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二十三条咸鱼 ...

  •   瓷碗放到了嘴边,司马致却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皇贵妃给他送汤,楚贵妃跟着进来做什么?
      
      再一联想楚贵妃方才笑的好像偷了腥的猫似的,他手上的动作一顿,不紧不慢的将瓷碗放了下去。
      
      司马致抬起眸子瞥了一眼楚贵妃,只见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手里的瓷碗,仿佛很期待他喝下鸡汤的样子。
      
      皇贵妃看到皇上将碗放回矮几上,神色不解:“皇上,是汤不合胃口吗?”
      
      司马致拿起奏折,漫不经心道:“烫口,放凉了再喝。”
      
      沈楚楚心中有些失望,狗皇帝事可真多,上次侍疾的时候喝药也是,非要她吹凉了,他才愿意喝……
      
      她眼睛一亮,是了,既然他嫌汤太烫口,那她吹凉了喂他就是了。
      
      “皇上,参鸡汤放久了味道就不鲜美了。”沈楚楚走上前去,自告奋勇的端起参鸡汤:“臣妾给您吹凉了喝,这样便不烫口了。”
      
      司马致挑了挑眉,薄凉的眸子中带上了三分的讥笑,这参鸡汤果然有问题,若不然她也不会这般殷勤。
      
      “爱妃真是贴心。”他黑漆漆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见两人亲密互动,皇贵妃不高兴了,她狠狠的瞪着沈楚楚,这鸡汤是她送来的,就算给皇上吹凉鸡汤,也该由她来做。
      
      真是个狐媚子,见送不成汤,便换着法子的对皇上献殷勤,简直是死皮不要脸。 
      
      可毕竟是沈楚楚先拿住了碗,她再去抢碗,便会失了身份,说不准还会令皇上心生反感。
      
      皇贵妃气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却也拿沈楚楚没办法,她转身退到了一旁候着,只盼着皇上赶紧喝完汤,届时夸赞她几句。
      
      沈楚楚拿起银汤匙舀了一口汤,放在嘴边吹了吹,而后将吹凉的鸡汤送到了狗皇帝的面前。
      
      司马致望着唇边微凉的银汤匙,缓缓的张开了口,他倒要看看沈楚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就在沈楚楚将银汤匙微斜,马上要把参鸡汤倒进他嘴里的时候,杨海弓着身子进了养心殿:“皇上,嘉嫔求见。”
      
      司马致推开银汤匙,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让她进来。”
      
      沈楚楚心态爆炸了,这个嘉嫔怎么这么会挑时候,好歹等狗皇帝喝完这一口,嘉嫔再进来也不迟啊!
      
      她炖了一下午的泻药参鸡汤,若是这般糟践了,那她今日真是要亏死了。
      
      本想着能凭靠这参鸡汤降个位份,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皇贵妃偷走了她的鸡汤。
      
      这也就算了,若她能亲眼看到狗皇帝一泻千里,倒也不枉费她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用心熬制的这一碗浓缩的泻药精华。
      
      可现在嘉嫔也跑出来捣乱,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到了这里之后就没干过一件顺心如意的事……
      
      司马致眸光沉了沉,漫不经心的垂下了眸子。
      
      原来这参鸡汤是她炖的,难怪她这么上赶着献殷勤。
      
      好一个楚贵妃,昨日为避宠在唇上涂抹令他过敏的口脂,今日又光明正大的往参鸡汤里下泻药,她眼中可还有半分他这个一国之君?
      
      她就这般想要受罚,恨不得立马被打入冷宫?
      
      莫非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淡出他的视线,和她的奸夫比翼双飞了?
      
      天真!可笑!他绝对不会让她如愿以偿的!
      
