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顾雨元身有灵气,即便走走停停,脚程也很快。
      
      “这个是……鞋?”
      顾雨元捡起一双精致华贵的鞋。
      
      【踏云逐电金丝履,八品法宝,穿上行走如电,缩地成寸。】
      
      “这么厉害,”顾雨元双眼一亮,“可以早点到未粟峰了。”
      
      顾雨元弯腰换上鞋,嘴里小声嘟囔:“掌门师伯,您只说不能御剑不能用八卦阵图,让我们步行去。我这确实是‘步行’啊,没犯规。”
      
      乔好看到镜灵石中的景象直摇头,他隔空点了点华明冽,“我本不懂你为何偏要让他传送到时辰峰,离历练地点太远……没想到你连这点都给他考虑到了。这金丝履,你也舍得。”
      
      “外物罢了。”
      华明冽坐姿端优,看着镜中。
      
      此时顾雨元已靠着金丝履来到未粟峰。
      
      未粟峰海拔不高,高度仅有昊雪峰一半,但占地较广,连绵数十里,远看像一扇雪色屏风。
      
      顾雨元走了一段,没发现特殊的地方。看来,未粟峰的法宝并不像刚才在时辰峰上那么好找。
      
      “系统,你能发现哪里藏着法宝吗?”
      【建议宿主注意一下怪异之处。】
      
      “怪异……”
      顾雨元目光锁定在一株郁郁葱葱的垂柳上。
      
      这棵柳树没有灵气,应是寻常树木。但此时尚在隆冬,且昊雪宫常年苦寒,柳树不可能在此时发芽生叶。
      
      顾雨元走到树下,绕树走了一圈仍找不到突破口。
      难道……弄错了?
      
      “小师弟!”
      
      顾雨元回头:“三师兄?好巧!”
      
      步方圆走过来和顾雨元碰肩,“你盯着柳树干嘛?”
      
      顾雨元说出自己的想法,步方圆告诉他:“你以为宝物这么好拿的?师父师叔们辛苦收藏的宝贝,才不舍得简简单单就给了我们呢。别看这里平平无奇,其实早在某些地方设下禁制,若是进入范围之内,会触发陷阱或者决斗幻境。若是陷阱,则需通过特定方法才能脱离。若是决斗幻境呢,就需要共同进入幻境的二人比拼,胜者可以得宝。当然,别人依然可以随时抢过去。”
      
      步方圆参加过数年的无禁地历练,虽成绩不佳,但对其规则一清二楚。
      对于这个柳树,他同觉得有问题,和顾雨元一起把手放在树干上。
      
      突然,两人站立的地方蓦然塌陷,两人掉入一个深坑。
      这坑目测只有三米,奇怪的是,两人无法爬上去。
      
      步方圆反应过来:“柳树上确实有宝物,我们这是掉进陷阱里了。”
      
      顾雨元皱眉:“这个坑好像被施了空间阵法,无论我们爬多高都爬不出去。”
      
      “寻常办法肯定不行,再想想其他办法。”步方圆说。
      
      顾雨元抬头看着柳树垂下的枝丫,侧耳倾听:“三师兄,好像有人过来了?”
      
      “有人?”步方圆大喊,“有人吗?救救我们啊!”
      
      来人顺着声音走过来,蹲在坑边低头看。
      
      “啊,是冯瑜千师兄。”
      步方圆挥手打招呼,顾雨元也跟着问好。
      
      冯瑜千笑:“两位师弟怎么回事,这是上不来了?”
      
      “是啊,”步方圆说,“我和小师弟不慎掉入陷阱,这里被施了空间阵法,我们出不去,冯师兄可以拉我们上去吗?”
      
      冯瑜千挑眉,逗弄他:“若是你们上来之后和我抢法宝怎么办?”
      
