而且那皮肤,看着真不像是个行军一年,风餐路宿打完仗回来的人会有的。
      
      想想京中谣言,都快把人传成吃人的夜叉了,亏得冒牌货以前还真信了。
      
      毕竟他从未见过这位低调的静王殿下,不像三皇子酷爱书画,时常举办一些宴会宴请京中的读书人,因此谁都知道他是一副文弱样儿。就连大皇子和二皇子也偶尔会去参与一翻,结交人脉。但静王殿下见过的人却是不多,再加上又有战神之名,有心人一经引导,传成什么样都有可能。
      
      哪怕没人会否认他的战功,但却嫌弃他杀气过重,更有传言说他对房中人十分残暴,因此京中闺秀闻之色变。
      
      “你真该多出去走走,让人看看你这张脸,恐怕到时候就不是无人肯嫁,而是从城西能排到城东了。”白云潜忍不住道。
      
      身后跟着的清瑶心中赞同,他们王爷多好的人,硬生生让人传成了什么模样。裴静深本人却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道:“开饭。”
      
      立马的,一道道菜便被端了上来,很快放好之后,一个个丫环又都退了出去。
      
      “对了。”吃了两筷子,白云潜才提起,“今日本该进宫敬茶的,可我看也没人提醒我早起,更没给我换正装。”
      
      裴静深面色不变,“今日不必去,父皇一大早就传下口谕,说是体谅王妃昨晚辛苦,便免了今早的敬茶,说是回头有时间进宫见一见就好。”
      
      哦,白云潜忍不住同情的望了过去,心说你这也太不受待见了吧!给你娶个男妃,还一副不想见你们的模样。这皇帝估计也是个耳根子软的,昨晚定是被后宫哪个女人给吹枕边风了。
      
      裴静深本来不打算理他,在这样的目光中也没忍住,“你昨晚闹成那样,你还指望他想见你?”
      
      白云潜挑了挑眉,“原来还有这潜在好事儿呢。”
      当他爱进宫么。
      
      宫里大人物那么多,跪来跪去的,还是在这王府好啊!
      
      天老大他老二,抛开眼前的静王大美人,全是给他跪的,没有需要他弯膝盖的。
      不用说,美滋滋。
      
      裴静深抽了抽嘴角,不过还是问了一句,“你猜他为什么不叫你去骂你一顿。”
      
      切,这有什么难的。白云潜三两下嚼碎一块肉吃了,这才反问道:“不知这桩婚事一出,静王爷旧部有多少人不满?”
      
      皇帝又不是神,他干了这么一件事,已经让人很不满了。想当初来宣旨的时候,可是把冒牌货给夸得那叫一个天上有地下无,配静王绝对不亏。结果你成亲第二天给叫去一顿批,这算什么,打自己脸还是让那群人更不满呢?
      
      两人对视一眼,证实了,对方也不是蠢货。主要是裴静深对白云潜的认知发生了改变,这跟他之前查到的资料并不一样。
      
      人即然不蠢,就不用能以前的那一套,看牢了别惹事就行。不说别的,光凭昨天晚上那一手,一般人就看不住他。到现在他都没想明白,门外有人,窗户还锁着,人到底是怎么跑屋顶去的。
      
      既然如此,双方最好是有可能合作。
      
      毕竟如果是他查到的那个白云潜,这是绝不可能的,因为怕他坏事。但现在这个,就算争取不到,也不能让他在后面拖后腿。
      
      不过这事不算太急,还要先看看。
      
      他要看,白云潜确是没那么多的兴趣,直接提了要求,“今天早上那两个丫环的态度我很满意,希望其他人也差不多,不要因为咱俩没睡我这个王妃名不副实他们就不尊重我,给我寻麻烦。”
      
      裴静深万万没想到他关心的竟是这个,“只要你安份守已,没人有空与你为难。”
      
      “那不一定。”白云潜道:“谁都知道这事儿我糟了算计,但更倒霉的肯定是你。”毕竟这一场本来就是针对这位静王殿下的局,只不过继夫人李氏抓住了机会,把他这个嫡子赶紧嫁了出去。
      没了他,那世子之位,必然就是李氏儿子的了。
      
      但说良心话,肯定是刚立了功,又兵权在手,元后嫡子,太子人选热门的静王殿下更惨。
      当然,就算大家半斤八两,这可是在静王府,全是静王的人,他们能不为自家王爷叫屈,还能瞧他这个男妃顺眼?
      
      白云潜又不傻,但他显然没兴趣在王府受冷待,所以一开始就要求静王管好手底下的人。
      “总之让他们对我好点儿,不然我也不好欺负,到时候天天让你收拾烂摊子不太好。”
      “还有,你这边要是有什么莺莺燕燕,也最好看好了别寻我的麻烦,不然……对了,如果哪个是你的心肝宝贝不好碰的,也跟我说一声,也免得我下手时没个轻重,到时候起了误会就不好了。”
      “毕竟现在事情已经如此,这些事还都要提前讲清楚才好。与人方便,才能与已方便,这我都懂。”
      
      他说话的功夫也不耽误着吃东西,很快的,一桌子菜被他尝了个遍,好吃的多吃点,不好吃的……没有不好吃的,只有稍微不够好吃的,总之吃饱了也没碰半颗米。
      有肉吃谁还记得饭啊,那是什么?
      
      吃完了叫人撤盘,这才看向美人儿,哇,再看还是好看的。
      
      “怎么样,美人儿,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白云潜宽慰道:“我知道突然娶个男妃你肯定不爽,但还是那句话,已经如此了,后续也不是不可再谋化,与我为难对你也没啥好处。说实在的,我也不觉得你能占什么便宜,就是懒得费这个事儿。”
      
      裴静深抽了抽嘴角,终于确定了传言是怎么来的。瞧这嚣张的,前面还当他是要说两句好听的好能过上安稳日子呢,结果后面这叫什么话。
      
      如果他真是被算计到的这个地步,再跟老大老二那两个蠢货似的脑子不好使还小心眼儿点,本来没兴趣针对他,听了这话也得让他看点儿厉害的。怪不得外面传他蠢呢,这有时候脑子是不太够,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
      好在他自来也不爱使这些深宅后院的手段折腾人,“我会跟他们说的。”裴静深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白云潜却赶紧把人拉住,追问道:“那你的心肝宝贝……”
      
      “府上没有女眷。”静王殿下留下这一句,便继续走开了。
      
      白云潜远远的朝他继续喊:“还有个事儿,府上有没有荔枝啊,我最近想吃!”
      
      裴静深没搭理他,心说就这么个整天想着过舒服日子,脑子里面只有吃的玩意儿。也不知道昨晚的幕后真凶知道事情是毁在他手里的,会是个什么反应?
      
      事实上大皇子都要气疯了,其实他当初都挑好人了,谁知道闹了这一出,换成了那个白云潜。
      那会儿为了看二皇子笑话,他还顺着推了一把,结果倒是好,自己砸了自己的脚,大好的计划就被那小子给毁了。这还不算,舍了他一个埋了好几年的暗桩。
      
      当然二皇子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也不蠢,回头一细想就知道昨天晚上绝对有事,只是被静王给避开了。有这事在前面顶着,他被白云潜骂了的事,他都没那么在意了,只懊悔那小子怎么不干脆死了呢。
      却还不知道,今天白云潜还真的差点儿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