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白莲花是你啊 二十 ...

  •   一个不怎么危险的危机,很快地被解决了。
      除了闵家获利良多以外,倒没什么其他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席程总觉得近日来自己处理事情愈发力不从心了。能够递交到自己这里的文件,可以说是最为机密的了。
      
      但不知道一个哪里来的小公司,频频抢席氏的项目。
      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席氏就够了。
      
      这让他怀疑集团内部有人泄露消息。清查了一番,却没发现什么问题,可事实告诉他,这样的人依旧存在。
      很困惑,很苦恼,很不安。
      就像是身边埋了一个炸弹似的,指不定什么时候会爆炸。
      
      ·
      
      洛濛快乐地上着学,在01的帮助下按照席松雪之前的情况继续当着学神,竞赛、特长厉害得飞起,考试从来就没有下过第一。
      
      知道她是席家的人,也多次见过席照跟洛濛一起吃饭、操场溜达,好多同学都感叹席家基因真好。
      
      姐姐漂亮智商高,弟弟帅气冷酷成绩好。
      就连席蓉,也是一个小美女,人缘也特别好。
      
      虽然三人是不同的年级,所在的教学楼也是分离的,尤其是席蓉。她因为不打算出国,所以没有在国际班,就读于普通班。
      
      席蓉跟同学相处很和谐,可以说没有人不喜欢她。毕竟一个温柔大方从不发脾气的女生,大多数人都会喜欢。
      
      也因此,每一次洛濛做出什么事情来,比如模拟考全满分、竞赛卷满分等等,都会被传遍整个学校。
      
      于是就会有一波又一波的人在席蓉面前感叹,夸她姐姐真是厉害啊!
      
      席蓉还得面带微笑表示与有荣焉,实际上恨得牙痒痒,压根就不想听到关于席松雪的任何事情。
      
      明明是不同年级,连教学楼都不在一起,试卷更是毫不相同,为什么她的一切都能被各种人在第一时间送到自己面前?
      简直就是在提醒自己,说她处处不如席松雪!
      
      看见同学们羡慕钦佩的眼神,还感叹好想有这么个姐姐,席蓉就来气。
      但又不能说什么。
      哪怕说席松雪是个性格孤僻的人,脾气大性格急躁,都会被赞叹有才的人就是这样的,跟普通人完全不一样。
      
      席蓉快疯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世界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身边处处是席松雪,只有在家里,她才能短暂地获取生存空间。
      毕竟吵了一架,席父席母都很不满意这个女儿。
      
      所以洛濛直接带着席照住外面了,反正有房子,离学校还近,想去市区了也方便。
      且不用看到不喜欢看的人,生活很好。
      很喜欢。
      
      ·
      
      快乐的生活,总是很短暂的。
      鸡飞狗跳才是日常。
      
      席蓉期待着早日把席家端掉,适逢席程焦头烂额之际,他不太相信集团里的人,总是带着文件回家来处理,反倒给了席蓉机会。
      
      洛濛和席照一周回去一次,偶尔能看见席程,他一向是一张臭脸,两人并不在意,心情依旧明朗。
      
      事情过去了,罗敏卿也放下了心,想到之前那般说女儿,觉得过意不去,又拉不下脸来道歉。没多久,洛濛和席照跑出去住了,她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
      
      好在洛濛想凑热闹,看席蓉好戏,不是直接就把席家扔一边不再回来了。
      
      日子就这样别扭地过着。
      
      直到某天,席程突然在白天回家。
      
      ·
      
      洛濛是想把自己手里的证据给席程和罗敏卿看的,但是都是在家里拍的东西,一看就知道不是女儿就是儿子拍的,连匿名发送都不行。
      
      只能等待时机了。
      
      这一天,她跟席照一周一次回家的日子,正跟弟弟在房间里打游戏呢,她就察觉到席程进了大门。
      
      “哇哦。”洛濛坐直了身子,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机。
      席照迷茫:“怎么了姐?”
      洛濛看着他,狡黠道:“今天有热闹看了。”
      
