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二十四条咸鱼 ...

  •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被这响亮的屁声震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人吃五谷杂粮,放屁乃是人生常态,可敢在帝王面前放屁的嫔妃,他们还是打娘胎里出来头一次见。
      
      嘉嫔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只恨自己不能变成一只田鼠,当场打个地洞钻进去。
      
      她已经很努力在憋气了,可她万万没有算到沈楚楚会拍她的肩膀,让原本就已经忍到极限的她,本能的将那股气体彻底释放了出来。
      
      沈楚楚也没想到她就是轻轻的拍了嘉嫔的肩膀一下,嘉嫔就直接对她进行了化学攻击。
      
      也不知道嘉嫔是不是早上吃大蒜了,这释放出的气体带着一股卡在牙缝里几天才发现的大蒜味,真是令人一言难尽。
      
      坐在矮几旁的司马致面色不改,望着嘉嫔的眼神却带上了两分嫌弃,虽说她喝了一碗泻药,需要排放也是人之常情。
      
      可他的大臣都在这里,哪怕她稍微忍一下,怎么着也好歹给他留点面子。
      
      但凡她少放两个屁,他都能想法子给圆过去,这一串噼里啪啦的响屁,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在排气似的。
      
      眼看着气氛越发的尴尬,正当沈楚楚和嘉嫔有些不知所措之时,武安将军温声笑了笑:“微臣失礼了,许是这两日吃多了豆子,一时没忍住。”
      
      司马致知道这是他想给嘉嫔一个台阶下,便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无妨,这两年爱卿在边关吃了不少苦,回来这一段时间,便好好休养一番身子。”
      
      武安将军笑着应了一声,另外两位将军连忙转移开话题,谈起了在边关的风土人情。
      
      许是因为武安将军方才解围,沈楚楚临走时抬起头,轻轻的瞥了一眼武安将军的脸。
      
      他的脸煞白,不像是在边关风吹日晒黑黝黝的皮肤,而是一种近乎病态的苍白。
      
      不得不说,他长得很俊,颇有文弱之美,像极了魏晋时期的风流名士。
      
      若非是他身上穿着盔甲,她一眼瞧过去,还以为是哪家的教书先生,斯斯文文的,丝毫没有久经沙场的铁血和沧桑感。
      
      武安将军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他似笑非笑的侧头看了她一眼,沈楚楚连忙红着脸收回了视线。
      
      她心中暗暗想道,武安将军长得真俊,跟狗皇帝有的一拼。
      
      出了养心殿后,皇贵妃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嘉嫔,她想再瞪沈楚楚一眼,可又没有立场。
      
      毕竟那汤是她从沈楚楚哪里偷来的,方才她还死咬着说没碰过沈楚楚丢的汤,现在她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没得到皇上的夸赞不说,只怕皇上与几位将军议事过后,她还要落下一个责罚。
      
      谁知道沈楚楚会疯癫成这样,竟然在给皇上炖的参鸡汤里放泻药?!
      
      皇贵妃蹙了蹙眉,不,或许今日的事,就是嘉嫔和沈楚楚串通好了来诓她上当的,若不然沈楚楚也不会那么快追到养心殿来。
      
      总之沈楚楚绝对不会犯傻到在受宠之时,给皇上送去一碗泻药,除非沈楚楚是活腻歪了。
      
      想到这里,皇贵妃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嘉嫔想追上去解释,可她腹部越来越痛,那刚刚释放干净的气体,又重新聚集起来。
      
      她白着一张脸,望向沈楚楚,若不是她现在身份低微,她真想给沈楚楚来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沈楚楚将帕子塞到嘉嫔手中,笑眯眯道:“嘉嫔果然是习武之人,真是底气十足……”
      
      听到那意有所指的‘底气十足’,嘉嫔脸涨红起来,她刚刚竟然在皇上面前放了一串响屁?
      
      到现在为止,她还感觉脑子轻飘飘的,好像做梦似的。
      
      就算武安大将军帮她解了围,在场的人也都心知肚明那屁是她放的,往后她还哪来的脸面见人。
      
      这一切都怪沈楚楚,若不是沈楚楚拍了她那一下,她也不至于出这么大丑。
      
      嘉嫔越想越气,可她还不能对着沈楚楚表现出怨怼之色来,她勉强的扯起嘴角:“嫔妾身子不大舒服,便先回长春宫了。”
      