      嘉嫔迈着莲花步走了进来,她今日穿了一身青花银鼠短袄,底下穿着纯白的素绒绣花裙,再配上她头上绾的朝天髻,活像是一根会走路的青萝卜。
      
      她远远看到皇上,便福了福身子给皇上请安。待她一抬眼,就瞥见了手中捧着瓷碗,半蹲在皇上身边的沈楚楚。
      
      嘉嫔垂下眸子,敛住了眸光中的得意,看起来皇上已经喝过了那掺了泻药的参鸡汤,接下来只需要她按照计划,令皇上注意到汤里有问题便是了。
      
      她装作不经意的嗅了嗅:“这是什么味道,闻起来倒是有些像鸡汤……”
      
      沈楚楚耐着性子,对她笑了笑:“嘉嫔妹妹的鼻子真灵,是参鸡汤没错。”
      
      嘉嫔迈着碎步走了过去,柔柔笑道:“嫔妾近日也在学着炖汤,可惜嫔妾愚钝,炖不出这般香气扑鼻的好汤来。”
      
      她走到沈楚楚身旁后,望着那一碗参鸡汤,面色突然一变:“这汤里可是放了番泻叶?!”
      
      番泻叶乃是一种对肠胃刺激性极大的豆科植物,药力极猛,正常人喝上几克都要腹泻上一两日。
      
      绿萝对着嘉嫔疯狂的挤着眼睛,这汤现在和沈楚楚没关系,是以皇贵妃的名义送来的,若是嘉嫔指认了这汤有问题,只怕往后要和皇贵妃结下梁子。
      
      任是绿萝眼睛挤得都要抽搐了,嘉嫔也完全没注意到,她自顾自的说道:“嫔妾从小肠胃不好,燥结之时,便有大夫给嫔妾开上一味番泻叶,嫔妾喝了这么多年,定然不会认错的!”
      
      沈楚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便秘就说便秘,还这般文雅的来一句燥结之时,真是做作。
      
      司马致不咸不淡的看了沈楚楚一眼,而后对着皇贵妃问道:“她说的对吗?”
      
      皇贵妃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嘉嫔:“这不可能,谁会在给皇上喝的参鸡汤里添上那种害人的物什?”
      
      听到皇贵妃的声音,嘉嫔这才注意到皇贵妃也在一旁,她愣了愣,有些搞不懂皇贵妃为什么要帮沈楚楚说话。
      
      司马致皮笑肉不笑的端起了瓷碗:“朕不信汤里有番泻叶,不过保险起见,楚爱妃便替朕先喝两口尝一尝罢。”
      
      沈楚楚蓦地抬起头,神色愕然。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当她是小白鼠吗?
      
      为什么让她尝?当旁边的嘉嫔和皇贵妃是死的吗?
      
      “爱妃不愿意?”司马致垂下眸子,面上带着一股浓浓的失望之色:“朕以为爱妃如此深爱朕,会愿意为朕做任何事。”
      
      爱你奶奶个鸡腿子!沈楚楚忍不住在心底爆了粗口。
      
      就当她准备再找个什么借口推辞一番之时,只见嘉嫔抬手从狗皇帝手中拿过了瓷碗,仰头将参鸡汤一饮而尽。
      
      嘉嫔的眸中闪过一丝讥讽,既然沈楚楚抓不住表现的机会,那就让她来好了。
      
      “贵妃娘娘身骄肉贵,这种事情还是让嫔妾来吧。”她眸光中闪烁着点点泪痕。
      
      司马致抬起黑漆漆的眸子,神色略显不耐,嘉嫔若是喜欢喝掺了泻药的汤,自己私下里喝就是了,这一碗他是准备灌进楚贵妃肚子里的。
      
      皇贵妃死死的盯着嘉嫔,语气不善:“本宫给皇上炖的参鸡汤,让你喝了个干净,若这汤没问题,那你又该当如何?”
      
      嘉嫔脸色一白,什么?这是皇贵妃炖的汤?
      
