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书中有黄金,处处有商机 ...

  •   
      饭后巧姐儿和青姐儿收拾碗筷,老刘氏和小刘氏照顾小林。
      
      王狗儿本想着安顿两个小的午睡,板儿却想着晚饭还不知做什么招待这位客人,还不如带着巧姐儿和青姐儿去河边打鱼。如今也是野菜正旺的时候,摘采点野菜,晚上的饭菜也就有了。
      
      巧姐儿在厨房听了板儿的话,抬起头看着板儿,两个人相视而笑,巧姐儿自然想到了板儿的打算。
      
      她转头对青姐儿说,“咱们拿上篮子,晚上凉拌野菜,水煮鱼。”
      
      巧姐儿说完,就看老刘氏进了厨房,“巧姐儿啊,听着你们要出去,小林就不跟着你伯娘了,又哭上了。”
      
      巧姐儿来不及擦手,一路小跑着回了正屋,王林窝在小刘氏怀里,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巧姐儿看的心疼,把他接到怀里,轻轻拍着小林后背安抚着,“你莫急,代我问过梁天哥哥,能带着你,自会带着你的。”
      
      巧姐儿给小林戴好帽子,抱着他去了厢房,王竹正陪着梁天儿在那唠嗑儿。
      
      巧姐儿也不废话,“梁家哥哥,咱们去林子里,带着小林行吗?我和大哥用背篓背着他,应该累不着他。”
      
      梁天看看小林身上衣服,摇摇头,“这身衣服肯定不行,衣服帽子都厚实些,才能不吹了邪风。”
      
      他看了看巧姐儿,又看看两个小的,“我叫梁天,以后你们叫我天哥哥就好,咱们也算是相识一场,莫要如此客套。”
      
      巧姐儿笑笑应了,转身抱着王林回了正房,向小刘氏学了梁天的话,“伯娘,如此照顾的好些,小林就不必每日里闷在家里,如今五月了,春芽吐绿的,去林子边儿玩儿反倒心情好些。您放心,我会照顾好他,再说大哥青姐儿都去,小大夫也跟着。”
      
      小刘氏点点头,手上开始给王林找衣服,收拾了一会儿,王狗儿亲自带着几个孩子去了苇塘边儿。
      
      孩子回了家,不用两边悬着心,王狗儿也准备没事打两条鱼,趁着送豆芽就卖了,每日里也有个进项,就是给孩子们加餐,那也比没得强些不是?
      
      小林在王狗儿背上的背篓里,居高临下无比坦然的看着哥哥姐姐们,还扫了一眼板儿背后背篓里的王竹。
      
      青姐儿看着小林的样子,也放下心来。
      
      巧姐儿和她都拎着小筐子,巧姐儿的筐子里是柴刀和砍骨刀,还有挖野菜的小尖刀子,青姐儿筐子里是麻绳编制的渔网。
      
      到了河边,王狗儿和板儿放下背篓里的两个小家伙,带着梁天去水深些的岸边。
      
      梁天看着王狗儿爷俩在河边,把渔网挂到伸到河面上的枯树干上,心里暗自嘀咕,那鱼又不是傻的,哪里就那么好抓。
      
      他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只看着王狗儿父子俩小心的动作,看得他也心里紧张,站在岸边,一身紧绷,大气都也不敢喘,很怕爬到枯枝上的板儿掉到水里去。
      
      巧姐儿和青姐儿在河边挖着婆婆丁,苦麻菜,还有马齿苋。
      
      巧姐儿一边挖着野菜,一边儿眼扫着王竹拉着王林,一步步小心挪动着。青姐儿自是也看到了,“小竹,以后带着小弟走路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俩了,你们好好走,回头我们三个只要出门,就会多带着你们些。”
      
      青姐儿说完,王竹停了脚步,“青姐,昨个儿金泉还来找我呢,他也等着小林回家,一起赶鸭崽子玩儿呢。”
      
      青姐儿停了手里动作,“跟他玩儿还成,那几个淘小子就算了。”
      
