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白莲花是你啊 二十一 ...

  •   屋子里的席程和席蓉不知道门口有人,洛濛在01的提示下却知晓了。
      真巧,她这般想着,什么事都赶到这一波了。
      
      席程的态度就像是要轻飘飘地把这一页掀过去,洛濛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看了席蓉,这人脑子里可能正在天人交战,面部表情尤为缤纷绚烂。
      再看一下席程,他很担忧地望着席蓉,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于是就只能把怒气发向洛濛。
      
      席程:“呵,我可真是养了个好女儿!”
      
      洛濛笑着摇摇头,说道:“别了吧,我可不是你养大的。爷爷奶奶说话了吗?”
      
      席程听到这话更生气了,伸手拿起桌上的文件就往她那边扔去。
      
      洛濛歪了歪头,直接躲了过去。文件夹的硬壳落在地上,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
      
      门口的罗敏卿听到屋子里的声音,也顾不上震惊了,她推门而进。
      
      洛濛低着头冷笑,嘲讽道:“你除了冲我撒气你还会什么?怎么,恼羞成怒了?我能不能怀疑一下,席蓉到底是你侄女,还是你亲生的女儿啊?”
      
      她本来以“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来奚落席程的,此时看他对待席蓉的态度,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了。
      
      席程愤怒了,他狂吼:“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这是一个世家小姐应该说的话吗!”
      
      罗敏卿恰在此刻推开里间的房门进来,手还搭在把手上,就听见了这样的一句话。
      
      相比前一分钟的慌乱,她这时镇定了很多。
      
      席程看着罗敏卿出现在屋子里,皱眉道:“你来做什么?”
      
      罗敏卿没有搭理他,径自走向洛濛,把她抱在了怀里。
      
      洛濛没有察觉到丝毫恶意,便顺从地随着她的动作,被罗敏卿抱了个满怀。
      
      “我女儿长大了,”罗敏卿欣慰地说道,她摸着洛濛的头发,“快要比我高了。”
      168cm的个头,跟穿着高跟鞋的罗敏卿差不多的高度。
      
      她问:“伤着了吗?”
      洛濛摇摇头。
      “那就好。”罗敏卿笑了笑。
      
      她语气轻柔地跟洛濛说道:“算了,别管了,我们走。”
      
      洛濛和她的视线几乎平齐,隐隐看见了罗敏卿眼里泛起了一层水雾。她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不显。
      乖巧点头,洛濛轻轻地“嗯”了一声。
      
      罗敏卿牵着她的手,带着她要离开这间书房。
      
      席程没有想到罗敏卿会是这样的反应,他在猜测,罗敏卿是否听到了刚才的话,她听了多少?她知道了多少?她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
      看见罗敏卿要走,他出声道:“你要带她去哪儿?”
      
      罗敏卿顿住了脚步,没有回头:“你说呢,我这个时候,应该去哪?”
      
      席程被这句话噎住了。
      
      罗敏卿没有听到回答,继续往外面走了。
      
      席蓉还在屋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思量些什么。
      
      一场闹剧无疾而终。
      
      ·
      
      罗敏卿牵着洛濛往外走,错了一个身位,洛濛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直到拉着她到了洛濛的房间里,罗敏卿才转身。
      
      “他……喜欢的是方婉,你是从哪里知道的?”罗敏卿轻声问道,“爷爷奶奶告诉你的吗?”
      
      方婉是席蓉母亲的名字。
      
      洛濛看着她故作坚强的模样,罗敏卿对这一段夫妻感情,好像不是她表现出来的那般态度。
      
      席程在外多的是花花草草,反正总是说“男人嘛谁还没个应酬”,这样的傻逼多了,相信的人也就多了。浑不顾道德礼义廉耻,自己的脸都不要了,还非让别人捡起来给自己贴上。
      
      洛濛以为,罗敏卿就是那个捡起席程脸面的人。
      
      她知道这一切,她甚至见过席程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场面,但是她选择了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就像她只是为了“席太太”这个位置和名头,其他的都可以忽略和忍耐。
      
      但这时候,洛濛觉得,罗敏卿是喜欢席程的。
      
      洛濛低了低头:“嗯。”
      
      其实是她让01查到的,爷爷奶奶应该是没有告诉过席松雪这样的事情。不然的话,早在两人见面的时候,席松雪就会专门把这一点指出来了。
      
      罗敏卿像是突然明悟了什么似的,她的肩膀瞬间垮塌。
      “原来那个人是她。”罗敏卿带着哭腔,又透着点释然。
      
      洛濛:“嗯?”
      
