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二十二条咸鱼 ...

  •   沈楚楚一怔:“你不是一直在这里看着,食盒还能飞了不成?”
      
      “方,方才奴婢去了趟茅房,回来时食盒便不见了。”绿萝紧张到有些结巴。
      
      沈楚楚蹙起眉头,御膳房里的宫人定然不会随便拿她的食盒,这么多眼睛都盯着,他们没必要冒这么大险去偷她的食盒。
      
      既然那个人拿走了她的食盒,估计也不是单纯的为了偷喝一口汤,她特意在角落煲的汤,御膳房这么多美食,不可能就这么巧合,偏偏偷了她的参鸡汤。
      
      沈楚楚找到御膳房外正在劈柴的宫女:“方才可有御膳房之外的人进过屋里?”
      
      御膳房里的人都忙的不行,就算有人进去,他们许是也不会在意。
      
      但这个劈柴的宫女就不一样了,她在御膳房外劈柴,若是有不熟悉的人进来,定然会引起她的注意。
      
      宫女摇了摇头,目光看起来有些闪躲:“奴婢不知。”
      
      沈楚楚眯起眸子,看来这个宫女是知道些什么,若是真的没有外人进御膳房,宫女就该说没看见或没有人进去,而不是含糊不清的来一句不知道。
      
      “本宫煲了一下午的参鸡汤被人偷走了,既然没有外人进御膳房,那便是御膳房里的人偷喝了。”
      
      沈楚楚冷着一张脸,轻声呵斥道:“若是今日没人承认偷汤之事,本宫便将你们都打个五十大板,以解心头之恨!”
      
      这话其实是在吓唬劈柴的宫女,她自然不会因为丢了食盒就把御膳房的人都打一遍,若是都打残了,谁给狗皇帝和太后他们做饭?
      
      宫女显然想不到这么多,她一看沈楚楚那狠戾的目光,便连忙战战兢兢的跪在了地上:“奴,奴婢看见皇贵妃身边的桃夭进过御膳房……”
      
      沈楚楚听到答案也不算太过意外,能干出这种偷鸡汤的蠢事,定然身份不会太低。
      
      毕竟身份低的人,做事便要瞻前仰后,就像嘉嫔一样,嘉嫔就不敢在表面上跟她死磕,每次陷害她时都是暗地里阴人。
      
      这皇贵妃也是个没脸没皮的,偷鸡汤的事都干得出来,若那是普通的参鸡汤也就罢了,里头可是放了强力泻药,那是她用来降位份的秘密大宝贝!
      
      沈楚楚吸了口气,既然皇贵妃偷了鸡汤,按照皇贵妃那个性子,很有可能干得出偷梁换柱,拿她的鸡汤去给狗皇帝献殷勤的事。
      
      她最好还是去养心殿外头碰碰运气,若是皇贵妃把汤倒掉也就罢了,若是在养心殿外碰见了皇贵妃,她便试试看能不能把汤抢回来。
      
      沈楚楚说走就走,正好停在院子外头的步辇还在,她乘着步辇就去了养心殿。
      
      西六宫的御膳房离养心殿不远,也就愣神的功夫,那步辇便停在了殿外。
      
      沈楚楚还没下步辇,便看见了正要进养心殿的皇贵妃,她踩着稳健的步伐,扯着嗓门喊了一声:“皇贵妃姐姐——”
      
      皇贵妃推门的动作一顿,转身看了一眼身后,当她看见沈楚楚向她冲过来的时候,她拿着食盒的手指下意识的抖了抖。
      
      她想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推门进去,但一旁的杨海却忍不住好心提醒了一声:“娘娘,楚贵妃似乎在喊您。”
      
      皇贵妃差点没忍住翻个白眼给杨海看,她又不是聋子,自然是听见了,还用他多嘴?
      
      可杨海到底是皇上身边亲近的老人了,即便她如今是皇贵妃,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瞧本宫这耳朵,多谢杨公公提醒。”皇贵妃勉强扯出一抹笑意。
      
      沈楚楚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在皇贵妃进去之前走到了养心殿。
      
      她给自己顺了口气,望着皇贵妃手中的食盒,意味深长道:“真是太巧了,姐姐也来养心殿给皇上送汤。”
      
      皇贵妃脸上的笑容更僵硬了,她哪里想得到沈楚楚会这么快追来,还正好在她进养心殿之前赶了过来。
      
      不过就算沈楚楚追过来也没用,总之这参鸡汤现在换了碗和食盒来装,她说是她煲的汤,沈楚楚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这汤不是她煲的。
      
      想到这里,皇贵妃挺直了腰板:“妹妹也是来送汤的?”
      
      说罢,她瞥了一眼沈楚楚空荡荡的双手:“妹妹的汤呢?”
      
      沈楚楚笑了笑:“说来也是邪门了,臣妾在御膳房里给皇上炖了一下午的参鸡汤,好不容易炖好了,回永和宫换个衣裳的功夫,那鸡汤就被人偷走了。”
      
      “说起来,臣妾好像没在御膳房里看到姐姐的身影,姐姐是去了东六宫的御膳房给皇上煲汤吗?”她一脸好奇。
      
      皇贵妃脸色变了变,沈楚楚这话不就是在影射她偷了沈楚楚炖的汤吗?
      
      沈楚楚胆子也太大了点,虽然这汤的确是她命人偷来的,可这汤上面又没写名字,沈楚楚凭什么这般含沙射影?
      
