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白云潜并不知道有人可惜他没死了,当然就算知道也不在意,毕竟你也只能想想而以,能害死我才算你有本事。
      
      有了裴静深的话,静王府的人显然对他的态度好了不少。这也侧面证明,静王对府上的掌控真的不弱。只可惜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昨天还是被人找到了机会。
      仗着自己是神器轮回镜,白云潜还顺手瞅了几眼身边伺候的丫环小厮们,发现这些人倒的确是真的忠于裴静深的。大丫环清芷和清瑶,外配两个小厮轻墨和轻岚,管家姓薛,也是府里的老人,也是轻墨的亲爹。
      
      而且他们还端来了荔枝,两盘,据说是王府今年的全部份例了。
      
      “你们王爷还挺大方嘛。”一共就两盘,全给他了。
      
      清芷立即道:“毕竟是王妃,别人可不成。”别管真的假的,这话说的就很让人舒服,也没少给静王爷刷好感。
      白云潜瞅了她一眼,心说这丫环是个人才。
      
      荔枝到底是不如刚摘下来的新鲜,有更好的白云潜自然不乐意再吃这次等的。不过是身边常有人跟着,这才拿它们来偷梁换柱。拿起来一棵就换成自己小世界里面的,然后吃完放在一边。
      
      不过仗着身份有别,清芷和清瑶不可能一直盯着他,所以自然多吃了些。反正也没人真数过一盘多少颗,更不会数吃剩下的壳是不是多了。
      
      他也不知道裴静深还吐糟过他只知道吃,要是知道了肯定得理直气状的表示吃喝真是人生大事。别的事他怕什么,真的,就现在这些敌人……要不是他善良,分分钟把你们裴家的江山都整没了换个人坐,别提什么大皇子二皇子了。
      
      纵然这不是他的小世界,但神器的本事在这里呢,要是没点儿本事,修行界那些人能打生打死的抢么。
      
      他就想过过舒坦日子,以前当神器时可够倒霉了,倒霉的他都想去跟别人学着转发锦鲤去了。
      
      想着,白云潜瞅了瞅其他的小世界,想找找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能拿出来,却是发现有至少百分之九十的小世界里面的东西他动不了。这一想觉得可能是因为他刚回来,身体跟神器还没彻底融合的缘故。
      
      他有点儿在意,毕竟自己的世界,突然就看不见了算怎么回事儿,所以时不时的就要关注一下。
      不过显然的,那些世界并无动静。
      
      但他也没有把心思全放在这上面,好不容易回到了人身,自然要享受一下‘化形成功’当人的感觉。
      他去逛了花园,闻了花香,还扑了蝶,最后还给府上的丫环选了一次美。可惜他挑出来的这两个最美的不会跳舞,他只能遗憾的放弃了看舞蹈的想法。
      
      裴静深刚回来就听说了这事,管家还道:“王妃还问了王爷您,什么时候回来。”
      
      当然,白云潜肯定不是这么说的,他问的是:“美人儿这么晚了还不回来的么?都要到晚饭的点了。”
      不过这话王妃敢说,管家却是万万不敢这么重复的。
      
      但哪怕他不说,裴静深又怎么能不知道白云潜的想法。他回忆了一下手底下打听出来的情报,有些犹疑道:“此人的确不曾是什么贪花好色之辈?”
      
      管家只能干笑着摇头,这都不用查的,全京城谁不知道靖远侯家的嫡子规矩好,被父亲看得严,哪怕再如何胡闹,却是不许去那花楼楚馆的。不过这是明面上,背地里就不是那么清楚了。
      
      裴静深却是记得,查出来的消息显示,这位白少爷都十八了,屋子里面可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放。
      的确不像是贪花好色之徒啊!
      
      他却是怎么想,也不可能想得到,原主那不是不爱,那是不行。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或许还有可能是白云潜本身不同凡响的缘故,那冒牌货虽然用着这具身体,平时该干什么也能干什么,但却是做不了那等共赴云雨之事的。
      既然做不了,他可不就是十分抗拒那种地方,不然去了等着丢脸?
      