      罗敏卿伸手,替她拢了拢掉在脸颊旁边的碎发:“我知道他曾经喜欢过一个人,结婚这么多年了,从来没忘记过。我可以原谅其他的所有事情,但是这个人,是我不能忽视的。”
      
      因为席程走肾不走心,那些女人再年轻漂亮,也终究只是过客罢了。
      唯有藏在席程心底的这个人,夺取了他所有的爱意。
      
      罗敏卿道:“我想着,无所谓了,有钱就行了。从暴发户跻身世家,是我占便宜的。”
      
      但她后来喜欢上席程了,不然也不会这般照顾他的喜好,对席蓉比对自己的孩子还亲。
      
      罗敏卿摇了摇头:“如果是方婉,那怪不得。”
      
      怪不得,他曾经在弟弟过来的时候,总是会回家来。她还以为,那是因为席家两兄弟打小一起长大,感情甚笃。这样看来,或许还有一份方婉的原因在里面。
      
      怪不得,他对席蓉总是那么的喜爱,于是她也就跟着喜欢了。一个乖巧懂事又可爱的小姑娘,父母双亡,谁见了会不心疼呢?
      
      洛濛看着她难过的样子,伸手向上,摸了摸她的脑袋:“别伤心了。”
      
      罗敏卿抹了把泪,她问:“你刚才跟他吵什么呢?是为这件事情吗?”
      
      洛濛与她对视片刻,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是因为席蓉。”
      
      ·
      
      洛濛其实没打算用这件事解决席蓉。
      她这一次是在赌,恰好席程逮到了席蓉,不顺便去掺和一脚的话,就太浪费这个机会了。
      
      但洛濛知道,这一次的结果,不会如她的意。
      只是她没想到,竟然会如此不如意。
      
      席程跟席蓉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在其后就像是没事儿人似的,活得依旧潇洒自在。
      
      罗敏卿听说席蓉想对席照用那么下三滥的手段时,出离愤怒,她去找席程吵了一架。关起门来的吵架,拦不住洛濛偷听。
      
      过程很激烈,结果无能为力。
      
      席程说他就是喜欢方婉,在弟弟娶她之前,自己就喜欢上了。不过是阴差阳错,他跟方婉没有后续发展的机会,这是他唯一喜欢的人。
      席程甚至跟罗敏卿说,当时就是看你长得有点像她,我才会娶你。
      
      这句话简直伤透了罗敏卿的心。
      
      洛濛带着弹幕一起吐槽:恶心哦。
      
      可能是真心喜爱,席程并没有什么过矩的行动。席蓉不是他女儿,他连碰都没碰过方婉,但就是因为如此,席程才不允许席蓉有任何的损伤。
      哪怕她做了这些事情。
      
      “我跟你保证,她会改,我会找人看着她,也会找专门的老师来教导她。往后,她不会做错事情的。”席程这般说道。
      
      罗敏卿定定地看着他,蓦地笑了,那笑容里带着无边的苦涩。
      
      “你当我如此好欺负吗?”她这般问道,“我真心实意疼了她十年,结果养出来一个白眼狼?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去养一条狗!”
      
      罗敏卿摔门而去,席程毫无愧疚之意。
      
      他压根就不知道,席蓉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选择帮助外人、坑害席家。他跟席蓉的谈话里,完全没有涉及到“你杀害了我的父母”这个内容。
      
      席程一腔情愿地认为着,席蓉是被人骗了。
      
      洛濛很想知道,席蓉那里到底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居然让她如此相信这个推论。也许不论真假,席程都会给出否定的答案。
      
      但你起码问一下啊?
      
      只哭着说我错了,席程就选择了原谅,还替儿子选择了原谅。
      在掉落深渊边缘走了一遭的席照,要你代替了吗?
      