      望着嘉嫔的背影,沈楚楚挑了挑眉。
      
      想来那一大碗泻药灌下去,嘉嫔短时间内都不必担忧自己便秘了,那些泻药足以让嘉嫔纵享丝滑几日。
      
      她倒也没感觉嘉嫔有多可怜,毕竟是嘉嫔使坏在先,若非是嘉嫔让绿萝在参鸡汤里下药,哪里会有后续的这些破事。
      
      说起来如今嘉嫔应该恨死她了,只怕就算剧情回到了原轨,待到她被狗皇帝打入冷宫之后,嘉嫔也不会像原文似的,只简单的送来一条白绫了。
      
      照着今日拉的仇恨值来看,嘉嫔若是送她上路,最起码也得两瓶鹤顶红起步,若是不解恨,没准还要来把匕首捅她两刀。
      
      但若是让她完全将原文剧情置之脑后,随心所欲的想做什么做什么,只怕那一道道天雷又该来找她了。
      
      或许她应该试着找找规则,就像是今日煲汤之事,她按照剧情走,一心想回归剧情,结果却出乎意料之外。
      
      那如果她不去煲泻药鸡汤,又会有怎样的结果?
      
      沈楚楚一边思索着,一边上了步辇,一旁的绿萝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步辇都走出几米远了,绿萝才想起来瘸着腿跟上去。
      
      回了永和宫,碧月已经准备好了晚膳,沈楚楚随意的吃了一点,沐浴过后便上榻休息了。
      
      她一闭上眼,眼前就浮现出武安大将军那张脸,她有些莫名其妙的睁开了眼睛,这武安将军的名讳听起来十分熟悉,但若是仔细回忆,却又想不起来关于武安将军的具体剧情。
      
      只不过有一件事她很确定,武安大将军也是嘉嫔的众多追求者之一。
      
      也不知经过今日嘉嫔这一串连环屁之后,武安大将军可还会像原文一样,无法自拔的爱上嘉嫔。
      
      若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追求嘉嫔,那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真爱了。
      
      想着想着,沈楚楚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在梦里,狗皇帝和武安大将军站成一排,嘉嫔对着他们两个人的脸一边放屁,一边娇羞道:“这个味道,喜欢吗?”
      
      狗皇帝一脸邪魅的笑容,眸中呈扇形统计图一般,带着三分薄凉,三分讥笑,以及四分的漫不经心,缓缓的用手扣住嘉嫔的下巴:“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武安大将军一把将嘉嫔拉进怀里,在不经意间露出了自己的四十八块腹肌,他笑的胸腔乱颤,声音宠溺:“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沈楚楚沉浸在这个有味道的梦里无法自拔,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她才恋恋不舍的从梦中醒来。
      
      用了午膳之后,碧月一脸喜色的捧着几匹布料进了永和宫:“皇贵妃说要给每个宫的娘娘小主,都做几套新衣裳,道是在斋宴时好穿。”
      
      沈楚楚侧卧在贵妃榻上,手里捧着一本野史看的津津有味:“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她衣裳多得是,那衣柜里还压着许多不穿的衣裙呢。
      
      碧月笑容不减,将布匹拿到主子面前:“娘娘,这可不是普通的布料,此乃锦云坊的绣娘以冰蚕丝入绣,施以苏绣之精细素雅,耗时五年制出的心血。”
      
      锦云坊的绣娘在晋国很出名,她们纺织刺绣出来的布匹,都是重金难求,很多达官贵人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便会专门去买锦云坊的布料制衣。
      
      再加上冰蚕丝很贵重,皇贵妃将那十来匹布料当做宝贝似的,压在箱底小半年了,也不舍得拿出去制成衣裙。
      
      沈楚楚眸光一顿,瞥了一眼碧月手中透着淡淡莹光的布匹,这布匹算是皇贵妃的陪嫁,便相当于是皇贵妃的私人物品。
      
      她倒不知道皇贵妃何时这般大方了,昨日皇贵妃可还因为泻药鸡汤的事记恨她,今日便送来这般贵重的布匹,令人摸不到头脑。
      
      “皇贵妃道明日会有人过来给您量体裁衣,奴婢便先给您收起来了。”碧月打开衣柜,有条不紊的整理起来。
      
      沈楚楚打了个哈欠,她将书册那一页折了一下,蹭了蹭贵妃榻上的玉枕,没多大会儿,便又睡着了。
      
      碧月收拾好衣柜,转头便瞅见了睡得香喷喷的主子,她轻手轻脚的找了条毛毯子,披在了主子的身上。
      
      这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了,许是白天睡多了,沈楚楚用过晚膳之后,怎么也睡不着了。
      
      正当她准备给自己找点事干的时候,碧月急匆匆的跑进了殿内:“娘娘,常嬷嬷方才来了一趟,道是太后请您现在去趟御花园。”
      
      沈楚楚一怔,现在已经是亥时,也就是晚上九点钟左右,古代人都睡得早,太后大晚上不睡觉,喊她去御花园做什么?
      
