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条咸鱼 ...

  •   司马致刚要接过她手里的汤药一饮而尽,沈楚楚便半蹲半跪在他的身侧,一手拿着药碗,一手执着汤匙,舀一勺汤药,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吹。
      
      他挑了挑眉,细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眸光中染上一丝不解之色。
      
      她这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沈楚楚在心中暗暗发笑,喂药这么简单的事情,她见得多了,就算闭着眼也不会搞砸这事的。
      
      想着,她便将汤匙中吹凉的汤药,缓缓的移到了他的嘴边。
      
      司马致感觉到唇上一凉,垂下眸子便瞥见了嘴边的银汤匙,他神色淡淡的抬眸望向沈楚楚,唇瓣动也不动一下。
      
      沈楚楚见他不张嘴,就以为是汤药的温度不适口,她轻蹙眉头用掌心贴着瓷碗感受了一下,汤药虽是现熬的,可这天气冷,送过来时就已经是温的了,并不烫手。
      
      她不禁有些苦恼,是不是所有皇帝都这么难伺候?
      
      难道是她喂药的方式不对?
      
      其实她应该嘴对嘴喂药才是?
      
      沈楚楚正沉思着,手上却感觉一沉,她抬头一看,皇上竟然咬着汤匙把汤药喝了。
      
      她面上一喜,原来他是喜欢喝凉透了的汤药,所以等这么半天才张口喝药,皇上果然不是常人,连喝药都和旁人与众不同。
      
      自以为摸透了皇上心思的沈楚楚,每一口汤药都吹到冰凉才喂到他口中。
      
      在她尽心尽力的照料下,司马致喝了一肚子的冷水,脸色看起来也隐隐有些发白。
      
      沈楚楚满意的放下了药碗,见他面色冰冷如霜,她又像是个鹌鹑一样,自觉的缩回了原来的位置上坐着。
      
      她从未感觉到时间会过得这么漫长,虽说皇上长得俊美十分养眼,可伴君如伴虎,她丝毫不敢有一分懈怠,只能坐直了身子,疲惫又煎熬的等着侍疾结束。
      
      约莫是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司马致终于处理完了今日的奏折,他喉间微痒,低声的咳嗽了一阵,刚一抬头便看到了一双洁白如玉的小手。
      
      沈楚楚听他咳嗽,便将自己的手帕捧在手掌间,递到了他的面前:“给您。”
      
      听闻他有洁癖,从不沾旁人的东西,所以她才想用手帕奉承他一下,顺势在侍疾结束之前,挽回一下她在他心中崩塌的形象。
      
      若非是笃定他不会用她的东西,她也不会舍得将这上好的冰蚕丝手帕,拿给他咳嗽时捂嘴用。
      
      司马致神色一顿,而后慢里斯条的伸出修长的手指,从她的掌心中接过了手帕,当着她的面,用帕子捂住嘴咳嗽起来。
      
      咳嗽之后还不算完,他吸了吸鼻子,又拿着帕子捻了捻鼻子。
      
      沈楚楚:“……?”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说好的洁癖呢?
      
      这可是她最喜欢的一条手帕了,冰蚕丝乃是有钱都没地方买的好东西。
      
      先不说手感如何的纵享丝滑,整个晋国也没有几个人拥有冰蚕丝手帕,这就相当于限量版的包包一样珍贵,却被他暴殄天物的用来擦鼻涕……
      
      沈楚楚悲愤了,要是眼神能杀死人的话,她现在一定已经用眼神将他凌迟处死了。
      
      见她怒不敢言的样子,司马致心情大好,一下午阴霾的心情都跟着一扫而空。
      
      他似笑非笑的将帕子递给她,只听她声音哽咽道:“不必了,皇上留着吧。”
      
      这手帕现在对于沈楚楚来说,就犹如掉进茅坑里的一锭金元宝,元宝上沾满了金灿灿的粑粑,她宁愿不要这锭金元宝,也不想摸到一手的粑粑。
      
      司马致听到她的心声,嘴角刚刚勾起的笑容,缓缓的僵在了脸上。
      
      沾满粑粑的……金元宝?
      