      ·
      
      席程很少白天回来,几乎没有这样的经历,可能一年来都没两个。
      
      席蓉拿着本书要去还,打开了席程的书房门,她经常性去拿书还书,席程也首肯了她这个行为,并没有人会对此发表什么意见。
      
      家里佣人不少,看见了也习以为常。
      
      席蓉坦然进门,反手将房门关上。她没有去书柜那边,反而推开了席程办公桌这边的里门,快步走了进去。
      
      将那本用来打掩护的书随手放在一边,她手脚麻利地去翻席程的书桌,还有后面那玻璃柜。
      
      不管有没有用,反正先用手机拍下来,席蓉快速翻动着文件夹,一张张地拍着里面的内容。
      
      桌面上的几个文件翻完了,她转身在书柜里找席程习惯放置文件的那个部分,按照之前她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这里还会有几本。
      
      也就是这个时候,席程一脸烦闷地从外面走了回来。
      
      席家的隔音很好,好到不开门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动静。这是当初设计的时候专门提出来的要求,好在不差钱,空间也大,实现起来很容易。
      
      洛濛有01帮助,以一种上帝视角实时跟进——就在席程快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席蓉还正在翻书柜里的东西。
      书柜的玻璃门大开着。
      
      怎么说呢,这种多屏播放实时更新的效果,真刺激啊!
      
      洛濛眼睛都亮了,把游戏手柄往旁边一扔,她刷地站了起来,去找自己的拖鞋。
      
      洛濛:“我去看热闹了,你先在这里待着,别出门啊!”
      
      席照:“???”
      
      洛濛飞一样地跑了,留给了席照一声“噔噔噔——game over”,游戏角色双双死亡。
      
      此局白跑。
      
      ·
      
      洛濛不让席照出来看热闹是因为,席程这人即将发现席蓉的小动作,按照他要脸的程度来看,到时候肯定会恼羞成怒。
      
      如果发现有人在一边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怒火的一部分将会转移到这人身上。
      
      洛濛就是来拱火的,但是弟弟没这个必要。
      
      ·
      
      席程拧开门把手的动静不大,但是在屋子里的席蓉听来,却不啻石破天惊。
      
      谁回来了?席程回来了?对,这屋子除了他不可能有别人会进来。
      怎么办怎么办?
      
      席蓉赶忙将手里展开的文件按原处塞了回去,顾不上整齐与否的问题了,她迅速关上了玻璃柜门,然后把身后桌子上的文件也摆放整齐。
      
      一切都弄好了之后,她迅速拿起手机跑了两步到门口的位置,拿起那本她此次要归还的原文书。
      
      长舒一口气——
      
      席程打开了书房的门,再往里走的时候,发现自己办公室的门居然是半掩着的。
      
      “我走之前没有关门吗?”他有些疑惑。
      
      推开门,桌子那边是空无一人的,但席程往左侧看去,发现席蓉正站在那几个贴墙的书柜前,手里拿着一本书在找什么似的。
      
      “蓉蓉?”席程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席蓉听到声音后转身,装作是受惊的样子:“叔父?你回来啦!今天这么早?”
      
      席程边往里走边回答:“嗯。”
      
      席蓉:“我之前不是借了您几本书吗?这一本看完了,我来还,但是记不清这个是在哪个书柜里了。”
      
      办公桌后面的是一些关于集团的文件和少数自己爱看的书籍,另一边的墙上还有几个书柜,里面都是席程平日里有空会看的书。
      
      他脑子里闪过一丝怀疑,但随即便消散了。
      
      席程:“那书不是在这里的,是在后面。”
      
      席蓉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就说,这边看排列顺序不像是有这书的位置。那我去隔壁了。”
      
      席程没多思考,简单地“嗯”了一声,算是放她走了。
      
      洛濛在楼梯搭着扶手,时刻准备着给席蓉捅一刀。见她这样都没被发现,洛濛无语了。
      
      “这人是废了。”洛濛边感叹边下楼,速度快得像是一阵小旋风。
      
      ·
      
      席蓉冲席程点了个头,抱着那厚厚的书转身要离开,暗地里松了口气。
      
      就在她要伸手够门把手的时候,洛·旋风少女·濛已经快速打开了书房的门,三步并作两步地抢在席蓉之前把里间的房门打开了。
      
      席蓉伸着手,愣愣地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突兀人士:“姐姐?”
      
