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节、车站(2) ...

  •   “是、是的!”女证人哆哆嗦嗦的说:“我叫万、万宝璐!”
      
      “您的名字很好记。不用紧张,慢慢说。”
      
      焦旸微笑着问道:“当时他身边,还有没有其他人?”
      
      万宝璐点头道:“是一个人,没有别人……我没看见别人。”
      
      “您说得很好,很准确。”焦旸继续问道:“他大概是从几楼跳下来的,您还有印象吗?”
      
      万宝璐想了想,摇头道:“十几楼吧,没看清。”
      
      十几楼,如果是自杀,爬到正在维修的大楼上,这么高摔下来,那死意挺坚决。本来有安全网,也许还能救,但是这一枪,又是怎么回事呢?
      
      跳楼枪.击案事发一个小时以后,张本春抱着医药箱匆匆赶到,“今天白天这个案子,刚加班写了报告想下班呢,你们这就又来事了!”
      
      “你说得真准啊!”
      
      侯希勇看看他,闷头来了一句,“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就来抓捕个通.缉犯,还是疑似的功夫,就碰上个跳楼的,还‘咣当’开了一枪。这在申城,得是建国后多少年没有的事了,我们头儿确实有点邪门……唉吆!”
      
      焦旸大手照侯希勇肩膀上一拍,“好好查案子,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张本春戴上手套做初步检查,焦旸则招呼大家一起搜寻,看能不能找到弹壳。
      
      张本春一边检查尸体,一边说:“死者身上有多处高处坠下造成的磕碰与擦伤,但应不足以致命。死因初步怀疑为,子.弹射.入后脑导致的贯通伤,脑死亡所致。子弹贯通头颅而过,感觉射.击距离较远,枪支威力不大,而且弹孔,似乎比现在通行的枪.支略大。然后……”
      
      张本春顿了一下,从死者口袋里掏出两张信纸,打开略扫了一眼,递给焦旸道:“有遗书。”
      
      焦旸接过来看了看,见上面说死者叫陈良业,是个30岁的技术员。他因为炒股中了网上套路.贷的圈套,欠款几百万还不清,被贷款公司的人多次骚扰,女朋友也分手了,工作也丢了,怕连累家人,就一狠心走了这条路。说得似乎合情合理,但是一时,也没法判断这封遗书的真伪。
      
      既然涉.枪,不用说,这案子就要归到重案里了。张本春跟同事善后,继续寻找弹壳,焦旸则当仁不让地带着侯希勇等人,去汽车站的总控室调监控了。
      
      车站这样的地方,自然是密密麻麻的摄像头,区局去的四个人,加上派出所民警几个人,很快分头看完了案发时的录像。
      
      死者陈良业下午四点左右,就到了汽车站,犹犹豫豫的来回转了一阵,才钻进了那座正在修缮装饰、清理外墙的大楼里。
      
      候车大楼里的摄像头,也拍到了陈良业独自往来徘徊,狠狠抽着闷烟,还被工作人员提醒不能抽烟的画面。看来看去,也没发现陈良业身边有可疑人员,逼迫他跳楼自杀的迹象。
      
      当晚,焦旸等人忙到深夜十二点。第二天一早焦旸赶到警局,就接到了张显宁一份关于昨天说的通.缉犯,更为全面的报告。
      
      昨天白天,江城区民警在车站发现可疑人员。
      
      昨晚凌晨四时,申城一家沿街店铺发出尖锐的报警声。
      
      当地派出所民警接警后,沿途调取二十余枚监控摄像头,发现几分钟前,两名年轻男子实施盗窃。民警尾随追击,抓获一名窃贼。经突击审问得知,该名男子李某,23岁,有盗窃及持刀抢劫前科。
      
      面对审讯,李某拒不交代同伙下落,其他民警尾随另一窃贼至一居民区。当天上午八时,报警热线接群众举报,在该小区某居民楼内,发现可疑人员与疑似抢劫杀人犯林某结伴出入,并怀疑带有重武器。
      
      林某兄弟二人,均为全国D级通缉犯,派出所民警迅速将案情上报。
      
      江城区刑警大队调取相关监控录像发现,数天来,有一伙明显非本地人青年,于深夜三、四人一组外出,凌晨时返回,回来时表情鬼祟。
      
      “还是团伙啊!”焦旸看完报告,笑道:“那就一锅给他端了呗!”
      
      张显宁道:“焦队,你们昨天忙了一宿,太疲劳了,今天我带队过去吧?”
      
      “没这么脆弱。”焦旸笑道:“咱们手上,现在还有那个枪.击案,得组织人排查枪.支来源等问题。老张,你看家我放心,这点粗活还是我去吧!”
      
      张显宁今年三十有二,也是警校毕业,性格踏实温厚,行事作风按部就班特别得稳,是跟因公殉职的原二队队长宋英杰,同一批提拔起来的年轻干部。
      
      三个月前,宋英杰意外牺牲之后,在升职张显宁还是破格提拔焦旸之间,市局、区局领导内部,颇有分歧。
      
      “打硬仗要上最硬的枪!”
      
      在江城区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李金生一锤定音之下,稳重、资历老的张显宁屈居焦旸之下。也是,焦旸世界名校研究生毕业,入警时间不长就屡破大案,擒拿格斗、射.击爆.破样样来得,还有犯罪心理这一专长,似乎更加适合当时失去队长,遭到重创的重案大队。
      
      为了平衡队内关系,不薄了一众老同志的心,张显宁同时兼任二队教导员。焦旸的警衔已升,而队长职务,暂时还是代理。虽然没有明说,眼看着市局、区局领导的意思,就是只等他破获那个叫舆论哗然、公众极为关注的系列青少年失踪案件之后,才正式走马上任。
      
      江城区刑警大队火速布控,下午二时,一切准备就绪。
      
      小区外围,焦旸看着那栋九十年代的老旧居民楼,“李局,布控完毕,请求抓捕。”
      
      “特警叫了吗?”
      
      “已就位。”
      
      “开始吧。”
      
      行动开始,两名装扮成清洁工人的特警破门而入,打开该居民楼302号房门。焦旸带着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刑警队员冲进来,只见几十个年轻男人将不大的客厅挤得满满当当。大厅墙上,端端正正地悬挂着一张大型申城市区地图,左右拉着两条横幅:“热烈庆祝第28界,全国代表大会召开”。
      
      焦旸背着手走进来,看了看面面相觑、把手举得跟小树林似的各地“代表”,咳嗽一声道:“为了保障各位代表的安全,经我部门建议,领导开会研究决定,本次会议,改在江城区公安局刑侦大队拘留所召开,感谢各位拨冗赏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