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节、车站(1) ...

  •   江城区公.安局技术科的法医张本春笑道:“这是还不死心,又准备抢我的饭碗啊?!”
      
      “本春,你也是老同志了,怎么还跟着裹乱呢?!”
      
      焦旸笑道:“行了,都别贫了,赶紧调监控去吧!”
      
      张本春比焦旸还大一岁,早入警两年。侯希勇却是个毛头小伙子,本来在基层警队,半年前立了功,才补充到江城区分局来,看什么都新鲜。
      
      侯希勇就问道:“我们头儿,有什么老毛病啊?”
      
      “你不知道?”
      张本春笑道:“你们焦队,那是在整个系统内都大名鼎鼎的,命犯柯南,走哪死哪啊!跟我们做法医的一样,出门就见死人!这不,最近青少年失踪案件频发,就让他来给中小学做个科普教育,都能碰上案发现场!”
      
      焦旸笑道:“我说老张,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你家老太太见面就让我给你介绍对象这事,你看我往外说了吗?!”
      
      江城区刑侦支队重案大队大队长焦旸,现年26岁,1米87,73公斤,正科级,一级警司。申城司法系统内,最年轻的大队长,有名的福将,加引号,跟儒将,括弧以前。目光敏锐,专业过硬,掌握核心科技……
      
      当然,张本春眼瞅着,他就从文质彬彬的研究生,变成了一个一身匪气的逗比,也不禁要仰天长叹,刑侦误人啊!
      
      不过说笑归说笑,张本春干起活来可毫不含糊。他三下五除二检查完尸体,基本同意了焦旸的说法,然后补充道:“1、尸体颜面肿胀与发绀。2、眼结合膜下出血。3、颈静脉怒张。4、尸斑出现并呈暗紫红色。5、有小便流出现象。6、尸冷慢。7、怀疑有内脏郁血。
      
      基本可认为,系外部机械性窒息死亡,初步推测死亡时间,在一到三小时以内,具体的还要等内部尸检之后才知道。”
      
      这时,当地派出所民警才恰好赶到,把尸体抬走,清理了现场,把出事的地点封锁。然后,焦旸调出了学校内当天的监控录像,就看到两名新招的校工,在中午吃饭,人员最少的时候,打着手势,鬼鬼祟祟地溜进了女厕所。
      
      一点来钟,下午第一节课上课之前的时间,又钻进去了一男一女两名搂得跟连体婴一样的高中生。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这两名高中生才衣衫不整的出来,很快其中一名残疾校工钻出了厕所,跌跌撞撞转身就跑,而另一人,却再也出不来了……
      
      侯希勇跟张本春对视一眼,原来这二位,是早就盯上这对早恋的高中生了。
      
      焦旸问了一下行政科的老师,这两名校工的基本情况,把电话打回了分局和控制中心。他跟侯希勇刚回到警局,火车站那边的派出所就回了信,把另一名仓皇逃窜的残疾校工给扣下了。
      
      只是,那位窒息死去的校工,具体是自己不慎至死,还是被同伴无意中压死,抑或其他什么原因,还得再行细致调查。
      
      不过,他们二队是重案大队,像这种只有一名死者,又没有爆.炸、放火、决水、投.毒、强.奸、涉.枪、制.贩.毒等大案要案情节的案子,并没有分到他们这里来。要是想知道后续,他还得去隔壁一队那儿打听……
      
      “焦队!”
      
      焦旸刚点着一颗烟,副队长张显宁就走进来,递给他一份文件道:“长途汽车总站派出所报上来,有两名疑似抢劫杀人的全国D级通缉犯在那边出入,好像还有多名同伙。”
      
      焦旸闻声站起,把刚脱下来的警.服外套抓在手里,“你先布控,我去看看!”
      
      话音未落,焦旸已经一招手把侯希勇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带了出去。
      
      “哎你小心点,防弹背心穿了吗?有事叫支援!”张显宁追在后面嘱咐道:“卷宗!”
      
      “知道了!”焦旸喊道:“发我微信,路上看!”
      
      焦旸他们赶到汽车站时,已经是快晚上六点了。焦旸跟汽车站的派出所所长询问了一下情况,警惕的打量着来往的行人旅客。
      
      他刚想点颗烟抽,才把打火机掏出来,就听旁边“嗷”的一嗓子,一个尖锐的女声叫道:“跳楼啦!”
      
      焦旸下意识的抬头,就见从远处正在修缮外墙的老汽车站大楼里掉下一个男人来。那人的身体,重重砸在一楼四周围得安全网上,然后就像个沙包一样再弹起来。
      
      “唉吆,死人了!”
      
      “你们快看,有人跳楼!”
      
      周围本来忙碌的人群,顿时像炸开了锅一样,有人议论纷纷,还有些人吵吵嚷嚷的跑去事发大楼看热闹。
      
      焦旸反应了两秒,叫这边派出所长留住目击证人,就带着侯希勇他们两个一起赶了过去。
      
      几个人跑到候车大楼前,焦旸先带着侯希勇等人简单的架设了一个“手动隔离带”,阻住看热闹的人群保护现场。
      
      焦旸就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面朝下躺在血泊里,还在微微抽搐。地面上本来就略有些建筑积水,转眼间就是猩红一片,还伴随着乌乌秃秃、粘稠厚重的白。
      
      现场看起来是自杀,但是……焦旸马上发现,这个男人后脑上有一个弹.孔,从前额穿了出去。涉.枪?!
      
      不等焦旸说,跟他们一起来的两个同事就一个拍照,一个掏出手机来打了120急救电话。只是这时,男人好像就已经咽了气。
      
      侯希勇右手试探着一测男人的鼻息,起身冲焦旸摇头道:“焦队,应该救不了了。”
      
      “嗯。”
      
      焦旸冲侯希勇点点头,只觉形势严峻。这里不是M国,打个枪.子儿跟家常便饭一样。在申城地面上出了枪.击案,这得是很多年没有过的大事了。
      
      何况,汽车站这样的地方人来人往,有持.枪悍匪混在其中还得了?!焦旸立即叫在现场的民警紧急疏散群众,严密封锁现场。
      
      忙乱了好一会,这边的民警才抽空,把那位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目击证人带了过来。
      
      “您好。”焦旸上前敬了个礼,亮出证件道:“江城刑侦重案大队焦旸,您刚才目击了整个过程,是吗?女士,请问您怎么称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