      洛濛微笑着向她挥挥手:“Hi~”
      
      席程听见声音了,转身看过来,他皱眉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语气很是不好。
      但洛濛不计较。
      
      她屈膝向后一踢,门被利索关上,洛濛的笑意就没落下去过。
      
      “别急嘛,妹妹,”她对席蓉说道,“趁此良机,我们来讨论讨论你u盘的事情呀!”
      
      席蓉心里一凉,洛濛的笑容在她看来甚是不怀好意,她乱了一下:“你、你说什么?我要去还书了,你有事情的话,就跟叔父说吧。”
      
      她侧了下身子,想从洛濛的一边过去。
      
      洛濛展臂拦着了她的路:“别走啊,来都来了,是不是?”
      
      老话真好用,凝结了无数先辈的智慧结晶。
      此刻用来,居然也甚为合适。
      
      席蓉紧张起来,她躲闪着洛濛的目光,向一旁缩去,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还要去还书。”
      
      洛濛不耐烦地抓住了她的胳膊,说道:“别走啊,离了你,我出现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席程看着眼前的闹剧,颇为烦心:“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拉拉扯扯的!都给我出去!”
      
      洛濛精准投递,把她带来的u盘扔给了席程。
      
      席程下意识地接住,他打量着手里那小巧的东西,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洛濛紧紧地抓住席蓉没有放手,她一个用力把席蓉拽得面向席程:“你的好女儿席蓉,对你所做的一切都在这东西里了,怎么,不想看看吗?”
      
      席蓉惊道:“席松雪!”
      
      “哎,”洛濛扭头,甜甜应道,“我在~”声音甜腻,宛如天籁。
      如死亡天籁。
      
      席蓉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面前这个人,知晓自己做的一切。
      “原来你都知道?”她颤抖着问。
      
      洛濛:“我知道呀,意外吗?”
      
      席蓉不敢置信:“你怎么会知道?”
      
      席程不知道她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但他下意识地听从了洛濛的话,把U盘插到了自己的电脑里。
      
      数据读取的速度很快,里面分门别类,存放着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资料。
      
      席程打开图片,放大之后,他发现这些是用手机拍下来的合同照片,还有他们目前正在做的一些策划的内容。
      
      他抬头看了洛濛一眼,震惊极了,然后慌乱地快速浏览其它的内容。
      
      “这是……”席程问洛濛,“什么东西?你从哪里得到的?这是谁的?”
      
      席蓉站在一边,脑子里飞速地想自己到底要怎么办。
      
      洛濛抱胸而立,看热闹般地说道:“你最亲爱的那个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女儿啊,看到这些,是不是感叹于她的孝心居然如此深厚,就怕你工作太顺利了,想尽办法地为你增添困难?”
      
      席程:“不可能!”
      
      洛濛趁席蓉不注意,从她衣服的兜里快速掏出了手机,席蓉要抢,洛濛一手按着她,一手将手机在她面前竖立,面部解锁,屏幕亮了。
      
      科技改变生活,这要是密码的话,还不好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呢。
      
      席蓉:“你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
      
      洛濛低着头点开图册,同时向席程走去,还不忘回答席蓉:“放心吧,一会儿就还给你。”
      
      席蓉试图挣扎,把东西抢回来。
      
      洛濛躲避得格外灵巧,顺利地将它放到了席程面前。
      
      “喏,”洛濛浅笑着,看向席程,“你可别说,这是我放到她手机里的啊。”
      
      席程看了她两眼,然后低下头,把手机拿到自己的手里。
      
      席蓉觉得完了,一切都完了。
      
      数秒过后,席程瞪着眼睛看向席蓉:“蓉蓉?”他语气里是难以置信,还带着后悔和难过,“你这是?”
      
