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顾临玦被按在他身边害羞之余还有点生无可恋,季浔总是这样,才被分配做同桌的时候,两个人不熟,顾临玦就一如既往的面瘫脸,各过各新生活。
      
      但是季浔自来熟严重,一会儿拉着顾临玦一起背书,一会儿凑到顾临玦身边给他检查数学作业,顾临玦不理他就胡聊,班主任衣服后面沾了粉笔灰都能唠嗑半节课。
      顾临玦不想回他但是烦他,闷葫芦被烦急眼了几个字几个字往外蹦地怼人,怼完了季浔还挺开心,被凶了就心满意足地安静一两分钟。
      
      后来烦着烦着就熟了,季浔除了喜欢找顾临玦叭叭叭也喜欢叭叭叭的同时上手皮,简而言之,就是欠抽。
      你越锤他,他越开心,你要是不管他,他还不会停,很无奈的。
      
      比如现在季浔还没放开顾临玦,并且用另一只手揉搓他头发,笑道:“别理他,管我一个就够了,那儿有闲工夫管他,对吧,诶,顾临玦你头发还挺软的。”
      顾临玦:“呵呵,谢谢你夸我。”
      他猛地掐了下季浔的腿,想让季浔松手。却不曾想这厮不仅劲大还皮糙,把他箍的死死的。
      “嘶!顾临玦你下手真重。”
      
      季浔吃痛地倒抽一口气,手上加了点力气把顾临玦往他怀里按一下,却又抓住时机,在顾临玦再次动手抽他之前松手,立刻假装用功地翻箱倒柜找课外名句的那张纸。
      
      顾临玦直起身子,揉揉脖子,想想生气又踹了季浔一脚,就是这一脚帮助季浔从英语书里翻出了那张课外材料。
      可惜不知道他找出来有什么用,语文老师沈燕在这个时候也来了,可能就图最后关头盲记两句的紧张刺激。
      
      沈燕是年轻教师,年纪不大但是莫名其妙一直教竞赛班,教的也不好还热衷于搞各种活动,想一出是一出。
      
      喜欢给学生分享她的QQ空间文章,开学第一天就分享了一篇,朗读完一遍说,“你们不要加我,我不会通过的。”
      目前有她QQ的只有顾临玦,一个卑微的语文课代表,业余时间负责给她校对文章,在她身上顾临玦认识到了学语文靠自学是可行的。
      
      沈燕特别喜欢季浔的,这小子有一点进步都要好好夸夸,深刻体现了激励疗法,推测是要用致命的夸奖来让季浔以为自己也是语文天才。
      没用,季浔上课该干嘛干嘛,日常赶工数理化,偶尔不忘英语。
      
      今天沈燕穿了一身红色的裙子,捧着教材“哒哒哒”走进教室,书还没放下,就精准打击到了资料还没捂热乎的季浔。
      
      她笑眯眯的招招手,道:“季浔!别看了,上来默写!”
      “什么!要默写?!”
      季浔还没有嚎,下面就有几个开始嚎叫了,一片兵荒马乱。
      
      季浔叹了口气,把每周名句积累材料放在桌子上,季浔低头站起来,顾临玦仰头看他的时候,他俩正好对视,季浔意味深长地勾起唇角,朝顾临玦眨眨眼睛。
      
      顾临玦猜,可能也许......这一眼意味着自己胸有成竹?
      不太懂,他俩脑回路有时候撞不到一起。
      
      除了季浔,沈燕还点了个默写困难大户——夏泽咏。
      点到夏泽咏之前他还庆幸,点过第五组了自己大概不会被抽到,被点名时是结结实实被吓一跳,浑身一哆嗦,机械地走上讲台。
      难兄难弟,挂在讲台上,对视时满眼沧桑。
      
      季浔的字很漂亮,虽然说字如其人,他的字却又一种凌厉感,十分端正,粉笔字也同样好看,写的还快。
      只要顾临玦给他抽背过的,季浔全都不费事儿的默出来了,写完还有空侧头嘲讽夏泽咏,季浔挤眉弄眼,夏泽咏写不出来哭丧着脸想抄抄他的,两个人相隔有点距离,夏泽咏猴似的动来动去。
      他们俩表演默剧,下面的人就笑,沈雁一转头把夏泽咏逮个正着,又是一顿批。
      
      季浔在这空隙,隔空给顾临玦比Wink,还好顾临玦视力好,不然准错过这一眼。他的手往后点点黑板,笑得张扬。
      
      顾临玦欣赏他的帅气同时也心里感叹自己的督促可算没白费。
      
      开始顾临玦抽季浔背书是不情不愿地做任务,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帮着沈燕校对QQ日志,于是本能的产生排斥,觉得他烦还要每天对着他催债,脸臭的要命,但是任务完成时还是挺开心轻松的。
      
      有一次季浔终于磕磕巴巴的把“生产与经济制度”那章的重点大概背完,结束了半个小时“额...嗯....”的结巴攻击,顾临玦没控制住,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笑的幅度也不大,只是放松的笑了下。
      
      顾临玦书还没合上,抬眼就看到季浔趴在桌子上,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手臂下还压着干净如新的政治书,盯人的眼神很专注还有点新奇,他笑容一收,轻轻咳嗽一声,皱着眉和季浔对视,季浔还是盯着他就笑,傻不拉几的。
      