      步方圆立马竖起食指和中指,“冯师兄,只要是师兄你看中的,我们绝对不碰。这未粟峰这么大而且东西这么多,我们不至于大打出手。而且师兄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平日也很照顾我们师兄弟。别看三长老整天虎着一张脸,他对你这个徒弟可满意着呢,训斥我的时候总拿你当榜样……”
      
      镜灵石外的三长老胡长山抚须点头:“步师侄这次倒是乖巧,我瑜千徒儿确实是人中龙凤,出身名门却无骄矜风气,有风骨有气度为人亦赤诚。”
      
      比年前消瘦了些的四长老方茗清道:“胡师兄既对冯师侄如此满意,为何不说与他听?我见你多是教导他刻苦修炼、戒骄戒躁多些。”
      
      “难道我说的不对么?”胡长山大马金刀地坐着,说话直来直去,但见近日消沉的方茗清愿意说话了,语气到底轻了三分,“他还年轻,称赞他的人那么多,不差我一个,更需要我时常敦促训诫,严师出高徒。”
      
      “严师出高徒……”方茗清双眼出神,嘴里不住呢喃这句话。
      
      那边厢,未粟峰里,饶是平时听多了称赞之语的冯瑜千听步方圆不喘气说了一串好话,也面颊微红。
      
      “好了,打住,我想法子拉你们上来便是。”
      
      “冯师弟,你们这是做什么?”
      
      冯瑜千起身抬袖见礼:“万师兄,你今年也是在这历练?”
      
      “是。”
      
      “万师兄来了?”坑里的顾雨元小声问步方圆。
      
      “听声音是他。”步方圆咬耳朵,“这就不好办了。万师兄他比秦师兄还狠,和他们的师父大长老简直一个脾气,你说他会不会阻拦冯师兄救我们?”
      
      顾雨元不确定:“不会吧……”
      
      话音未落,万天重听完冯瑜千说明原委后,道:“不救岂不更好?”
      
      顾雨元和步方圆面面相觑。
      不是吧……
      
      步方圆急得跳脚:“万师兄使不得!你忍心你两个师弟永远被困在这里吗?”
      
      “哪里是永远了?”万天重走到坑边,露出一张不苟言笑阴雨连绵的脸来,“今日洗心礼结束,这些陷阱自会失效。”
      
      步方圆哭丧下脸。
      
      顾雨元眨了眨眼,笑:“万师兄,别逗他了。”
      
      冯瑜千掸掸衣袖,道:“我去寻根绳子来,万师兄与我同去吗?”
      
      “走吧。”万天重点头。
      
      却不想没走几步,二人不知为何触发了决斗幻境。
      
      冯瑜千叹了口气:“还是让两位师弟自求多福吧。虽然不知这附近有什么宝物,还请——万师兄手下留情。”
      
      万天重抽出剑,“你我不分伯仲,我怎敢对你留情。”
      
      顾雨元听着上面刀剑相击的声音,“我们自救吧。”
      
      “怎么自救啊。”步方圆叹气。
      
      顾雨元仔细看了一遍坑壁,而后将视线转至头顶上空的柳条。他捏了捏嘴唇:“也许,突破点在柳树上。”
      
      茂盛低顺的柳条在两人头顶摇晃,顾雨元抽出朱砂剑,横剑一扫,多条柳枝落在坑底。
      
      步方圆摘掉头顶的柳叶:“劈柳条做什么?”
      
      “编绳子啊。”顾雨元蹲下来,双手翻转间,很快接上两根,“我们自己爬不出去,只能借助外力试试。有空间阵法在,想必寻常绳索也无用。这法宝肯定与柳树有关,也许柳树上镌刻了阵法,不如试试柳条。”
      “若是没成,再想别的办法。”
      
      “听小师弟的。”步方圆一同蹲下编柳条绳。
      
      一条柳枝绳很快编好了,顾雨元将其抛上去缠绕住柳树的枝干,扯了扯试了下柔韧度,提气攀住柳绳,飞出深坑。
      
      顾雨元站在坑边,把柳绳那头扔下去,“三师兄,快上来!”
      “来了!”步方圆依样飞出。
      
      顾雨元撤掉柳条,走到柳树树根处,他看着地面道:“这是新土,柳树是新栽的。法宝,应在树根上。”
      
      顾雨元看向步方圆,得到对方点头支持后,抽出朱砂剑劈开柳树。
      树根拔地而起,松散的土里露出一只方盒。
      
      顾雨元正欲打开,步方圆按住他的手,道:“小师弟,快收进你乾坤袋里,别被别人看见了,等回去你自己再打开看。”
      
