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白云潜独坐屋顶,把下面众人的反应瞧了个真切。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冒出来,朝下面打了个招呼:“嗨!”
      
      众人:“……”
      
      薛管家都要疯,这也太吓人了,还以为真被毒死了呢。不过这到底是喝了多少啊,一整壶么?
      也就他们这种静王府的下人了,一瞬间是大松一口气,颇为有些觉得劫后余生的感觉。这会儿新王妃别说是喝酒爬屋顶,就算是在他们头顶上撒尿,他们也完全没有意见。只要您还活着,没留个尸体害我们王爷就成。
      
      大皇子等人却是懵了,甚至都顾不上追究他殴打皇子,“你,你怎么在那?”
      
      “这是什么话,王妃嫌屋里呆着闷,偷跑出来透透气罢了!”裴静深收回目光,立即控场道:“虽然有些不合规矩,调皮了些,但也是我静王府自家的事情,难道几位皇兄这也要管?”
      
      “哪是我们想要管,是你自己府上出了血书……”
      
      “不过是丫环不知被谁收买,想要大喜的日子闹事而以。”裴静深道:“这不,成功把几位皇兄给当猴耍了。”
      
      大皇子等人看着似乎还有些不甘心,不过他们再不想放过这个机会,白云潜人都出来了,好好的,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事,谋杀新王妃的罪名这是怎么也扣不下去了。
      大皇子干脆一甩袖子,“既然醉成这样,那今个儿的事本殿下就不追究了。”
      
      白云潜当即抬头看他,不高兴道:“言不由衷的话,说来做什么?”
      
      大皇子:“你……”
      
      “唉!大皇兄勿恼,何苦跟一个醉鬼计较呢。”二皇子立马跟上,笑眯眯道。总之要看大皇子的笑话,肯定不能少了他。
      
      然而白云潜却并不领他的情,瞅了他一眼,不满道:“你又是谁呀,人丑就莫要多作怪,回家多读读书,少出来吓人。”
      
      二皇子顿时想吃了方才帮他说话的自己,就该让老大冲前面收拾他。
      
      众人纷纷看向静王,想着你的王妃说出这种话来,你真的不说点儿什么?静王冷眼一扫,众人立即收回目光,得,这个更不好惹。
      裴静深的确懒得多言,怕不是他一开口,这人顺口也能把他怼了。
      
      最后还是薛管家硬着头皮出了打了圆场,人家新婚喝多了,你还能跟个醉鬼计较?要是别的醉鬼也便罢了,伤了骂了皇子别管怎么醉都是大罪。但这位现在可是王妃了,那身份地位可是大不同了。
      
      要知道你们还只是光头皇子呢,静王虽然行五,但却是封了王的,连带着王妃身份也不一般,你能计较?
      
      这一翻软硬兼施,大皇子几人最后憋着气走了。留下的就都是自己人了,静王先让管家去前院招呼客人,喝得差不多就把人都送走。这才又看向屋顶上的人,看起来醉得是真不轻,坐得也没样子,仿佛马上就要栽下来一般。
      偏生还不老实,见他抬头,眼睛顿时亮亮的,“美人儿,有事你就说,多说点儿也可以。”
      
      不知为何,裴静深就觉得他的意思是,那群人丑,少说话。你长得好看,可以多说一点儿。
      顿时,他的脸便黑了,“下来。”
      
      美人儿有令,白云潜当然不会懒在屋顶不动,当即便跳了下来。这才侧头近距离的看向这个把冒牌货吓得半死的静王,没有三头六臂,长得一点儿也不吓人,反倒是十分好看。
      他自己本身也是个好看的,但好看的人也并非千篇一律,眼前的美人儿跟他的类型不同。就算现在冷着一张脸,也无损英俊,反倒气势很盛。这样的人摆在眼前儿,白云潜又怎么忍得住不调戏一把。
      
      毕竟他以前当镜子的时候,可想这么做了,偏偏没办法。
      如今可算是做回人了。
      
      再加上这要是他名媒正娶……是正嫁的夫君,近距离一看更好看了,皮肤也好,并不像一般大老粗的十分粗糙。
      
      他在这里美滋滋的想着虽然是回来就洞房,但好歹这个对象长得不错,没给他随个歪瓜咧枣的,能吃下嘴。那边有人却在琢磨着他怎么没死,“明明吃下去了的,咱们的人传回来的消息,说是亲眼瞧见的。”
      
      大皇子怒而踹向身边的小厮,“吃了人怎么没事?你当他百毒不侵么?”
      
      “这,这,这……”这他也不知道啊,小厮都快哭了,先前明明传来的都是好消息的。
      
      大皇子又很是发作了一顿,才道:“后续都抹平了吧,不会让人查到咱们头上吧!”
      
      “殿下放心,这事绝对没有问题,蓝喜这些年一直藏得很深,没人知道她是我们的人,自然查不到咱们头上去。”
      
      然而……
      静王府内,白云潜静静的看着裴静深让人把那两块剩下的点心验了毒,又让人去查蓝喜,顺便追究一下今日究竟是谁先发现的尸体,人又是什么时辰死的。
      
      一条条一桩桩命令下下去,下面的人顿时就忙了起来。但这事儿对方既然肯干,必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的。就光是蓝喜,便已经跟了他五六年了……
      
      “不用查。”就听身边的那个醉鬼说:“是那个大皇子让人干的,我在屋顶把所有人都瞧了个遍,有没有其他的同党不好说,他肯定知情。”
      
      两个站在一旁的大丫环当即就看了过来,静王爷裴静深却很稳得住,没问他怎么知道的,而是提起了外界对冒牌货的评价:“嚣张跋扈,没有脑子?”
      