      “顾临玦你笑起来还挺可爱的,别一天到晚冷着脸扮酷啦。”
      这个“啦”从季浔口里说出来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顾临玦被说愣住了,就突然觉得自己挺没劲的,自己懒得干活就把气撒季浔头上,人家也知道自己不乐意跟在他后面催债,虽然背书艰难还是每天乖乖的写完作业跟在后面默背。
      
      顾临玦怼他,他给笑脸,顾临玦不理他,他自己和自己玩。
      季浔也不是没人陪着,前后左右全是兄弟姐妹的,顾临玦想明白了,不是他要凑在自己身边,可能是他看自己太孤单了。
      
      顾临玦一直都有点孤僻,这个词儿用的也有点严重,就是除了江豆豆他也没和谁玩的很好,没谁有义务热脸贴着冷屁股,顾临玦前一任同桌看他脸上表情冷冷的,往那一坐跟个教导主任一样,莫名其妙的有点怕他。
      
      顾临玦其实挺想说你找我说话我会理你,我会和你玩,但是看他和别人玩的也挺好的,他就没打扰人家。
      
      社交是一门学问,没天赋就是没天赋,有时候得有师父带着才能入门。
      江豆豆想带着他玩,但是他不想混在女生堆里,然后季浔就出现了,打破了一个无形的玻璃,周遭的真空涌入了空气,喧哗出现了。
      季浔和人玩,提他两句,顾临玦也会回答,然后前后桌也会和他说上两句话,开两个玩笑。
      也许不是烦季浔,就是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玩,突然有人咋咋呼呼在身边,又珍惜又怕他也被吓跑了。
      
      索性就“恃宠而骄”,看看——你什么时候也跑了呢?
      
      顾临玦在那儿愣神,就差把前面十几年的岁月都检讨一遍以达到人格的升华和自我反省。
      两只手伸过来,两个食指抵在他嘴角,往上一提,成了一个夸张的笑容。
      这是季浔第一靠近顾临玦,以前只会嘴上撩拨两句。
      上手倒是没什么虚的,就是季浔看起来有点怂,眼神飘忽还假笑。
      
      他说,“顾哥,笑一个。”
      
      如果一定要顾临玦说是什么时候怦然心动的,大概就是这一刻,但那个时候他告诉自己:试试呗,和季浔做朋友。
      
      但是顾临玦没想到,他退一步,季浔这个狗东西就进两步,跟病毒一样往他身边传播,感染了他一颗小心脏,病变了,从试试当朋友变成了还挺想当季浔男朋友。
      
      顾临玦回忆的正愣神,前面戏台子已经唱到最后一幕了。
      
      夏泽咏杵在讲台上挨训,季浔就成了默写的优秀分子,迎来了荣光时刻。
      到底也不是季浔真的很优秀,全靠有同行衬托。
      
      “季浔默的不错,就是‘驽马十驾’的驽你为什么写成努力的努,这个错的太不应该了,不然就全对了。”沈燕看似批评,但是语气温和面带微笑,说不出的满意和骄傲,就像自己的激励疗法成功攻克了季浔这个难关。
      
      季浔得瑟,脸不红心不跳,“害,不都是努力的成果!”
      沈燕带着笑意的瞪了他一眼,“别贫了,回去抄五遍,下课给课代表检查。”
      说完,猛的转身,对着语文老大难二号——夏泽咏就恨恨的说,“你每个抄二十遍,也交给课代表。”
      
      课代表真是个好用的工具人。
      
      夏泽咏回去半道,沈燕跟过去拍了拍夏泽咏的背,恨铁不成钢,“下去要背啊!”
      因为这一组强烈的对比,沈燕提前结束了默写,季浔衣锦还乡。
      到座位腿直接伸道顾临玦那块儿抖,就是看顾临玦上课不敢抽他。
      
      前面沈燕在上课,季浔鬼鬼祟祟的问顾临玦:“我能不抄吗?”
      顾临玦没回他。
      季浔啧了一声,又用膝盖顶顶顾临玦,继续疯狂暗示。
      顾临玦也纳了闷,为什么这个人把腿伸到自己这里还可以厚颜无耻的说出这种话,做出这个举动?大概人与人的脸皮厚度是有差别的。
      
      “五遍,去抄。”
      顾临玦最终还是和他课堂接头了,他想这是季浔给自己带来的坏习惯。
      
      “哎,铁面无私顾青天,我还有可能在你这儿讨到便宜吗?”
      嘴上埋怨,季浔已经开始动笔了,一句话,写五遍,没几个字,抄不了多久,他也不觉得多,就是想和顾临玦扯扯皮,没指望顾临玦真回他。
      
      顾临玦看他奋笔疾书的样子,小声喃喃,“说不定能呢?”
      
      “什么?”季浔停笔,疑惑的看着顾临玦,刚才没认真听真没有听清楚他说什么。
      “没什么,听课吧,优秀标兵。”
      
      季浔也没追问,被叫”优秀标兵“心里还美滋滋的,嘿嘿笑了一声,把课本推给顾临玦,他随便找了课本一页默了五遍。
      顾临玦点点头,把书翻到沈燕讲的那一页,推回去,用笔点了下正在讲的那一行。
      季浔“嗷嗷”叫了两声,也不闹顾临玦了,乖乖的听起课。
      

  • 作者有话要说:  表面:
    优秀标兵季浔:造作吗?
    三好学生顾临玦:沉迷学习。
    内心:
    顾临玦:唉,心动。
    感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