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六条咸鱼 ...

  •   小德子望着面前两位神色怔怔的娘娘,心中不禁苦笑,等他将楚贵妃带回了养心殿,只怕又是要挨一顿骂才是。
      
      今日本该轮到皇贵妃侍疾,也不知皇贵妃怎地染上了风寒,到了养心殿之后,那咳嗽一声接一声,病的比皇上还厉害。
      
      皇上本就不喜被人侍疾,见皇贵妃染病,皇上便顺水推舟命他将皇贵妃送了回去。
      
      哪里想到他送皇贵妃回寝殿的路上,碰见了去佛堂礼佛的太后娘娘,太后见皇贵妃那病恹恹的模样,随口问了他一句怎么回事。
      
      一听说皇贵妃病了不能侍疾,太后脸色一变,先是叮嘱皇贵妃近日不要靠近皇上,而后又命他去请永和宫的楚贵妃去养心殿侍疾。
      
      小德子暗自在心中叹了口气,就楚贵妃昨日那糟糕的表现,只怕皇上短时间内都不想看见她。
      
      可偏偏这是太后的吩咐,皇上都不会忤逆太后,他就更不敢违抗太后的命令了。
      
      大不了就是他将楚贵妃带到养心殿,皇上看到楚贵妃之后,将他师父杨海训一顿,届时师父再私底下训斥他一顿。
      
      沈楚楚见小德子面色一阵阵发白,以为是皇上出了什么事,要不然她也想不到别的理由,能解释小德子突然跑过来请她去养心殿了。
      
      只是就算皇上出了什么事,也不该来找她,她一不是太医,二不是太后,既不能为皇上治病,也不是皇上身边最亲近的人。
      
      沈楚楚又仔细想了想,好像电视剧里演的皇上驾崩的时候,就会让太监去各个宫殿找来位份高的嫔妃,然后嫔妃们好到皇上的寝殿里哭上两嗓子,再见皇上最后一面。
      
      她有些激动,难道又是因为蝴蝶效应,所以本来该在原文中活下来的皇上,因为某些不可抗力的原因驾鹤西游了?
      
      这样一来的话,她岂不是直接自由了?
      
      毕竟只要皇上死了,嘉嫔也就没有理由跟她斗来斗去了,届时她只要收拾好包袱,等待逃出皇宫的机会便可以了。
      
      沈楚楚越想越兴奋,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高兴:“劳烦德公公稍候,本宫准备一下。”
      
      小德子有些愕然,难道楚贵妃都不想问一句找她去养心殿做什么吗?
      
      而且楚贵妃现在衣着整齐,妆容端庄,她还要准备什么?
      
      小德子面上恭敬的应了一声,他在心中暗叹道,都说楚贵妃爱慕皇上,这般看来果然不假。
      
      听到要去养心殿,连问都不问一声,便要急着梳妆一番,楚贵妃定然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皇上了。
      
      沈楚楚自然是要准备一番,她今早穿的是鲜艳的红裳,若是皇上驾崩,她一身红衣过去,届时难免会落人口实。
      
      换个素净些的颜色,省得旁人说三道四,寻她麻烦。
      
      沈楚楚去内殿换了一身嫩绿色的广袖蜀锦缎绸裙,这是她唯一一件看起来没那么扎眼的衣裙,碧月翻了半天才从衣柜底下翻出来。
      
      原主衣柜中清一色的都是深红色,暗红色这一类颜色艳丽的衣裙,不知道的还以为原主多喜欢这个颜色。
      
      事实上,正红色只有皇后才可以穿,所以沈楚楚估摸着原主或许并非是喜欢鲜艳的衣裙,而是借着衣裙的颜色,来抒发她想做皇后的心。
      
      换好了衣裙,沈楚楚便急匆匆的走到了外殿,她刚要与小德子一同前往养心殿,就看到杵在外殿中还没有离去的嘉嫔。
      
      一想到皇上要死了,沈楚楚看着嘉嫔那张虚伪的面庞,倒也没那么厌烦了,她温声道:“本宫还有事,今日便不陪你吃茶了,待到往后有时间再好好请你吃茶。”
      
      其实她说的只是一句客套话,只要皇上一嗝屁,她就会收拾东西潜逃出宫,哪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嘉嫔身上。
      
      听着沈楚楚的话,嘉嫔的脸色黑了黑,她心中暗暗咒骂着沈楚楚是两面三刀的贱蹄子。
      
      平日里当着外人的面就开始装模作样,一到私下没人的时候,沈楚楚便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自己有多了不起似的。
      
      如今不过是皇上与沈楚楚多见两面,沈楚楚便将尾巴翘到天上去了,还真以为自己重获圣宠了,简直是可笑至极!
      
      皇上最宠爱的人一直都是她沈嘉嘉,从前是她,往后也只会是她。
      
      嘉嫔心中将沈楚楚骂的狗血淋头,面上却装出欢喜的模样:“那嫔妾便先告退了,娘娘可要记得今日和嫔妾之约。”
      
      沈楚楚点了点头,风风火火的跟着小德子出了殿门,院子外停着一抬步辇,她望着那步辇一愣神,心中越发的确定狗皇帝要不行了。
      
      这步辇是皇上平日在后宫中代步用的,若非是火烧眉毛的大事,不然皇上和她关系又不好,怎么可能让她乘坐他的步辇?
      