      “冷酷无情,凶狠暴戾?”白云潜回他。
      
      大家半斤八两,要知道就连嫁给你,都把冒牌货吓得两天没睡着觉。白云潜说完看向两个大丫环,“去准备点儿饭菜,饿了。”
      
      大丫环看向静王,裴静深点了点头,便有一个丫环走了出去。剩下裴静深问:“其他的糕点点。”
      
      “吃了。”白云潜道:“都说了我饿,两天没吃了。”
      
      裴静深道:“那你为何没事。”
      
      “吃了颗解百毒的解毒丹。”白云潜一脸不可思异的看着他,心想不然呢,我还能百毒不侵不成?
      
      静王朝剩下的那个大丫环看了一眼,后者便走了过来,“清芷,我身边的人,懂些浅显的医术。”
      
      哦,白云潜懂了,这是要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说谎。他很光棍的就把手腕交出去了,查呗,反正他是真吃了。
      清芷静静的把了会儿脉,人都惊了,“王爷,他说的应当都是真的,体内情况十分的乱,是曾中过毒的迹像。不过这模样……现在应该很疼才是。”她抬头看了一眼新王妃,这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啊!
      
      “哦。”白云潜毫不在意,“可能是喝多了酒头太晕,这才没感觉出来吧!”听着就像胡说八道。
      
      “明知道有毒,就算能解毒,也未必要全吃了吧!”裴静深依旧稳稳的问。
      
      白云潜心说正常人当然不会,不过他就是吃了。理由嘛随便找个,“饿得太狠,当时给只活鸡我都能连毛吞了,不过一盘毒点心。”紧接着又看了一眼外面,“饭还没到?要不去前面的喜宴上端两盘来。”
      
      裴静深忽视他要饭的请求,只是继续问:“靖远侯连饭都不给你吃,倒不忘了让你带解毒丸。”
      
      呵呵,白云潜瞅了他一眼,心说这是还在怀疑他呢。估摸着觉得是他这边的人早准备好的法子,但他临时不想死才没干。先前之所以打探他为什么吃,吃了多少,还让人给他把脉,也是这个原因。
      但这事儿跟冒牌货还真没关系,冒牌货以前的生活不知道,但自从到了白云潜的身体里面,至少也是侯府嫡子,继夫人又上赶着做面子假装对他好,什么时候挨过饿,能受得了这个苦?
      
      “你那丫环可是特意提起,这盘点心里面多放了两块,少吃点儿不要紧。”白云潜呵呵一笑,“我还当是静王爷有心联手,在示好呢。”
      
      裴静深冷静道:“人都已经死了。”
      
      也就是说死无对证。
      
      “那就要问王爷自己了,不是说对府内把控极严,如铁桶一般的么?但今日之事,我要是没点儿准备,你现在恐怕也不能继续坐在这里了吧!”白云潜想,看你那几个兄弟吧,一个个恨不得立马把你押出去问罪了呢。
      “早知道我就再看会儿笑话了。”他小声嘀咕了一句,才继续道:“我在楼顶看得清楚,这事就是那个大皇子干的,不然你以为我做什么砸他。”
      
      裴静深当时也在场,并且想过这个问题,“就因为感觉?”
      
      “不止。”白云潜侧头靠了过去,看着裴静深的眼睛,轻声道:“还因为,没有人能在我眼前撒谎还不被我看出来。”
      
      镜以明心,他可是神器,岂能一点儿本事都没有。
      
      事实上但凡神器,不说有通天之能,都绝对不弱。像是他的某个前辈莹玉剑,号称剑中之皇,此剑一出万剑俯首,其内还有一片很大的空间,内里灵田无数。而他是轮回镜,虽达不到掌世间轮回的地步,自身镜内却含有无数小世界,他可掌其中轮回。
      
      除此之外,两界时间差全由他定,可一眼万年,也可万年皆归于一瞬间。
      
      就算是在修行界,以他的本事,也是少有收拾不了的人。更何况如今是在这里,只要他想,看一眼那人就能进镜子里面呆一万年,再出来骨头还在不在都两说了。
      
      唉!
      “幸好我是个好人啊!”白云潜忍不住感慨,不然分分钟让你变骨灰。
      还敢怀疑我。
      
      “吃的呢,早备好了吧,你赶紧让他们进来。”别以为他不知道,刚出去的那个大丫环就在外面呢。
      
      裴静深点了点头,果然,吃的马上就被端了进来。白云潜也懒得说话了,反正该说的他都说了,专注于吃东西了。
      
      还是那句话,白云潜当年离开时年岁尚小,后来变成器灵哪怕活得久,也没尝过这等人间美味。好在他还是会使筷子的,一来见得多,二来有身体记忆在。
      满桌子好吃的怎么吃,当然是先挑最好吃的,他瞧那道酱香鸭就很不错。
      
      先来一筷子。
      
      旁边那道芙蓉蛋也不错,来一筷子。再看那盘手撕鸡肉也很不错,旁边的油焖大虾也好吃。他吃得美滋滋,压根不管旁边的裴静深,后者被他这模样瞧得也饿了,一晚上光喝酒了,这会儿也没忍住吃了两筷子。
      
      两个大丫环在一旁伺候着,一直留在屋内的清芷忍不住想,这新王妃倒不像他们先前打听到的那般,王爷在他跟前,竟然也没讨到什么好来。
      
      正想着,白云潜就已经吃完了,他满足的摸了摸肚子,起身往床上走去。
      就这么丢下人,睡了。
      
      剩下的静王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