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白莲花是你啊 二十二 ...

  •   罗敏卿的报复来得简单有效。
      
      她娘家是暴发户,很早之前亲爹罗平达有个煤矿,乘着东风起来了,在这个行业开始整改的时候,罗平达又拐去跟人办工厂了。
      
      后来攒了点钱,看着房地产起来了,他寻思着拉队伍干工地太麻烦了,而且要账很难。干脆就买了房,想着给自己姑娘和小子一人分一半,等他们长大了也不愁地方。
      
      不仅有住宅,还买了不少的商铺,零零散散地买着,四五年下来,倒是攒了不少东西。他也不嫌弃地方偏房子破,就寻思着以后大不了改了小别墅自己住。
      
      结果拆迁了。
      
      几个地方的房子下来,给他换了几栋楼。那商铺旁边因为修建了地铁,被划成了新市区,逐渐繁华起来。
      
      现在单月租都是一平米两三万了,好点的地方更多。
      
      房地产越来越火热,楼市价格炒得越来越高,罗平达都懵了。
      
      家里也开始有钱,暴发户嘛,就是钱多,没底蕴。要是想攀上什么有名声的人家,那得找衰败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所以当初罗敏卿能找到席程这样的,那可真的是让不少人都意外。
      
      罗平达有一女一子,很疼爱。罗敏卿弟弟叫罗晓川,混不吝一个人,小时候当混混,后来吃亏多了懂事了,就跟着罗平达忙自己家的事情。
      
      罗平达也公平,说好了自己的财产一人一半,折不了的就记着账,姐弟俩以后看着分。好在两人关系好,没因为钱的事情闹过矛盾,罗晓川管着家里的几个厂子,每年结算了盈利扣除了杂七杂八的,都给罗敏卿留着。
      
      席程不是很喜欢这家人。怎么说呢,他看不上这些人。
      
      罗敏卿是正儿八经高学历,还出外留学了。但是她弟弟三本毕业,爸妈原本是地里刨食儿的,后来就是机会好运气足,这才有了现在的模样。几人说话的姿态就是普通百姓,罗平达还喜欢吹吹牛,他媳妇儿李淑桦就是个乡村妇女那般的人,嗓门大、爱唠叨。
      
      这家人跟席程的父母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面子上,席程过得去,从来不做什么瞧不起人的事情。但是热情是不能够的,次数多了,谁都能感觉得出来。
      
      罗敏卿娘家人也就不乐意来找她了,都是她回家去看看。
      
      席程这次一闹,罗敏卿气不过。整治不了你,我还不能给你添堵吗?
      
      她翻来覆去一晚上,第二天直接给她弟打了个电话。
      
      罗敏卿:“小川啊,我记得咱家有几个亲戚,跟你关系挺好的。”
      
      罗晓川:“对啊,姐,咋了?”
      
      罗敏卿:“家里是不是都有二十来岁刚毕业的?”
      
      罗晓川想了想:“有啊,咱们亲戚多你又不是不知道。”
      
      罗敏卿一拍掌:“成了,你给我找几个机灵的,手脚麻利会捣乱的。但是别给我找什么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我给他们介绍个工作。”
      
      罗晓川纳闷了:“你这是干啥呢?”
      
      罗敏卿:“你别管了,给我找四五个,得有两三个小姑娘啊,要是没刚毕业的,想找实习的也行。我给安排到席氏那边去。”
      
      罗晓川:“???”
      他急了:“咱们不占这个便宜啊,咱家自己有厂子,不只是工人,我们也有管理层的,工资也高。”
      
      罗敏卿听着他到现在都这么为自己着想,生怕她在席程面前落了什么脸,心里一阵熨帖。
      “没事,我有用。”
      
      罗晓川:“那行吧,我一会儿就问问,找到了给你打电话。”
      
      罗敏卿:“好。”
      
      方法很简单,不就是亲戚吗?你有个心心念念的侄女,我还不能有个七大姑八大姨间的乖小孩儿?
      
