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二十一条咸鱼 ...

  •   沈楚楚眯起眸子,绿萝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她细细回忆一番,许久才想起来,这一段似乎也是原文里的剧情。
      
      原主在宫宴上因为花粉过敏,被抬回了永和宫,狗皇帝当晚翻了嘉嫔的牌子,翌日给嘉嫔送去流水般的赏赐。
      
      肿着一张猪头脸的原主昏迷了一宿,第二天听说了嘉嫔受宠之事大受打击,几度昏厥。
      
      绿萝趁此机会提议让原主给皇上煲汤送去,借此挽回皇上的心意,原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亲自跑到御膳房煲汤。
      
      煲好汤后,绿萝趁原主不备之时,在汤里下了泻药,原主毫不知情的将汤送去了养心殿。
      
      皇上念在原主过着敏还惦念自己的情分上,喝了一小口汤,而后皇上很快就感觉到要想一泻千里的欲望,并让宫人拿出了恭桶。
      
      就在这时,嘉嫔来到了养心殿,望着一脸便秘之色的皇上,嘉嫔突然变身为精通药理的名侦探柯南,指着汤药说出了令皇上腹泻的罪魁祸首。
      
      皇上绷紧了菊花,强忍着即将喷薄而出的屎意,让人找来了太医,太医检查过后,证明了嘉嫔的想法没错,汤里的确有问题。
      
      嘉嫔瞬间自由切换成白莲模式,哭着将所有罪过揽在了自己身上,还说原主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如此,求皇上不要责罚原主。
      
      皇上心中暗叹嘉嫔善良,并彻底厌恶了原主,将原主从二品贵妃降为了三品楚妃,还罚原主禁足了半个月。
      
      沈楚楚忍不住笑出了鹅叫声,剧情终于要回到原轨了吗?
      
      只要她被降了位份,那离她被关进冷宫就不远了,她可算要熬出头了!
      
      上次宫宴改变剧情,估计是因为碧月将那套华服送去浣衣局洗过的关系,只要这次她严格按照剧情来演,想来绝对不会再出问题了!
      
      想到这里,沈楚楚觉得绿萝都看着顺眼了不少,她点了点头:“好,碧月正在清点赏赐,你陪本宫去趟御膳房吧。”
      
      是了,原文中就是碧月临时有事去不了御膳房,所以是绿萝陪同原主去煲汤,没有碧月在身边,绿萝下药也方便了不少。
      
      绿萝连忙应下,她眸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得意之色,这沈楚楚进了宫也没半点长进,饶是现在依旧蠢笨不堪。
      
      跟着这样的主子,简直是她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她要尽快帮嘉嫔扳倒沈楚楚,待到沈楚楚死后,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被调到长春宫当差了。
      
      沈楚楚跟碧月交代了一声,便带着绿萝去了御膳房。
      
      其实永和宫里有小厨房,但小厨房食材不全,平日原主也很少在小厨房里点膳。
      
      东六宫和西六宫各有一个膳房,原主去的是西六宫的御膳房,那里的食材更丰富新鲜,离养心殿也不远,煲好汤方便立刻给皇上送去,免得汤凉了。
      
      沈楚楚并不关心食材好坏,更不在意汤凉不凉,反正狗皇帝都是要拉肚子,不过她为了走剧情,还是去了西六宫的御膳房。
      
      御膳房的御厨和宫女看到她,显然都有些惊讶,待她解释清楚自己的来意,众人纷纷热情的表示愿意帮忙煲汤。
      
      若是昨天之前,沈楚楚来御膳房,只怕这些人是理都不会理她一下。
      
      但昨晚上皇上翻了她的牌子,今早上又送去那么多赏赐,楚贵妃要得宠的消息一下传遍了整个后宫,谁看见她都忍不住想要巴结。
      
      沈楚楚婉拒了他们:“本宫想亲手为皇上煲汤。”
      
      众人知趣的散去,有宫人为她专门准备好了煲汤的食材,贴心的给她放在了一旁。
      
      御膳房有不少灶台,因为原文中并没有特意描述原主去了哪个灶台做饭,沈楚楚就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开始煲汤。
      
      沈楚楚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根本没接触过厨房这种地方,只有去支教的那一年里,她才开始学习怎样做饭。
      
