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保护太子妃(四) ...

  •   
      齐莞看着路时郁微微勾起的嘴角,又看了看湖里不停呼救的齐茜。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人去救吗?”
      她喃喃的说着。
      
      对面游船上的一众女眷自然不可能下水,而这个游船上的人都好像隔岸观火,完全没有要去救齐茜的想法。
      齐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冷。
      
      如果今天掉下去的是她......
      那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所以她看着身边的路时郁说道:“多谢太子殿下。”
      路时郁挑了挑眉,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好像蕴藏着风月三千场,静静的却忍不住让人去看,去猜。
      
      “大小姐不必如此,一年前我在江南过得很是舒适。”
      因着这份舒适,今日还齐莞一个人情,也是值得的。
      “何况大小姐这花容月貌,如果落了水少了几分颜色,未免有些可惜了。”
      
      他似乎真的只是随意的说了一句,说完之后,就看到齐茜已经被人救了上来。
      与齐莞的下场不同,就她的是一个女侍者,她的衣服也完好,并没有出现齐莞那样外衣都被剥了下来的情况。
      路时郁看着,都忍不住承认齐茜确实考虑周到。
      
      就连计划失败的情况都考虑到了,难怪那本书里齐莞能输的那么惨。
      “今日游湖便到这里吧,将念慈姑娘送回国公府。”路时郁眼睛眯了眯,涔薄的嘴唇轻启,“元春,拿着孤的腰牌去请太医医治她。”
      
      毕竟是太子,他在这里如果不发话,改日齐茜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定时又要被御史台那些文吏数落透彻的。
      齐茜虽是被湖水冻到快要昏迷,但是听到路时郁这句话,还是低头说道:“多谢太子殿下。”
      
      路时郁没有再理她,转而看向一旁安静站着的齐莞。
      “大小姐可要陪妹妹一道回去?”
      齐莞怔忪了一下,随即点点头。
      “多谢太子殿下。”
      
      “无事,举手之劳罢了。”路时郁面容和缓,笑意也显得极其真诚,“孤可是很期待在选秀上看到大小姐呢。”
      齐莞心紧了紧,紧接着便笑道:“太子殿下说笑了。”
      路时郁唇角勾着,却不再说话了。
      
      齐莞的帷帽早在被路时郁的侍女救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掉在了湖里里,现在容貌已经全然显露了出来,刚刚那一笑更是惊艳了不少人。
      这艘游船上的好些男子已经看直了眼,比起落水之后一身狼狈的才女念慈,显然是这位虽然惊魂未定却还是没有大呼小叫的大小姐比较有看头不是吗?
      
      即便是刚刚那么多的人都说过她一副蛇蝎心肠,也抵不上现在亲眼所见的惊鸿一瞥。
      
      .
      在那个世界里,路时郁并没有派人专程去保护齐莞。
      等到齐莞落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何况就算是路时郁有心想去救,元春和路离也不会让他下水。
      一切一切的巧合聚在一起,让齐莞得到了那个故事里那样的结局。
      
      错的也许是路时郁,明明已经对齐莞有了心思却还是让事情自然发展,又或者是齐莞,明明知道齐茜的险恶心思还不多加防备。
      
      错的更是齐茜,有先知而不珍惜,只想着强盗行为。
      但是,总之,结局都已经造成了。
      
      都已经失去了名节的齐莞怎么可能进入选秀?
      路时郁因为齐莞的意外,自然是没有选妃的,倒是五皇子选了齐茜作为自己皇子妃,算是正式放弃了夺嫡。
      
      至于后面还能夺嫡成功,这就要感叹一句齐茜厉害了。
      先有威远将军之女这个朋友算是有了兵权,后有庆王世子支持便是皇室认可,再加上路时郁确实对夺嫡没什么心思。
      
      而他也没有像是和齐莞在一起的时候一起抚养十三皇子,自然这个帝位落在了平日里和他关系不错的路离手里。
      
      ..
      齐莞扶着齐茜,别过了裕宓郡主一众人,坐上了马车。
      齐茜披着披风,缩在马车的角落里抱着汤婆子,只是春日寒,便是早上出来时候的汤婆子,如今也没了温度。
      马车又并非封闭空间,时而被风吹起的帘子就能引起她的一阵颤抖。
      
      “齐莞,你是不是之前就和太子殿下认识?”
      她磕磕绊绊的说完这句话,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齐莞看,像是要从齐莞脸上看出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一样。
      整个人明明都已经冻到颤抖,思想却在高速运转着。
      
      如果路时郁真的和齐莞认识,那么今天自己设计的这些事情还有什么意义?
      那如果没有认识,为什么路时郁要救她而不是救自己呢?
      这些都让齐茜疑惑不已。
      
      “一年前太子到江南巡视的时候,是住在我外祖家的。”
      齐莞看着她这么惨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劝道:“你少说些话吧,到了家让婢女烧些汤水来帮你擦擦身子。”
      
      齐茜嘴紧紧抿起来,还想说些什么话,却觉得自己说的话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原本以为已经计划好的事情,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好在自己留了后手,不然现在自己显然已经是万劫不复。
      
