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节、弄堂(1) ...

  •   旁边一位黑得发亮的小警察道:“还愣着干什么,我们焦队都发话了,赶快鼓掌啊!”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一阵稀稀拉拉、有气无力的掌声之后,焦旸脸色一沉,回头道:“行了,录好了吗?拷上,都给我带走!”
      
      刑警大队当场控制住这批人后,起获大量赃款及各地来申火车票,纷纷感叹,“这还真是全国‘代表’大会啊!”
      
      据盗窃团伙头目林某兄弟现场交代,他们正对比申城地图,划分地盘,开展一年一度的盗窃竞赛,并借此交流技术经验和注意事宜。这次来申,既是聚会,也是开一年一度的年会。
      
      焦旸随手捡起一个小毛贼的会议笔记,念道:“动作要快,绝不拖泥带水,遇有报警器店铺,绝不恋战……行啊,组织国际化、正规化,还是技术流呢,我等着看,你们啥时候上市哈!”
      
      焦旸还不忘背着手,径直走到拖拖拉拉的队伍最前面,道:“都老实点啊,到申城来偷电瓶,还比赛,怎么想的啊?!”
      
      “焦队,哪呢?”
      
      这时,张本春打进电话来道:“昨天在汽车站找到的弹壳,鉴定出来了,跟尸身后脑弹孔相符。但是,有点奇怪,居然是老掉牙的54式手.枪。就算是买凶,也不能用这种老家伙吧?这都是古董了,现在收得比新.枪还贵呢!”
      
      “也不一定。”
      
      焦旸一顿道:“国内禁枪严,这种不定怎么七拼八揍来的。这边完活了,等我回去看看再说吧。”
      
      结果他们还没走到半路上,办公室里张显宁的电话,就跟控制中心的消息前后脚进来了。榜棚街刚才发现一名十来岁的男童尸体,控制中心怀疑与他们手上正在查得那起青少年连环失踪案有关,就优先通知了队里。
      
      焦旸转头道:“黑鱼,来活了,咱们先走!”
      
      因为黑里透亮,被队里戏称作黑鱼的余晓光答应一声,把嫌犯交给别人,跟了上来。
      
      这么多人都挤在这里,三十多人的盗窃团伙等着,他也不能把警车开走啊!焦旸伸手拦了辆出租车,跟余晓光直奔事发地点。
      
      榜棚街这里是一片老城区,附近全是窗户挨着窗户、门挨着门的密密麻麻的小弄堂。他们赶到的时候,事发的街巷,已经被派出所的民警封锁了。
      
      焦旸亮了证件,带着余晓光进去现场。警戒线外,一对老夫妇正抓着一个貌似是拾荒的男人在推推搡搡,哭天抢地的大骂。
      
      余晓光道:“头,你觉得这事,跟咱们那个系列青少年失踪案,是一起的吗?”
      
      焦旸想了想道:“我觉得应该不是。之前的七起案子,从来没有发现过一起尸体。也就是说,要么受害人仍在,要么就是,凶手或疑犯,刻意注意了这一点。不论哪种,这都可以说是,一个犯罪标记,即不暴露受害人去向。我以前学过……系列犯罪,凶手多多少少,都会设置一些自己的特殊记号。这就是明显的犯罪手法不同,应该不是,同一个或者同一批人犯案。”
      
      这是以前在M国时,陆沅离教他的……现在你还想这些干啥?!焦旸苦笑一下,掏出包烟,过去问了这片的民警。两位老人是被害男孩小金的爷爷奶奶。这个中年男人叫刘军红,是这一片收废品的,就是他最先发现的尸体。
      
      今年11岁的男孩小金中午吃完饭就去上学了,下午快三点的时候,学校老师来电话询问,孩子怎么没去上学。
      
      孩子奶奶有点不放心,拨了孙子的儿童手表,却一直打不通。她就害怕了,着急忙慌的出来寻找。谁知,找了还没一个小时,她就听邻居说,巷子口那里死了个孩子。
      
      金奶奶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看,就看见穿着一身蓝色校服、背着个黑书包的孙子小金,同样蓝色的儿童手表扔在一旁,看来已经摔坏了。本来机灵可爱的孩子,满脸青紫、眼睛外突地斜躺在一堆杂物上,下半身还压着片石棉瓦。
      
      几年前儿子出车祸没了,媳妇分了赔偿金就走了。懂事听话、成绩又好的孙子小金是她暮年里唯一的指望……她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收废品的刘军红操着家乡话嚷嚷道:“娃娃真不是我杀的,我就是蹬着三轮车从这里过,三轮把这块石棉瓦碰倒了。我下车想给扶起来,就看见娃娃躺在这里。我在这一片儿,也收了好几年废品了,都知道我的品性。金奶奶,咱们又不是不认识,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我杀你家娃娃做什么嘛!”
      
      “人不是他杀的。”
      
      焦旸神情专注地打量了一阵男童的尸体,又看了看刘军红粗糙、皲裂的大手,对围着的几个街坊道:“大家冷静一下,请看小金脖子上,有几道明显青紫的痕迹,嘴唇和鼻子也发紫。这说明,他是被人用力扼喉而死。被掐死的人,由于呼吸不到空气,面部因缺氧,而呈现紫青色。这种死法很痛苦,所以人的眼睛,会明显凸出,脸色涨红,舌头有时也会突出。
      
      然后仔细观察,其中一道指印上,有发粘的胶质物。说明害死小金的凶手手指上,有胶布一类的东西,也许是创可贴。大家再看刘先生手上,并没有胶布痕迹,倒是有很明显的尘土跟黑灰,还有点铁锈。但是小金脖子上很干净,所以,人应该不是他杀的。”
      
      此时这几个街坊议论纷纷,小金的爷爷颤颤巍巍的上前道:“你说不是他杀的,那是谁杀了我的孙子啊?!”
      
      焦旸道:“刘军红不到下午四点,发现的孩子。按您二位的说法,孩子是下午一点多,步行出门上学的。也就是说,孩子在这段时间里,就遇害了。而这里,距离您家不到四百米,并且没有明显拖拽痕迹。也就是说,这里很有可能,就是直接案发现场。
      
      因为假如说要移尸,那必然是要掩藏罪行,就会妥善处理孩子的尸体,以免暴露。正常人肯定不会大费周章的运走尸体后,再带回原位……”
      
      余晓光忽然举起手道:“焦队,那我能弱弱的问下吗?一个孩子能招惹什么杀身之祸啊,凶手要恰巧,就不是正常人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