      她的厨艺只能说勉强可以吃,但味道怎么样,这就要看运气了。
      
      其实原主也不大会煲汤,小时候原主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能吃上一个粗粮的窝窝头都已经是极好的,哪里有铜板去买肉煲汤喝。
      
      为了给皇上煲一碗好喝的汤,原主在御膳房里耗了一下午,浪费了无数原材料,才勉强做出一碗味道不错的参鸡汤。
      
      沈楚楚来之前特意换了一件窄袖短袄,干起活来倒也还算利索,她按照记忆中原主的做法,先做了一遍参鸡汤。
      
      炖了半个时辰之后,她掀开了锅盖,只见锅里一片乌漆嘛黑,参鸡汤变成了乌鸡汤,一股呛鼻子的糊味窜上了头。
      
      沈楚楚忍不住咂舌,原主果然是个人才,差点就把锅底给烧穿了。
      
      她用锅铲铲了好久,才把焦黑的鸡从锅底上铲下来,她拿着筷子戳下来一口肉,对着绿萝笑了笑:“你替本宫尝尝好不好吃。”
      
      绿萝:“……”
      
      这还用尝吗?看着就知道根本不能吃吧?
      
      绿萝心里极为不情愿,可又不敢说自己不吃,万一打击到沈楚楚,沈楚楚不愿意继续做了,那她就白费力气了。
      
      她磨磨蹭蹭的走过去,接过了沈楚楚手里的筷子,将筷子上的肉扔进了嘴里。
      
      绿萝只感觉到一股冲天的苦味泛了上来,那一口鸡肉犹如在茅坑里放了三天的石头,又臭又硬,难以下咽。
      
      沈楚楚强忍着笑意,装作一脸紧张的样子:“好吃吗?”
      
      绿萝五官扭曲的点了点头:“好吃……”
      
      “好吃就全吃了吧,别浪费了。”她将盘子推了过去。
      
      绿萝:“……”呕!
      
      倒也不是沈楚楚故意折磨绿萝,原主从小苦惯了,所以就养成了节约粮食的好习惯。
      
      在原文中,不想浪费粮食的原主,就把做废了的参鸡汤都投喂给了绿萝。
      
      虽然沈楚楚是按照剧情演戏,可看着叛主的绿萝被这般折腾,她心里还是生出来一丝暗爽。
      
      绿萝在一旁艰难的咀嚼着难以下咽的炭焦鸡,沈楚楚便抓紧时间炖起了第二锅参鸡汤。
      
      一次次的失败并没有让她感觉挫败,倒是绿萝看着面前越堆越多的参鸡汤,再也忍不住开了口:“娘娘,天色不早了,若是太晚过去,只怕皇上便要用晚膳,喝不下这参鸡汤了。”
      
      沈楚楚掀开最后一锅参鸡汤,看着锅里泛着油花香喷喷的鸡汤,给自己舀了一碗。
      
      尝了两口之后,沈楚楚满意的点了点头:“绿萝,将锅里剩下的参鸡汤装进食盒中,本宫回去换身衣裳,马上就回来。”
      
      绿萝连忙应声:“好,奴婢这就去做。”
      
      沈楚楚对她笑了笑,转身出了御膳房。
      
      原主怕油烟熏到衣裙上不好闻,所以才非要折腾一趟,再回去永和宫换身衣裳。
      
      绿萝便是趁原主回去换衣裳时,将泻药下在了汤里。
      
      沈楚楚一点也不嫌麻烦,反正有步辇抬着她,就是费些时间而已。
      
      她前脚刚走,绿萝便将强力泻药扔进了煲好的参鸡汤里。
      
      以免被人发现,她还特意将泻药搅拌了许多次,一直等到泻药的粉末完全融合进汤里,才算是罢了手。
      
      将参鸡汤装好后,绿萝便捂着有些腹痛的肚子,站在一旁等候沈楚楚回来。
      
      她等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终于有些撑不住了,方才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不知是消化了还是没消化,梗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难受极了。
      