      “本宫嫌御膳房太吵闹,便在小厨房里炖的汤,妹妹的汤丢了便再去找找,本宫要给皇上送汤去了。”皇贵妃的声音有些冷。
      
      沈楚楚见她装傻充愣,便也不再掩饰:“绿萝说看到娘娘的婢子桃夭进过御膳房,之后那汤便丢了,娘娘怕不是拿错了汤吧?”
      
      绿萝愣了愣,她什么时候也没说过这话,分明是御膳房那个劈柴宫女指认的桃夭,跟她有什么关系?
      
      皇贵妃一听这话,也所幸不再装傻,她先是瞪了一眼绿萝,而后面露讥笑道:“听楚贵妃这意思,便是想说是本宫偷了你的汤了?”
      
      沈楚楚面不改色的笑着:“臣妾不敢,皇贵妃怎会干那偷鸡摸狗的小人行径。臣妾是怕桃夭拿错了食盒,这才有此一问。”
      
      杨海感觉到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生怕这两位祖宗在这里闹起来。
      
      这汤是谁煲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武安大将军大战得胜、凯旋归来,听着方才的来报,将军已经进了晋国的京城,过不了多大会儿就要进宫拜见皇上。
      
      若是让武安大将军看到皇贵妃和楚贵妃闹起来,她们不嫌丢人,皇上却要在将军面前丢了颜面。
      
      杨海弓着身子上前劝道:“两位娘娘请息怒,不多时皇上有贵客招待,娘娘若是送汤还是早些进去……”
      
      他的话点到为止,能在后宫站住脚的,个个都是人精,他说到这里,她们应该就能听懂了。
      
      皇贵妃面色沉了沉,她的指尖抓紧了食盒,声音冷淡:“本宫定是不会拿错了食盒,这汤是本宫亲手煲的,楚贵妃若是无事,本宫便要进去送汤了。”
      
      沈楚楚看出来了,今日皇贵妃是上赶着非要抢着帮她受罚了。
      
      她叹了口气,幽幽道:“是臣妾鲁莽了,想来娘娘也不会拿错,许是绿萝看走眼了。”
      
      皇贵妃见沈楚楚松口,心里也松了口气,她一脸笑意:“既然妹妹来都来了,不如跟本宫一同进去看看皇上,也免得白跑一趟。”
      
      她自然是没那么好心,她就是单纯的想要刺激一下沈楚楚罢了。
      
      届时皇上喝着沈楚楚炖的汤,却要出口夸赞她有心,沈楚楚大概会嫉妒疯吧?
      
      沈楚楚犹豫了一下:“那臣妾就却之不恭了。”
      
      就算不能被降位份,若是能亲眼看到狗皇帝一泻千里、上吐下窜的模样,倒也不枉费她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
      
      绿萝跟在沈楚楚身后,一起进了养心殿,她望着殿外渐渐黑下来的天色,脸都绿了。
      
      若是按照计划来说,只怕嘉嫔马上要到养心殿门口了,可如今汤被皇贵妃偷来用了,但嘉嫔却并不清楚计划有所变动。
      
      只盼着嘉嫔能看出来不对劲,改变原先的行动。
      
      当她们走进养心殿时,司马致正在批阅奏折,他望着成堆的奏折,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
      
      他一抬头,便看见了皇贵妃和楚贵妃的身影,他的眸光一顿,停留在了楚贵妃身上。
      
      方才杨海进来通报时,只说了皇贵妃要来,并未说过楚贵妃也在。
      
      沈楚楚注意到他看自己,大大方方的回给他一个笑脸,现在的狗皇帝看着人模狗样,只盼着他待会也能保持住这般风度翩翩的样子,莫要抱住恭桶失了风度才是。
      
      司马致看到她笑容满面的样子,只觉得有些稀奇,每次她看见他都像是老鼠看到了猫,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这般发自内心的对他笑。
      
      说起来,楚贵妃笑起来倒是水灵灵的,比平时招人待见多了。
      
      皇贵妃和沈楚楚对着皇上福了福身子:“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司马致敛住眸光,微微抬了抬手,示意两人起身。
      
      皇贵妃扭着身子将食盒拎了过去,脸上带着一抹娇羞的笑容:“皇上大病初愈,臣妾特意为皇上炖了参鸡汤,皇上要不要尝一尝臣妾的手艺?”
      
      司马致面上不咸不淡,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皇贵妃端出来的参鸡汤:“朕倒是不知道你还会下厨。”
      
      皇贵妃扭捏的红着脸:“臣妾忙活了一下午,才炖出这一碗参鸡汤……也不知好不好喝,皇上莫要嫌弃臣妾愚笨才是。”
      
      沈楚楚差点没忍住笑出鹅叫声来,好不好喝她不知道,但狗皇帝喝下去,这碗参鸡汤一定会让他终生难忘。
      
      司马致注意到楚贵妃面色通红,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抬起手端起瓷碗,准备意思一下喝两口。
      
      到底是皇贵妃的一番心意,怎么也要给点面子。

  • 作者有话要说:  皇贵妃:楚贵妃脸都气红了,一定在心里嫉妒死本宫了
    沈楚楚:不行,我快要笑死了!!!
    *
    感谢团团小可爱投喂的2个地雷~感谢东隅未孑小可爱和在水之南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旗木圭小可爱投喂的20瓶营养液~感谢17972420小可爱投喂的6瓶营养液~感谢星仪小可爱投喂的5瓶营养液~感谢一只羊小可爱投喂的3瓶营养液~感谢隐姓埋名的仙女小可爱投喂的2瓶营养液~
    抱住小可爱们亲一亲~感谢小可爱们对甜菜的支持~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