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顾哥~”江豆豆抓着顾临玦胳膊晃,一叉子面全被晃下去了,溅起来两三汤汁。
      
      “嗯嗯,你要什么就说,这样整的我像个嫖/客。”
      
      顾临玦很无奈,尤其是对江豆豆。如果季浔这么做,顾临玦还能抽他一下,让他正常,虽然说季浔老是这样逼逼赖赖,顾临玦都习惯了。
      
      “谢淮在后面,大概率要来吃泡面,体表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他说自己去丽姐那儿拿英语作业,一会儿直接来买泡面。你看,这也没啥位置了,你邀请他一起坐嘛。”
      
      江豆豆晃个不停,顾临玦索性不吃了,听完这句话心里怎么想怎么不对。
      
      虽然但是,他邀请不会更诡异吗?
      
      这样看,他答应不答应都不对啊。
      
      顾临玦下意识看向对面看戏的季浔,想让他出个主意。
      
      季浔娇贵的要命,人家吃面用嗦的,他吃面几根几根,要不慢慢吃,要不用叉子卷成一小坨吃,听完江豆豆的话季浔卷面的手一停,瞥了眼被晃得生无可恋的顾临玦,笑着问:“这么说,你喜欢谢淮啊?”
      
      江豆豆难得羞愤,“要你管?挑你的面吧,季少爷!”
      
      季浔把面放下,还真把那一声少爷也应下来了,“你这是事儿应该找本少爷,不是找顾哥哥,你顾哥哥脸皮薄还自闭,让他帮你打招呼,你怎么想的?”
      
      顾临玦默默点头,幅度很小,季浔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下巴往顾临玦那儿抬抬,说:“人家顾哥哥也点头了。”
      
      江豆豆捶了下顾临玦的背,表达对他背叛的气愤,她思来想去让顾临玦帮这个忙确实有点无脑冲动了,可自己和季浔又“有仇”,她狐疑的打量着季浔。
      
      “你?”
      
      季浔点头,眼神真诚,“嗯,我,好兄弟!挺你!”
      
      江豆豆一脸迷惑。
      
      顾临玦也很迷惑,你们俩什么时候好兄弟了?季浔这男的是不是就喜欢凑热闹?
      
      顾临玦的位置对着打水的门,两边僵持着,他正好看着谢淮高高瘦瘦的身影,捧着红烧牛肉面,排队接水,天热所有人人都只穿了T恤,他还穿了校服外套。
      
      谢淮长得不算一眼的惊艳,但是很耐看,丹凤眼透着股凌厉,戴着副眼镜,顾临玦装酷努力面无表情,谢淮真酷,跟冰块似的,少有表情,顾临玦看到过的最丰富的表情就是不耐烦和嫌弃。
      
      江豆豆说谢淮很温柔的,不是表面这样,顾临玦不清楚,季浔这样朋友遍天下的和他也不算特别熟。
      
      谢淮就和学习熟,文理都熟,每次月考排名拍照,他都是作为年级第一单独被拍,照片高高挂在一楼的表彰墙上,从未下过神坛。
      如果说季浔理科是真天才,解题思路常常是“我觉得......所以我就这么写了”,那么谢淮的解题思路真是一步一步有理有据,答案非常标准化,姚石让他讲题目,谁都能听懂。
      
      顾临玦在他们眼神试探的时候乘机叉了口面,这会儿嘴里含着一口,没法做到直接咽下去,只能哼哼。
      
      “嗯嗯嗯!!”顾临玦用胳膊肘戳了戳江豆豆,让她注意两点钟方向的目标。
      
      季浔秒懂,往后一瞥,下一刻用自然的演技,就像不小心看到了打完水找座位的的谢淮,微微的惊讶带着丝丝热情熟络,和谢淮打招呼。
      
      “班长!来这儿坐吗?正好有位置。”
      
      江豆豆刚才还动若脱兔,季浔开口后,立刻又低下头,漫无目的的搅拌着手中的面,就是不看谢淮一眼,生生要和老坛酸菜上演了一出情深深雨蒙蒙。
      
      谢淮点点头,走过来坐在季浔旁边。
      
      不知道是不是顾临玦的错觉,刚才谢淮点头之前,他的眼睛似乎扫了江豆豆一下。
      
      顾临玦对谢淮笑笑,算是打招呼,季浔在下面轻轻踢了他一脚。
      
      顾临玦:“???”
      
