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条咸鱼 ...

  •   沈楚楚蹙起眉头,嘉嫔现在来找她做什么?
      
      莫非是因为昨日她给狗皇帝侍疾之事?
      
      她垂下眸子,声音微凉:“你让她在外头等一会儿,本宫要梳洗一番。”
      
      碧月应了一声,转头对着殿内的宫女吩咐了两句,便过去伺候沈楚楚更衣了。
      
      沈楚楚还没睡醒,虽然她睁开了眼睛,可脑子里却像是网络延迟了似的,比一团浆糊好不到哪里去。
      
      她换上衣裙,洗漱了一番,又让碧月给她化了个淡妆,这才令人唤嘉嫔进来。
      
      永和宫是二进院,前院正殿便是永和宫,而正殿中又分内殿和外殿,内殿为寝室,外殿便是对外招待人的地方。
      
      其实沈楚楚大可以让嘉嫔到外殿等她,但她偏不,一大早就跑过来扰人清梦,嘉嫔昨日落湖时定是脑子里进水了,在外头冻一冻清醒一下也好。
      
      待到她整理过仪容,已经是一炷香之后了,嘉嫔在外头清醒了半个小时,想必如今脑子里的水应该冻成冰块了。
      
      嘉嫔进来时,小脸煞白煞白的,鼻尖冻得有些红,走路都打寒颤。
      
      沈楚楚端坐在贵妃榻上,手中捧着一杯热茶,她脸上带笑,从容不迫的呷了口茶:“嘉嫔这大清早的便来找本宫,不知是有什么急事?”
      
      屋子里虽然烧着炭火,但因为每日少了五斤红萝炭,宫人们便也不敢一次性烧太多,所以殿内并不算暖和。
      
      沈楚楚身上穿得多,倒也不打紧。
      
      就是嘉嫔本以为进了永和宫就能暖和一点,可进来之后她才发现殿内除了没有寒风之外,几乎和外面一个温度。
      
      嘉嫔有些后悔自己没多穿点衣裳,可既然她已经到这里了,再想这些也没什么用了。
      
      她努力的控制住左右打颤的小腿肚子,动作轻柔的福了福身:“嫔妾给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沈楚楚挑了挑眉:“嘉嫔来此地,若只是给本宫请安,那便请回吧。”
      
      昨日嘉嫔落水,本想着和皇贵妃配合着玩一出双簧,栽赃陷害她之后好罚她禁足,这样她就不能去养心殿侍疾了。
      
      结果嘉嫔落水后不光没有诬陷成功,还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太后剥夺了去侍疾的资格。
      
      此时嘉嫔不知道心中如何咒骂她,又怎么会跑回来专门给她请安,不过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罢了。
      
      嘉嫔见沈楚楚真要赶人,她的小脸一白,连忙挥了挥手,命身后的宫女将她带来的东西,呈给了沈楚楚。
      
      “昨日嫔妾落水,不成想竟牵连到了娘娘,害得娘娘险些被太后责罚,嫔妾心中愧疚万分,今日嫔妾是特意来向娘娘请罪的。”嘉嫔亲自将自己带来的赔礼,放在了贵妃榻旁的矮几之上。
      
      沈楚楚眸光淡淡的扫向矮几,那上面摆放这一套精美的华服,光是看上面繁复华美的刺绣,便也能猜出它的来历不凡。
      
      “嘉嫔莫不是以为,本宫缺这一件衣裳罢?”她忍不住轻笑一声,语气带着满满的讥讽。
      
      沈楚楚还是第一次见人用衣裳赔礼道歉的,就算这衣裳再华贵,她也一点都不稀罕,更不想因这衣裳跟嘉嫔扯上什么关系。
      
      嘉嫔眸中闪过一丝高傲,她面上却保持着温柔的笑容:“这是今年藩国进贡送来的华服,上面的刺绣乃是藩国最好的绣娘,废了三年的心血绣制而成……”
      
      “共是送来三套,皇上命人给嫔妾送了一套,嫔妾一直不舍得穿,正好过两日便是宫宴,这华服便当做嫔妾的赔礼,还望娘娘收下嫔妾的心意。”她声音中带着歉意,仿佛真的十分内疚。
      
      宫宴乃是后宫三个月举办一次的家宴,这宫宴算是晋国皇宫独有的习俗,旁的地方都没有。
      
      这习俗还是起源于晋国开国时期,开国皇帝因为整日忙于政事,疏忽了后宫的嫔妃,导致驾崩之时只留下单薄的子嗣。
      
      开国皇帝的子嗣唯有一个病恹恹的皇子,好在皇子坚强的活了下来,这才没有将皇位流到外人之手。
      
      在那病秧子皇帝登位后,便吸取了教训,为了让后人铭记这个教训,就留下了三个月举办一次宫宴的习俗,让后代们在宫宴上与众嫔妃促进感情。
      
      说白了这宫宴就相当于一次见面形式的翻牌子,在宫宴用膳结束后,皇帝便会留下一个喜欢的嫔妃侍寝。
      
      就算是没被点到侍寝的嫔妃,能在这一天与皇上一同用膳,也算是得到些心理安慰。
      
      因此晋国皇宫中的嫔妃们,都对这一天极为重视,恨不得提前一个月,来准备宫宴上的穿着打扮,只盼着能获得皇上的青睐。
      
      沈楚楚眯起眸子,这送衣裳的剧情有些眼熟,原文里似乎也有关于宫宴和送衣裳的剧情。
      
      她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段剧情的内容。
      
      原主因为嘉嫔落水被禁足后,便在永和宫中生了三天的闷气。
      
      当然,她生气不光是因为禁足之事,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原主没有找到心仪合适的衣裳参加宫宴。
      