      沈楚楚实在是不想再和他共处一室,她算了算时辰也差不多了,便起身对着他福了福身子:“天色已晚,臣妾便不打扰皇上休息了。”
      
      她话音刚落,杨海便收起了竹骨伞,从殿外走了进来,他弓着身子走到皇上身旁,恭声道:“皇上,外头的积雪过膝,贵妃娘娘若是回永和宫,这一路恐是不好走。”
      
      永和宫在东六宫,养心殿却位处西六宫一侧,这一路走下来最少也要一炷香的功夫,若是如今这恶劣的天气,只怕怎么也得走上半个多时辰。
      
      司马致沉吟片刻,他倒是不甚在意楚贵妃怎么回去,若杨海不开口提及此事,他根本不会过问这种小事。
      
      既然杨海说到此事,他也不能再装聋作哑不理会了,若不然楚贵妃冻出个好歹,届时沈丞相只怕会以为他没有善待她。
      
      让她宿在养心殿中是不可能的,若是路不好走,便命人用步辇将她抬回去好了。
      
      他刚要张嘴,沈楚楚便耐不住先开了口:“皇上莫要忧心,臣妾腿长,不怕外面的积雪。若皇上无事,那臣妾便先告退了。”
      
      开什么玩笑,她是来侍疾的,又不是来侍寝的,就算积雪再大,她也不想再和豺狼虎豹共处一室。
      
      沈楚楚从杨海手中接过竹骨伞,动作迅速如狡兔逃窜,似乎是生怕皇上反悔,她带着碧月从养心殿中,飞快的消失掉了。
      
      司马致吸了口气,面无表情道:“朕是豺狼虎豹?”
      
      杨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皇上是在跟他说话,他想也不想便答道:“自然不是,皇上是人中龙凤,真命天子。”
      
      司马致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若是他没记错,这楚贵妃往日可是牟足了劲想获得圣宠,怎么今日却一反常态,一刻钟都不愿意与他多待?
      
      听她心中所想,她似乎一点也不情愿来侍疾,不光是不愿意侍疾,她还生怕他逼她侍寝似的,跑得比兔子都快。
      
      莫非,楚贵妃移情别恋,爱慕上了旁的男人?
      
      杨海怕他着凉,便从衣柜中拿来了墨色狐裘大氅,动作轻柔的披在了他的身后:“皇上是在想楚贵妃?”
      
      司马致惫懒一笑,将大氅扯了下来,扔回杨海手中:“命人追上去,将此物给她。”
      
      杨海望着手中的狐裘大氅,怔怔的应诺一声,急匆匆的出了殿门。
      
      与此同时,沈楚楚艰难的踩着花盆底,跋涉在深厚的积雪中,她欲哭无泪的望了一眼无边无尽的雪海,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
      
      最起码,她应该找杨公公要两双男人穿的黑皂靴,这样她也不至于踩着像是高跟鞋一样的花盆底,举步维艰的沦陷在此处。
      
      尽管有碧月搀扶她,她起路来还是摇摇晃晃,好几次都差点栽进雪坑里。
      
      碧月温声劝慰道:“娘娘,趁您还没走远,要不咱们回养心殿吧?”
      
      沈楚楚蹙起眉:“回去作甚?”
      
      “天气恶劣,皇上似乎有意留您在养心殿过夜……”她委婉的提醒着自家主子。
      
      沈楚楚叹了口气,没想到碧月还挺精,连碧月都看出来那狗皇帝的意图了,她要是不快点逃离那养心殿,指不定她现在已经被那狗皇帝压在身下了。
      
      正当她不知怎么回答碧月的话时,雪地中传来了‘嗦嗦’的声响,那是鞋底踩进白雪中,发出的脚步声。
      
      她转身往后一看,便瞧见了杨海身边的小太监,那小太监长得白白净净的十分讨喜,看起来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似乎是叫小德子。
      
      沈楚楚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莫非是狗皇帝改变了主意,想命人追她回去侍寝?
      
      她控制不住两条腿想跑,但恨天高的花盆底制止了她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碧月看到小德子,笑着问道:“德公公可是有事?”
      
      小德子腼腆的笑了笑,双手将狐裘大氅递给了碧月:“皇上怕贵妃娘娘冻着,便让奴才给娘娘送来大氅。”
      
      沈楚楚有些意外,她自认为今日她的表现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而且皇上自以往就不喜欢她,怎么会突然对她这么关心?
      
      她一时间想不通,所幸便也不想了。
      
      她对着碧月示意了一下,碧月便从衣袖中拿出来了一些碎银子,塞给了小德子:“麻烦德公公跑一趟了。”
      
      小德子没有收下,他将银子推了回去:“娘娘折煞奴才了。”
      
      碧月有些为难,沈楚楚却明白了小德子的意思,她没再多说,而是笑着对他道了声谢:“多谢德公公。”
      
      小德子连忙称道不敢,两人客套几句,沈楚楚便转身离去了。
      
      碧月将狐裘大氅披在自家主子身上,神色微微不解道:“娘娘,方才德公公为何不收赏钱?”
      
      在这后宫中办事,都是无利不起早,给太监宫女塞赏钱,好像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
      
      平日里那些给娘娘们办事的太监,没有一个不收赏钱的,小德子不收赏钱,反倒让人觉得有些不安心。
      
      沈楚楚想了想,轻笑道:“小德子是得了皇上的吩咐跑腿,怎能敢私下收赏钱?”
      
