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二十条咸鱼 ...

  •   即便沈楚楚低着头,也能感觉到太后那不善的目光,她轻轻蹙起眉,仔细思索自己方才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得罪了太后。
      
      太后很快便收敛起了眸光,神色恢复了正常,仿佛刚刚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只是一场幻觉。
      
      她缓缓走到红木椅旁,不紧不慢的坐了下去:“起来吧,哀家唤你过来,便是想问一问,你对过几日的斋宴,可有何好的提议?”
      
      沈楚楚愣了愣,而后站了起来,太后大半夜找她过来,就是询问斋宴的事?
      
      斋宴向来跟她没什么关系,每个月一次的斋宴都是皇贵妃负责主持操办,太后怎么突然想起来问她的意见了?
      
      莫非是觉得皇贵妃办的斋宴不合心意,所以才私下找到她,想让她来管此事?
      
      那她可管不了,毕竟下一次斋宴上,皖嫔会私通侍卫被人发现,要是她接受斋宴之事,届时皖嫔出了什么事,黑锅便都会是她的。
      
      她记得原文中,皖嫔最终被处死在了斋宴之上,虽然如今她不慎改变了不少剧情,可万一皖嫔这剧情没变,那她岂不是要倒霉了?
      
      到时候斋宴办理权若是交到了她手上,那个小心眼的皇贵妃,定然要误会是她在太后面前胡说八道了什么。
      
      万一斋宴出了问题她要受罚,皇贵妃也会在心底记她一帐,怎么看她都是吃力不讨好。
      
      沈楚楚斟酌半晌,犹豫着开口道:“斋宴很好,恕臣妾愚钝,并未看有何不妥之处……”
      
      太后抬手捧起一杯热茶,动作优雅的用茶盖撇了撇茶杯里的浮末:“无妨,莫要紧张,哀家只是问问罢了。”
      
      沈楚楚又是一怔,太后问她对斋宴的意见,她什么也没说上来,按照太后的脾性,就算不发脾气,也不会给她好脸看。
      
      可如今太后听到她一问三不知,竟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甚至还随口将此事揭了过去,仿佛对此事真的只是随口问问。
      
      她有些看不懂太后了,既然这不是什么大事,那太后明知道狗皇帝翻了她牌子,却特意遣人过去喊她过来,还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找她。
      
      虽然从她的角度来说,太后是帮了她一个大忙,可从狗皇帝的角度来看,太后就用一件屁大点的事,半路阻拦了他传宗接代。
      
      今日乃是狗皇帝第一次翻牌子,作为他的母后,高兴他开枝散叶还来不及,又怎会从中作梗?
      
      沈楚楚咂了咂嘴,太后这个人可不简单,太后做任何事都会有太后的道理,绝不会做无用功的事。
      
      这后宫的水太深,不管太后今日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就装傻充愣当个傻子就好。
      
      若不然万一不小心戳破了太后什么秘密,那太后想弄死她,比弄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臣妾在乡野之间长大,远不如皇贵妃聪慧贤淑,臣妾让娘娘失望了……”沈楚楚一脸愧疚之色,蔫蔫的垂下了头。
      
      太后捧起茶杯呷了口茶,神色淡淡道:“你是个好孩子,身世坎坷不是你的错,哀家不怪你。”
      
      沈楚楚一脸感激的望着太后,仿佛被太后的话感动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太后看起来很好说话,但她却迟迟不敢松一口气,太后可要比狗皇帝难伺候百倍。
      
      男人大多粗神经,很多时候并不能看破一个女人的伪装,就比如狗皇帝永远也不会知道她根本就不喜欢他,每天装作争宠也只是为了演戏。
      
      而女人看女人就不同了,但凡那个人说话的语气稍微有点不对劲,女人都能推理出十万八千种可能性出来,任何伪装都瞒不过女人的第六感。
      
      慈宁宫的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沈楚楚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殿门,只见常嬷嬷端着两只小瓷碗走了过来。
      
      常嬷嬷先将一只瓷碗放到了太后的手边,而后又捧着另一碗递给了沈楚楚。
      
      “娘娘每日入睡前,都要喝一碗冰糖血燕窝,喝了这汤,夜里睡得便更安稳一些。”常嬷嬷见她愣神,低声解释道。
      
      太后翘起无名指和小指上的护甲套,执着银汤匙舀了一口,慢里斯条的将冰糖血燕窝倒入了齿间。
      
      “好孩子,夜里阴寒,喝点汤暖暖身子。”太后喝了两口,缓缓开口道。
      
      沈楚楚手中捧着热气腾腾的瓷碗,心中只觉得疑团重重,常嬷嬷一进院子就将她扔在那里,便是为了去熬汤?
      
      常嬷嬷怎会知晓她要在慈宁宫停留多久,若是太后问了她两句话,便让她走了,那常嬷嬷这多出来的一碗汤岂不是白熬了?
      
      而且这血燕窝极为稀奇,便是皇贵妃也没资格喝,常嬷嬷就算是太后的心腹,也不可能擅作主张拿出血燕窝来招待她。
      
      除非这汤,是太后提前吩咐常嬷嬷准备好的,这样一切便说得通了。
      
      太后抬起眸子,眸光中闪过一道寒光:“怎么不喝?不合你胃口?”
      