      “啊,对了,”洛濛专门提醒他,“为了防止你有什么其他的疑虑,当然最重要的是怕你不信,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照片的时间和地点是可以看的,你可以翻一下详细信息。”
      
      洛濛无聊地抠着指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今天回来得很突兀,她翻阅你文件的时候,肯定会有什么整理不到位的情况,你可以看一看。比如你桌上的这几摞,还有你身后玻璃柜里的一些东西。”
      
      席程已经顾不上洛濛的奚落了,他一张张滑动着手机里的图片,越看越觉得心惊胆战。
      
      “砰”的一声,将手机扔在桌面上。席程有些绝望地看了眼左侧的电脑屏幕,里面是几十个g的东西。
      
      主要是视频和音频占的内存比较多,洛濛后来又跟踪了席蓉几次,将她的路线、把东西放到画框里的动作,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都录了下来。
      
      单独看的话没什么,结合这些来看,倒是挺触目惊心的。
      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把这些联系起来。
      
      至于席蓉拍到的文件内容,她会先把这些东西整理成一个文档,而她的电脑是联网的,洛濛就直接让01偷了一份出来。
      还有她的录音文件,她和对方通过邮件联络的那些东西,洛濛一五一十地都记录了下来。
      
      此时全部呈现给了席程。
      
      缓慢地放下了手中的鼠标,席程不愿意再看电脑屏幕上那些东西。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这些东西你从哪里得到的?你很早就知道这些事了吗?”
      
      洛濛笑了:“你知道了这一切,想问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吗?”
      
      她看着席程,两人对视。
      
      洛濛说道:“其实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但我现在好像知道,你会怎么做了。”
      
      “你出去。”席程说道,“我不用你教。”
      
      洛濛:“是不用我教,还是你压根就不想处理?”
      
      “我是你父亲!”他拍着桌子,“你现在就要这样逼迫我吗?”
      
      洛濛冷冷地看着他:“时至今日,被你亲自逮到,你知悉了这些,还是决定庇佑她?”
      
      席程:“不过是一些钱财罢了!”
      
      洛濛:“这跟钱有什么关系!这是公平!她如果要的是钱,给了就行!她要的是你们所有人的命!”
      洛濛一掌拍在桌子上,气势上寸步不让。
      
      洛濛:“她拿了毒品回来要引诱照照,你连这个,都可以原谅吗?”
      
      “我没有!”席蓉在一旁大喊,“我没有做!”
      
      席程今日受到了太多的打击,听到这个消息,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去表达情绪了。
      “蓉蓉?”
      
      席蓉瞬间哭了出来:“我没有!席照也是我弟弟!”
      
      洛濛转身:“你跟别人说,计划三失败的时候,不是挺遗憾的吗?”
      
      席蓉愣住了:“你怎么知道?”这话一出,她就知道不对,慌忙否认,“你瞎说!我没有!你诈我!”
      
      再怎么说,都无法遮掩她了。
      
      席程如果不是考虑到她是自己的侄女,哪里会如此偏颇呢?
      
      盗取、泄露商业机密,席氏这些日子来损失了几十个亿。以后的布局也出现了问题,成百上千个员工的辛勤努力就此化为泡沫,不只是钱,还有时机,都因她而丢失了。
      商海打转近二十年,要不是这亲情,怎么会瞎了眼?
      
      席程苦笑,他不再管洛濛,看着席蓉说道:“蓉蓉,叔父有什么是对不起你的吗?”
      
      席蓉带着哭腔:“我没有……”
      
      “证据都砸我脸上了,”席程注视着她,“你还要否认?”
      
      席蓉:“我……”她难过极了,心里无比悔恨怎么今天席程会突然回来呢?怎么就是今天呢?
      
      席程叹了声:“我不是傻子,你也别把我当傻子看。”
      
      洛濛敲敲桌子,打断了两人的情感交流,提醒他们回到正题:“别感悟了,说解决方案吧。”
      
      席程坐在那里,略抬了抬头,看着洛濛:“你想怎么样?”
      