      莫非是想请她吹吹寒风,晒晒月亮?
      
      “是常嬷嬷亲自过来说的?”她谨慎道。
      
      碧月点点头:“不错,奴婢和绿萝她们扫完院子,大家正准备回去就寝,常嬷嬷便来了。”
      
      沈楚楚不疑有他,碧月不像绿萝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既然宫人们都瞧见了常嬷嬷来,这种事情碧月也没必要骗她。
      
      她不敢让太后等久,披上外袍便带着碧月要去御花园,还没出门绿萝就凑了上来:“奴婢方才看见了常嬷嬷,想来娘娘是要出门,便提前备好了宫灯。”
      
      沈楚楚瞥了一眼绿萝手中亮堂堂的宫灯,便知道绿萝是想跟她一起出去。
      
      她想了想,也没拒绝,如果是常嬷嬷来请她过去,那便是太后的旨意,和嘉嫔没有半点关系。
      
      大晚上走夜路,多一个人陪着总是好的。
      
      沈楚楚带着碧月和绿萝,三个人很快便走到了御花园,她望着空荡荡的凉亭:“常嬷嬷可说过太后在哪里等本宫?”
      
      碧月还没开口,绿萝便抢着说道:“常嬷嬷说让您先去凉亭里候着。”
      
      沈楚楚望着碧月,只见碧月点了点头:“是这样说的不错。”
      
      她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毕竟是太后身边的常嬷嬷亲自来找的她,就算太后不喜她,也不会用这种蠢笨的法子来害她。
      
      如果太后想让她死,有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永和宫一院子的宫人都瞧见了常嬷嬷来,若她出了什么事,太后又怎能逃了干系。
      
      沈楚楚走进凉亭中,四处一片漆黑,只有绿萝手中提着的宫灯带着一小团暖色。
      
      她还没刚坐下,耳边便响起了若有若无的低吟声,她蹙了蹙眉,循着声音往一旁走了走。
      
      那声音越发的清晰可闻,碧月和绿萝似乎也听见了。
      
      她们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只听见不远处的假山那里,传来了阵阵女人轻声嘤咛和求饶的声音。
      
      “轻,轻点,要不行了……”
      
      沈楚楚听得脸红心跳,这声音是——?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这篇文文就入v啦~感谢小可爱们一路的陪伴,希望未来还可以和小可爱们携手并进~
    明早九点会掉落大肥章~v章评论会随机掉落三十个红包~爱你们!
    →敲重点:本文是沙雕风的宫斗文,所以后期会主宫斗,建议v章不要一次性购买,最好一章章订阅,以免出现不合胃口而后悔订阅全文的现象。
    *
    甜菜悄咪咪的给接档文《虐文女配不想死(穿书)》沙雕小甜饼求个收藏~
    虞蒸蒸死缠烂打大师兄整整七年,为他端茶送水,为他洗衣做饭,卑微到了尘埃里。
    当大师兄被名振六界的鬼王追杀,她毫不犹豫替他挡了致命一剑。
    醒来后她才恢复记忆,想起自己是穿进了一本虐恋深情的修仙文里,成了活在男主回忆里的白月光。
    不久后大师兄会因练功走火入魔,将她扒皮抽骨制成标本。
    清醒后他为救尚存一魄的她,强取女主心头血,在经历毁容失忆带球跑后,他为表决心挽回女主,亲手斩碎她最后一魄。
    虞蒸蒸当场撕掉剧本:我可去你妈的吧!
    听闻鬼宗门正在招人,她收拾好包袱,马不停蹄的投奔了大师兄的死对头——鬼王。
    -
    面试现场。
    虞蒸蒸疯狂吹彩虹屁:“鬼王风华绝代,举世无双,乃是小女爱慕已久的对象。”
    鬼王坐在珠帘后,手中捻着佛珠,眸光意味不明:“听说你为孤的仇人挡过剑……你喜欢他?”
    虞蒸蒸笑容满面:“哪能啊,他就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我是脚滑了才不小心挡上去的。”
    -
    直到有一天,虞蒸蒸伺候鬼王盥洗时,不小心撕掉了鬼王脸上的人.皮面具。
    望着那张和大师兄长的一模一样的脸,她结结巴巴的试探道:“您和大师兄是亲兄弟?”
    鬼王眯起双眸,挑唇轻笑:“不,孤是那只癞蛤.蟆。”
    排雷:
    【高亮,男主与原书男主不是一个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