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保护太子妃(二) ...

  •   
      春寒料峭,清风裹挟着寒意瑟瑟在湖面上留下点点痕迹。
      
      路时郁在换了衣服之后,就见到了过来找自己一道去游湖的五皇子路离。
      
      “二皇兄,可是要一道去西苑?”
      路离穿着一身玄衣,问刚出门的路时郁。
      
      就算是那个故事里,路离登上皇位之后,也没有多加为难路时郁,反而放他当了一个闲散王爷,即便是路时郁一生没有结婚也没有多加干涉。
      
      路时郁点点头,应了路离的话。
      他穿着一袭青衣,又是清隽无双的样貌,此刻看起来好似“谪仙”一般。
      一路上两个人并没有说多少话,沉默着便到了西苑。
      ..
      
      .
      “裕宓倒是请了不少人一道。”
      路时郁看着游船上的人,眼睛微微眯起来意味不明的感叹了一句。
      
      路离也扫了一眼游船上的人,轻轻的“嗯”了一声。
      他摆明了不想理那些人,但是却没办法不理。
      
      他不像路时郁一样,就算是没有实权,但是深受皇后和皇上喜欢。
      也没有一个强势的舅家撑腰。
      从小到大要不是路时郁顾及着两个人的兄弟情,自己的状况比起现在可是差得远了。
      
      “这不是五皇子嘛,今个儿也来一道游湖?”
      说话的是向来张扬的庆王世子。
      是个脑子没货,心里没谱的二世祖。
      
      在京城里都称得上人嫌狗憎,偏偏自个儿还不自觉,见到别人就像上前说两句话。
      庆王好歹是一个当年平定北戎的一品将军,真是不知道怎么会放任自己孩子长成现在这个模样。
      
      路离站在路时郁身边,点点头,“对。”
      多的却一句也不肯说了。
      
      路时郁意味不明的轻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自讨没趣的庆王世子,又转回头看着平静的湖面。
      
      身后穿来嘈杂的声音——
      “听说是裕宓郡主主持的诗社聚会啊,有国公府二小姐出席呢。”
      “国公府二小姐,是说那个京中第一才女吗?”
      “不然还有哪个国公府二小姐,能出现在这里的当然是只有她一个人啦!”
      “这么说来,今天居然有幸看到她亲自出现,真是好运气啊!”
      “可不是嘛,自从两年前那次之后,都很少见她再在公开场合作诗了。”
      “......”
      
      哦,国公府二小姐,就是那个害得小精灵那么惨的恶毒女人。
      路时郁看着湖面,不走心的想着。
      
      但其实,这种情况是正常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
      齐茜只是排除了能让她不会幸福的因素。
      
      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发生改变的也许不止是其中的一个人。
      而是两个人一起改变。
      
      但是在上辈子的时间里,齐莞对齐茜的怨恨也并没有很多。
      更多的,是一种平淡。
      
      哦,这都是题外话了。
      
      路时郁听着后面的讨论声越发激烈——
      “那个国公府大小姐今天也要来,听说还会作诗呢。”
      “她?”说话的人撇了撇嘴,“她那么恶毒的人能做出什么诗?”
      “害,也别这么说嘛,毕竟犯错的只是她的生母,又不是她本人。”
      “那又怎么样?犯了七出最大的一条善妒,她以后难道还能嫁得出去?”
      “国公府大小姐可是生的一副好相貌呢!”
      “怎么?你打算娶她?你就不怕她让你断子绝孙?”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
      
      说得话越来越没有分寸,路离紧紧地皱着眉,轻咳了一声,扫了一眼闹哄哄讨论的人群。
      顿时一群人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低垂着眼不知道想什么的路时郁,随即一哄而散。
      
      ......
      .
      不管这边闹腾成什么样子,女眷那边都是表面和谐背后捅一刀的假仁假义样子。
      
      齐莞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的看着诗社里的人轮番作诗,一旁自有女官记录每个人即兴吟诗的内容。
      她今天本来不想来,但是齐茜一定要拉着她过来。
      她带着帷帽,一个人低着头,也没有人上前搭话。
      
      京城的人记性还是很好的,自然知道她两年前为什么要离开京城去江南。
      说是为了调养身体,但是大凡知道事情发展的,都知道她是为了避开齐茜。
      
      原本内宅的腌臜事情不闹到明面上来,大家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但是事情被抖落出来,那些个自诩清高的人,自然要表明自己的态度,表明自己是真的多么多么看不起这些事情。
      
      这些都没什么的,齐莞都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可是一想到自己还在家庙里关着不能出来的母亲,还有这里回京城祖父对自己说的话,齐莞握了握自己的手,一定要进入选秀,就算是嫁给完全没有夺嫡希望的七皇子或者九皇子也没关系。
      
      反正,反正只要将母亲从家庙接出来就好了。
      
      “莞莞,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吗?”
      霍珏将自己手里的笔放下,转头看向齐莞。
      
