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好不容易熬了一下午,最后一节数学课,临近结尾大部分人已经蠢蠢欲动了。
      
      数学老师姚石,讲到一半突然静音,手里的大三角尺往讲台一放,一米九的大高个儿往那儿一站,剃了个寸头,小眼睛、八字胡,很有压迫感。
      
      “都忙着呢?要不下课?”
      
      教室里稀稀疏疏的收拾东西的声音骤停。
      
      姚石啧了一声,“我这不是给你们单讲题目,讲的是数学思维,跟我学的是什么?”
      
      “智慧。”下面齐刷刷的回答。
      顾临玦光张嘴没说出声音,主要是他觉得这种口号一样的玩意儿,喊出来确实挺羞耻的,作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不能不“喊“。
      
      “那还不听,饭重要还是脑子重要?!”姚石突然抬高声音,声音洪亮,“我教你们没几天了,现在六月五号了,后天开始,高考连着端午给你们放三天假,都没五个星期你们高一结束,分文理、重新分班,我看看还有几个能在我班里的。不珍惜!想着吃饭!我拖过课吗?!”
      
      高考学校封起来,一中学生在本校考试,学校就把高一的位置划给高三备考,到高考最后一门结束前,根本离不开学校,全方位管理自习。
      
      一顿教训让坐在下面的同学们气氛紧张起来,但是这没有影响到季浔,他没收拾东西不属于发出扰乱课堂噪音的人,但他在赶工,笔杆子刷刷的动,一个下午已经赶完了物化地,现在赶数学,真真两耳不闻窗外事,姚石就是说外头着火了他都听不到。
      
      姚石话音刚落,他正好停笔,感受到周遭的寂静,迷茫的转头看着顾临玦,有股刚睡醒的迷糊劲儿。
      
      顾临玦挑挑眉,意思:别开口逼逼,看老师。
      
      可惜两个人心意尚未相通,顾临玦给他挑眉,季浔也回了顾临玦一个挑眉,还盯着他看,就是不转回去看老师。
      
      “有些同学别看自己同桌了!看我!”姚石把尺子拍到讲台上,暗戳戳点了季浔的名,粉笔灰在震动中四散飞起,前两排的同学捂着口鼻咳嗽,打破了最开始的僵硬气氛,班里氛围到底因此好了点,空气也感觉流通了。
      
      看同桌的不止季浔一个,感觉气氛没这么严肃了,台下有几个人吭哧吭哧的憨笑,姚石也放缓了语气,“继续听,啊,讲到哪一步了,这一步——”
      
      顾临玦因为两个字“分班”心里头憋得慌,听不进去课,耳畔姚石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忽高忽低的,完全就是背景音,帮着他走神。
      
      外头天渐渐变暗,看着窗外的车棚的灯亮起,几个学生穿着校服,三俩结对,没下课就聚在了车棚里玩。
      
      寂静的热闹。
      
      然后他们开着车离去,只留下了一地破碎的灯光和几只一腔孤勇的飞蛾。
      
      要分文理了,和季浔的同桌生涯还有不到五个星期。
      顾临玦后知后觉的有点难过。
      
      他扯了张草稿纸,简单画了个小猪头,专门在猪头的眼睛上拉了个双眼皮,边上写了:To.季浔——晚上加背出师表!
      
      季浔作业写完了,正清闲,兴冲冲的接过小纸条,看到上面的内容脸抽了抽,小幅度侧头看了眼顾临玦,看到他坐姿端正,直勾勾的盯着黑板,完全看不出刚刚正做出传小纸条这种事儿。
      
      他端详同桌两秒,刷刷刷在纸上添了几笔。
      猪头上加了顶小卷毛,眼角点了个泪痣,把名字涂成了顾临玦,下书:????
      
      顾临玦有一点自然卷,遗传他妈的,眼角的一颗小痣,遗传他爸的。
      泪痣很小颜色比较淡,季浔不知道啥时候看出来的,有一次顾临玦侧着脸趴桌子上睡觉,睁开眼就是季浔这张脸,凑得很近,季浔戳了戳他的泪痣,跟发现新大陆似的说:“你这有个小痣。”
      
      江豆豆都和顾临玦玩了十几年,发现这颗泪痣还是听他妈说的。
      顾临玦想着,也就季浔,观察他跟观察文物一样。
      
      他还没回复,季浔又传过来一个小纸条:那历史还要背吗(T_T)?
      
      下课铃响了,顾临玦呼出提着的一口气,直接说,“也要。”
      
      季浔要死要活的堵在出口不让顾临玦出去,扯着他胳膊哭诉:“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早在姚石说出下课两个字,人前面的夏泽咏跟出笼的老鹰一样,都嗖一下飞出去了,把一排桌子椅子撞得东倒西歪。
      
      季浔倒好,拖着他不让走。
      
      顾临玦戳了戳季浔的狗头,清凌凌地说:“起开,去吃饭了。”
      
      到底吃饭有用些,季浔不干嚎了,却还拽着顾临玦不放手,问,“顾哥,一起吃方便面吗?”
      
      顾临玦睨了他一眼,语气有些纵容给,“吃嘛,先起来,慢了没位置,你趴那儿给我做肉垫?还是我趴那儿给你做肉垫?”
      
