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华明冽突然的问话让顾雨元摸不着头脑,他问:“师父,您掉东西了?”
      “需要我帮忙找吗?”
      
      华明冽不置可否,斟满一杯酒饮尽。他垂眸看着脚下皑皑雪峰和山下灯火,道:“不用找,他就在我身边。”
      
      顾雨元点头,压下心中的在意。大概是师父很重要的东西吧,不然不会说给他听的。
      
      “饺子好了!”
      顾雨元拿出准备好的小碟,热腾腾冒着雾气的饺子雪白晶莹,整齐码在瓷碟里,滴上两滴调好的蘸汁,就着雪景吃下肚,最惬意不过。
      
      饺子里的汤汁在口腔里打滚,顾雨元好吃得眯起眼睛:“师父,好吃吧?”
      
      “你做的?”
      华明冽问。
      
      顾雨元摇头:“这么好吃,当然是大师兄做的了。”
      
      华明冽点头,吃了一颗。无意中说:“为师没吃过你包的饺子。”
      
      顾雨元盘腿端着碟子,笑:“师父想吃啊?那我改天给您做。”
      
      华明冽嘴角微勾,亲手盛了几颗饺子放在顾雨元碟子里。
      
      “小师叔!小师叔!小师弟!”
      
      “好像是大师兄的声音?”顾雨元侧耳细听,“这个时候来应该是有事,师父我们下去看看吧?”
      
      两人从峰顶下来,魏九卫见礼道:“小师叔,师祖他老人家回来了,现在子夜峰。师父派我请您和小师弟过去。”
      
      师祖?是师父的师父啊。
      顾雨元有些好奇。
      
      华明冽点头,“走吧。”
      
      华明冽走在前面,顾雨元和魏九卫二人在后头。顾雨元凑过来小声问:“大师兄,师祖是不是很厉害啊?”
      
      魏九卫摸摸下巴,点头:“算是很厉害的,毕竟是五百年前天地大战活下来的胜利者。”
      
      顾雨元这个问题,几年前魏九卫同样问过他师父乔好。乔好的原话是:“师父他老人家,修为很高,不过仅此而已,其他一塌糊涂,但是人很好,很疼徒弟。”
      
      魏九卫当然不会原样复述给顾雨元,师祖的面子和师父的形象不要了?
      
      三人来到子夜峰殿中,乔好与一人坐在上首,想必便是乔好与华明冽二人的师父景凰真人。
      
      修为高的老人一般都是鹤发童年,此人并不。他虽不至太仓老,但脸上皱纹明显,像是五十多岁的人,虽然他已近七百岁了。灰白色的头发用一根寻常木簪松松缠住,深灰色的短打,有些发福的身材。
      
      若不是魏九卫事先说过,顾雨元只会以为对方是位普通的老爷子。
      
      老爷子朝华明冽方向招手:“终于到啦,来,快让我瞧瞧能让你这臭徒弟收徒的小徒孙。”
      
      师祖要见的是自己?
      顾雨元微垂着头,乖顺地走到景凰真人身前。
      
      被景凰真人一把捏住胳膊:“听说小小年纪就筑基八层了,果然是天才少年,怪不得能教你收做徒弟。”
      
      华明冽走过来握住顾雨元的胳膊,把他从景凰真人手中解救出来。
      “我收他为徒,不是因他天资。”
      
      “哦?”景凰真人来了兴致,“那是为什么?”
      
      顾雨元抬头看华明冽,他也想知道。
      
      华明冽眼皮一掀,“为什么告诉你?”
      
      景凰真人气得吹胡子。
      
      乔好笑着引开话题,“师父您这些年都去哪了?”
      
      “哪都去过。”景凰真人说,“前些天我还去找江雪中了。”
      
      “抱月老祖?”
      
      景凰真人摇头撇嘴:“江雪中那不要脸的老东西,年龄比我还大呢,壳子倒是嫩得很,看着比我小徒弟还年轻。身边儿跟着的都是小女娃娃,跟太上皇似的。”
      
      乔好笑:“您要是也愿意,就留在子夜峰别再走了,我们这些徒子徒孙也让你享受太上皇待遇。”
      
      景凰真人摆手:“我不爱这个,这儿我都呆了几百年早呆够了,还是外面自在。”
      
      顾雨元在一旁听着,倒是觉得这位师祖很可爱。
      
      修炼之人有灵气护体,是以顾雨元一夜未睡,第二日仍神采奕奕。
      
      乙丑年,正月初一,晴,微风。
      
      昊雪宫所有人汇集于子夜峰正殿之前。
      一年一度的洗心礼,开始了。
      
      按照各峰分开,弟子们分别在各自师父身后列队站好,乔好站在正前方的石台之上,面对众人。
      
      乔好本来想请景凰真人主持今年的洗心礼,但对方说自己已主持几百年不耐烦得很,便作罢。
      
      他运气说道:
      “我们昊雪宫有近千年历史渊源,我是昊雪宫第三任掌门,各位长老和峰主大都已在昊雪宫修炼、生活了几百年。你们年轻人里,时间最长的也不过百年,最短的去年刚来,你们的修道之路很长,也很辛苦,但是只有一直走下去,才能登上大道。”
      