      巧姐儿把手里的肥嫩水灵的马齿苋扔进筐子里,也接口道:“咱们这半年都小心着点儿,保护好小林,尽量不让他着急上火,让他快乐顺心才好呢。”
      
      王竹点点头,绷着小脸儿回答的正经,“姐姐们放心,我以后会保护好小弟。”
      
      巧姐儿看着王竹小大人一般,觉得自己还要让孩子放松些才好,又温声说了,“也不能娇惯着他,温室里的花朵儿,经了风浪就折了。”
      
      说完晃了晃手里的马齿苋。“瞧这马齿苋,天生天养,没人照顾,照样儿长的这般水灵儿。新鲜时候能凉拌着吃,晒干了冬日里还可以包包子。”
      
      巧姐儿说的第一句,青姐儿和王竹还有些不明白,说到最后却是懂得了。
      
      巧姐儿自己说完,脑子里灵光一闪,“青姐儿,咱们在这个季节,多采摘点野菜晾晒,到冬日可不就是能卖钱的?就是这蒲公英摘洗晾干都是一种药材,正好卖给小梁大夫,就是京城里买给百姓泡茶也是出些银子的。”
      
      青姐儿眼里震惊,哪里想到乡下常见的野菜还能卖钱,心里激动起来,“那可是太好了,这活计大哥,你我,小弟也会做的。”
      
      巧姐儿点头,“把小林照顾的好些,天好儿的时候,带着他在外面儿,空气也好,心情也好,总利于养病就是了。”
      
      王竹听了有些犹豫,巧姐儿笑道:“你的任务就是照顾小林。”
      
      王竹点点头,很乖巧的带着小林一步步慢慢走着。
      
      巧姐儿和青姐儿手里的动作却是更利落了些,一颗颗野菜长的新鲜喜人的。
      
      巧姐儿想着在这个年代,也就只有农家人才吃这个,要是野菜做的好吃,在现代的酒楼里反倒是稀罕菜,心里有了算计,想着也只能等着梁天回去再说。
      
      王狗儿带着两个小子也回来这边儿,梁天看着零星长着的蒲公英,出声道:“这个晒干就是一味药材,只要收拾干净,药方却是收的。我们药房每年要用两百斤的量,你们要是能做的话,干的八文钱一斤,倒是可以慢慢攒着,我们家每年秋收过后去药贩子手里进货。”
      
      听话听音儿,王狗儿马上抓到了商机,一脸感激,高兴说道:“这敢情好呢,想不到这个还能卖银子。”
      
      板儿心里算计着,两百斤就有一两多的收入呢,再说即是药方用的,那别的药房也能卖些。
      
      王竹一脸骄傲拍着小手,“哥哥,我巧姐姐也刚说完这话呢,可见我姐姐说得是对的。”
      
      梁天看着巧姐儿抬起头来,微微一笑,欢快的说,“梁家哥哥放心,咱们肯定收拾的干净利落。”说完拎着筐子拿着小片刀往芦苇荡子那边儿去了。
      
      梁天也忙低下头,装着观察王林的情况,心却扑通通跳个不停,他原想着巧姐儿不过一个农家姑娘,却想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这蒲公英是药材的。
      
      板儿跟上巧姐儿,“妹妹是不是要去苇荡子里看看?”
      