      找几个人扔席氏去,别的不要,专门在一些重要部门里。罗敏卿给他们撑腰,也不用正儿八经地上班,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就行了。
      
      当个正经亲戚太累,极品亲戚总是好学的吧?
      席太太在背后撑着呢,放心大胆去干就行了。
      
      席蓉不是亏了几十个亿吗?
      这些人不亏这么多,都对不起席程那句“不就是点儿钱吗?”。
      
      对啊,罗敏卿攥着手机,抱胸而立,她冷笑:“不就是点儿钱吗,亏就亏了。”
      
      还想对照照动手,我可真是脑子被屎给糊住了,居然没看清楚席蓉是这么一个王八蛋!
      
      “不行,”罗敏卿手指不住地在自己另一只肩膀上敲打着,“席程不追究,我可忍不了。”
      
      凭什么要他们为做错事的人兜着底?席蓉做这些的时候,考虑过自己也是席家的一部分吗?
      
      她这般想着,还没找出来什么好的方法,就听见房门被敲响了。
      
      三声过后,“咔哒”一声,洛濛的小脑袋在门口出现。
      “妈,商量个事儿呗?”
      
      ·
      
      不再把心思放在席蓉身上,罗敏卿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是洒脱不羁的,懂事单纯完全就是敷衍;自己的儿子是活泼可爱的,沉闷无趣完全不是真相。
      
      像是刚认识他俩似的,罗敏卿在洛濛的盛情邀请下,换了休闲服跟他俩出门吃火锅去了。很朴素的地方,没什么金碧辉煌、匠心独运的装饰,但是足够热闹。
      跟自己在娘家那边一样热闹。
      
      女儿儿子都特别好,以前的自己可真是瞎了眼。
      这是罗敏卿昨日的感悟。
      
      ·
      
      人,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洛濛发现了罗敏卿一改故辙的坚定决心,乐颠颠地跑来找盟友了。
      
      席蓉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洛濛已经搞清楚了。
      
      其实就是提前了上一世她行动的时间,要在车子上下手了。到时候席程和罗敏卿出车祸,席照年纪小不当事,洛濛没这方面的能力,闵家可以先啃一口蛋糕。
      
      然后席蓉再解决这两姐弟。
      
      其实本不该这么急的,只是,席程发现了这些。
      说不定再过并不久,他就会顺着千丝万缕的线索找到闵家那里去。
      
      闵家也很不想赌这个可能性。两个家族的碰撞,真拼个你死我活的,肯定没有好结果。
      所以他们同意了计划提前。
      
      洛濛咬着棒棒糖,嘎吱嘎吱地响着。
      
      “两种办法,破坏刹车,或者找辆大卡车。”洛濛跟罗敏卿说道,“但我更倾向于两个方面都有。”
      上一世,可能也是这样的。
      
      罗敏卿皱眉:“你怎么知道她要这么做?席蓉到底是为什么,一定要致我们于死地?”
      
      “谁知道呢,”洛濛耸耸肩,“说不定就是心理变态,看什么都不顺眼呢。”
      
      她瞎说的,但是罗敏卿相信了。
      
      洛濛:“???”
      
      面对着女儿疑惑且略带震惊的标签,罗敏卿笑了:“管他呢,反正她的问题,我没必要替她找什么原因和不得已的苦衷。”
      
      洛濛鼓掌:“妈你长大了。”
      
      罗敏卿笑着:“死孩子!”
      
      洛濛歪着脑袋,开玩笑道:“我以前可真没主动欺负过席蓉哦!”都是被动的。
      
      罗敏卿听她提起这个,笑意收敛,有些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委屈你了。”
      
      洛濛撒娇:“没事,现在好了就行。”
      
      ·
      
      跟罗敏卿一起去面试了姜伯的侄子,那是一个很孔武有力的青年。
      笑的时候会露出雪白的牙齿,配着黝黑的皮肤,显得很阳光。
      
      洛濛说道:“姜大哥,实不相瞒,我需要你做的事情,会很危险。”
      
      姜伍爽朗一笑:“我听我叔说了,你专门提了车技要好,还得是退伍的。我就知道,这事儿很重要。”
      