      洛濛:“简单,报警。”
      
      席蓉听到之后直接大喊:“我不要!”
      
      洛濛冲身后这人摆摆手:“你没资格选择。”
      
      席程沉默了,他道:“都是一家人……”
      
      “你是不是没听到我说的都有什么?”洛濛直直地盯着他,“席程,我再给你重复一遍,席蓉不仅盗取了你的商业机密,她还联合外人,拿了毒品回来要让席照染上毒瘾。”
      
      洛濛一字一顿道:“你为了这个人,连儿子也不要了,是吗?”
      
      席程像是刚刚才听到关于席照的内容,他攥着手急问:“那席照?”
      
      洛濛:“没事,我拦下来了。”
      
      放心下来,席程不住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但在席蓉的问题上,席程还是不愿意去做什么,他更想的是放过她。
      
      席蓉很了解他,见他眼神稍微有了那么点变换,便立马道:“叔父,我是被别人哄骗的!我不知道怎么了,就……”
      
      洛濛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在这个灼灼的视线下,席蓉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她本来流畅散发出来的情感就这么被阻塞了。
      
      “我……”她怯怯地看着洛濛,显得很无辜。
      
      洛濛:“你要不要看看,我整理的那些东西的日期?”
      
      席蓉现在见到这张脸就忍不住抖,洛濛的目光像是两把刀一样,直截了当地戳到她心里。她胳膊不断地震颤,呼吸急促起来。
      
      席程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说实话,他没想到今日回来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席蓉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他没说过一句重话,更是把她当成真正的女儿。就连席照,在他的心里都比不上她。
      
      跟她母亲真像啊!席程凝视着她,视线逐渐模糊,透过她,他似乎看见了另一个时空。那里有位他难以忘怀的女子,静静地站着,温和地回望着自己。
      
      席蓉猛吸一口气,她说道:“我没有想害叔父,我是迫不得已的。”
      
      洛濛微笑:“编,你给我编。”
      席蓉:“我没编!”
      
      席程一拍桌子:“别吵了!”
      洛濛无所谓地耸耸肩。
      
      席蓉像是看着救命稻草一般,弱弱地喊了声:“叔父……”
      
      席程低头,桌子上属于席蓉的手机早已黑屏,他沉声问道:“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席蓉紧张地攥着衣服,那书早就被她扔到门口的置物架上了。
      
      “是李董事……”席蓉艰难开口,“李茂围。”
      
      洛濛挑眉。席蓉接触的人很少,如果不是看到了何谨跟闵凯辰的往来,她也没想到,闵家才是最后的黑手。
      
      但是席蓉是知道何谨的,洛濛见过她跟何谨私下见面。
      
      李茂围是谁,洛濛不知道,但是这会儿推出来的名字,八成是挡枪用的吧。
      对啊,谁还没个Plan B的。
      
      席程知道这人,另一派别的人,溜奸耍滑拍马屁是个好手,见缝就钻,他很不喜欢。
      
      “我知道了,”席程把眼镜取下,揉了揉眉心,“你们都出去吧。”
      
      洛濛蹙眉:“这就完了?”
      
      “你还想怎么样!”席程火气突然上来了,“让这个家分崩离析吗?”
      
      洛濛翻白眼:“别跟我横,偷你东西的不是我,不把这个家当成家、想破了这个家的也不是我!”
      
      席程:“她年纪小不懂事被人哄骗了也是常事,以后改就是了,怎么,非要我把你妹妹送去监狱吗?我席家还不缺这点钱!亏就亏了无所谓!”
      
      洛濛:“席照的事情呢?”
      
      席程:“他不是没事吗?!”
      
