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6节、弄堂(完) ...

  •   “你是说,精神障碍者,无差别攻击杀死孩子?”
      
      焦旸看了余晓光一眼,道:“那你注意到,刚才刘军红的说法了吗?他骑三轮过来的时候,孩子身上挡着块石棉瓦。精神病人还知道这个?那也是病得挺精准的哈!
      
      而且,11岁的男孩子,已经具有一定的鉴别和防卫能力。一个感觉不太正常的陌生人接近他,多少会有一些警惕,凶手就未必能轻易得手。注意周围的环境,这一带是老城区,有相对密集的住户与人流。孩子只要呼救,说不定就会引出人来。因此,这个可能性不太大。
      
      但是,熟悉的地方和认识的人员,会降低一般人的戒心。因此,孩子应该是刚出家门,就毫无防备的遇害了。案发时间很短,以至于无人注意与撞破。你再看,这一片跟蜘蛛网一样复杂的地形,我是本地人我都有点掉向。外人摸进来,只怕根本找不到北。
      
      所以,大概率是熟人作案,且凶手也很熟悉周围环境。凶手得手之后,慌张之下,根据地形,把孩子放到杂物堆上,顺手拉了块石棉瓦一挡,就逃窜了。
      
      在大白天里,当街动手杀人,还随随便便拿个石棉瓦一盖,就弃尸逃跑。这种杀人现场,实在是太不讲究了。说实话,我也没见过,做事这么随意的变态杀人狂。因此,这个现场,符合没有预谋,脑子一热,激情杀人的特征。
      
      金奶奶,我能问一下,您家最近有没有跟熟人结怨吗?或者说是,孩子也认识多年,而又有积怨的那种人?”
      
      “有!”
      
      金奶奶马上叫道:“就是隔壁的李家!就是因为争过道,因为谁家多放点东西这些狗屁倒灶的事,他就杀我孙子!我去找他算账,我跟他拼了这条老命也要给小金报仇!”
      
      金奶奶也不管目瞪口呆的老伴,回头就往邻居老李家跑。
      
      焦旸跟余晓光和派出所的两个民警连忙跟上,也有几个街坊一起跟过去看。
      
      谁知,几个人刚跑到李家院子门口,就听见里头一声尖叫,“老李!”
      
      焦旸他们急忙冲进去,就见天井的法国梧桐树底下倒着个凳子,树杈上拿床单胡乱搓成的绳子吊着一个中年男人,脸已经憋紫了。
      
      “你个杀千刀的!”金奶奶哭骂道:“想一死百了,没这么便宜的事,你还我孙子的命来!”
      
      “黑鱼,接着!”
      
      焦旸喊一嗓子余晓光,从腰带上摘下把军刀,往后一蹬,疾步过去,腾空而起,双腿往大树上来回一踏,借力就攀上去两米多高,半空中一个伸展,就挥手劈断了吊着老李的树枝。
      
      啧啧啧!要不是这种时候,他跟焦旸配合默契,赶过来从下头抱住老李的腿,没空着的手,余晓光真想给他们焦队呱唧一下,真不愧是全系统体测综合分第一的水平!
      
      老李的媳妇扑过去抱着老李就哭开了,“好好地,你这是干什么想不开,就要寻这个短见啊?!”
      
      还用说嘛,当然是畏罪自杀啊!余晓光凑过去一瞄,老李右手中指上,果然缠着几道黑色的胶布。
      
      一个民警帮这时候脑子已经一团浆糊的老李媳妇,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可焦旸想到这一带蜘蛛网一样的地形,救护车只怕开不进来。就算附近医院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这种情况,几分钟内不救,只怕就救不了了。即使再抢救回来,可能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比如变成植物人等,黄金抢救时间只有四分钟,不能就这么干看着。
      
      焦旸就示意民警,拦住要继续冲过去扑打老李的金奶奶。他则走到老李跟前蹲下,谨慎的观察了一下老李目前的状态,叫道:“老李、老李,你醒醒!”
      
      焦旸叫了老李几声,见他毫无反应,已经出现意识障碍,瞳孔也开始放大,试了一下,鼻息基本感觉不到。
      
      他是个警察,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是他们的天职。而此人是否有罪,应该如何判决,要为个人的犯罪行为,付出何等代价,那是法院的事情。何况,即使真的是杀人凶手,也有聘请律师,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公平、正义、公理,应由法律维护,而不只是体现在对犯罪者的人身毁灭上。
      
      焦旸犹豫了一下,就蹲在他身子左侧,将老李放平,解开衣领,仰高头部使他的气道开放,伸直双臂,双肩在老李胸腔正上方。然后在他的胸骨中段1/3与下段1/3交界处,焦旸以左手掌根贴紧,右手掌根重叠放在左手背上,垂直向下用力按压。按压4~5次后,焦旸指示老李的媳妇,跟老李对口呼气一次,然后来回循环。
      
      “行,可真行!”
      
      余晓光吸溜着牙花子,低头看了眼手机,冲焦旸树了个大拇指,道:“别人破案论年,焦队,你这是光速啊!人赃俱获加起来,都没有一分钟!而且不光能破案,还带兼职救人的!”
      
      焦旸一边给老李做心脉按压,一边示意余晓光道:“得了,去把本春接进来吧!”
      
      张本春背着药箱走进来,“不用接了,前头看完了。焦队,你这个效率实在太高了,还没一个礼拜,就撞上三起了,我们得跟上你的工作节奏啊!”
      
      “撞上啥?”余晓光道:“命犯柯南啊?你再这样说焦队,我们都不敢跟他了!人家那明明是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这案子啊,是说破就破!”
      
      焦旸这时候就有点头上见汗,“行了,都别贫了,刑警不就是干这个的吗?没别的事就准备收队吧!”
      
      余晓光问道:“头儿,咱们都培训过,这是个力气活,要不我替你?”
      
      焦旸道:“有十分钟了吧,我还行,等会换你……哎,好了!”
      
      此时老李的媳妇也惊喜地叫道:“动了动了!警官,太谢谢你了,你就是我们一家子的救命恩人!”
      
      刚才怎么就跟着了魔的一样,挺好的孩子,还是人家独苗……老李想到那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小金,看着媳妇儿,悔恨交加,眼一闭就流出泪来,只是他伤了脖子和气管,一时半会是说不了话了,更别说转头看一眼金奶奶。
      
      余晓光心道,这一会他救你家掌柜的不假,可大白天好好的就掐死人家个孩子,他回头还得找人抓老李判刑坐牢吃枪.子儿,可能一个都跑不了,这也就算个缓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