      “……金丹是大道之始,你们中有些人很优秀,已经达到金丹期或摸到了金丹境界,但这才是真正的开始,后面的路更长更难。尚未达到金丹期的也不要急躁气馁,只有在初期打好基础、养好道心,以后的路便会越走越通畅。”
      
      “如今四海升平,一片祥和,是最好的时代。但不要因此而放松警惕,阳光之下总有影子,你们要小心不要被影子覆盖,更要小心莫要让自己变成影子。这些话,是对你们说,也对我自己说,对我们昊雪宫所有人说。”
      
      “是!”
      众人齐应,其势将松梢上的雪震落到地上。
      
      “好了。”乔好停顿一下,环视四周,“接下来,昊雪宫的‘无禁地历练’即将开始。此次历练,你们先抽取历练之地,然后经由阵法随机传送到昊雪宫某处,若传送地点不是历练地点,你们需自行、步行到历练地点,不可御剑,亦不可使用八卦阵图。”
      
      “到了历练之地后,你们也许会遇到同行之人。他们可以是你的帮手,也可以是你的竞争对象。”
      
      “在无禁地历练时间里,你们所获得的所有法宝皆可化为己用,但前提是你们能找到、并有本事保住它们。”
      
      “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来排队抽签,拿到签条后站到这个八卦阵图上,会把你们随机传送出去。”
      
      一提到无禁地历练,弟子们都很兴奋,快速排好队等着抽签。
      
      排在后面的顾雨元和魏九卫聊天:“原来我们里有人来了快一百年了?”
      
      “对啊。修士筑基期之后便能增长寿命、延缓衰老。也有一部分人喜欢自己自然衰老的模样,所以会用术法改变样貌。”
      
      顾雨元深以为然,说的不正是景凰真人嘛。
      “大师兄,你来昊雪宫多少年啦?”
      
      “五十一年,我今年七十了。”
      
      顾雨元瞪大眼睛看他:“你这么大年纪了?看着只有二十七、八岁。”
      
      魏九卫小麦色的脸微红,他大手摸上后脑勺:“我这么显老么?其实我筑基时才二十一岁。”
      
      “……这是成熟有魅力。”顾雨元忙找补,转移话题,“二师兄他们呢?”
      
      “二师弟来此十六年,今年三十四岁。三师弟二十五岁,四师妹二十四岁,都是在你上一届来的。”
      
      顾雨元忆起半年前上昊雪宫参加新人试炼时初见孟珂,觉得对方君子端方、俊雅清秀,看着只有二十出头,没想到已经三十四岁了。
      修仙真好。
      
      转眼轮到顾雨元抽签,他拿着自己的签条往八卦阵图走。
      “大师兄我先走啦。”
      
      “去吧,说不定我们待会又再见了。”
      
      阵图中白光一闪,顾雨元出现在空无一人的山上。
      
      他先打开手中的签条,自己应去的历练地点是:未粟峰。
      
      未粟峰,位于昊雪峰东北偏北方向,是外圈六峰之一,是昊雪宫的后勤峰。除了各长老峰主私人的财产宝物,门派的所有物资都在这里。
      
      未粟峰是昊雪宫一十三座雪峰里宝贝最多的那座。
      
      看来自己手气不错。顾雨元想。
      
      不过这里是……
      
      顾雨元走了几步,渐渐熟悉。
      这里不就是当初裴玉仙偷带滚滚吃竹子的时辰峰吗,还是他师父名下的雪峰呢。
      
      未粟峰在东北方向,时辰峰在西南方向,相距甚远。
      不能御剑,不能用八卦阵图……这要走到什么时候。
      
      就算自己走到未粟峰,估计历练早结束了吧。
      顾雨元叹气。
      
      不过,放弃从来不是他的选择。
      顾雨元辨清方向,从时辰峰东面山路下山。
      
      没走几步,顾雨元感觉到路边雪丛里有灵气波动,他蹲下拨开薄雪,发现了一个布袋,打开里面是满满一袋灵石,最低也是六品灵石。
      
      捡到钱了!
      
      顾雨元看看左右无人,连忙收进乾坤袋里,脚步轻快地继续下山。
      他走得慢了些,特别留意小路两边。
      
      果然,顾雨元每走几步便要停下来,捡到能当武器的碧玉簪、比乾坤袋更高级的乾坤戒、百毒不侵的蚕丝手套、几袋高品阶灵石……
      
      “系统,我觉得我不用去未粟峰了!”顾雨元心道,“掌门他们这是下了血本吧,这么多好东西,这算是给弟子的新年红包吗?”
      
      在子夜峰大殿里通过镜灵石观看到这一幕的乔好等人静默了。
      
      “师弟,你这是把你的私库都搬空了吗。”乔好擦擦额头,他单知道他这师弟很有钱很宠徒弟,不知道竟这么有钱这么宠徒弟。
      
      一贯秉持“严师出高徒”的三长老胡长山不大赞同:“华师弟,你也太宠爱徒弟了些。他还小,应该多教育为上。”
      
      华明冽看着镜灵石里少年灵动的身影,没有移开视线,听到几人出声,淡淡回道:
      
      “我的徒弟,我宠,怎么?”
      
      “这点东西,还搬不空昊雪峰。即便空了,我下山打些灵洞、秘境,给他填上便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华咧咧:我家的,我宠的,有意见?

    那么问题来了——华咧咧为什么收芋圆儿为徒呢?
    猜对的小天使有红包奖励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