      “好,”顾雨元看着步方圆,并未多说其他客气话,大方收起方盒,“多谢三师兄。”
      
      “谢我什么,本来就是你找到的。”步方圆挤挤眼睛,“不过你可要帮我弄个宝贝,我还想着送给秦师兄当谢礼呢。”
      
      “好。”顾雨元点头。
      
      顾雨元看前方仍显示比斗中的幻境,“冯师兄和万师兄还在比试,不知谁会赢啊。”
      
      “不一定。万师兄刚踏上元婴期,冯师兄是金丹期大圆满,两人差不多。”步方圆说,“别管他们,趁他们比斗,整个未粟峰就是我们的了!”
      
      顾雨元双眼一亮。
      
      接下来直到月悬树梢,子夜峰里一干人等看着顾雨元带着步方圆像割韭菜一样,几乎把未粟峰藏着的宝物洗劫一空。
      
      未粟峰峰主满头大汗,脸色发白,求助乔好:“掌门,快别让顾师侄继续了,未粟峰的雪都要被扫干净了。”
      
      “谁让你自视甚高,觉得自己布下的阵法少有人能破?”乔好摇头,“无禁地历练规则如此,我不会出面。好了,法宝再好,也是给昊雪宫之人用的。”
      
      华明冽轻轻瞥了未粟峰峰主一眼,“他应得的,不是吗。”
      
      “是,是。”可怜峰主背都塌了下来,还要逼自己仔细看,统计峰上到底被拿走了多少东西。
      
      月上正空,一年一度的无禁地历练也结束了。
      
      顾雨元的乾坤袋里满满当当,走起路来都有些飘。
      
      “这等于好多钱啊系统!如果我用不到的话,可以找你换成钱吗?在现代能用吗?”
      【……可以。】
      
      顾雨元兴奋地睡不着觉,今天这场洗心礼让他再次见识到修仙界的奇妙,他索性不睡了:
      
      “系统,我今夜要冲击金丹,我已经想好找师父提什么要求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芋圆儿:要求?期待搓手手

    我看到你们的答案啦~咧咧师父咱们眼里就是恋爱脑是吗喂,明明他是恋爱起来没有脑袋(喂)
    但其实不是啦,可能时间过去半个月了,剧情记得不大清楚。当时华咧咧想收徒的时候才见过芋圆儿一面,所以不存在爱情啦~
    答案是——他想rua狗狗!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吧~表打我
    所以有两位小天使答对啦,红包请签收~

    另外,我今天想到一个很有趣的脑洞,想下篇开,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先收藏一下鸭~
    《重生反派被我远程操控了》
    文案:
    连家小少爷连栀愉近日沉迷一单机rpg游戏。
    这个游戏前情是,反派型主角魔界尊主,终因恶贯满盈被正道联合起来移平老巢、铲除同党,自己也被碾碎四肢、剜掉金丹、暴尸而死。
    然而这个游戏是反派重生后的第一视角的故事。
    【遇到前世杀你手下的正道修士李掌门,你选择:】
    A.趁其不备杀了他。
    B.杀他全门。
    C.提醒他钱袋掉了。
    教养极好的连小少爷没有体会到这个游戏的爽感精髓,遵从本心选了C。
    *
    栾烽从地狱重生而来,发誓要让那些人血债血偿。
    当见到前世杀掉自己手下但今生还不认识自己的李掌门后,栾烽欲先下手为强,计划杀他全门并嫁祸给另一正道门派。
    手中的刀已出鞘一寸,他却听见自己说:“李掌门,你的钱袋被人偷了,我去帮你追回来。”
    ……他拿的难道不是重生苏爽剧本???
    等等,是谁控制了他的身体!
    *1v1,真的不是好人/前世罪有应得今生被教做人/怎么都爽不起来/三观不正苦逼攻&大大大好人/平平无奇俏少爷/攻只听他的话/三观超正小太阳受

    感谢在2020-02-19 22:59:56~2020-02-20 22:25: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秋沐寒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