      Why
      
      他做错了什么?
      
      江豆豆等人都坐下了一会儿,才慢慢悠悠抬头,状似不经意的看了眼谢淮,发现对面突然坐了个活人,耳朵红彤彤的,小声说:“班长今天来吃面啊。”
      
      “嗯,去找徐老师分卷子费时间,吃这个快。”谢淮冷冷淡淡。
      
      他吃了一口,脸上有着标准的谢式嫌弃。
      
      谢淮又瞥了江豆豆一眼,继续吃面。
      
      顾临玦——怂蛋,江豆豆——闷炮(仅仅针对谢淮),谢淮——冰山。
      
      还好有个季浔,从徐丽这个人聊到她的作业,和谢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谢淮也捧场,问一个答一句,气氛才没有尴尬。
      
      谢淮吃完,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江豆豆像鱼儿得了水,一个大喘气,拍了拍胸口道:“我刚才好紧张!吃面都不敢发出声音,怕他觉得我不文雅!”
      
      她叉了一大口面,“刺溜刺溜”三口吃完,叉子一放小碗一拿,俏皮的眨眨眼,说:“我走了,去加餐了。”她轻蔑的扫视手中的面,“这点面喂猫呢?!拜拜!”
      
      季少爷卷面的手微微颤抖,用敬佩的眼神恭送着江豆豆的离去,“我不知道她这么莽,江豆豆这小胳膊小腿的竹竿似的,还这么能吃?”
      
      顾临玦瞥了江豆豆离去的地方一眼,理所当然道:“她本来就是吃不胖体制,而且好动,她妈在她租的房子里放了个跑步机,江豆豆晚上回去会跑了玩。”
      
      顾临玦吃了大半就不想吃了,把泡面往边上推了推,看着季浔吃。
      
      季浔抬眼看了下桶里的面,“小猫吗?又吃一点就不吃了?”
      
      顾临玦抓了抓后脑勺,不乐意道:“饱了就不吃了呗。”
      
      季浔“嗯嗯”了两声,也把最后一口面吃完,拿着两个面桶去丢垃圾,回来冷不丁喊了一句:“顾怂怂。”
      
      顾临玦非常莫名其妙:“你叫谁?我?”
      
      季浔用肩撞撞顾临玦,语气欠欠的:“当然是你了,刚才谢淮坐在那儿你屁都不敢放,老鼠见到猫一样。”
      
      顾临玦没印象了,回忆了一下似乎确实如此,江豆豆都说了两句,他就一直在吃面。
      
      “和谢淮不熟没话说,不叫怂。”
      
      季浔一脸“看你怎么编”的坏笑,“刚认识夏泽咏那会儿,你收语文作业,夏泽咏直接从你桌上抽了一本去抄,你眉头都皱起来了,我以为冷酷如你要把两本作业全抢回来,结果一句话没说,等人把作业放回来,你才说了句以后早点写。夏泽咏就一个长得壮点的二傻子,你白白的给人家欺负。是不是顾怂怂?”
      
      吃完顾临玦们也没回去,在操场边上看一群老师打篮球。他们打球挺逗的,也整的特别正式,球衣球鞋,还抓了个老师当裁判。
      
      顾临玦看着政治老师王晖穿着红色的球衣,上面一个“6”,小小的个子在那儿疯狂运球,顾临玦的眼睛看着球一上一下,思考着怎么用言语回击季浔,无解,他确实有点怂。
      
      于是顾临玦只能不满的睨了季浔,张嘴吸了口气,想恶狠狠的开口话说出来却又失了点份量,“反正别这么喊。和夏泽咏不熟,让,让他的!”
      
      季浔摸了摸顾临玦的头,手感不错,到底是习惯性的由着同桌,“不喊就不喊,你多勇了,听我顾哥的。”
      
      他不比顾临玦高几厘米,手放顾临玦头上,也不动了,跟个秤砣一样压在那儿,不说话,顾临玦转动脖子,去看他这样别不别扭,反正自己被按着挺别扭的。
      
      天色已经昏暗了,篮球场的灯特别亮,照的季浔眼睛里面有星星,他不开口,一张脸看着就很有欺骗性,让人觉得这是个花心大萝卜。
      顾临玦见过好几个女生找他告白,没有什么铺垫,直接让他和她们谈恋爱,跟买猪肉似的,对着季浔就嚷嚷着“老板来一斤爱情”。
      可能在她们心里就觉得季浔是那样的人。
      