      有钱人也喜欢找些退伍的老兵来当司机,安全。
      
      “你放心,我新兵连之后就分到汽车连去了,后来跑后勤,跟着去过青藏、运过物资,不说排第一,第三总是绰绰有余的。”姜伍说道,“你放心,我办事儿靠谱。”
      
      洛濛特别真诚地看着他:“姜伯看着我长大,他推荐的人肯定没错。我也不能瞒你,我父亲,在不久之后会遇到一场有预谋的车祸。”
      “我会做好一切准备,升级改造车辆,确保你和我父亲的安全。但是有一点,我需要你带他感受死亡濒临时的绝望和窒息。”
      
      洛濛看着姜伍,他听得很认真。
      
      “家里出了点事,我也不好跟你细说。总之,我知道他会遇到的危险,我可以忽视,但我还是选择帮他一次。但这不是白干的,我要让他知道,这一切到底有多么的残酷。”
      
      席程必须知道,他是在死亡中走了一遭的。这是他该得的。
      
      但又不能让他死,他得眼睁睁看着席蓉、何谨、闵家的人罪有应得。
      
      刹车会被破坏,遇到危险的时候无法及时踩下。也许到时候会出现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司机,他驾驶着大卡车从另一个路口过来,突然出现的小轿车让他措手不及,于是“嘭”的一声,大卡车压扁了小轿车。
      
      上一世,席程和罗敏卿能被医生从死神手里抢回来那么些日子,可能是对方下手没那么狠,也可能是运气。
      
      但是这一次,洛濛确定,闵家一定会制定详细周密的计划,确保万无一失。
      甚至连失败之后的替罪羊都找好了。
      
      醉酒的司机,贪钱的亡命徒,不论成功与否,都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天灾人祸,总是有一个躲不过去的。但是你又怎么能区分出来,哪个是天灾,哪个是人祸呢?
      
      罗敏卿在一旁安静地听着,她见识了洛濛的手段,便不想再多做些什么,只等着洛濛给自己安排事情。
      
      “姜大哥,到时候会出现的危险就是那个不知道哪里出来的司机。你到时候开的车子,安全规格是最高的,刹车等东西不会出事。我会模拟场景,选取最适合你避开的道路,到时候规划路线就按照这个来。”
      
      01的老本行,一秒钟模拟上万次,总是能找到个妥当位置的。
      
      “但还有一点,你要让我父亲感受到这场车祸的严重性。其实我是想让你险险逃生,但这样难度太高,还容易出事儿。等我回头找个软件模拟一下,咱们再继续规划,你看可以吗?”
      
      姜伍感受到了这份压力。
      车祸的发生就那么一瞬间,他早点晚点都无法完成洛濛的要求。
      
      洛濛看着他迟疑的表情,轻声道:“我知道很难,你多想一会儿,不行的话没事儿,我可以再找找人。”
      
      要一个胆大心细的人,还得有豁出命去的勇气。
      
      其实洛濛是想搞一个防护材料出来的,这样的话就更万无一失了。
      
      01倒是有数据库,但是研发出来要半年,这个星球上还不一定有相同的材料。黄花菜都凉了,完全没戏。
      
      难道还能去跟席蓉他们说一句,“哎能不能过个半年你们再开车怼人啊?”,智障好吗?
      
      但可以安个智能系统,让01到时候控制,它可以确保及时地将车子带离危险地带。这也是洛濛能保证司机安全的最后方法。
      
      司机如果反应不过来,01身为星城科技的科技塔尖,完全可以做到。
      
      ·
      
      姜伍最后答应了,他看过了洛濛给他的模拟视频,能看得出来,这个二叔最喜欢的女孩是真心在努力,力求这一切安全进行。
      
      悬崖边跳舞,刺激。
      
      “好。”
      
      姜伍就这样,爽快地成为了席家司机中的一员。
      
      洛濛安排罗敏卿,主要任务就是:不要跟席程同乘任何一辆车,在车祸发生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去他面前开嘲讽。
      
      罗敏卿:……
      
      别说,听着还挺刺激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晚上九点v章一万,我正在写
    v后没什么问题的话就是日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希望能在v章也看见你们呀呀呀呀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那朵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万里笙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