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白莲花是你啊 十三 ...

  •   不等罗敏卿有所反应,洛濛直接跑了出去。
      
      没有管罗敏卿情绪如何,她不太想跟这个人扯皮了,总是偏着席蓉说话,听多了以后,也挺烦的。
      
      一口气说完,她一溜烟就跑了。
      
      洛濛:演完戏就跑,真刺激。
      
      跑到车库去,未成年还不能开车,洛濛只能无奈地让司机把她带出去。
      
      要不是有01帮助,她这一次跟踪肯定白费。
      
      毕竟,总不能跟席家的司机说“开车跟着席蓉我要看看她去哪里”吧?
      
      那简直是明目张胆,下一刻席蓉就能知道洛濛怀疑她了。
      
      席蓉先去了绿源广场,然后在那里上了一辆黑色的汽车。洛濛落后她一步,干脆让席家的司机把自己放在了绿源广场那里,说是要买东西,让对方不必等了先回家。
      
      洛濛离得远,01便不能监控到席蓉,只能通过一路上的监视器来追踪,到了一个没信号或者是没有监视器的地方,就跟风筝断了线一样,什么都没了。
      
      洛濛拦了个出租车,上去之后不说去哪儿,只道:“顺着路往前开吧,我给你指,慢点,不急。”
      
      司机只当她是无聊想转悠,反正能赚钱,倒没说什么,启动了之后就往路口走。
      
      ·
      
      最后是在一个酒店停下的。
      
      温泉酒店,席蓉很喜欢这里,经常来。酒店的业务很多,私人汤池里泡个舒服,再叫人来做美容按摩,心情好了出门拐个弯就能办party,一应俱全。
      
      洛濛听席蓉提起过这里,她们姐妹间的聚会有时候会来这儿。
      
      “原来是灯下黑啊!”洛濛恍然大悟。
      
      带着录有席程工作对话的u盘,时不时来这里享受一番,说出去就是我来玩了,实际上只要把东西留在屋里或者给接触到的人,就完成了。
      
      压根就不用跟幕后的人见面。
      
      洛濛随着01的指示,选了一个跟席蓉挨得挺近的地方,本来还想泡个温泉玩一下,但01的监测范围就是一百米,这酒店占地面积太大了,还是不规则的造型,压根不够用。
      
      也就是说,为了防止席蓉突然离开,或者去找什么人,洛濛只能憋在房间里,时刻看着她。
      
      洛濛:……
      
      很无聊。
      
      ·
      
      席蓉倒是很快乐。
      
      这一次她没有约什么姐妹,独自一人过来。轻车熟路地到了这里,边玩边打发时间,临走的时候照往常那般,把东西留下就可以了。
      
      再去逛个街买买买,一天又过去了。
      
      洛濛在这里等着,01给她转播了席蓉那边的动态——美滋滋地泡温泉快乐看杂志做美容跟工作人员聊天。
      
      再对比一下自己,她觉得有点惨。
      
      可能这就是干大事的人,所必须要经历的苦难吧!
      
      让01把画面关闭,等到席蓉有什么动作的时候直接提醒自己就可以了。
      
      洛濛掏出了手机,开始玩小游戏打发时间。
      
      等到席蓉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以后,她把屋子里的人都撤下了。当这里只剩下了自己,她将u盘放到了墙上某个装饰用的画框后面,那里有放置东西的凹槽。
      
      一切弄好,席蓉换了衣服,化好妆,心情美美地离开了这里。
      
      瘫在吊椅上无所事事的洛濛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她激动地让01把画面接到自己眼前,盯着看,等待着过来拿取u盘的人。
      
      如果今天能找到这人,席蓉的手段会被砍掉一半,以后再想做些什么,她就没有助手了。
      
      ·
      
      不久之后,一个领班打扮的女士进了隔壁,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她走到那画框前,把藏在后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出门的时候刚巧遇到来打扫的人,她愣了一下,随即调整好神情:“嗯,我来看看客人是否落下了什么东西。”
      
      这人点点头,没说什么。
      
      领班冲她笑笑,离开了。
      
      洛濛在屋子里看着这人走出了这层楼,拐到了外面的长廊上。虽然01能暂时把监控接过来,但指不定哪个地方是没有安装监视器的,洛濛搓搓手,从吊椅上下来,穿好了鞋子拿着包就开门走了。
      
      这是她探索谜底的第一步,还有点小期待呢!
      