      见楚贵妃上了步辇,小德子暗叹一声,皇上刚让他用步辇送走了一个娘娘,现在他又得被迫抬回去一个娘娘,待会皇上看到楚贵妃,脸色定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碧月也不知道旁人是怎么想的,她只是单纯的认为自家主子或许要得宠了,心中便忍不住替主子高兴,脸上也带着笑意。
      
      若是沈楚楚自己走着去,约莫是需要一炷香,也就是半个小时,但坐上步辇便快了许多,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养心殿外。
      
      沈楚楚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尽量让自己脸上看起来带着些悲色,待到她摆好姿势,便一路小跑着进了养心殿。
      
      杨海看到她出现,显得有些惊讶,他记得自己明明吩咐的是让小德子将皇贵妃送回寝殿,可从未提过让小德子把楚贵妃抬来。
      
      皇贵妃走后,皇上心情还不错,难得在午时小憩一会儿,刚刚才睡沉,不管楚贵妃有什么事情,也不能让楚贵妃扰了皇上的清梦才是。
      
      杨海面上带着为难之色,对着沈楚楚说道:“贵妃娘娘,您来迟了……”皇上已经睡着了。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沈楚楚便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来迟了?”
      
      那就是已经死了?狗皇帝这蹬腿的速度也太迅速了点吧?
      
      沈楚楚迟疑一下,虽说皇上死了,那她也得装模作样的在众人面前哭一嗓子,免得日后落人话柄。
      
      想着,沈楚楚在宽大衣袖的遮掩下,狠狠的朝着自己大腿上扭了一把,为了防止自己哭不出来,她可是下了狠手的。
      
      这一把下去,泪花就在眼眶中打转儿了,杨海看着楚贵妃突然梨花带雨的落泪,一时间被她惊住了。
      
      皇上不就是午睡一会儿,若她真的找皇上有什么急事,等皇上睡醒了,他通报一声便是了,怎么还哭上了?
      
      没等杨海说话,沈楚楚就已经三步并两步的踩着花盆底,以一百米赛跑冲刺的速度,冲进了养心殿中。
      
      她的动作太过迅速,杨海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到一阵风刮过,沈楚楚的身影变不见了。
      
      杨海刚要上去阻拦,小德子便疾步小跑到他身旁,拉住了杨海的手臂:“师父,是太后娘娘让楚贵妃来的……”
      
      与此同时,沈楚楚已经扑到了床榻边,看到了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皇上。
      
      她略微犹豫了一下,若是皇上驾崩了,怎么养心殿里除了她以外,也没有旁的人在?
      
      沈楚楚想到了杨公公方才说的话,他说她来迟了,那意思难道不光指皇上已经死了,同时也在告诉她,旁人早就来皇上跟前哭过,就她一个人来晚了?
      
      那怎么能行,皇上驾崩她还迟到了,万一传出去了,太后一怒之下让她给皇上陪葬怎么办?
      
      想到这里,沈楚楚清了清嗓子,噗通一下跪在榻旁,‘嗷’的一嗓子就哭了出来:“皇上啊——”
      
      “臣妾早就劝您保重龙体,您怎么就听不进去呢?”她哭到视线模糊,声音悲痛欲绝:“臣妾没了您,往后可怎么活啊!皇上!”
      
      说着,沈楚楚就一把抓住了皇上的手掌,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仿佛是在贪恋皇上最后遗留在人世间的体温。
      
      她用小脸蹭了蹭他的手掌,虽然她面上哭的伤心欲绝,心里却美滋滋的想着,若是狗皇帝死了之后,她获得了自由,出宫后该如何快意江湖、潇洒人间。
      
      在她蹭了两下之后,沈楚楚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狗皇帝的手掌心怎么滚烫滚烫的?
      
      既然狗皇帝已经死了,她又迟到了这么久,他应该凉透了才是,谁家尸体的手掌心这么暖和?
      
      沈楚楚面上的神情一顿,她僵硬着身子,缓缓的抬起了脑袋,只见那狗皇帝正睁着黑漆漆的眸子,面无表情的望着她。

  • 作者有话要说:  狗皇帝:呵,女人!
    *
    预收文《白月光替身黑化了(穿书)》古言小甜饼求收藏(不要被文案欺骗了,真的是甜宠爽文哇捶桌QAQ)
    文案:
    1.林念念是魏国所有女子嫉妒的对象。
    战功赫赫的铁血将军为她屈膝整理裙摆,才华横溢的浪子诗圣为她写下绝美情诗,就连九五至尊的皇帝陛下都亲自为她弹奏凤求凰。
    可只有林念念知道,他们喜欢的是她消失三年的白月光妹妹,而她只是妹妹的一个替身而已。
    她为将军挡过箭,为诗圣断过指,为皇帝毁了容,当白月光归来后,她被一杯毒酒赐死在冷宫。
    死后林念念才恢复记忆,想起自己是穿进了一本书里,而她的存在,只是为了衬托白月光女主的光辉。
    带着满腔的不甘,林念念重生到了魏国后宫浣衣局的一个小宫女身上。
    听到冷宫中传来她的死讯,林念念却笑了:忘恩负义的狗男人,都给老娘洗干净等死吧!
    2.
    林念念发现她死了之后,那三个男人就疯了,他们找到在魏国拥有无上权力的大祭司,哀求大祭司找出她的转世。
    轿辇上的大祭司在人群中轻描淡写的瞥了她一眼,从此林念念就过上了战战兢兢的生活,无时无刻都在掉马甲的边缘上左右横跳。
    于是林念念的小账本上,又多了一个新的名字——大祭司沈词。
    #一时虐妻一时爽,全员追妻火葬场#
    #你拿我当替身,我让你断命根#
    #追妻修罗场了解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