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腊月二十九,弟子们从昊雪城返回昊雪宫。
      第二日便是大年三十,即便是修仙门派也是要过年的。
      
      三十一早,魏九卫把顾雨元叫来子夜峰帮忙。孟珂带着顾雨元和步方圆写对联、贴窗花、挂灯笼,魏九卫和蓝冰玉一起准备年夜饭。说是“一起”,蓝冰玉连灶台都摸不到,只被魏九卫吩咐做一些端碗拿勺的细碎活。
      
      抱着灯笼从厨房门口经过的步方圆嘲笑:“四师妹,快出来帮我挂灯笼,你若是再炸了厨房,我们大过年的可没东西吃了!”
      
      蓝冰玉柳眉一竖,抽出配剑望舒朝步方圆掷去,雪白锋利的望舒剑不偏不倚地扎进步方圆两腿之间,剑身嗡鸣。
      
      贴窗花的顾雨元、写对联的孟珂、做饭的魏九卫以及当事人步方圆,无不腿间一凉。
      
      步方圆抬起发软的脚便要跑,蓝冰玉昂首娇喝:“跑什么,给我把剑拿回来!”
      步方圆莫敢不从。
      
      笑闹一阵后,顾雨元忽想起一人:“怎么不见掌门师伯?”
      
      “师父每日事务繁忙,只有除夕停一天。好不容易有天清闲,便贪睡了些。”孟珂解释。
      
      “掌门好辛苦啊。”顾雨元感慨,“而且掌门师伯还做得这么好。”
      
      孟珂微笑点头。
      
      魏九卫人不可貌相,长相粗犷硬气,却有一手好厨艺,顾雨元吃着大师兄做的午饭,直想把人拐到昊雪峰去。
      
      饭罢,几人收拾剩下的东西。顾雨元问孟珂:“二师兄,还有对联和窗花吗?我想在昊雪峰也贴一下。”
      
      “有倒是有,”孟珂回答,“只是,小师叔他从没弄过这个,你确定要贴在昊雪峰吗?”
      
      顾雨元一愣:“我师父他不过年吗?”
      
      “小师叔像在乎过年的人吗?”步方圆凑过来,在华明冽面前大气不敢喘的人现在叭叭个够,“小师叔八成连今天过年都不知道吧!前几年我师父请过小师叔,不过小师叔不喜热闹没有来,估计他不喜欢过年呢。”
      
      “对了小师弟,你今晚和我们一起吃年夜饭一起守岁吧,你回昊雪峰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师父。”顾雨元竖起手指纠正,“我要和我师父一起守岁,明天再找你们玩。”
      
      “小师侄。”
      
      睡醒的乔好穿戴整齐走出院子,听到顾雨元的话后,出声道:“师弟他确实不管这些,你留在这里吧,和我徒弟们一起玩热闹些。”
      
      顾雨元低头抿唇:“谢谢掌门师伯,可是,我想和我师父一起守岁,不然他就是一个人了。”
      
      乔好看着眼前略显局促的少年,揉了揉他的脑袋,笑:“你师父有个好徒弟。你是个好孩子,去吧,拿些年货回昊雪峰,时候不早了,早些准备。”
      
      魏九卫拿出一坛自己酿的桂花酿,孟珂整理出一些东西交给顾雨元,问:“需要帮忙吗?”
      
      顾雨元摇头:“谢谢大师兄二师兄,我忙得过来。”
      
      顾雨元回到昊雪峰,循着样子剪了几张样式简单的窗花,看着对联纸犯了难。他毛笔字不算好,只在中学时学过皮毛,不如问问师父去?
      
      想到这,他心里一阵雀跃,抱起笔墨纸砚便去山腰顶上找华明冽。
      
      华明冽难得的待在自己殿里。
      
      顾雨元举起手中的东西示意对方看:“师父,今天就过年了,你来写两幅对联吧?”
      
      “今天过年?”
      “嗯!”
      
      “那你不去同你师兄姐玩么。”
      华明冽问。
      
      顾雨元心里的那些雀跃突然消失。
      他觉得自己贸贸然前来有些傻,怀里大红色的对联纸似乎太过显眼,他用牙磨着下唇,“我不去。……师父不是在这里吗。”
      
      华明冽一愣。
      
      垂下头的顾雨元错过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温柔光彩。
      
      顾雨元手中一空,下一瞬笔墨纸砚到了华明冽手中。
      
      “为师……字不大好。”
      华明冽走向书桌。
      
      “没事没事,”顾雨元笑着跟上,“过年嘛,图个喜庆。”
      
      华明冽一气呵成,写下两幅对联,问:“如何?”
      
      顾雨元努力分辨华明冽写的到底是哪些字,最终放弃:“狂傲豪迈,好字!”
      