      洛濛很久没遇到过这么智障的东西了。人啊,站在金字塔尖的时候,周遭就都是佼佼者,和一群对自己慈善和蔼的人,他们还都有脑子。
      
      于是就以为,这个宇宙里的智慧生物,就都是有脑子的。
      
      洛濛深吸一口气。
      
      “没事就代表一切可以揭过去吗?她筹谋已久,暗中动作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你告诉我她年纪小不懂事?”洛濛指着席蓉,“我看是太懂事了吧?”
      
      席程盯着她,试图逼迫洛濛放弃:“她是我弟弟留下的唯一骨血,我必须保证她健康平安地过完这一生!”
      
      洛濛:“席照是我弟弟,我必须保证他健康平安地过完这一生!”
      
      席程:“他没事!而且我以后会让人看着席蓉!她会长记性的!不会再做的!”
      
      洛濛:“没有人是不用为自己负责的,她做了,错了,就该受到惩罚。”
      
      席程:“她是家人!”
      
      洛濛怒道:“她是你的家人!你喜欢她妈是你的事情,你乐意赔钱是你的选择,但是席照不是你!”
      
      席蓉在旁边本来是看戏,脸上一副哀戚戚,心里一直在mmp。结果没想到,洛濛跟席程吵着吵着就跑到了这个话题上。
      
      “我妈?”席蓉不可置信地看着席程,“她说什么?”
      
      话题就此开始歪了。
      
      席程慌乱:“席松雪你口不择言说什么呢!”
      
      眼看着席蓉就这样要被直接放过了,不添堵就太划不来了。洛濛冷笑:“说实话呢,怎么,敢做不敢认?”
      
      席蓉后退了两步,呢喃道:“我妈是……”你弟妹啊!
      
      她就着这个信息往下推理。席程喜欢她母亲,自己父母是死于车祸,那人告诉她这是席程找人做的。如果说,席程为了得到自己的母亲,找人对父亲下手,却没想到母亲那日和父亲都在车上……于是,他们都死了。
      
      她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弟弟死了,自己就有机会了。席蓉本来也觉得奇怪,虽然她在席家一向是懂事听话,很会讨人欢心,但是罗敏卿起码心里是更为席照考虑的。
      
      反而是席程,他的眼里从来没有席照,总是冷冷的。唯有对她,不仅轻言轻语,还关怀备至,就连这个书房,家里都只有她才能进来。
      
      所以,真的是席程?
      
      不仅是屋子里,连门口的罗敏卿,都听到了这话。
      
      ·
      
      洛濛进来的时候很急,推开了门便没管,只是进里间的时候顺便用脚踢了一下,把门关上了。
      
      外面的门很隔音,里面这扇却是一般,只能算是普通水平。
      
      后面那几段跟席程的争吵,两人的声音一下比一下大,罗敏卿拎着小包刚回来,离个五米远都能听见里面有人争吵。
      
      外面还围了五六个家里的佣人。
      
      她诧异地往这边走,问那些人:“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呢?”
      
      见到太太回来了,她们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往后退,前面一个人搓搓手,忐忑地说道:“太太,松雪小姐进去了,然后跟先生好像一直在吵架。”
      
      罗敏卿联想到这个女儿跟席程这两个月来的关系,原来是冷淡,现在就是僵硬了。
      
      “怎么又吵起来了?”她走到门口,冲旁边的人说道,“行了,你们都忙去吧,别听墙角了。”
      
      “是。”
      
      罗敏卿叹着气:“陈姨休假了,其他人就这样散乱,真的是要好好整整了。”
      
      拧开房门,就赶上了洛濛吼的那一句“你喜欢她妈是你的事情”,罗敏卿当初愣住。
      
      她听到了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早上一觉醒来,手抽筋了……可能是我昨天放飞自我窝着码字导致的,也可能是我睡觉时候压到了。
    于是我今天意外发现,原来不管拿什么东西,都会牵扯到大拇指下面那部分的手掌啊……连个杯子都端不起的我,今日解锁了语音输入,就是速度太慢了,还没我敲字快。
    本来想这茬一章结束的,看了下时间八点半了,先放出来吧。
    另外的明天晚上这个时候继续。
    七千多字哎不少了orz请别嫌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