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白莲花是你啊 十五 ...

  •   被洛濛吓了那么一回,席蓉安生了很久。
      她连在家里都是避着洛濛走,迫不得已共同吃饭的时候,低着头不愿意看洛濛。
      
      罗敏卿问席蓉怎么了,她还得回答没事。
      
      哪个瞬间不小心抬头看见了洛濛那张脸,就算对方是笑盈盈的模样,席蓉也会倒吸一口气,往后一缩立马跑走——活像是见鬼了。
      
      罗敏卿觉得两人之间气氛不太对,为此还专门找洛濛谈话,小心谨慎地套话,试图问出洛濛有关于席蓉现状的事情。
      
      洛濛被缠得烦了,揪着席蓉的帽子把她拦下,在席蓉震惊的眼神中警告她:“我妈怀疑我欺负你,你再这样躲着我走,她会找我事儿的。”
      
      席蓉揪着衣领想把自己的脸埋进去,未果,只能缩着下巴怯怯道:“我知道了,姐姐……”
      
      姿态摆得很低,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卑微。
      
      洛濛松了手,席蓉立即向她展示了人类竞走速度能有多快——小碎步一溜烟跑没了,下一瞬就是关房门的声音。
      
      耸肩,洛濛面无表情地喝着果汁。
      
      ·
      
      大概是被恐吓让席蓉很没有安全感,她没有选择放弃,反而加快了搞事的步伐。
      
      对此,洛濛表示,意料之中。
      
      毕竟在席蓉看来,席程和罗敏卿是害死自己父母的凶手,席照和洛濛的生活有多快乐,她就多悲哀——她本来应该有疼爱自己的父母,或许会多一个亲弟弟,他们感情无隙,生活美满。
      
      洛濛静静地看着,看席蓉把席父的文件偷拍存档,看她带着录音走出席家,看她在自己面前瑟缩背后恶狠狠发誓……看多了就烦了。
      
      可能是想攻击席家的公司吧,那么大的集团,旗下无数公司。对金融方面没什么研究,洛濛不太想管这个。
      
      而且,一直对席蓉很疼爱的席程,在看到洛濛送他的那件元青花时,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你爷爷到底给你留了多少钱”。
      
      洛濛气笑了。这夫妻俩还真是如出一辙,在钱这方面如此敏感。
      
      问完之后,许是觉得不合适,席程咳嗽了一声,装作是关心的样子:“两位老人的遗产有一部分是分给你的,细节账目我不能看,怕你年纪小不懂事,爸爸给你找人投资理财,等你大了也是一份产业。”
      
      洛濛没跟他周旋,直接道:“姜伯在我这里,都是他帮我打理的。”
      
      席程愣了一下,显然,他是知道姜伯的:“那也好。”
      
      虽然不再提这件事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看洛濛的眼神总是带着试探。
      
      洛濛泰然处之,不搭理,也不应承,反正自己名下的钱都是自己的,席程别想薅走一分。
      
      那花瓶就当是喂狗了,洛濛翻了个白眼。
      
      ·
      
      在罗敏卿这里好歹还陆续感受到了一丝的母爱,在席程这里,可真是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淡漠和怀疑了。
      
      怪不得爷爷奶奶给席松雪留了那么多东西,这要是都给席程了,万一把孙女饿着了怎么办?
      
      挺有先见之明的。
      
      让01数了数自己的资产折算成钱有多少,顺便模拟一下十年八年的通货膨胀后又是多少金额,洛濛看了下,只要席照不瞎搞,保持着对游戏的热情,她还是可以养这个弟弟一辈子的。
      
      富裕的一辈子。
      
      稍微省着点,也许还能养他女儿儿子一辈子。
      
      那席程的产业随便吧,席蓉要是能把席氏搞破产了,也算是她的能耐。
      
      洛濛啃着苹果,拒绝了闵凯辰又一次的邀约。
      日,这人烦死了,不知道哪里拿到的她手机号,时不时发短信打电话的,脑子有病。
      
      把手机放下,还没等洛濛抬头,就听见了有人进到客厅里,跟罗敏卿说话呢。
      
      她没在意,靠在墙上等自己的红豆派——席家自有的厨师班子,甜点做得特别好。
      
      新鲜出炉的第一批,从烤箱里拿出来的一刹那,香味在空气中飘散,衬得厨房这片空间都甜腻了起来。
      
      对方捡拾到碟子里,递给了洛濛。
      
      道了谢,洛濛端着盘子往外走,还不忘先拿一块尝尝。
      
      “小雪?小雪?”罗敏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洛濛咬了口红豆派,边走边应声:“哎!我在这儿!”
      