      不过也因此,他虽然纨绔了些,但京中还是有不少闺秀喜欢的。毕竟是侯爷嫡长子,也不好嫖,嫁过去了不用跟小妾通房什么的争宠。
      
      当然,他越是如此,李氏自然就越是不满意。生怕他就这么找到个比较强有力的妻族,那还怎么抢占这世子之位。
      
      不过不管怎么说,白云潜知道自己没乱搞过,还是比较欣慰的。毕竟他虽然爱看美人,但却没打算真做点儿什么,如今更是小处男一枚。要是一回来就得知别人用自己的身体到处留精,还不得恶心坏了。
      
      晚饭二人还是一起吃的,一见到人,白云潜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毕竟他自来就爱看好看的人,更别说裴静深长得还十分的对他的味口。
      吃饭的时候,他直接坐到了裴静深对面,这样一抬头就能看到了。
      
      他如此直白,裴静深又不傻,哪里能发现不了。静王爷把筷子一放,“来人,给王妃抬块镜子来,让他看着自己吃。”
      
      白云潜嘿嘿一笑,“王爷这是在夸我也好看么?”
      
      四周伺候的下人眼观鼻鼻观口,这这这,这是真的从未见到过,有人敢这么跟他们家王爷说话的。
      
      裴静深还甚少见到在他跟前这般随意,还敢皮的人。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人家还美滋滋的吃着呢,偶尔看过来时的眼神也是极其灵动,笑容也很是晃人。
      
      镜子最后还是没能搬来,裴静深忍受着对面明晃晃的目光吃完了饭,放下筷子就走。白云潜二话不说也扔了筷子,起身跟了上来,“王爷,给你点儿好东西。”
      
      裴静深还以为是什么正事,便停下了脚步。
      
      只见那比他矮半头的少年袖子一翻,手心里露出几个荔枝来,“瞧,我特意给你留的。”小模样儿看着还挺得意?
      
      裴静深:“……”
      再信他自己就是蠢蛋。
      
      然后手里就被塞了荔枝,“行啦,我回去了。”
      说完蹦蹦跳跳的就走了。
      
      剩下被塞了荔枝的裴静深:“……”
      
      身后跟着的薛管家当没看到,一路跟着静王进了书房。看着裴静深将几个荔枝随手放到桌上,静王府的人脉不差,这时候,另一份关于白云潜的资料已经摆到了桌上。
      裴静深拿起来看了一遍,发现同先前那份没有区别,他特意看了一下,发现的确是没有提到,白云潜还曾会武。甚至上面写明,此人从小娇纵,吃不得半点儿苦,如此看来也是绝对不会习武的。
      
      但如果不会武,他是怎么上的屋顶。那屋怎么也有三米多高,他跳下来时也是没见半分害怕,落地脚也不重,这都不是一个没有武功的人能办到的。
      
      “王爷,可要人再细查一遍。”薛管家问。
      
      “不必。”裴静深道:“此事到此为止,暂时不必再提。”说着,看到了桌上的荔枝,正要让管家拿出去吃了,却是不知怎的,突然想起那小子塞给他时那挑起的眉眼,于是剥了一颗塞进嘴里,发现确实挺甜的。
      “今年的荔枝倒是比往年的新鲜。”
      
      薛管家心说还不都是一个样儿,最新鲜的肯定轮不到咱们,那先得皇上挑,皇上挑完还有太后,贵妃,娴妃及几个受宠的娘娘们那边,就连大皇子二皇子也在咱们前面,七皇子都能仗着年纪小受宠多分两盘,他们王爷是元后嫡子,反倒是被比了下去。
      如今觉得好吃,恐怕是因为被吃得要没了,越少才越甜吧!
      
      裴静深也没多想,自然没能注意到,这是真新鲜,毕竟白云潜从自己的镜中小世界取出来的,能跟快马运过来的一样么。
      
      而另一边,白云潜则惊奇的发现,就在刚刚,又有一个小世界解封了。他不由得想,难道真的是要慢慢融合,靠时间的么?
      