      ·
      
      随着对方往外走,隔开了还算远的距离,只要保证她在自己方圆一百米内,不管有没有监视器,01都可以投给她看。
      
      这样的距离,基本上就避免了洛濛行为猥琐的可能性。
      
      她闲庭信步地在这里走着,透风的廊桥外面是一片绿色——酒店自己的花园还挺好看的。
      
      等那位领班进了某个未挂牌的房间,洛濛测量了下距离,找了个咖啡厅待着。
      
      对方就在自己脑袋上面的几层楼之外,相隔十三层,直线距离不到九十米,绰绰有余。
      
      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二十多岁吧,阴沉,冷着脸。
      
      【哇哦长得还挺不错】
      【像是个反派】
      【反派有这脸也不错啊!可以出道了!】
      
      “是挺不错的,”洛濛点点头,“就是整个人太阴郁了。”
      
      他周身的气氛太凛冽了,给他送东西的那女人递了东西以后,忙不迭地就离开了。
      
      洛濛见他拆了盒子,盯着手里的u盘看了会儿,片刻后插到了电脑里,开始听里面的内容,还时不时地记一下。
      
      也算是找到目标了,洛濛吸了口果汁,虽然就是个小喽啰的样子。
      
      【她什么不直接传输数据啊】
      【会有痕迹吧,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
      【洛濛你不去录个像存个档什么的吗】
      
      洛濛看着大家热火朝天地聊,摇了摇头:“不了,就是来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
      【……】
      
      想等着这人跟他上线接头,结果直到天黑了,他都没出门。
      
      洛濛看看外面的夜景,再看看自己转移阵地后吃的饭,觉得太无趣了,可以撤了。
      
      总不能为了这人连觉都不睡吧?
      
      摸出手机,罗敏卿给她打了三四个电话,因为静音的关系没接到,对方发短信给她让早点回去。
      
      “行吧,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
      
      早点回家。
      
      ·
      
      罗敏卿自从洛濛发了脾气跑出去之后,就一直很不安。
      
      她终于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偏心,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席照下楼找东西吃,刚巧碰见她走来走去,还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他愣了下,倒也没在意,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就要进厨房,却被罗敏卿拦下了。
      
      席照:“???”我还不能吃饭了?
      
      罗敏卿拽着他:“照照啊,刚才你姐姐冲我发了阵脾气。”
      
      席照低着头:“哦,席蓉吗?”
      
      “不是,是小雪,”罗敏卿又反应过来,“为什么你觉得会是蓉蓉?”
      
      席照这下子意外了,他姐还会发脾气的?
      
      看到他诧异的眼神,罗敏卿催促:“你说啊,怎么你就觉得是蓉蓉发脾气呢?她那么懂事……”
      
      “切,”席照嗤笑,“她还懂事?她那要是懂事,我都能算是贴心小棉袄了。”
      
      罗敏卿:“???”
      
      罗敏卿:“你怎么说姐姐呢!”她又生气了。
      
      席照哼了声:“可别了,席松雪这个姐姐我是认的,席蓉就算了,我巴不得早点出国离她远远的。”
      
      他随口一说,但也做好了被罗敏卿絮叨的准备,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没有被打,他妈还刨根究底地问为什么。
      
      罗敏卿看儿子脸上那不在意的表情,知道他就这性格,懒得说人坏话,你问的话他也懒得编。往常是觉得儿子不懂事、态度不好、孤僻,这会儿结合女儿刚才的哭诉,罗敏卿开始思考,是不是她真的看错了席蓉?
      
      “来来来你跟我唠唠,”罗敏卿态度很好,“你是不是不喜欢蓉蓉啊?”
      
      席照警惕道:“你想干什么?”挖坑让我跳,最后再责怪我心眼小,跟个女孩子计较?
      
      罗敏卿失笑:“我还能干什么,就是跟你聊聊天,你长大了之后咱俩还没单独聊过呢,总是窝在你那房间里玩游戏。”
      
      席照被她过去坐在沙发上,倒是没怎么反抗,毕竟也是自己亲妈。
      
      席照:“明明是你不关注我。”
      
      “是是是,是我不关注你,这不是就来关心你了吗?”罗敏卿问他,“你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会觉得是蓉蓉发脾气呢?”
      
      席照看了她一眼,发现罗敏卿确实挺想知道答案的,他说道:“先说好,你不能生气,也不能跟我计较,还不能秋后算账。”
      
      罗敏卿:“……”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好好好,我答应。”在儿子的眼神威胁下,她答应了下来。
      
      席照:“我不乐意说人坏话,但席蓉的,我可以。”
      
      罗敏卿:“???”这什么逻辑?
      
      于是,在一番简短却内容丰富的交流下,罗敏卿终于意识到了,她心中的席蓉,压根就不是真正的席蓉。
      
      怀疑的眼神看着席照,罗敏卿还是没忍住:“那花瓶玉佩古董什么的,真不是你砸的?”
      
      席照大方承认:“她衣服首饰倒是我扔的。”
      
      罗敏卿回想了一下,席蓉的东西好像确实是在席程揍完席照之后会丢那么几件来着……
      
      但席蓉对席照挺好的啊,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席照:“子虚乌有地污蔑我,都不一个年级,还天天跟你们告状说我跟小混混玩一起了,这破消息你们也信?”
      
