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白莲花是你啊 十四 ...

  •   看在神仙队友这么积极主动帮自己处理挖坑后续事宜的份儿上,洛濛给他送去了宵夜。
      
      席照正在直播,戴着耳机的他压根听不见任何声音。
      
      洛濛敲了两下,没任何动静,便直接开门了。
      
      刚打开就听见了那脆生生的机械键盘声,她远远地瞟了一眼,席照的手指都成残影了。
      
      少年人就是灵巧,洛濛感叹了番,抬脚后踹,利索地关了门。
      
      她端着托盘往里走,席照眼看着暂时是吃不了,洛濛也没客气,放在桌子上给他留着,自己先吃了。
      
      席照百忙之中看了她一下,发现是洛濛的时候笑了笑,随即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等洛濛吃完自己的馄饨,那边的弟弟才刚结束。
      
      席照:“不玩了,我姐给我送吃的,吃完我再来。”
      
      他对着电脑说话,给直播间里的观众解释了以后,不管他们的反应如何,径自取了耳机站了起来。
      
      洛濛见他伸了个懒腰,敲了敲桌子:“来吃,鸡汤馄饨,味道不错。”
      
      席照:“好嘞!”
      
      洛濛:“你跟妈说什么了?我回来的时候她居然没骂我。”
      
      “说席蓉的坏话了,”席照很坦然,“嗯,有点爽。”
      
      是挺爽的,洛濛深以为然。怼完罗敏卿之后,她出去的这一整天,心情都是美好的。
      
      席照:“我就知道,她爱打小报告,烦死了。”
      
      洛濛失笑:“那你也打她小报告。”
      
      席照皱眉:“懒。”过了会儿,他又补充:“要不是牵扯到你了,我才懒得说。”
      
      他说得轻描淡写,没什么多余的情绪,但洛濛就是能感觉到,席照是真的把自己放在心上了。刚来时,也许他是欢迎自己的,但却没什么情感。现在的话,是真的亲姐弟了。
      
      洛濛笑着摸了摸他狗头:“赶紧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席照:“嗯。”
      
      ·
      
      席蓉回来之后就察觉不太对劲。
      
      叔母看着她的眼神有点犹豫,像是想说什么又不好说。第六感告诉她,叔母这番变化对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事。
      
      按理说,叔母应该让席松雪给自己道歉的,又或者是,席松雪委屈地认下了,却无可奈何。
      
      反正不论怎样,席松雪给他们的印象都会变坏。
      
      又没有证据,叔母偏疼自己,就算席松雪想要狡辩,也是没办法的。席蓉打定了主意,想试探地问一下,却怕有什么不好的结果。
      
      “叔母今天没有去美容院吗?”她小心翼翼地走到罗敏卿身边。
      
      罗敏卿名下有几间连锁的美容院,是她开的,她不太掺和席氏集团的事情,只是有些股份罢了。日常的话,还是会去美容院看一看的。
      
      罗敏卿想跟席蓉说些什么,看着她的样子,又有点不太好说。
      
      “蓉蓉啊……”她欲言又止。
      
      席蓉从沙发后面走到罗敏卿旁边坐下:“叔母想说什么?”
      
      罗敏卿:“我昨天问过小雪了。她说,她没有欺负你和你的朋友。”
      
      席蓉愣了,她连忙摆手:“叔母你误会了,我不是说她欺负我的朋友,我是说茜茜去跟她打招呼,被她奚落了。其实也算不上是欺负,只是茜茜面子薄,这会儿还在家哭呢!”
      
      “这样啊……”罗敏卿捻了捻手,“可是小雪说,是你朋友,哦是时茜茜对吧?她见面就骂小雪来着,所以小雪才说了两句。按这样子,那是你朋友活该啊?”
      
      席蓉噎了一下,她解释:“是姐姐先说茜茜的,她气不过,所以回了一句,然后……”
      
      罗敏卿打断她:“你那个朋友我也知道,时家大小姐,娇纵蛮横,性格向来不讨人喜欢。肯定是她先说了什么不好听,把小雪惹生气了。”
      
      席蓉:“???”
      