      绿萝憋得脸都绿了,见沈楚楚还不回来,再也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了。
      
      她迈着碎步冲进了御膳房外头的茅房里,一进去便大吐特吐起来。
      
      绿萝刚一走开,御膳房里便进去了一个穿翠色宫装的宫女,她探头探脑的望了望四周,见没人注意她,她飞快的拎起沈楚楚的食盒,面色自然的走了出去。
      
      出了御膳房,宫女心中才算是松了口气,她手中紧紧的攥着食盒,转身疾步离去。
      
      走出没多远,宫女看到自家主子,连忙恭敬的将食盒交到了主子手中:“娘娘,这就是楚贵妃煲了一下午的参鸡汤。”
      
      皇贵妃挑起罥烟眉,面上带着些寒色:“本宫邀她出来喝杯茶,她百般推辞拒绝,如今倒是有闲心跑到御膳房里煲汤?”
      
      宫女压低了声音:“奴婢在御膳房盯了一下午,听闻楚贵妃煲汤,是为了给皇上献殷勤。”
      
      皇贵妃脸色更难看了,昨日皇上翻了沈楚楚的牌子,今日还给沈楚楚送去了流水般的赏赐。
      
      沈楚楚真是比嘉嫔还要做作,想给皇上煲汤可以在自己宫里的小厨房里煲,非要跑到西六宫的御膳房去煲汤,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要给皇上煲汤似的。
      
      皇贵妃咬了咬牙,她绝对不能再让皇上对沈楚楚刮目相看了,若不然那皇后之位,定然是要落到沈楚楚手中的。
      
      “换个食盒来装参鸡汤,这是本宫在小厨房里劳累几个时辰,亲手给皇上熬制了的参鸡汤……听懂了吗?”皇贵妃挑起了唇角。
      
      沈楚楚在她面前还是太过稚嫩,这汤上也没写谁的名字,即便是沈楚楚辛苦了一下午的成果,她抢过来说是她自己煲的汤,也没人会质疑她的话。
      
      宫女笑着应道:“是,这是娘娘辛劳一下午煲的参鸡汤,奴婢这就换个食盒,陪娘娘去给皇上送汤。”
      
      与此同时,沈楚楚换好了衣裙,坐着步辇被抬回了御膳房。
      
      她一进御膳房,便看到了脸色煞白的绿萝:“天色不早了,赶紧拿着食盒跟本宫去养心殿送汤。”
      
      绿萝嘴唇颤了颤:“娘娘,食盒不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皇贵妃:本宫真的是太聪明了!
    沈楚楚:哪个憨批拿走了我的泻药参鸡汤?!
    *
    预收文《我给反派当后妈(穿书)》古言小甜饼求小可爱们戳下收藏~
    叶彬彬穿进了修仙小说里,身上还绑了个养娃系统。
    她要养的娃是同门师姐和魔界之人生下的小奶包,师姐难产而亡后,小奶包被扔进天牢,吃不饱穿不暖还被人欺辱虐打。
    长大后的小奶包黑化成了统治六界的大魔头,手上沾满血腥,刀下亡魂无数。
    养娃系统:你要用母爱感化他幼小的心灵,引领他走上正途,完成任务就可以离开这里
    为了回家,叶彬彬把浑身是伤的奶包接出天牢,尽职尽责的当起了反派的后妈。
    没钱养奶包怎么办?
    上山挖灵草,下水抓海参!
    有人欺负奶包怎么办?
    抽出她的十米大刀砍回去!
    奶包不听她话怎么办?
    一哭二闹三上吊,走奶包的路,让奶包无路可走!
    直到叶彬彬被迫与仙界联姻出嫁,长了一张奶包脸的男人从天而降,凭一己之力踏平六界,踩着众多枯骨亡魂,将一身红衣的她拥入怀中。
    杜彬彬:QAQ反派提前黑化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纪礼是六界人人惧怕的大魔头,因罪孽深重引来了十道天雷。
    天雷将纪礼劈回到数万年前,法力暂时被封印的他,被迫寄宿在自己幼年时的身体中,再次重温噩梦般的童年。
    直到有一天,一个圆脸笑眯眯的女子走进了天牢,对着浑身是伤的纪礼伸出了双手。
    “我叫叶彬彬,彬彬有礼的彬彬,跟我回家吧,以后我罩着你。”
    #我深陷泥潭,却因你而渴望光明#
    一心想用母爱感化奶包的铁憨憨女主X被迫寄宿在奶包身上吃人不吐骨头的大魔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