      罗敏卿:“……”说得很真实啊,而且你那时候账上是走了一笔钱的。
      
      席照:“她惹了些人渣,被堵到小巷子里,是我路过看不下去多管闲事,回家你们就说我打架斗殴,我连解释都没机会,你就光听她哭了,我还想哭呢。”
      
      罗敏卿:“……”
      
      “所以啊,你说我姐跟诉苦,怪你只相信席蓉不信她,我觉得很正常。”席照点点头,“席蓉就是这样颠倒黑白的人,你们信她而已。喏,就像是现在,你不也是不相信我说的吗?”
      
      罗敏卿下意识地点头,察觉到了之后立马摇头:“哪里会,你才是我儿子嘛!”
      
      这句话一出,她突然想起来,小雪临出门之前也是跟自己说,“我是你的女儿,不是你的侄女”。
      
      是啊,怀疑亲生女儿,相信侄女。被自己质问训斥的时候,小雪得多难过啊?
      
      自己的亲妈,不相信自己的话,反而根据别人的三言两语就这么地判了刑定了性,百口莫辩,只能选择认下。
      
      罗敏卿想到了刚回家那两天,小雪在这里似乎格格不入,行走间都透露着小心翼翼。那时候她还觉得,这个孩子上不得台面,带着一股小家子气。所以那天回来的时候,一个礼物十万,一个礼物三百万,她想当然地就认为,是小雪占蓉蓉的便宜,故意这样的。
      
      “我……”她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席照:“我就是懒得说话,没她会装乖卖巧,不然这家还有她什么事儿啊?”
      
      听到这话,罗敏卿轻拍了一下他脑袋:“说的这是什么话!”
      
      席照见她不像刚才那样纠结,笑了出来:“实话。”
      
      母子俩的感情在这个时候,倒是浓厚了不少。
      
      ·
      
      洛濛回来的时候还在想,罗敏卿在家里会以一副什么样的姿态等着自己。
      
      挑剔?不相信?又被席蓉哄回去了?
      
      反正没一个是正向的,她压根就不觉得自己说那么一点,罗敏卿就信了,然后转变了对席蓉的态度。
      
      毕竟也是宠了七八年的人,喜欢得紧。
      
      但她也不怎么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问题出现了就解决,不是什么难事儿。
      
      所以,在看到了罗敏卿一脸笑容面对自己的时候,洛濛有点懵逼。
      
      这人是怎么了?
      
      “小雪啊,”罗敏卿看见她进门后连忙站起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吗?”
      
      这态度还挺好的,看那笑容,充满了讨好和小心翼翼。
      
      诶?我看错了吧?洛濛眨眨眼,罗敏卿是这么容易幡然醒悟的人吗?那她干嘛费这么多事,早点跟她哭一哭说一说不就好了?
      
      罗敏卿见她没动静,走了过去:“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呢?”
      
      洛濛:“手机静音了没听见。”
      
      罗敏卿:“哦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洛濛:“对不起啊妈……你等我?”
      
      罗敏卿点点头:“是啊,你上午就那么跑出去了,我不放心。司机说你逛街去了,挺好,花花钱吃吃东西,散心。”
      
      洛濛:“啊……嗯,是,我去逛街了,吃了点东西。对,晚饭我吃了,不饿。”
      
      她看了看周围:“席蓉没回来?”不应该早就到家了吗?
      
      罗敏卿:“她去朋友那里了,今天不回家。”
      
      洛濛:“哦。”
      
      “我问过你弟弟了,是我不对,不应该偏听偏信,”罗敏卿摸了摸洛濛的头发,“你说得对,我不相信自己的女儿,还能信谁呢?”
      
      弟弟?席照?
      
      洛濛诧异了,我挖坑你埋炸弹,配合默契啊!还等着回来跟罗敏卿瞎扯呢,结果她直接就被说通了。
      
      席蓉今天居然还没回来,这岂不是直接断了她的路?
      
      神仙队友,厉害了。
      
      在心里夸着弟弟,脸上还要展现惶恐,洛濛道:“妈你这是怎么说的,我就心情不太好,话说得冲了……”
      
      罗敏卿:“我知道,你也是被爷爷奶奶宠大的,到了家里本该让我疼,结果我老是说你不好。哎,我得跟蓉蓉好好说说,这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呢?”
      
      两个孩子都这么说,血缘关系终究是比席蓉重要的,让罗敏卿思考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其实也是因为席照这个儿子是她一手带大的,罗敏卿知道席照的性格,对他还是很了解的。
      
      可惜了,因为儿子不爱多说什么,误会了这么久,她居然还觉得席照是个任性的人。要不是为了维护小雪,怕是这一次他都不会开口说这些。
      
      攥紧了洛濛的手,罗敏卿叹了口气:“幸亏你跟弟弟感情好。”
      
      并不知道她脑补了什么的洛濛:“???”
      
      就,很迷茫。
      
      但结果是好的,可以接受。
      
      以及,弟弟确实很好,是亲弟弟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