      “我一直不明白,明明两年前我及笄之前,我们虽然并不常说得上话,却也并没有到如同今日这般地步,如何你就要这样陷害我?”
      齐莞看着自己的手指,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齐茜。
      “你是庶女,你的姨娘又受宠,日后你便是嫁个状元也是值当的,何必今日这般汲汲营营,以你的身份,就算是嫁到皇家也未必能做正妻。”
      
      是,没错,她说的没错。
      正常确实是这样的。
      
      在齐茜没有过来的那个世界,原主确实是嫁给了新科状元,只是这个状元却是停妻再娶,在他的妻子状告之后,齐茜这个无辜的女子只好在相国寺度过余生。
      
      但是穿书而来的齐茜如何甘心自己落得这样的命运?
      她才是这本书的主角不是吗?
      为什么自己会落得现在这样的情况?
      
      齐茜咬着牙,一直沉默着到国公府。
      直到自己快被抬进去的时候才再次开口:“你只说我汲汲营营,那你的盘算便不算是汲汲营营了吗?大家都是半斤八两,何必这般折堕别人?”
      
      齐莞被她说得微微怔楞,看着她被抬进院子,微微叹了口气。
      大家都是半斤八两,只是她是不得不争,而齐茜明明可以嫁给别人做正妻却要去拼了命的争。
      何必呢?
      
      这样的思考不过是一瞬,她还要准备选秀,自然还是顾好自己比较好些。
      至于齐茜,她今后的打算,无论是成是败,都将不再让自己心软。
      
      ......
      .
      路时郁第二日去看望皇后的时候,果然又被念叨了他的亲事。
      “你今年却是必须要娶亲的,你父皇顶着朝臣的压力为你扛了两年,今年又是三年大选,若是今年选秀再不选,你这个太子定是要被参上几本的!”
      
      皇后娘娘年近四十,因着保养得宜,却并没有多么显老态,反而风韵更甚,比之那些清秀的稚嫩的秀女更多了些沉着。
      皇上和皇后的关系向来不错,两个人也是少年夫妻,相互扶持着走到今日实属不易,故此格外珍惜彼此的关系和感情。
      
      而作为两个人感情的结晶——路时郁,从小被宠爱大,不仅没有染上什么恶习,反而稳重有余,若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好,便是他的性子实在太淡了些。
      
      路时郁对着皇后向来随意,他笑着说道:“这次选秀似乎有不少人?”
      皇后这段时间都在忙着选秀的事情,那些秀女的画像也看了不少,这次选秀确实是近几年人数最多的一次。
      原因也很好想,无非就是几个皇子都到了成婚的年龄,趁着这个时候将自己的女儿送来,说不定就让哪个皇子看上了呢。
      
      “是啊,那些各州府的暂且不论,便是京城这次也有五十之数。”
      皇后将自己挑出来的几个画像放在路时郁面前,指着第一个人说道:“左相之女,虽是其貌不扬,但是颇有才名。”
      
      路时郁点点头,“昨日见到了,确实其貌不扬,这画像却比本人还要好看些的。”
      皇后:“......”
      她好笑又好气的拍了一下路时郁的肩。
      
      “威远将军之女,性格直爽,相貌也不错。”
      路时郁:“但是昨日诗社时候,威远将军之女分明对国公府世子有意,居然还进宫来了?”
      皇后:“......”
      一听就是借口,国公府世子才十岁幼龄!
      威远将军之女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
      
      “那你倒是说说,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女子?”
      皇后索性放下画像,一双美眸紧紧的看着他问道。
      
      路时郁摇摇头,已经感受到了自家母后到了发怒的边缘,略显讨好的笑道:“母后,来,我们接着往下看。”
      “你看这位国公府大小姐就很不错,貌比西施,更难得的是她性格温婉,与自家姐妹相处良好......”
      
      皇后眯了眯眼,一双美眸泄露出些许凌厉,“国公府大小姐?”
      “两年前去江南那个?”
      
      路时郁:“......”
      “母后可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皇后轻哼了一声,看了看齐莞的画像。
      确实是花容月貌,便是画像都是这般美,真人只怕会更美才对。
      
      也不怪路时郁会印象深刻了。
      
      她点点头,“你一年前去巡视的就是江南吧?”
      路时郁心里惊了一下,面上却还是温隽的笑着,“是啊。”
      “当时你是没有住在县衙的对吧?”
      “她也在江南,你是一年前就见过她了?”
      “怎么今日才向母后提起?”
      
      路时郁被皇后问的节节败退,无奈苦笑,“母后,儿臣好容易对一个人有兴趣,你便这般刨根问底?”
      
      皇后揉揉额头,一心为了自己儿子着想,“国公府大小姐的闺誉可不太好,先不提她那个住在家庙的母亲,便是她一个女儿家能得到老国公的信任就不是个简单人物。”
      “她此次选秀,可不只是为了她自己,还为了国公府。”
      
      “国公府自从老国公爷交到国公爷手上之后只是败落至今,齐莞一个人背负的不止是她一个人的荣光,还有整个国公府的兴亡。”
      “你性子淡傲,怕是难以和这般汲汲营营的女子相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