      厨房拐个弯,还没到客厅的位置,洛濛就听见罗敏卿又继续喊着:“过来一下,有人找你。”
      
      洛濛:“???”
      稀罕了,还能有人找我?
      
      走过这四五米长的通道,刚转到客厅那边,洛濛就远远地看见了一个朝自己挥手的人。
      
      “席松雪!”闵凯辰笑得跟朵花似的。
      
      洛濛:“……”什么玩意儿?这人怎么还有戏份的?
      
      她站在那里没动,罗敏卿喊她:“过来啊,凯辰来找你玩。”
      
      我跟他有什么好玩的,洛濛毫无遮拦地翻了个白眼。
      
      罗敏卿正转身跟闵凯辰说话呢,没瞧见。刚好面朝着这边的闵凯辰倒是看见了,他倒没生气,反而笑了。
      
      慢悠悠晃过去的洛濛就听见,那人亲切地跟罗敏卿说道:“伯母,我来找小雪去玩,下午跟几个好朋友约了时间聚一聚,想着小雪在这儿也没什么熟人,我就来了。”
      
      罗敏卿一口应下:“好啊!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话题。小雪在家闷了好几天,我还寻思着带她去巴黎还是伦敦待几天呢。”
      
      眼看着两人就这么不经过她的同意,直接确定了自己今天的外出行程,洛濛咳了一声,提醒他俩自己还活着呢。
      
      洛濛:“我在家,不想出去。”
      
      罗敏卿:“小姑娘家家的,就得多结交几个朋友。你往后也要在这边,咱们跟闵家是世交,让凯辰带着你去把圈子里的人都认认,以后见面了也知道谁是谁。”
      
      她劝洛濛:“我带着你去茶话会,也大多是跟我这个年纪相仿的人,你去了更是无聊。还不如都这个年纪的人,兴许会找到关系不错的朋友呢。”
      
      洛濛看了她一眼,罗敏卿眼里倒是没什么其他意图。
      
      但洛濛可没忘记,面前这个装模作样小屁孩还是自己没订婚的未婚夫呢!
      
      洛濛正欲说话,闵凯辰见状,迅速抢先:“小雪,我约的都是关系不错的几个兄弟,他们也带着自己的姐妹过去,也没差几岁,一起玩儿去吧?”
      
      罗敏卿:“是啊!去吧!”
      
      一个迫不及待,一个鼓励满满。洛濛吃着红豆派的速度慢了下来,看了一眼罗敏卿,再看一眼闵凯辰。
      
      “也行。”她点了点头。
      
      闵凯辰开心了:“走吧!”
      
      ·
      
      换了衣服,收拾了一下,洛濛穿着轻便舒适的休闲服和运动鞋出了门。
      
      闵凯辰自己开车来的,一辆两人座的跑车。
      
      “跟几个人约了赛车,”闵凯辰把着方向盘,跟洛濛说道,“去看看吧?”
      
      连安全带都系上了,这时候说这话不是有病吗?
      
      洛濛哼哼:“你怎么不在我妈面前说你下午是要赛车的?”
      
      发动机的声音响了起来,跑车加速驶离了席家的别墅区,闵凯辰利索地打着方向盘,密闭的空间里,洛濛闻见了他身上隐隐约约的香水味道。
      
      橘子味透露着皂荚的清洁感,但又带着朗姆酒的微醺,还有一丝挥之不去的鸢尾花香,本来算是清爽的味道,掺杂了那么些许的脂粉感。
      
      干净和风骚的融合。
      
      洛濛无所掩饰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开车的闵凯辰,十九岁刚成年的男生,有些帅气,看得出来,衣着精心打扮了一番,造型还挺适合他的。
      
      就是有点做作。
      
      闵凯辰感觉到了身边那人的视线,片刻后,他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咳,你在看什么呢?”
      