      其实也并非完全如此,小德子是杨公公的徒弟,跟着杨公公侍候在皇上身侧。
      
      伴君如伴虎,小德子是个精明的,旁的人都可以私下收赏钱,可伺候在皇上身边的太监就不一样了。
      
      他们要是收了哪个嫔妃的赏钱,便相当于站队在那个嫔妃身后,平日里就要多帮衬那嫔妃在皇上面前说话办事。
      
      不像普通太监似的断断续续的收些小钱,他们领的赏钱,都是嫔妃们赏的大数目。
      
      如今她也不受宠,更没有获得皇上的青睐,小德子自然不会为了她这一点赏钱,就站队于她。
      
      碧月懵懂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暗赞叹自家主子聪慧。
      
      这一个多月,主子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大的变化,但她却总觉得主子比往日沉稳靠谱多了。
      
      两人踩着白茫茫的雪地,慢吞吞的走回了永和宫。
      
      待到她们回到永和宫,已经是半个多时辰后了,沈楚楚的鞋子已经湿透,裤腿也被雪水浸湿。
      
      她命殿中的宫女烧了些热水,而后让碧月先回去侧殿换套衣裳和鞋。
      
      热水很快就弄好了,沈楚楚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热水澡,没过一会儿碧月便端着一碗姜茶进来了。
      
      沈楚楚接过姜茶,温声道:“你也去喝一碗姜茶,莫要生病了才是。”
      
      碧月应了一声,面上带着两分犹豫之色,似乎是有话要说。
      
      沈楚楚挑了挑眉:“你有事想说?”
      
      碧月点了点头,迟疑道:“绿萝此刻在殿外跪着,奴婢怎么劝,她也不起来……”
      
      今日嘉嫔落水之时,碧月也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自家主子差点被太后惩罚,她才看懂了些,知道绿萝险些害了主子。
      
      她和绿萝同是在两年前,被相夫人带到主子面前,虽然她有时候看不惯绿萝的做派,可终归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久了,多少也生出了些感情。
      
      绿萝被打了五十大板,本就已经受了重伤,这会儿又跪在冰天雪地之中,只怕再跪上一个时辰,小命也要丢在这里。
      
      可她也明白,绿萝今日之举害惨了主子,若是主子原谅绿萝,指不定往后绿萝又干出来什么蠢事。
      
      这两种情绪交杂在一起,令碧月纠结万分,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
      
      沈楚楚忍不住笑了,这绿萝倒也不傻,方才她进院子的时候可没看见绿萝下跪,见她回来了,绿萝才想起来下跪求原谅。
      
      只怕是绿萝将她当傻子来看待,尽是耍些小聪明来,知道自己若是求不来原谅,就失去了利用价值,所以跪在雪地里,试图搞个苦肉计出来博取同情。
      
      可绿萝也太过敷衍了,既然做戏了,却还不做全套的,多跪一刻都不愿意,非要等到她回来再跪。
      
      若是她回宫之时看到跪在雪地里的绿萝,没准还会生出一丢丢的同情心,可她现在听到绿萝下跪,只觉得绿萝没有一点诚意。
      
      当然,她肯定是要原谅绿萝的,若是不原谅绿萝,后面的剧情如何继续下去?
      
      像今日这般剧情被打乱之后,她差点没把自己交代在养心殿里,她倒宁愿和嘉嫔这朵绿茶演戏,也不愿再去沾染那狗皇帝一分一毫。
      
      沈楚楚收敛了眸中讥讽的笑意,声音淡淡道:“等一炷香的时间,再去告诉她,本宫原谅她了。”
      
      一炷香约等于三十分钟,被打了五十大板,再跪上半个小时,便当做是对绿萝的惩戒了。
      
      碧月见主子做了决定,心下松了口气,她过去帮主子擦干身子,又给主子换上了干净的衣袍,这才退出宫殿。
      
      沈楚楚提心吊胆了一天,中午在养心殿也没吃饱,此刻早就饿得胃里没知觉了。
      
      她实在太累了,也不想再叫碧月传晚膳,她躺在榻上没一会儿,便沉沉睡去了。
      
      翌日一早,沈楚楚就被院子里说话的声音吵醒了。
      
      她有起床气,若是没睡好觉被人吵醒,这一整天心情都不会好。
      
      她脸色阴沉的喊了碧月一声,碧月从殿外疾步走了进来:“娘娘,您醒了。”
      
      沈楚楚吸了口气,控制住自己想发火的冲动:“外头怎么这么吵?”
      
      碧月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主子的脸色,如实的回答道:“嘉嫔在院子里,说要见您……”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文文的小可爱们,戳下收藏吧~嘤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