      其实顾临玦不是特别喜欢吃方便面,小时候他妈骗他方便面里有毒,吃一次要排毒一个星期,那会儿看江豆豆隔三岔五吃红烧牛肉面,有一阵子顾临玦对她特别好,老是担心她命不久矣。
      江豆豆没中毒,现身说法,实力辟谣,但是顾临玦对方便面没什么想法,江豆豆吃方便面顾临玦就乖乖吃饭,谁也不比谁难吃。
      
      食堂边上有个校园超市,收银台旁边有一整排的架子上面放着各色各样的方便面,超市另一个门有专门的人在那儿给人倒热水,一大桶,买了面的,外头有十来个桌椅,全是吃面的。
      
      食堂和超市对面是操场,一到饭点这块儿就很热闹。
      
      他们走在去校园超市的路上,边上电动车嗖嗖的穿过去,视校规于无物,季浔就羡慕:“我也想开车。”
      
      顾临玦想也不想,很扫兴的说,“这违反校规,所以你不想。”
      季浔也是偶尔狂妄无视校规的人,根本不在意顾临玦说了什么,“我要是有辆车,拉你去后街吃点好的。”
      
      一时间父慈子孝。
      
      但是季浔没在附近租房子,他家里每天开个轿车接送,他想自己开电动车家里人也不会同意,太远了容易有危险。
      
      食堂里人多,超市里人也是爆满。
      除了泡面的鲜香,就是汉堡、鸡排的油炸味道,越是重油,香气越是浓郁。
      
      季浔吸吸鼻子,学汤姆猫垂着手撅着屁股往里头飘,怪可爱的。
      
      接水处已经排了一个老长的队。
      
      季浔口味重,特别喜欢汤达人,可是他赖在教室不走,为数不多的几碗已经被挑走了,季浔目光在一堆□□、统一里上下扫描,就想在哪个疙瘩缝里找出那碗遗失的美好。
      
      “老板,为什么不多进点汤达人的货?”他找不到,嘟嘟囔囔的和顾临玦讲小话。
      
      顾临玦随便拿了两碗□□的白胡椒肉骨面和黑胡椒牛排面,问:“选一个,上回我吃的时候你不是说好吃吗?”
      
      “那我拿黑的”季浔油腻的挑挑眉,“黑色,是男人的颜色。”
      “......”
      “你是在骂我吗?”顾临玦无语之于突然意识到这大概是季浔语文的高光时刻,他在怼自己。
      
      季浔一脸懵,赶紧笑着解释:“没,那我吃白胡椒,我们黑白双煞。”
      
      顾临玦把黑的揣他手上,回绝了他黑白双煞的好友申请。
      
      季浔跟在顾临玦后面,委委屈屈的排队,跟个小媳妇一样,在他耳朵边不停叨叨:“顾临玦,你是不是小气鬼?嗯?”
      
      顾临玦跟着学说,和季浔在一起的时候他会不自觉地说很多话,“季浔,你是不是话痨?嗯?”
      
      “哎,不和你说话你委屈,和你说话你嫌弃。”
      
      “......”
      
      顾临玦这眉心直抽抽,想要和他理论理论,一回头他那股委屈的小媳妇儿的表情还保持良好,顾临玦越看着他,他表演欲越强,简直是要泪洒当场。
      
      顾临玦:“不委屈,你试试。”
      
      渣男本渣,现场放话。
      
      *
      
      打完水,后院还有两个空桌子,他俩准备选了一个离门近的座位坐下了。
      
      顾临玦说季浔是棵交际草,绝对没有夸张。
      
      路上见一个人,一个人喊:“浔神,吃面啊!”
      
      路过一桌,一桌打招呼:“季哥,怎么不吃汤达人?”说完了还炫耀的敲敲手里的汤达人面桶
      
      他遇见一个人,说两句,遇见一桌人玩一会儿,顾临玦捧着两碗面去占位,想必他回来面大概也泡好了。
      
      最后一个空桌子被江豆豆那一拨女生占了,她和班里几个女生说了两句就直径捧着泡面到顾临玦这儿,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语气恭敬,张口就是甜甜的“顾哥”,虽然她确实比顾临玦小两个月,但是平时都是“玦玦”、“顾临玦”、“小顾”轮着叫。
      
      顾临玦下意识往里头挪了点,想,姐姐别这样,我害怕。
      
      季浔社交结束,春风得意的回来,看到江豆豆眉头一皱,转头看了眼她姐妹那一桌,那些小姑娘给他招手“say hi”。
      他回头,跟吃了苍蝇一样看着江豆豆,张了张嘴又闭上,往顾临玦对面一坐,语气略微不善:“你怎么坐这了,她们那不是又空位吗?”
      
      季浔对江豆豆有一种隐晦的不友好,可能是男女社交冠军王不见王。
      
      开始江豆豆特别吃季浔的颜,老和顾临玦说要是选校草,她给季浔拉票,但是季浔和她不对付,她左思右想两个人没结梁子,肯定是季浔自己脑子不好,完了她也跟人家硬刚。
      顾临玦偶尔想要是真校草选拔的话,季浔绝对将失去了一个重要票仓。
      
      好在顾临玦在两个人中间做个缓冲器,他们俩就嘴上刺两句,没说过重话。
      
      “我找我顾哥,你吃你的,管我?!”江豆豆吹胡子瞪眼。
      
      两个人之间火光四射,同时一扭头,哼了一声。
      
      很幼稚,很莫名其妙。
      

  • 作者有话要说:  季浔:哼!
    江豆豆:哼!
    顾临玦:...哼?
    汤达人在本章的存在宛如万人迷。
    感谢各位。
    感谢在2019-12-23 00:07:20~2019-12-25 19:16: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ay 20瓶;曳情 1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