      洛濛扭回了头,目视前方,放松地躺在了椅背上。
      
      “你看上我了?”她直接问道。
      
      闵凯辰飞快地瞟了她一眼,没料到她会突然说这些。但在感情和约女人这件事情上,他向来是得心应手的。
      
      “对啊,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了。”
      
      洛濛懒洋洋道:“我还未成年呢。”
      
      席松雪当前是十六岁,确实没成年。
      
      闵凯辰轻笑:“要不怎么说,早恋最珍贵呢。”
      
      珍贵你大爷,你这哪儿是早恋,你这分明就是居心不良。洛濛懒得说话了,闭上眼睛休息。
      
      闵凯辰见她如此,没说什么,笑了一声。
      
      ·
      
      洛濛答应跟闵凯辰出来,其实不都是因为罗敏卿,她之前在那个酒会上就觉得,闵凯辰这个人有点熟悉。
      
      像是在哪里见过,随意一瞥的那种,记不起来,但是悬在那里若有若无的,不看见这人也就算了,看到的时候就会想起来这茬,这感觉很烦。
      
      闵凯辰今日直接去席家堵人,是因为洛濛总是不回他信息,照他的性格来说,对这种任性拿乔的女人,闵凯辰向来是直接抛之脑后的。
      
      不过是个丫头罢了,也没什么。
      
      但洛濛不一样,他第二天越想越喜欢,后来的时间里也是,闵凯辰总是止不住地想她。
      
      可能这就是爱吧!他这么告诉自己。
      
      虽然那么多次短暂的恋爱都以“没兴致了”告终,但这一次的感觉格外深刻,影响特别深远,让闵凯辰抓心挠肝地想她。
      
      秉持着“及时行乐”的人生信条,他当然不会放过洛濛。
      
      所以找了人要她手机号,谁知道对方居然不接电话不回信息。
      
      这一切于他而言都太新鲜了,闵凯辰觉得非常有趣。
      有趣到他可以为了洛濛做些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比如说,亲自上门堵人。
      
      看着下车后随便一站的人,闵凯辰舔了舔唇,自以为帅气地走到了洛濛身边。
      
      闵凯辰:“带你到俱乐部来,有玩了很久的,也有像我这样是刚入门的。”
      
      洛濛不置可否,跟在他后面向这个赛车俱乐部走去。
      
      刚进门,她就在十数个人里,精准狙击到了自己的目标——哇哦,跟席蓉联系的那个幕后小哥。
      
      洛濛挑眉,看着不知名的冷漠男人斜靠在墙上,双眼无焦距地盯着面前的空气,在这个热闹的空间里,硬生生把自己隔成了第二个世界的人。
      
      “哎,”洛濛伸脚踢了前面的闵凯辰,“那人是谁。”她下巴朝那边点点,示意对象。
      
      闵凯辰先是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对这个行为并没生气的意思。闻言,顺着洛濛给的方向望去,一下就知道了她指的是谁。
      
      “何谨,我哥的朋友,跟我关系也不错。”他说道,“怎么,你见过他?”
      
      洛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多问了一句:“你哪个哥?”
      
      闵凯辰:“我大哥啊!”
      
      这样啊……洛濛若有所思。
      
      已知:
      一、席蓉跟外人勾结,想给席氏集团添麻烦,可能是抢项目可能是挖坑;
      二、跟席蓉联系的人是这个名叫何谨的;
      三、何谨跟闵家老大是认识的;
      
      问:
      闵家是好的还是坏的?
      
      何谨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抬起了头,顺着这感觉往右侧看去。
      
      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青春靓丽,跟在闵凯辰身后。可能是他的哪个小女朋友。
      
      何谨心里嗤笑,面上不显,恢复到了刚才的姿势,打算继续发呆了。
      
      下一瞬,他突然皱眉,再度朝洛濛看去。
      
      这脸,席松雪?
      
      洛濛见他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自己,勾起了唇角送他一个笑容,顺便挥挥手。
      
      何谨的眉心皱得更深了。
      
      洛濛见状,笑意加重。看来对方认出了自己,也是,想对席家下手的话,怎么能不了解席家的人都是什么样呢?
      
      这一趟还真是没白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