      他就在隐隐约约的星光下,带着满目星辰,温柔而深情,即使这只是表象。
      他眼神有些失焦,既像是在看王晖投篮又像只是在凝望夜色,开口带着若有若无的怅然,却也是温柔的,“顾临玦,高二到文科班别一个人小可怜的坐角落了,看着让人怪心疼的,也不是个真酷哥。”
      
      季浔对着顾临玦笑,“实在不行,就来找我,我们顾哥这成绩肯定去文竞,那我这个菜鸡就努力努力,去你边上的理竞,我踩过点了,俩班在一块,我就勉为其难做你们班编外人员,你的知心季哥哥”
      
      季浔越说语气越轻佻,像是在逗顾临玦玩,又像是在给他承诺什么。
      
      他说的话让顾临玦还有点感动,也在不断地提醒顾临玦:
      高二他们就不会一个班了。
      
      女生容易产生一个错觉——这个人喜欢我。
      顾临玦一个男的,也在这种暧昧的氛围里,也朦胧生出“他可能也喜欢我”的错觉。
      
      顾临玦没说话,眨眨眼睛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生,视线游离到他的唇,季浔上唇比较薄,但是下唇相对饱满点,看着很好亲。
      他说喜欢这个人,喜欢和他亲近,有从未有过的依赖,却从来没有过今天这般,想要拥抱,想要亲吻,想要抛弃顾忌的去诉说喜欢。
      
      到底是月色醉人,心动难耐。
      
      季浔的手从顾临玦头上挪下去,在顾临玦眼前打了个响指,笑道:“顾临玦,是不是觉得你季哥特别好!”
      
      顾临玦诚实的点点头,毕竟这一刻季浔在顾临玦眼里的形象分外高大,自己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也如同耳畔的呢喃。
      
      “那我可不可以明天背出师表?”
      
      “......”
      
      上当了!
      
      “不行。”
      去你妈的心动,季浔就是个狗。
      冷酷如顾临玦,扭头就走,“回去上晚自习了,我还没去问作业呢。”
      
      季浔快步跟上顾临玦,在他前面倒着走,双手合在一起,满脸的卑微,祈求:“顾哥,顾哥哥!拜托拜托!”
      
      顾临玦给了他一个白眼。
      
      “你不是要上理竞,罩着我吗?”
      
      “啊,对,对啊...”
      季浔艹了,竟然无力反驳。
      
      *
      
      高一尚未分文理,除了语数英都是副科,所以物化生地政史作业不会疯了一样地布置作业,政史几乎等于没作业。
      
      沈燕的作业从来不会多,徐丽作业日常半张卷子的量,只有姚石,除了学校发的课后作业,还自己出题印刷卷子。
      
      旱的旱,涝的涝。
      
      季浔闲的抖腿,顾临玦忙的要给大家表演个旋转跳跃。
      
      “你背书别抖腿!再抖踹了。”
      
      “睡不着怪床歪,不会写就叫声爸爸,我就教你了。”
      
      顾临玦把笔往桌子上一放,放弃了物理的最后一题,明天听老师讲吧。
      
      离放晚自习还有20分钟,他除了物理那最后一大题没写出来,其他作业都写完了,在班里刷题速度算中等偏上,多亏每天要抽背季浔,把他做题的速度生生逼上来了。
      
      顾临玦冷笑道:“不写了!你闲了这么久,肯定可以默写了,今天默前四段。”
      
      季浔身体微微僵硬,讪笑着翻出一张草稿纸,说:“默不出来你别气哈,我尽量!”
      
      在季浔抓耳挠腮默写的时候,顾临玦在边上给他出历史填空题,权当自我复习。
      
      有时候这些事确实很麻烦,但顾临玦适应良好。
      
      比如此时,季浔撑着脑袋,嘴里咬着笔,笔盖上布满了他的齿痕,全是默写的时候咬出来的,一缕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全身心在记忆诸葛亮这家伙千百年前说了什么话,不会关注到顾临玦也在十分认真的看他。
      
      

  •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发言不负责:
    顾临玦:以前抽他背书我想死,现在我不得不说,季浔认真的样子真是该死的性感。
    话不多说,我可以。
    感谢各位,期待大家的收藏评论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