      罗敏卿直接下了判定:“蓉蓉啊,你是我们席家的人,也不能总是胳膊肘往外拐啊是不是?像这种外人欺负你姐姐的事情,你怎么能颠倒黑白,跟我说是你姐姐欺负了你和你朋友呢?”
      
      席蓉:“我……”
      
      罗敏卿:“你看,我昨天刚问一句,你姐姐一听就气哭了。这种冤枉人的事情,你怎么能做呢?”
      
      席蓉慌了:“我没有……”
      
      罗敏卿又数落她:“啊对还有照照,你弟弟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欺负他呢?”
      
      席蓉:“???”不是说席松雪的事情吗?怎么又扯到席照身上了?而且我欺负他了吗?我最近压根就没跟他说过几句话好不好?
      
      罗敏卿火力全开的时候,是没有人能接得住的。尤其是在这种还占着辈分便宜的场合里,她一个抬手,就能让席蓉闭上嘴。
      
      罗敏卿:“以前的事情我也不想跟你算了,照照不乐意跟我说,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让他背黑锅那么多次还那么长时间,我一直以为你是懂事的,他是任性的。”
      
      她叹了口气:“没想到,完全是反过来的。”
      
      席蓉:“我……”
      
      罗敏卿苦口婆心道:“蓉蓉,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父母没了之后,也是我带着你关心你,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坦荡的人,而不是暗地里嚼舌根还做小动作的人。更何况,你怎么能编排小雪和照照呢?”
      
      席蓉哭了,她委屈地说道:“叔母,我没有啊……”
      
      罗敏卿看着她流泪,就觉得心疼,忍不住地给她拿了纸巾擦泪:“别哭了,我也不是想说你什么。就算小雪回来了,你还是我喜欢的孩子啊,我是把你当亲生女儿养大的。你看,你多了一个姐姐,她也是会疼你宠你的,不是来跟你分什么东西的。”
      
      席蓉瘪了瘪嘴:“叔母……”
      
      罗敏卿叹着气:“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往后不要提了。你们三个都是我的心头肉,我只是希望姐弟三个能够亲切友爱的相处,等我跟你叔父老了,席氏都是你们的,往后你还要靠弟弟照顾的。”
      
      她摸了摸席蓉的脑袋:“乖啊,咱们以后别这样了。”
      
      席蓉看着罗敏卿,说了这么多,一句话都不让她解释,还直接断定了是自己的问题。
      
      心里觉得憋闷,感觉输了一成似的。但照这样来看,自己再说什么罗敏卿都是不会听的。
      
      她暗暗咬牙,觉得这人果然是把亲生儿女看得比自己重。什么疼爱什么长久的关怀,都比不上席松雪回来这么半个月。她努力了这么久,原来还是抵不过“亲生”这两个字。
      
      如果她的父母还在,哪里轮得到这人教训自己?爸妈肯定会围着自己转,哄自己开心。
      
      席蓉越想越委屈,装出来的哭腔逐渐变得真实,她眼泪不断地流出来,抽着鼻子瘪着嘴,什么都不想说。
      
      罗敏卿一瞧,急了:“哎哎哎,这怎么还哭上了?别哭了别哭了哦,是我不对是我不该这么说你。哎你看我这人,就是不会说话。蓉蓉不哭了哦!”
      
      她抱着席蓉,不住地拍席蓉的背部安慰。
      
      席蓉仰着脖子,哭泣声愈来愈大,跟止不住了似的。
      
      遥远的席照房间里,刚打开一个门缝打算下去拿水果的洛濛,听着这声音愣在了那里。
      
      连后面的席照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席照:“……开水壶?”
      
      洛濛失笑,扭头:“滚蛋,这是你席蓉姐在撒娇哭泣。”
      
      席照:“哦。”
      
      他点点头:“我还以为,咱家厨房换了什么嘶鸣式的开水壶呢。”
      
      ·
      
      席蓉在房间里待了一天。
      
      罗敏卿去看过,不知道聊得怎么样,反正她出来之后就叹着气。
      
      洛濛拽了席照下来吃东西,顺便活动活动,别总是窝在椅子上打游戏,时间长了也累得慌。
      
      罗敏卿看着他俩互动,颇感欣慰,下一瞬就叫住了洛濛。
      
      罗敏卿:“小雪啊,要不,你去给蓉蓉送点吃的吧?”
      