      华明冽虚拳抵唇,“去贴吧。”
      
      红对联,红窗花,红灯笼。待素来唯白的昊雪峰被红色盛装装点完后,天已黑了下来。
      
      顾雨元把小火炉端到昊雪峰顶,小火慢慢煨着魏九卫包好的饺子,拍掉坛口的封泥,倒满两杯醇香的桂花酿,和华明冽肩并肩坐在峰顶。
      
      “系统,”顾雨元在心里喊,“新年快到的时候,提醒一下我。”
      【好的,宿主。】
      
      “师父,”顾雨元端起酒杯,“谢谢您收我为徒,我真的很感谢你。这半年,您教了我很多,我却没什么能回报您的……”
      
      “傻话。”
      华明冽歪杯轻碰。
      
      顾雨元一口饮尽杯中酒,喉间的辛辣让他瞬间烧红了脸,还不待呛出声来,却有一股桂花清甜在口腔中打转。
      
      “好喝。”少年举着酒杯舔净杯口的水滴。
      
      小猫似的。
      华明冽轻轻摩挲酒杯,给两人满上。
      
      顾雨元对华明冽笑开,忙举到嘴边。
      
      “小心醉了。”
      
      “不会,只有一点点。”顾雨元捏起手指比划了“一点点”,又倒一杯。
      这是他第一次喝酒,意外的不错。
      
      “师父会喝醉吗?”
      
      “不会。”
      华明冽看着少年唇边若隐若现的酒窝,反口:
      “也不一定。”
      
      顾雨元喝罢一杯后将酒杯放在手边,他两手撑在身后,高高仰着头眺望夜空。
      “今天没有月亮,但有很多星星,真好看。”
      
      顾雨元朝天上伸手抓握:“师父,昊雪峰离天空好近啊,我感觉抓到星星了。”
      
      华明冽:“嗯”。
      
      “师父,”顾雨元闭上眼睛深深嗅了一口,“雪的味道,和你身上的味道一样。”
      
      华明冽摇头,少年许是醉了。
      
      华明冽许久未听到少年出声,本以为对方睡着了,刚脱下外袍欲与他搭上,少年猝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
      少年的眼里是璀璨星空和微醺的甜酿。还有桂花香。
      
      华明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他撤回上身,把外袍搭在膝上,“怎么了?”
      
      “师父,”顾雨元轻声说,“我听到了山下的鞭炮声。”
      
      昊雪城就在昊雪宫群峰脚下,夜里万籁俱寂,修炼之人耳聪目明,山下的鞭炮声便传到昊雪峰尖。
      不过此时放鞭炮的人不多,大多数人等着在新年第一刻点燃炮竹。
      
      顾雨元半阖着眸子,深吸一口。
      “我好像闻到了鞭炮的味道。”
      
      “什么味道?”
      看到这样娇憨可爱的少年,华明冽突然好奇鞭炮这种东西了。以前的他从未见过,也不在意这个。
      
      顾雨元双眼放空,陷入回忆,“呛,辣,熏……总之,是热闹、很热闹的味道。”
      
      “师父喜欢热闹吗?”顾雨元看向华明冽。
      
      “可以试试。”华明冽不忍反对少年。
      
      顾雨元笑:“说好了啊师父,那明年我们去城里看鞭炮花灯好不好?”
      
      华明冽看着笑得开心的少年,轻轻点头。
      他是真的在期待,明年此时,和少年肩并肩,一同嗅闻鞭炮的味道。
      
      可惜,一年的约定对他二人来说,着实长了些。
      
      许下的约定越多,到时便是根根种在心窝的花刺,不舍拔,拔不掉。
      
      勿论来日,今是一场盛情。
      顾雨元看到华明冽点头同意,心里开心得很。他想,他会努力让师父多看一下周围的人和风景的。他也要让别人知道,他的师父并不是真的离群索居、不相问闻之人。
      
      但其实,华明冽本是这样的人,只是多了顾雨元这唯一的变数。
      
      今夜无月,不知是什么时辰,也许三更将至,昊雪峰外几座雪峰也开始传来鞭炮声。
      噼里啪啦,在群峰中回音不绝。
      
      有新雪簌簌飘落,落在炉火煨着的小锅里,煮出一锅雪香。
      
      华明冽站起身:“为师弄些鞭炮来。”
      
      怎么弄?还不是用寒天剑问候其他师兄的?
      
      顾雨元忙撑起腰抬手拽住华明冽宽大的袖口,“师父,别去啦,马上就到新年了。”
      
      华明冽抿唇,重新坐下,不忘重申:“为师保证,明年一定有鞭炮给你玩。”
      
      “哪能是玩呢?”顾雨元歪着头笑,碰倒了酒杯,“过年能叫玩吗?”
      
      华明冽无奈,“徒儿说的是。”
      
      【宿主,新年马上到了,五,四,三,二……】
      
      顾雨元握住华明冽的手,抬头看他:“师父,新年好。”
      
      华明冽的手一抖,从手心烫到心口。
      他愣了很大一会儿,再启唇时声音沙哑,眼角微红:“新年好。”
      
      二十多年漂泊无定的心,仿佛终于有了受缚之地。
      回神时才知自己早已主动就擒,甘之如饴。
      
      华明冽突然想起当年他师父景凰真人下山时对他说的话。
      
      “我的臭徒弟,别管别人怎么说道你。为师告诉你啊,我第一眼见你,便知你不是天生无情人,只是你的情窍啊,丢到某个地方喽。”
      
      鞭炮声不绝于耳,山风猎猎,炉火噗簇,华明冽只听得见自己的声音:
      “是你捡走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华咧咧:是你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