      但第二天同一时间,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小世界解封,不由又觉得,难道这次要两天?
      
      可惜神器稀少,他这种情况更是没器遇见过,所以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这中间,白云潜查了查自己的嫁妆。
      
      到底是嫡子,李氏就算再不乐意,也不能太过克扣。靖远侯也算是家资颇丰,乍一看东西还是不少的。不过价值嘛……
      就看那几个庄子就知道,好的,出息多的都没他的份,给的都是几个听着面积大,但实际上都不太好的。
      
      “呵,后宅女人的这点儿手段。”白云潜啧啧出声,幸好他已经提前跟静王说好了,王府也没那么多事儿。
      
      算一算嫁妆里面现银也就只有三万两,还没有冒牌货的私房钱多呢。白云潜想着,回头得找个机会,回靖远侯府拿回来。
      再加上,他也有些事要问问靖远侯。
      
      第二天他身边照旧仆人成群,清芷清瑶外加轻墨轻岚一个不少,让他可以随意指派。不过白云潜还是十分好奇,“你们俩丫头倒也罢了,的确不好跟着出门。但这轻墨和轻岚,怎么也该分一个去跟着你们王爷的吧!”
      把两个最得用的全丢他这里落灰,是什么意思。
      
      清瑶闻言神色一暗,但还是道:“王妃有所不知,皇上之前训斥王爷太过骄奢,后来王爷就不带了。”
      
      白云潜:“……是亲生儿子么?”
      他那天可是看见了,其他几个皇子身边可都跟着小厮呢。就六皇子和七皇子身边跟的是小太监,这是因为这两个还没出宫建府,手底下自然都只是宫里面的人。
      
      他这话说得随意,身边清瑶的脸色却是立马变了,“王妃慎言。”
      
      “怕什么,又没别人。”白云潜毫不在意,当老子的偏心,还不许人说了是怎么的。
      
      正这时,外面清芷走了进来,将轻岚出去买的糖葫芦给拿了进来。白云潜看了一眼,“下次用不着这么麻烦,让他直接进来就好,我是个男的,没那么多避讳。”
      
      清芷福了福身应了。
      抬头看了一眼清瑶,见对方朝她使了个极复杂的眼色,倒是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这位祖宗这是又说什么了?
      
      白云潜一边吃着传说中(对他来说)的糖葫芦,一边漫不经心道:“外面最近有什么八卦传言的,都说来听听。”
      
      清芷:“这……”
      
      “我知道,最近讨论最火的肯定是本王妃的事情,旁人哪里能及。”白云潜道:“你说就是了,不必顾虑我弱小脆弱的心脏,经得起打击的。”
      
      清瑶在一旁没忍住抽了抽嘴角,倒是清芷淡定得很,给他讲外面的传闻。
      
      一如白云潜先前所言,如今这时候,又有哪桩八卦比得上他这桩呢。着手可热的太子人选娶了个男人,这人还是靖远候府的嫡长子,眼见就要请封世子了,闹这么一出……更别提这两人在外的名声,一个是冷面阎王,一个是嚣张公子,撞一起可不就是天雷撞地火,分分钟打起来的场面。
      
      “外面的人说什么的都有,甚至还有传言,说是王妃不满亲事,新婚之夜喝得大醉,并跟王爷打了起来。”
      
      白云潜正在喝茶,这一下险些没有一口茶喷出来,“你确定,不是传我差点儿把大皇子和二皇子给打了,而是跟你们王爷打了一架?”
      
      清瑶道:“很是确定,传言里面并没有大皇子和二皇子的事情,只说王妃跟王爷大吵一架,然后大打出手。”
      
      厉害了,“我总算知道,外面你家王爷为啥被传得那么可怕了。”这些人简直黑人都不讲基本法了,闭着眼睛来啊!
      
      清芷微笑道:“可不是,寻常百姓哪知道那么多,都是别人说什么跟着说什么。像是王妃,外面不都传您嚣张没脑子,但依清芷来看,您可是相当聪明的。”
      
      不,白云潜心说,冒牌货是真的不聪明,真没人冤枉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