      洛濛无所谓地点点头:“好啊。”
      
      席照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继续吃了。
      
      ·
      
      窗帘拉着,屋子里黑乎乎的,洛濛推开房门的时候,带进了不少的光亮。
      
      她看见床上涌着一团,猜测席蓉裹在里面。
      
      墙上的开关太多,洛濛不太了解都是哪些,随便挑了一个,下一秒,席蓉的床头灯亮了起来。
      
      她走进去:“起来吃饭吧,我妈让我给你送的。”
      
      绵软的拖鞋底子在地板上悄无声息,洛濛挥手把小桌子上的杂物挪到一边,将手里的托盘放下。
      
      席蓉安安静静的,没有吱声。
      
      洛濛:“我知道你醒着。”
      
      被子里的人终于有了动静——席蓉一点点踹开毯子,把脑袋露了出来。稍后,她坐了起来。
      
      “你是来嘲笑我的吗?”她的声音有点哑,眼眶红红的,情绪很丧,却又硬撑着不想落面子。
      
      洛濛歪着头看她,蓦地笑了,她说:“是啊。”语调轻快。
      
      席蓉用力地吸了口空气,无意识地抓紧了被子:“看完就滚。”
      
      洛濛没有滚,反而拉了把椅子坐下了。
      
      【亲亲你来耀武扬威了吗】
      【啊妹妹这么经受不起打击吗】
      【萌萌你干嘛呢变身知心大姐姐吗】
      
      洛濛没有理这些弹幕,她翘着腿,不再装作是十六岁少女的样子,属于自己的气质一下子散发出来——那是她摸爬滚打近百年后修炼出来的气势,带着压迫和飒气,瞬间改变了席松雪的模样。
      
      就像是,变成了第二个人。
      
      白色的花朵迅速染上了黑色,白玫瑰蓦然成了黑玫瑰。
      
      洛濛不过是翘了个腿,低头抬眼间,温和散去,寒意蔓延,席蓉眼睁睁看着一个小白兔气质的人刹那间变成了让她感到窒息的存在。
      
      她想说些什么,却看见了对方带着恶意的笑容——那眉眼不再是她熟悉的样子,蔑视、凌厉、冷冽、不怀好意……是在黑暗地带生长出来的动物,时刻保持着攻击性的惯常模样。
      
      席蓉惊叫一声,音量却不大,急促凄厉的声音卡在嗓子里无法发出。她手撑着床,猛地往后退了几步,拽着被子蒙上了头顶,整个人抖得不行。
      
      席蓉闷声大叫:“你是谁!”
      
      【艹,我也想问,你是谁】
      【洛濛你开大招都不高能提示的吗投诉了投诉了投诉了】
      【啊啊啊啊啊啊暗黑女神萨莉亚的眼神啊啊啊啊我超喜欢这个剧的萌萌你什么时候再接类似的啊】
      【女王我已经跪下了你看还需要什么吗】
      
      洛濛抬起了左手,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她歪着头,指尖轻点在自己的发顶上,瞧见了席蓉的动作,她笑了。
      
      “我是谁?”洛濛轻声道,在这个寂静的房间里,声音如鬼魅般,穿透了那浅薄的毯子,溜进了席蓉的耳朵里。
      
      “我是席松雪,你的姐姐。”
      
      席蓉打了个寒颤,她奋力道:“你不是!”
      
      洛濛看着那团发抖的东西,嗤笑:“我是怎样的,你又如何知道?”
      
      席蓉:“席松雪不是你这样的!她懦弱可欺!她说不过我!她卖可怜都没有我行!她不是你这样的!”
      
      “那不过我展现给你的罢了,”洛濛无趣地玩弄着自己的发尾,“现在我不想演了。”
      
      席蓉回想着前一阵子的席松雪,她不住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她才不是这样的,这是梦,这肯定是梦!”
      
      洛濛:“我见你耍弄手段,就跟在看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告状、颠倒黑白、卖惨……好玩吗?”
      