      洛濛在01转接来的监控里,看完了这出好戏。
      
      席蓉悲伤不能自已,席程苦口婆心终于劝得迷途羔羊幡然悔悟,于是自我感动。
      于是落幕。
      
      真她大爷的滑稽。
      
      ·
      
      大半夜的,都没有睡。
      
      席程在书房里踱来踱去,烟蒂在地上扔了几十个,烟雾缭绕的。
      
      罗敏卿回了卧室,反锁了门,没打算让席程回来。不过看这个样子,席程也不会回卧室去住。
      
      席照一脸懵逼,只感觉外面热闹无比还跟自己有关,偏偏什么都不知情。于是只能投奔了游戏的怀抱。
      
      洛濛仰躺着,看着浮在半空里的四个屏幕。
      
      席蓉哭着回了自己的卧室,关门声震天响。她在席程面前梨花带雨、委委屈屈,到自己独处的空间里,抹了眼泪,坚毅了眼神,快步走到电脑前,翻出了那个神秘的邮箱。
      ——那是她跟外面人联络的安全邮箱。
      
      “计划七启动,尽快。”这是她发给对方的内容。
      
      计划三——引诱席照吸毒。
      计划七——准备车祸。
      
      当年席蓉父母是怎么死的,席程就要怎么死。
      席蓉装哭示弱习惯了,红肿的眼睛里,难得露出这般恶狠狠的样子。
      
      洛濛浅浅地笑了。
      
      她看着左上角那块分屏——席程还在自责,怪自己没教好这个侄女,怪外人为了点钱财居然三言两语哄骗一个孩子。
      
      “我早就说了,”洛濛盯着他,呢喃,“她要的可不是钱。”
      
      她要的,是席家的命。
      
      洛濛猛地坐了起来,翻下床去找自己的手机。
      
      “你不要活,老娘还要带着弟弟和妈妈活呢。”她翻开通讯录,找到了姜伯的号码。
      
      姜伯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喂,小雪啊?吃饭了吗?”
      洛濛:“没有诶!家里吵架啦!”
      
      姜伯:“吵你了?谁吵的!我去收拾他!”
      洛濛笑着:“没事儿,不是我。”
      
      姜伯:“哦哦,那就好。”很偏心了。
      
      洛濛:“姜伯,你帮我找个人呗。最好是退伍的军人,要开车技术很好的,遇到险情也会很稳定发挥,心理素质特别好的。啊对,还有守口如瓶的。”
      
      姜伯想了想:“我有个侄子,刚从军队退伍回来,之前好像是在汽车连?要不就他吧,人品没问题,我看着长大的。”
      
      洛濛:“好啊,那明天或者后天,尽快找个时间我跟他见一面吧。”
      姜伯打包票:“没问题,简单。”
      
      挂了电话之后,洛濛抬起头,看着虚拟屏幕里的席程。
      他还是皱着眉头,抽完烟了,在摔东西。
      
      自负的男人,不见棺材不掉泪。
      
      “就你的白月光是人,其他人都无所谓是吗?”洛濛一下下地转着手机,“要不是席松雪,我真恨不得看着你去死。”
      
      看着你被你最疼爱的席蓉杀死,到时候,你还会不会原谅这个人?
      
      你给她找着借口,人家转眼就要你的命。谁说席蓉是个单纯的小孩子,这人可比谁都狠得下心。
      
      洛濛轻点在空中,属于席程的那个分屏上,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亲自经历吧,直面席蓉的恶意,然后再做选择。”
      
      自私自利的人,你要是还能为爱谅解,那算我服气了。
      
      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快五点了,是时候找东西吃了。
      洛濛推门而出,扒在席照的门框上,露出了一个脑袋:“弟弟,出去吃饭吧?想吃火锅了。”
      
      席照正瘫在懒人沙发上玩手机,闻言,点了点头:“好啊。”
      
      洛濛:“带上咱妈吧?”
      席照无所谓:“可以。但她可能不会吃。”
      洛濛咧嘴笑:“没事,会吃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完结这个了
    但我可能要v了,v后应该是日万,你们不要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让我这个铺盖感受下快乐好不好啊!!!
    谢谢小可爱的投雷!!鱼子梁 !!!
    也超级感谢评论的追更的加油的打卡的小可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