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保护太子妃(三) ...

  •   
      路时郁眨了眨眼,看向殷切等着他回话的裕宓郡主。
      “既然如此多人称赞,自然是极好的。”
      
      看似是在评价齐茜所作的诗,但其实什么都没有说。
      也没有偏向于哪方面的表态。
      
      裕宓郡主还打算说点什么,路时郁已经止住了她的话题。
      “这位念慈姑娘如今也在此处?”
      
      他的声音温和,眸光微凝,动作十足的雅致。
      本就是清俊的面容,此刻更是被盛光拢起一般,青衣被风卷起一些,让裕宓郡主的目光全然放在了他的身上。
      
      裕宓郡主正愁路时郁忽视齐茜呢,现在他自己提起要见见齐茜,面上便带上了十足的喜意。
      “当然在此处!”
      
      她说完这句话,就让身边的侍女去将齐茜请出来。
      各位贵女都是在游船内作诗的,当朝也没有多么开放,男女在未婚前还是不能多次见面的。
      
      等了一会儿,侍女身后便跟着一个带着面纱,身着白衣的女子。
      因着面纱看不清具体是什么面容,但是仅仅凭着她的风韵,也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齐茜本就等着这一刻,在出来的时候甚至想好了自己要用什么姿态低头,如何转身,甚至是声音清悦婉转,听着既不让人感觉她太过柔弱,又不会让人觉得她太过豪放。
      
      “臣女念慈,给太子殿下,五皇子请安。”
      恭恭敬敬的行过礼之后,齐茜便站在裕宓郡主身边,不再说话了。
      
      倒是知礼节。
      众人如是想到。
      
      路离看着齐茜,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目光微凝,然后转开,仍旧是冷漠的模样。
      
      庆王世子当即夸道:“念慈姑娘好雅韵!别说第一才女,便是第一美女,这般风韵也是当得的。”
      其他人自是连连点头,也被齐茜刚刚的出场惊艳到了。
      
      众人之中总有些异声——
      “只是风韵如何便能当得第一美人,我倒是在两年前见过念慈姑娘的嫡姐,那可真是当今世上少有的绝世容颜!”
      “哦?果真如此么?那位心肠歹毒的国公府大小姐么?”
      “当然!”说话的人显然对此十分自信,他两年前有幸见到国公府大小姐一次,自此世间女子再入不得他的眼。
      
      至于现在被所有人称作才女的二小姐,他其实也是见过的,最多是清秀有余,艳丽不足,根本当不得所谓的美人。
      要知道,大多数人还是喜欢美人的,便是安安静静坐着也让人想要下意识停下目光去欣赏。
      
      至于才名,他们需要的是妻子又不是智囊,有没有又有什么关系呢?
      何况两年前那位大小姐也是诗社成员呢,怎么会没有才学?
      
      路时郁嘴角上扬,在裕宓郡主欲言又止中开口:“这位大小姐今日可是也在此处?”
      裕宓郡主磕磕盼盼的说:“是,是的。”
      心中暗自恼恨那个说话不顾场合的男子,面上却还是半分不显,虽是带着面纱看不出什么,可袖子里的手指早已陷入掌中。
      
      “那些诗作中可有大小姐的所作?”
      路时郁像是此刻才被提起了兴趣,脸上带着清俊的笑意,温和的声音含有些微不可查的期许。
      他说着,就要从那些人手里拿回诗作,却被裕宓郡主阻止了动作。
      
      裕宓郡主摇摇头,“太子表哥,大小姐两年前离开京城时候就已经不再是诗社的成员了。”
      路时郁了然点头,“原是这般。”
      “那可请她出来一见?”
      
      裕宓郡主皱眉,有点无措,“这......”
      这完全不在她的计划内啊!
      
      她原本的计划应该是她在给太子表哥介绍了齐茜之后,太子表哥就对齐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之后两个人相谈甚欢才对!
      可是现在......
      裕宓郡主咬了咬牙,刚想说什么,就被齐茜握住了手掌。
      
      齐茜朝着她微微一笑,似乎一派淡然,不以为意的模样。
      “太子殿下,姐姐确实也来了此处,只是因为我担心她刚回到京城不习惯,所以她只是来此陪我。”
      下定决心要将塑料姐妹情进行到底。
      
      这话说得,连之前说她的容貌不比大小姐的那位男子也略有些羞惭。
      “念慈姑娘果然好胸襟!比那些个无知妇人不知强了多少倍!”身为齐茜的职业捧哏,庆王世子丝毫不留余地的拉踩。
      
      路时郁目光淡淡的看了庆王世子一眼,转回头说道:“不如请大小姐亲自出来作诗一首我们再来品鉴如何?”
      太子殿下发话,自然没有人会不同意。
      
      路离也点点头。
      
      裕宓郡主不得已,只好让自己的侍女去请齐莞出来。
      
      在她看来,那个带着帷帽,完全不敢将自己的脸露出来的大小姐不知道差了齐茜多少倍呢!
      居然现在还能有机会在太子表哥面前亲自作诗一首,真是......哼,就看她等等怎么出丑吧!
      