      巧姐儿笑了,“大哥,你倒是越来越知道我的心思,我想着捡几个鸭蛋也是好的。”两个人见到野菜就挖,很快也就到了芦苇荡边儿。
      
      如今已是五月,苇荡深处自是去不得,两个人也只在边儿上转悠一番,还真就让巧姐儿捡到几个鸭蛋。
      
      巧姐儿把野鸭蛋收好,看到河边儿一把野韭菜,拿着小片刀儿就割了一大把。
      
      王狗儿去收网时候,巧姐儿几个已经挖满两篮子的野菜。
      
      青姐儿知道蒲公英能卖钱,挖的蒲公英多一些。巧姐儿看的好笑,也不点破,左右蒲公英和苦麻菜也是能做到一起去的。
      
      王狗儿运气不错,还真网到了一条鱼,足有成人小臂长,王狗儿把鱼放到岸边小水坑里,又下了网子,想着明早儿来看看运气。
      
      几个人收获不少,到了家,板儿把那条大鱼养在水盆里。老刘氏和小刘氏看到几个人的收获,也自笑的高兴,母女俩心里迷信,这好运气,在她们看来,总会带来心里的希望。
      
      板儿本要带着梁天去休息,梁天却摇了头,“我和弟弟妹妹一起摘野菜吧。”说完也就坐在院子里的木墩上,跟王家人一起收拾野菜。
      
      小刘氏一面挑拣野菜,一面笑说,“这几个孩子也是瞎胡闹,哪里有用野菜待客的?”
      
      梁天正要客套两句,巧姐儿却是说话儿了。梁天立马用心听着,只见巧姐儿拿着一种野菜,“伯娘,这个是马齿苋,凉拌,炒蛋,晾蒸包子,都是好吃的。”
      
      又见巧姐儿拿着蒲公英,“这物是蒲公英,可以凉拌着做菜吃,也可以泡茶喝,还是一种药材。”
      
      小刘氏笑说,“这也是从书里看到的?”
      
      巧姐儿点头,拿眼看着守在一边儿的两个小的。王林眨巴着眼睛有些茫然,王竹却明白巧姐儿的意思,张口回答,“书中有美玉,书中有万金。”
      
      巧姐儿赞赏的看着王竹,笑容里都带出骄傲的意思来。
      
      王竹抿着嘴儿,脸上装的平静无波,心里很是高兴姐姐的肯定。
      
      梁天早就被巧姐儿叫小刘氏那句伯娘震的心神晕乎,又见着巧姐儿和王竹的互动,很明显这是小夫子再考核自己的学生,并且对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他故作平静问王竹,“小弟已开始读书了?学的看似很不错呢。”
      
      老刘氏瞄了一眼梁天,人老成精,似是明白了这少年话里的疑问。
      
      老刘氏看似浑不在意的答道,“也是跟着巧姐儿在家里学了几个字儿。”
      
      老刘氏说话间瞧着少年微变的脸色,心里一沉,这还要来一个截胡的不成?
      
      这顿饭要比午饭丰盛,水煮鱼,鸡蛋炒野韭菜,凉拌马齿苋,蒲公英和苦麻菜一起拌了一盘儿。梁天吃着美味的菜肴,心里更是对巧姐儿中意的很,只是心里存了心事,这饭就吃的也不尽兴。
      
      他知道这姑娘叫巧姐儿了,也知道这姑娘不是这家的人,看样子就是个读过一些书的人,那她和这家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夜里简单梳洗过后,他坐在厢房炕上陪着两个小的。王林回了家,一整天下来,睡觉没有巧姐儿在身边,也能接受了。
      
      板儿去厨房旁边儿的小房子洗澡,这些天在外面,即使每两日换衣服,也早该洗洗了。
      
      梁天左一句又一句的和王竹聊天,一个有意探听,一个有意透露,王竹在把巧姐儿是板儿未婚妻的事情说出来时。梁天即使伪装的再好,还是难掩眼神里的吃惊。
      
      王林心说,姥姥说的还真不错,这哥哥惦记巧姐姐,自家未来大嫂,被人觊觎,这让王竹有些不开心。
      
      他人虽小,也看得出这位小大夫,人长得漂亮,看着舒服,家境又好,还是医生,好像处处比自家哥哥要强些。
      
      夜里梁天少有的失眠了,心里说不清的滋味。原想着回家去就让爷爷来给自己提亲,如今想来却不能了。
      
      板儿多日疲惫,如同正房东间的巧姐儿一样睡的酣畅淋漓,实在是这些天悬着的心弦,带着弟弟安全归家,这才松了下来。
      
      老刘氏看着窗帘缝中透过来的月光,心里有些纠结,巧姐儿说的明白,将来事将来再说,她那般交代王竹,不知是对是错。心里一声叹息,有更好的人选,咱们给掐断了这姻缘,二奶奶您可会怪我这老婆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