      席蓉没有回答,她抱着腿在那里发抖,想忘掉刚才看见的那个眼神,却事与愿违,洛濛的那个表情不断在她脑海里浮现,眼前充斥了那骇人的恶意。
      
      “我找到了一个好东西,”洛濛说道,“你要不要看一看。”
      
      席蓉眼神慌乱,在被子里也没有安全感,她嗓子里如同被堵了水泥般,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洛濛没有等她回答,她站起来走到墙边——那里是一排抽屉柜,高高低低的,细长格子、方形格子,尺寸各不相同,大大小小的抽屉合起来有四五十个之多。
      
      洛濛走到一个位置,蹲下来,精准地抽出了其中的一个,动作缓慢,木质抽屉发出了声音,听在席蓉耳朵里,却如死神在宣告审判。
      
      席蓉突然惊醒,她把毯子掀起来,震惊地看着洛濛的背影。
      
      那个位置……就算看不到她在做什么,看不到她手里是否有东西,席蓉都能想象出来,洛濛眼前到底有着什么东西。
      
      “你……”她提着心,试图告诉自己,没有人知道,不可能有人会知道的。
      
      下一秒,洛濛站起来,她转过身,把手里那盒子展示给席蓉——没有了盖子的小木盒,里面是一个很小的透明袋子。
      
      装着几颗浅蓝色的冰晶颗粒。
      
      席蓉失落地跌坐,浑身没了力气。
      
      洛濛低头打量:“高成瘾性,一两次就行。给你的人是想用在谁的身上?”
      
      席蓉牙齿打颤,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席松雪不是什么小雪,从回来到现在,她一直在装,装成是一个不安的女孩。
      
      她看上去太简单了,她在争取席家人的认可,她被罗敏卿忽视了……往日里的优势似乎都是笑话,席蓉望着洛濛,惨笑,原来她在演戏。
      
      洛濛一步步走近:“我,还是席照?哦对,应该是席照。毕竟他才是以后会继承家产的人,年纪小,经受不住诱惑吸毒了,一点点崩溃,一点点跌入深渊,无法戒除。”
      
      洛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席蓉把自己缩成一团,埋在膝盖上不敢抬头。
      
      “我不介意跟你演什么好姐妹,也不介意看你洋洋得意的样子,”洛濛说道,“但我想,我必须要告诉你,席照是我弟弟,罗敏卿是我妈,席程是我爸。你计较什么宠爱偏心的,无所谓。”
      
      “但这种手段,你想都别想。”
      
      席蓉不吭声,没有动静。
      
      洛濛弯下腰,附在她耳边,轻柔的语气带去了无尽的恶意:“你敢做,我会让你先尝尝,这是什么味道。”
      
      席蓉被她说话间的气息吓得一个哆嗦,心里一沉,呼吸越发的沉重和急促。
      
      洛濛站直了腰,扣上了那个小盒子,她换了副神色,再度变成了那个轻快的少女。
      
      “这东西我拿走了,我懒得跟其他人说,但你最好长脑子想想,别再触犯我底线。”
      
      洛濛看了眼另一边的桌子,那上面是自己端来的饭菜。
      
      洛濛:“饭记得吃,饿死了没人管你。”
      
      她转身离去,带走了一室的窒塞,还给了席蓉喘息的空间。
      
      那声轻微细小的“嘭”,像是一记重锤,落在了席蓉的心上。却让她放松下来,终于敢大口呼吸了。
      
      水泥般的窒息逐渐散去,床头昏黄的灯光给了她无尽的安全感,她探出头来,胸腔大幅度动作,呼吸声在这个屋子里响起。
      
      慢慢地,她哭了出来,声音从弱到强,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
      
      ·
      
      洛濛走楼梯下去,罗敏卿远远地瞧见了,等她走过来的时候,担忧地问:“蓉蓉怎么样?”
      