      那她方才说的话,岂不是将皇贵妃得罪了个彻底?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绿萝,这才注意到绿萝一直在对着她挤眼睛。
      
      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嘉嫔便已经感受到了腹胀的感觉,本身她肠胃便不是很好,喝下这加了泻药的鸡汤后,顿时咕噜噜的叫唤了起来。
      
      她攥紧了衣袖,额头上冒出阵阵冷汗,她暂时还不能得罪皇贵妃,事情似乎也还有回转的余地。
      
      不管这汤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要她装出喝了鸡汤也没事的样子,届时给皇上和皇贵妃赔个礼,便说是自己闻错了,事后再单独找皇贵妃赔罪就是了。
      
      “娘娘息怒,或许是嫔妾这两日病糊涂了,这才会闻错了味道,如今嫔妾喝了这参鸡汤并未感觉不适,方才是嫔妾失礼了。”嘉嫔强忍着想要放屁的冲动,睁眼说着瞎话。
      
      司马致眯起眸子,这是他有了读心术之后,第一次距离嘉嫔这般近,往日因为离得太远,是以没怎么听到过嘉嫔的心声。
      
      想不到这嘉嫔的小心思竟也不比楚贵妃少,都说嘉嫔和楚贵妃关系不合,但以往嘉嫔却从未表现出对楚贵妃的不敬。
      
      如今嘉嫔误以为鸡汤是楚贵妃送来的,便直言不讳的指出汤可能有问题。
      
      一听到汤其实是皇贵妃拿来的,便立马要换个说辞,明显就是在针对楚贵妃。
      
      杨海尖细的嗓音打断了司马致的失神:“皇上,几位将军已到养心殿外。”
      
      司马致一听这话,也没心思跟她们算账了,这种登不上台面的事情,私底下再处置就是了。
      
      他挥了挥手,示意杨海召几位将军入殿。
      
      皇上要谈公事,后宫的嫔妃们自然是要退下的,不过几位将军已经在殿外候着了,她们离去定然是会与将军们碰面。
      
      不如等到将军们入殿,她们对将军们行过礼再退下,免得失了礼节。
      
      嘉嫔只恨时间不能过的再快一点,她感觉腹部胀痛的厉害,一股不知名的气体在肠道里疯狂蠕动,将她憋得脸都发绿了。
      
      再忍一下,忍到她离开养心殿,她便可以肆意的将气体释放出来。
      
      三位将军进了养心殿,他们身穿盔甲,腰间配置的兵器都卸在了殿外,见到皇上后,他们跪在地上对皇上行礼。
      
      “微臣参见皇上——”
      
      司马致爽朗一笑:“诸位爱卿快快起身,这一路奔波,定是舟车劳顿,辛苦诸位。”
      
      三位将军与他寒暄了几句后,皇贵妃知趣的福了福身子,对着其中一个将军说道:“见过姬六大将军。”
      
      嘉嫔也艰难的福下了身子:“见过姬七大将军。”
      
      待到嘉嫔说完,司马致便将眸光扫向了沈楚楚。
      
      沈楚楚愣了愣,这是成语接龙吗?
      
      她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见过姬八大将军……”
      
      众人:“…………”
      
      随着一声轻笑,站在为首的年轻将军勾起了唇,温声道:“娘娘,一般旁人都唤臣为武安将军,这一声姬八大将军,臣不敢当。”
      
      武安将军的确在姬家排行老八,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敢唤他一声姬八大将军,沈楚楚是头一个。
      
      沈楚楚有些脸红,司马致若有所思的瞥了她一眼,惫懒的挥了挥手,示意让她们退下。
      
      嘉嫔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她憋得肚子都要裂开了,若是再不离开,只怕是要当场失礼了。
      
      她走的有些急,手帕从衣袖中滑落,都没有注意。
      
      沈楚楚捡起了她的手帕,好心的追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的帕子掉了……”
      
      她话还未说完,便感到手下一震,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似的,养心殿中响起一串悠长而响亮的连环屁。
      
      噼里啪啦的,像极了鞭炮声。

  • 作者有话要说:  沈楚楚:不行了,有点上头
    *
    感谢一只羊小可爱投喂的9瓶营养液~感谢S-LIYG小可爱和41189638小可爱投喂的5瓶营养液~感谢17972420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感谢小可爱对甜菜的支持,抱住亲一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