      沈楚楚连忙摇头,她捧着瓷碗的小手有些颤抖,面色感激道:“臣妾从未喝过血燕窝,多谢娘娘赏赐……”
      
      说罢,她便抬起头将那一碗暗红色的热汤,仰头喝了个干净。
      
      不管这汤有什么问题,她都必须要喝,碗里放着银匙,银匙上泛着淡淡的光泽,并没有变黑,说明这汤里没有毒。
      
      她有一种直觉,仿佛太后将她叫到这里来,并不是为了斋宴之事,而是为了让她喝这一碗汤。
      
      若真是如此,她要是不喝下去这汤,太后又怎么会让她离开?
      
      见沈楚楚乖乖喝了汤,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天色已晚,便让常锦送你回永和宫早些歇息。”
      
      常锦指的便是常嬷嬷了,沈楚楚垂下头应了一声,并未反驳太后的话。
      
      太后身上果然有什么古怪之处,按理来说,她是从养心殿被叫走的,就算让常嬷嬷送她,也该将她送去养心殿,而不是指名道姓的说将她送回永和宫。
      
      沈楚楚跟着常嬷嬷离开了慈宁宫,太后放下银匙,唤来了宫人:“去一趟敬事房,取来《起居注》。”
      
      《起居注》一般用来记录皇上平日的言行举止,除了那些,还会记录皇上的私生活,例如皇上在何时何地宠幸了哪个嫔妃。
      
      宫人并没有多问,恭敬的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太后眯起眸子,望着宫人离去的背影,微微用力攥紧了手中的佛珠。
      
      回到永和宫,沈楚楚让碧月先下去休息,待到殿内只剩下一个人,她偷偷跑到院子里,寻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用手指按压舌根,强行催吐起来。
      
      就算那汤里没毒,定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她宁愿让自己一时难受,也不想届时因为这汤留下什么病根。
      
      等她吐干净了肚子里的东西,这才回到殿内漱了漱口,和衣就了寝。
      
      沈楚楚这一觉睡到了晌午,直到有人推门吵醒了她,她才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
      
      先进来的是碧月,碧月后面还跟着一个绿萝,绿萝走路一瘸一拐,想来是臀上的伤口还未愈合。
      
      “娘娘,皇贵妃派人来找您,被奴婢们挡了回去。”碧月端着洗漱的东西,走了过去。
      
      沈楚楚伸了个懒腰:“她何时变得这般好说话了?”
      
      不等碧月说话,绿萝便抢先开了口:“奴婢跟皇贵妃的婢子说,娘娘昨晚上侍寝太过劳累,所以今日需要修养一番。”
      
      沈楚楚:“…………”
      
      碧月刚伺候主子穿好衣裳,外头便传来的小德子的声音:“娘娘可在?”
      
      沈楚楚走了出去,看到小德子,和他身后的众多太监宫女,不解的挑了挑眉:“德公公可是有什么事?”
      
      小德子脸上带笑:“恭喜娘娘,这是皇上让奴才给您送来的赏赐。”
      
      沈楚楚:“……”
      
      狗皇帝有病吧?她又没侍成寝,送这些东西过来干什么?
      
      小德子见她不语,以为是她太过激动了,他自顾自的拿出赏赐清单念了一遍,眉飞色舞的仿佛受赏的人是他一样。
      
      永和宫的院子外,围了不少的宫女太监,他们皆是一脸艳羡的望着沈楚楚,只恨自己之前没有慧眼识珠,调到永和宫当差。
      
      前段时间各大宫殿都缺人,他们哪个也不愿意去永和宫,个个都争破脑袋想去嘉嫔的长春宫,谁都知道楚贵妃不招皇上待见,跟着她便是永无出头之日。
      
      哪想到楚贵妃会突然受宠,永和宫的鸡犬也要跟着升天,他们又如何不悔恨自己当初的愚昧无知。
      
      沈楚楚自然是感受到殿外数道炙热的目光了,她有些无奈的感谢了一番小德子,又让碧月给小德子了一些赏银。
      
      这次小德子依旧没要,沈楚楚也不意外,他收不收是他的事,她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
      
      待到小德子走后,沈楚楚让碧月将能当做现银来花销的赏赐归了出来,剩下的东西都扔进了永和宫偏殿的仓库里。
      
      见碧月不在,绿萝上前怂恿道:“娘娘,皇上赏赐了这么多东西,您应当给皇上些回礼才是。”
      
      沈楚楚挑眉望着她:“什么回礼?”
      
      绿萝一脸认真:“煲些补汤送去给皇上,也是娘娘的一番心意。”
      
      本来她是不准备这么快回到沈楚楚身边伺候的,但昨晚上嘉嫔派人找过她,让她今日怂恿沈楚楚给皇上煲汤。
      
      等沈楚楚煲好汤,她就在汤里放一些强力泻药,届时皇上喝了汤便会产生反应,感到腹泻难忍,太医很快就会查到沈楚楚的头上。
      
      这样一来,沈楚楚必定会失宠。

  • 作者有话要说:  沈楚楚:千里送泻药,礼轻情意重
    *
    感谢Paris小可爱投喂的10瓶营养液~感谢东隅未孑小可爱投喂的9瓶营养液~
    蹭蹭小可爱,吧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