      洛濛语调轻快:“跟她聊了会儿,饭菜留那里了,估计现在正吃着呢。”
      
      罗敏卿放下心来:“那就好。”
      
      洛濛冲她笑笑,一派自然。
      
      【……】
      【……】
      
      【这人变脸好快啊,习得古老技艺川剧变脸的吗】
      【刚才吓到我了】
      【话说那个东西是什么,毒品吗?她什么时候带回来的,不会真是要给弟弟的吧?】
      【其心可诛,草(一种植物),弟弟这么好她太不要脸了!啊啊啊啊啊啊!】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洛濛看着浮在眼前的弹幕,没有回复。
      
      席照看了她一眼,问道:“刚才生气了?”
      
      洛濛有些意外,她笑了出来,拿起筷子:“还好,没怎么生气。”
      
      席照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三两口吃完了饭,滚到楼上继续玩游戏去了。
      
      洛濛看着他的背影,再看看旁边那干净的碗,低头笑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萌萌这个笑好甜啊】
      【弟弟真的好敏感啊这都能感觉到】
      【也是把洛濛放心上了吧,不然哪会儿连情绪都发现了】
      【我还是那个问题,是我错过了什么吗?为什么洛濛知道渣渣手里有毒品啊】
      【不是你一个人,我也摸不着头脑】
      
      弹幕层层叠叠的,就着这件事情讨论了起来。
      
      洛濛慢悠悠地吃完了饭,跟罗敏卿打了个招呼,便上楼去了。
      
      ·
      
      洛濛没打算这么早跟席蓉闹翻的,她本来想晚点让罗敏卿和席程自己发现这个养大了的白眼狼是有多狠心,但今天席蓉回来的时候,01告诉她检测到了不明物体。
      
      “保护洛濛的安全”是系统最高优先级,其他的都可以延后,哪怕是任务失败。
      
      因为不知道洛濛意外死亡的话会不会对她造成什么不可逆的损伤,所以在最初设定的时候就已经设置了这样的内容。
      
      尤其针对神经毒素,星城科技把所有的相关数据库都载入了系统里,第一时间检测到便会提醒洛濛,要她注意。
      
      谁知道契约主体的脑神经被破坏的话,会不会对暂时接管这具身体的洛濛造成什么危害?
      
      反正一切小心为上就对了。
      
      也因此,洛濛及时地发现了席蓉手里的东西。
      
      这是她今天回来的时候带到家里的,罗敏卿的训斥于她而言是一个不能再意外的意外了,换句话说,席蓉压根就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被这样对待。
      
      把自己关在卧室的时候,洛濛通过01看见了她的动作:她把这几粒东西从包里掏了出来,思考良久,才像是狠下心了的样子,将它放在了屋子里某个抽屉中。
      
      联想家里的人:席程和罗敏卿出车祸之后,还有一个席照在,不管他有没有能力,都可以独挑大梁——总是要比席蓉来得名正言顺。至于席松雪,没什么能力的人,随便解决一下就可以了,不必花什么心思。
      
      一个吸毒的人,毒瘾会越来越重,为了这东西,他做出什么都不奇怪。
      
      不是吗?
      
      洛濛看着手里的那透明袋子,浅蓝色的颗粒安静地待着,她隔着袋子,轻轻地捻了捻。
      
      “我最讨厌这种东西了。”洛濛轻声说道。
      
      【我也好讨厌啊啊啊啊啊啊啊】
      【毒品是最特么恶心的东西了】
      【她一个小姑娘是怎么弄到的,不是说管理得很严吗】
      【有心的话,怎样都会弄到的】
      
      是啊,有心的话,都是会弄到的。
      
      “那就多了件事情,”洛濛抬眼,“涉及到的人,就都进监狱吧。”
      
      给席蓉这东西的人,卖这东西的人,经手的人,还有……席蓉自己。
      
      【如果,席蓉因为这件事情放弃了对席家人的一系列手段,萌萌你会放过她吗?毕竟一切都没发生】
      
      洛濛看见了这样一条弹幕,她笑了:“发生了啊,席松雪死了,就算现在我回到了她的这个生命阶段,她还是死了的。”
      
      所以怎么能说“一切都没发生”呢?
      
      一切都发生过,现在这时间也不过是一条命换回来的机会罢了。
      
      这不是重来一遍,这是第二遍。
      
      所以,她不允许行恶之人逍遥法外,不允许有席松雪珍惜的人被人陷害。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看甜剧了,太上头,没有写。
    补昨天+今天的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