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十九条咸鱼 ...

  •   沈楚楚慌乱的向后退去,却被他用手臂牢牢的桎梏住,根本动弹不了。
      
      望着欺身压下的男人,她吓得心脏都快骤停了,满脑子都是狗皇帝怎么还不过敏。
      
      早知道她一进来就该亲上去,那样的话,算一算时间,此刻狗皇帝也已经过敏了。
      
      “皇上,臣妾身子不适,只怕不能侍候皇上了……”她佯装出痛苦的样子,声音急促道。
      
      司马致充耳未闻,专心致志的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种着草莓。
      
      她不是想去见奸夫吗?那他就让她带着一身吻痕去见她的奸夫,届时且看那男人该作何感想。
      
      本来他不愿碰她,只想吓唬她一番,毕竟那道士说的话,虽然他不相信,可太后相信。
      
      若是让太后知晓他碰了女人,怕是又要对着他哭上三日三夜了。
      
      可楚贵妃实在太过嚣张,竟然胆大到用口脂引得他过敏,借此来逃避侍寝,若是他不好好惩治她一番,指不定她下次就敢弑君了。
      
      就算是被太后责骂也好,今日他定是要让她吃些苦头,她反复在他的底线上踩来踩去,他不做点什么报答她,心里都觉得过意不去。
      
      沈楚楚急的快哭了,她明显感觉到腿上顶着什么异物,就算她没谈过恋爱,却也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她已经袭击过狗皇帝一次,别说第二次了,他警惕心强的不行,根本不会再给她一次动手的机会。
      
      感受到他身上越发滚烫的温度,沈楚楚咬了咬唇,他若是真的强要她,她也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难道她的清白,就要葬送在一个不喜欢的狗男人身上了吗?
      
      沈楚楚自暴自弃的挺尸,罢了,她就当今日是被狗咬了一口,谁让她现在是狗皇帝的妃子。
      
      对她来说贞洁固然重要,但她却不会因为失了贞洁,就去抹脖子自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早晚有一天,狗皇帝会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惨痛的代价!
      
      司马致清楚的听到她心态的变化,他嘴上的动作顿了顿,望着她洁白如玉的脖颈,思索着要不要狠狠咬她一口。
      
      这已经是她今日第二次,将他和狗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了。
      
      他乃是九五之尊的晋国皇帝,被他宠幸理当是她的荣幸才是,什么叫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正当他失神之时,门外传来了杨海的声音:“皇上,太后娘娘有急事要寻楚贵妃过去一趟……”
      
      杨海的语气有些虚,他守在殿外,又不是耳背,殿内那时不时传来的低吟,他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不管太后有何急事,到底是打扰了皇上的兴致,只怕皇上此刻要恼火坏了。
      
      沈楚楚听到杨海的声音,像是听到了什么天籁之音,她从来不知道,那尖细中微微带一丝粗哑的嗓音竟是这般的美妙动听。
      
      太后找她找的简直太是时候了,再晚一会儿,只怕她就要被狗皇帝吃干抹净了。
      
      “臣妾也想侍候皇上,只是太后娘娘似乎找臣妾有什么急事……”沈楚楚一脸为难,眸中却装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之色。
      
      司马致黑漆漆的眸子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盯出一个窟窿来,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太后找她是因为听说了他翻牌子的事情。
      
      他捏了捏眉骨,如果他再继续下去,只怕太后便要亲自杀过来了。
      
      罢了!算她今日走运!
      
      若不是太后派人来阻拦,她今晚上就休想再下去龙床。
      
      他慢条斯理的松开她的手臂,一得到自由,沈楚楚立马像是野兔似的,窜起来扯住锦褥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她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着他的身子,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安全了,她高高提起的那颗心放了下去,便忍不住开始欣赏眼前美好的风光。
      
      因为刚刚沐浴过的原因,他还没来得及穿上亵衣亵裤,方才他扯开缎袍之后,里头便是真空。
      
      他这个身材真是绝了,前凸后翘、八块腹肌,可惜她刚才太紧张了,没有看清楚他身前的大好风光。
      
      在沈楚楚的眸光不经意间扫到他的后脊椎上时,她的神色一怔,那一片光滑的后背上,有一道丑陋的疤痕。
      
      看起来似乎是被钝器割伤过后留下的疤痕,若是仔细看的话,那后腰一侧还有一个不规则圆形的疤痕。
      
      狗皇帝好像也没上过战场,那他身上这疤痕从何而来?
      
      即便司马致侧过了身子,也能感受到某人炙热烫人的目光,他不紧不慢的拾起缎袍披在身上,声音低沉微哑:“若是没看够,那朕便继续。”
      
      沈楚楚吓得连忙闭上了眼睛:“臣妾什么也没看见……”
      
      司马致冷哼一声,穿好袍子下了榻,他走到门外,对着杨海吩咐道:“去取一套衣裙来。”
      
      杨海知道皇上是给楚贵妃要的衣裳,他垂下头恭声应了一句,带着守在殿外的碧月,去侧殿取来衣裙。
      
      侧殿有专门一间屋子,存放各个嫔妃们的一套新衣裳和鞋袜,方便在养心殿侍寝过后,嫔妃们沐浴更换新衣。
      
      杨海找到楚贵妃的衣裙和鞋袜后,交到了碧月的手中:“劳烦碧月姑娘给娘娘送去。”
      
      碧月道过一声谢后,双手接过衣裙鞋袜,转身回到了养心殿的正殿中。
      
      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了,龙床上只有一个将自己裹得只剩下一张脸的主子。
      
      当碧月看到自家主子身上斑驳的红痕后,她总算舒了一口气,也不知太后犯的什么病,大晚上的找主子过去作甚?
      