      路时郁看着面色淡然丝毫没有表现出一分一毫不愉快的齐茜,嘴角微勾,一双桃花眼好像突然有了风情,让他的仙气被吹散了几分,但是这个样子却更让人心动。
      齐茜看着路时郁,想起自己看过的原小说。
      
      如果不是自己改变了轨迹,路时郁应该是在两年前及冠之后就娶了齐莞的。
      两个人本来只有路时郁对齐莞喜欢,而齐莞违抗不了皇命,自然只能嫁给路时郁。
      可是后来,路时郁却为了她放弃了皇位,一辈子当个闲散王爷,一生游山玩水好不快活。
      
      可是现在自己明明改变了故事的轨迹,为什么路时郁还会想要见见齐莞?
      齐茜深深地迷惑了。
      
      难道即使自己穿进小说里也改变不了剧情的发展吗?
      那自己穿书还有什么意义?
      她才是主角不是吗?
      
      齐茜将自己的手深深嵌入手掌,声音依旧轻柔。
      “姐姐的身体不好,所以去了江南调养,前些日子才回到京城。”
      她说着,亲自在齐莞掀开船上的帘子要走出来的时候去扶住了她。
      
      远远看着,倒真是让人羡慕的姐妹情。
      没看到身后的那些男子一个个都被她们所感动吗?
      
      齐莞欠身行礼,“给太子殿下,五皇子请安。”
      她说完话,便轻轻咳了一声。
      像是为了映衬齐茜刚刚对自己的那副说辞一样。
      “只是臣女在江南静养两年之久,期间并没有勤习诗书,故此便不献丑了。”
      
      她的声音清越,即便是听着也让人升起三分怜意,何况是本就对她有几分好感的男子。
      “大小姐自是不必勉强,我等也并非要强人所难,只是仰慕大小姐的身姿,如今却让大小姐迎着寒风出来,实是我等考虑不周。”
      
      他拱了拱手,歉意十足。
      
      齐莞摇头,“公子不必如此,是我身子还未好却还是要陪妹妹一道出来,实在怪不得公子的。”
      这一番话说下来,大家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合着大小姐原本不愿意参加她们诗社聚会的,硬是被自己的庶妹拉出来了啊!
      看来国公爷宠妾灭妻的名声并非不实啊,这位大小姐便是连这等聚会都不能拒绝自己的妹妹。
      大家看着齐茜的目光变了变,两年前可是这位庶出小姐的侍女一个劲的求饶说自己只是不小心听到了国公夫人和自己嬷嬷的对话,才让那件事情抖落了出来的。
      
      两个人就算是之前关系再好,现在国公夫人还在家庙静养呢,怎么可能真的那么要好,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顾。
      
      游船内自然有一向和齐茜关系要好的其他府小姐听到了她这番话。
      当即便有同齐茜交好的贵女出来为她当出头鸟。
      “齐莞,你这个黑心的,念慈明明就是好心请你来一道参加我们的诗社聚会,你现在居然说她不顾你的身体!”
      “就是啊,明明就是你自己想要来参加我们的聚会,还要说是念慈巴着你来不成?”
      “你倒是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居然还要念慈亲自请你你才肯赏光不成?”
      “今日居然还道念慈心肠歹毒,当日因着自己母亲心肠歹毒被赶出京城的难道也是念慈吗——”
      
      齐茜听到后面这句,立刻冷声厉喝,“绵香,住口!”
      
      齐莞像是任人揉捏搓扁一样,一声不吭站在齐茜身边。
      听到她说的后面的那句话才动了动,她扯了扯嘴角,声音冷了几分,“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威远将军府的手居然伸到国公府来了,我都不知道我去江南是因为我的母亲犯了错。”
      “苏小姐既然对国公府的事情这么有兴趣,是想要嫁给我弟弟吗?”
      
      “呵——”
      路时郁轻笑了一声,不顾那位苏小姐如何面色铁青。
      “国公府世子,嗯,如果孤没记错的话,他今年才是十岁吧?”
      
      他说完,看向身边的路离。
      路离没想到他居然还会在意这些事情,听到他的问话,微点了点头。
      
      路时郁看向那位苏小姐,“威远将军可是不同意苏小姐,苏小姐便亲自去打听了国公府的情况?”
      苏小姐可以跟齐莞刚,却完全不敢跟路时郁刚,她咬了咬唇,将头瞥向一边。
      然后看到齐莞低着头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一阵气闷,上前走了几步,推了齐莞一把。
      
      齐莞本就被齐茜领着站在游船边缘,在被苏小姐推了一把之后下意识向后仰去。
      “啊——”
      
      她想从身边抓住什么东西,但是只听到布料撕破的声音和众人的惊呼声在耳边响起。
      
      之后自己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站在了路时郁身边,右边站着路离。
      
      而众人惊呼着喊着救命,湖里掉下去的是自己的庶妹齐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