      藩国进贡的贡品中有三套华美精致的衣裙,皇上直接命内务府给嘉嫔送了一套,还有两套留给了皇贵妃,却独独没有原主的份儿。
      
      原主见皇贵妃穿过一次那华服,羡慕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在那之后,普通的衣裙便入不了她的眼了。
      
      正在为宫宴的衣裳苦恼的原主,收到了嘉嫔送来的华服。
      
      嘉嫔遣人告诉原主,道是自己连累原主禁足所以心中有愧,便想用这华服来赔礼道歉。
      
      而原主本就为衣裳之事发愁,一见到华贵的服饰,便忘记了自己和嘉嫔势同水火的关系,还美滋滋的穿上华服,去参加了宫宴。
      
      嘉嫔哪里会这般好心帮原主,事实上,她在这华服上做了手脚。
      
      原主身娇体弱,对花粉过敏,也不知嘉嫔在这大冷天的,从哪里搞来了花粉涂抹在衣襟处,总之原主穿上华服后,吸进那花粉便开始出现过敏的反应。
      
      即便原主拼命忍耐着身体的奇痒,可宫宴还未结束,原主的眼睛就肿成了核桃,还耐不住的一个劲打着喷嚏。
      
      最终皇上发现了原主的异常,嫌弃万分的命人将原主抬回了永和宫,顺带敷衍的给原主指派了一个太医过去。
      
      宫宴结束后,皇上便留下了嘉嫔侍寝,而原主则躺在永和宫中,过敏了小半个月才见好。
      
      嘉嫔的手段可谓是高明至极,花粉沾染在衣襟上并不显眼,原主的衣裳基本是每日一换,脱下来之后便会立刻送到浣衣局去。
      
      因此原主还没回过神,更没想通到底怎么回事,证据便已经被销毁干净了。
      
      在原文中,这送华服是在宫宴前一夜发生的事情,而此时距离宫宴还有两日之久,估摸着也是因为蝴蝶效应,才会改变时间。
      
      这华服她肯定是要收下的,能让剧情回到原轨上去,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昨日只因为她走路慢了些,便改变了之后众多剧情,她才发现能按照剧情演戏,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最起码按剧情来走,过不了多久,她便可以在进了冷宫之后,想一出金蝉脱壳,假死逃离这犹如囚笼的皇宫。
      
      但若是不慎改变了哪一点的剧情,导致后面的剧情都一起崩了,她在这后宫之中只会越活越艰辛。
      
      每日都要面对,像昨日侍疾般突如其来的状况,她的小心脏实在是承受不来。
      
      想到这里,沈楚楚抬眸笑道:“既然这赔礼诚心诚意,那本宫若是不收下,怕是会令嘉嫔伤心……”
      
      见她松口,嘉嫔连忙笑眯眯道:“娘娘说的是,还望娘娘宽宏大量,莫要再生嫔妾的气。”
      
      嘉嫔见自己的目的达成,也不愿再多逗留,她刚要准备告辞离去,眸光便在不经意间扫到了贵妃榻边的黑色狐裘。
      
      她蹙起眉头,这狐裘好生眼熟,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沈楚楚本以为她送完东西就要走了,可左等右等,嘉嫔却没有离去的意思,还紧紧的盯着她的身后看,瞧着怪吓人的。
      
      碧月站在自家主子的身后,主子没注意到嘉嫔的目光,她却看了个清楚。
      
      想起昨日嘉嫔落水污蔑主子的事情,她就一肚子气。
      
      她望着那狐裘,眸光一亮,自顾自的将榻上的狐裘大氅拿起来抖了抖。
      
      抖完之后,碧月将大氅披在了主子的身上:“殿内冷,娘娘莫要着凉了,若是冻着了,皇上定是要心疼娘娘的。”
      
      嘉嫔脸色一白,碧月的话简直再明显不过了,这狐裘是皇上怕沈楚楚着凉,所以特意给沈楚楚披的。
      
      皇上怎么会关心沈楚楚冷不冷?莫非是因为昨日侍疾之后,皇上改变了对沈楚楚的想法?
      
      不,不可能!
      
      皇上最爱的人是她,她与他青梅竹马,单是这份感情,便是无人能超越的。
      
      嘉嫔的脸色像是走马灯似的,一会红一会白,五颜六色的甚是有趣。
      
      沈楚楚瞥了碧月一眼,不由得有些失笑。
      
      这丫头年纪虽小,倒是精得很,外表看着内向好欺负,实际上心眼多着呢,私下里还十分记仇。
      
      碧月定然是因为昨日之事记恨了嘉嫔,所以才用这种法子给嘉嫔心中添堵。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但沈楚楚并不在意。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看着嘉嫔吃瘪,她心情还能欢畅许多,何乐而不为呢。
      
      殿外的脚步声,打破了寂静的空气,小德子疾步走进了永和宫,看见沈楚楚后,他弓着身子温声道:“给娘娘请安,劳烦娘娘跟奴才去一趟养心殿。”
      
      沈楚楚和嘉嫔一同愣住了,去养心殿做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沈楚楚:呵呵,狗皇帝肯定是垂涎我的美色 :)
    *
    感谢团团小可爱投喂的8瓶营养液~抱住蹭一蹭~吧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