      幸好没耽误皇上宠幸主子,若不然主子辛辛苦苦准备这么久,甚至还不计前嫌收下嘉嫔的华服,这些为了争宠做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只盼着主子能通过这次侍寝抓住皇上的心,毕竟算起来,主子还是皇上的第一个女人,多少在皇上心中也该留下一些不一样的情分吧?
      
      沈楚楚生怕狗皇帝反悔,抓起来衣裳赶紧套在了自己身上,穿上鞋袜就风风火火的朝着殿外走去。
      
      太后身边的常嬷嬷在养心殿外候着,见沈楚楚出来,她不卑不亢的行了个礼:“劳烦娘娘跟奴婢去一趟慈宁宫。”
      
      沈楚楚连忙点了点头:“辛苦嬷嬷跑这一趟。”
      
      常嬷嬷见她还算识趣,并没有因为侍寝被打断,就面带不悦或是不满之色,这才勾起了笑脸:“夜里黑,娘娘走路仔细些。”
      
      沈楚楚应了一声,跟在常嬷嬷身后,去了慈宁宫。
      
      她前脚刚走,司马致便从院外走进了养心殿,杨海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生怕自己被当做出气筒撒气用。
      
      但凡哪个男人做事做到一半,硬生生的被打断,只怕脸色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司马致阴沉着脸,指腹轻轻的摸索着薄唇,过了好一会儿,他皱起眉头:“找个太医过来。”
      
      杨海一怔,莫非是皇上憋的太难受了,想让太医开个方子去去火?
      
      司马致抬起头,皮笑肉不笑的望着杨海,将杨海笑的头皮发麻,连忙垂头应道:“老奴这就去找太医。”
      
      与此同时,沈楚楚也跟着常嬷嬷到了慈宁宫外,她本想多嘴问一句太后找她有什么事,可常嬷嬷一直绷着一张脸,看着怪吓人的,她根本不敢开口多说话。
      
      沈楚楚在心中叹了口气,不管太后有什么事都好,反正来都来了,她总不能不进去。
      
      常嬷嬷似乎有什么事,到了院子里,便将她们扔下离去了。
      
      慈宁宫外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不过上次她来过慈宁宫给太后请安,因此也大概知道该怎么走。
      
      沈楚楚方才被狗皇帝压得时间太久,这一路走过来,腿都直打颤,若非是有碧月搀扶着,只怕是路都走不稳。
      
      慈宁宫外,有两个宫人守着,她们见沈楚楚来了,便对着她行了个礼:“娘娘大安。”
      
      沈楚楚点了点头,算作回应,刚要迈步进去慈宁宫,宫人却拦住了碧月:“太后娘娘只唤了楚贵妃一人,你在外头候着便是。”
      
      碧月为难的看着自家主子,只见主子拍了拍她的手:“等着吧。”
      
      沈楚楚交代了碧月两句,便自己进了慈宁宫。
      
      虽然不知太后这神神秘秘搞的什么鬼,但她和太后无仇无怨的,最近也没干什么惹怒太后的事情,想来太后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不同于慈宁宫外的漆黑一片,殿内安置了不少夜明珠,将宫殿映的犹如白昼一般明亮。
      
      沈楚楚揉了揉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殿内的白光,正殿里好像没有人,她打量了半天,也没瞧到太后人在哪里。
      
      “哀家在这里。”太后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她的手中拿着一串檀香佛珠,神色略显清冷。
      
      和常嬷嬷一样,太后也常年绷着一张死人脸,像是面瘫似的,很少能在她脸上看到表情。
      
      沈楚楚从第一次见到太后之时,便知道太后不是什么善茬。
      
      太后没有显赫的身世,她原本只是狗皇帝生母陪嫁的媵女,能从一个滕女步步为营走到太后之位,想也知道太后的心机城府该有多深沉。
      
      沈楚楚福了福身子,恭敬道:“臣妾参见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太后并没有让沈楚楚起身,她缓步走到沈楚楚身旁,眯着冰冷的眼眸,似乎是在打量着什么。
      
      沈楚楚穿的是低领宽袖的短袄,在夜明珠的照耀下,她白皙的脖颈上,那点点斑驳的红痕简直是一览无余。
      
      太后死死的盯着她的脖子,太阳穴处的青筋隐隐鼓起,那攥着佛珠的手指下意识的收紧,捏的佛珠吱吱作响。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团团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爱看小说的栗子小可爱投喂的10瓶营养液~感谢17972420小可爱投喂的6瓶营养液~感谢楼兰月与玉门关投喂的5瓶营养液~感谢瑾鱼鱼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亲亲小可爱~感谢小可爱们对甜菜的支持~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