      齐莞点点头,然后想起来自己戴了帷帽,轻声说道:“对,祖父想让我参加这次选秀。”
      霍珏点点头,并不意外的样子。
      
      也是嘛,像齐莞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不入宫都可惜了。
      何况哪家臣子供得起这么漂亮的美人儿,娶回家被身份压着,即便是长得漂亮,也要顾忌一下齐莞的名声的。
      
      只有皇宫,可以说皇宫是最不注重这些虚渺的东西的地方,也是最注重这些东西的地方。
      
      “可是,可是——”霍珏咬了咬唇,然后瞅了瞅一旁正在和身边的人说话的齐茜,“你那个妹妹......”
      虽然没有全说出来,但是齐莞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我知道,没事的,总归我们也不会嫁给同一个皇子不是?”
      给了霍珏一个放心的眼神,齐莞低下头不再说话。
      
      其实她内心也挺忐忑的。
      如果是她的妹妹入了哪个皇子的眼,而自己却落选的话。
      齐莞止住自己的思绪,手指攥紧,不行,一定不能这样。
      
      ......
      .
      这些动作一个不错的落入身旁的侍女的眼里。
      
      她今早上接了一个极其特别的任务——保护国公府大小姐。
      国公府大小姐是谁她当然知道,但是太子殿下让自己保护国公府大小姐,这件事情就很值得人深思了。
      
      想着自己那及冠两年了还没娶妻的殿下,她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
      要知道,殿下可是连皇后娘娘给他找的通人事的宫女都赶了出去!
      
      而这个国公府大小姐。
      嗯,带着帷帽看不见具体长什么样子,但是听着那轻轻细细的声音,肯定是个娇美人没跑了。
      
      现在也还没轮到她作诗,也不知道才学怎么样。
      她忧愁的想着,就听到了裕宓郡主的声音。
      
      “太子哥哥,裕宓今日请你们来游湖,其实是想要让大家都看看我们诗社的女子所作。”
      裕宓看着面色柔和的路时郁,说明自己的意思。
      
      这个事儿本来大家都心里有数,今天看到路时郁来了,就知道他其实并不反感,索性直接说明自己的本意。
      路时郁点点头,清隽的面容露出些清浅的笑意,一双眼睛在水光天色中格外耀眼,“那么现在是......”
      
      “玉袖,将大家所作都拿上来。”
      裕宓郡主对着那个一直沉默记录的女官说道。
      
      这个女官本是宫里出身,后来大长公主出嫁,便带着她一道嫁入了将军府。
      
      玉袖站起身躬身答道:“是。”
      
      像是路时郁出门身边不可能只带元春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太监一个人,但是元春是明面里听着他吩咐的人,而其他人都是在暗处保护他。
      “影三,去拿过来。”
      
      影三走出来,“是。”
      几步走到另一个游船上将诗作拿过来,在路时郁身边蹲下,“殿下。”
      
      路时郁点点头,“递给大家传阅吧,只我一个人评定未免太武断了些。”
      做足了不愿意轻易否定一个人的姿态。
      
      路时郁也没心情看这些女眷伤春悲秋,何况里面还没有齐莞作的。
      嗯,看不看都没什么意义。
      
      影三可不知道他的本意,听到他的话,就把这些都递给了身边的路离。
      路离便递给身边的庆王世子。
      
      这其中倒也不是没有清高的才子,便是去年三元及第的徐自清也是在船上的。
      他仔仔细细一篇一篇看过去,直到看到齐茜所作的诗才停下来。
      
      “好一句‘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念慈姑娘好才情!”
      念慈便是齐茜的号了,这还是两年前在清风楼作诗之后为自己所取的号。
      女子的名字是不可随意告知别人的,但是号这种雅致的称呼却不一样。
      
      这也是齐茜愿意在清风楼为自己作势的原因,有了号,便是出名也是没什么关系的。
      当然这都是细微的计较,实在不必让外人知晓。
      
      “这一首《将进酒》倒是让我等惭愧,我等便是苦读诗书十八载,也没有念慈姑娘的这副胸襟和心怀!”
      “果然是念慈姑娘啊!”
      
      当即便有人提出疑问。
      “这位念慈姑娘是谁?”
      “你连这位念慈姑娘是谁都不知道?她便是两年前声名鹤起的国公府二小姐啊!”
      “便是她啊!果然当得起如此盛名!”
      “可不是嘛,便是这次选秀,她也是在册的人呢!”
      “啊?那以后岂不是娘娘了?”
      “......”
      
      ......
      .
      路时郁听着他们的讨论,觉得颇为有趣。
      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讨论的这么热衷,就好像自己决定她能不能在选秀中留下来一样。
      
      裕宓郡主看他完全没有在意这首诗的样子,有些气结。
      她今天本就是为了将齐茜引荐给路时郁的,但是现在主人公完全没有在意,她咬了咬牙,便开口问道:“太子哥哥,你觉得念慈作的这首诗怎么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