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保护太子妃(一) ...

  •   
      路时郁睁开眼,坐起来看着周围华贵的装饰,揉了揉还有些昏胀的脑袋。
      外面的天还没亮,透着朦胧的雾气,室内的蜡烛已经快要燃尽,昏黄的光照耀着整个房间。
      
      自小就跟在路时郁身边的元春轻声走进来,看着自家殿下还坐在床上。
      “殿下,水已经备好了。”
      
      路时郁点了点头,从床上起来,元春从架子上拿了衣服给他穿。
      一切的行为都很沉默,好在元春也早就习惯了路时郁早上醒来就很沉默的样子,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
      
      等到穿完衣服之后,路时郁才去洗漱。
      暗黄色的铜镜照出来一张清俊的面容,即便是多情的桃花眼也没有让他的身上有几分风流的气质,看着只觉得如沐春风般的隽永之意。
      倒是和他的性格一样,君子之风很浓,轩轩如朝霞举,濯濯如清水莲。
      
      洗漱好之后,路时郁听到元春说道:“殿下,该去上朝了。”
      
      路时郁点点头,跟着他走出去。
      当今皇上奉行夙兴夜寐,对于朝政也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而作为太子的路时郁不管怎么说,也不可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是以天还没亮就起来要去上朝了。
      
      坐上马车之后,路时郁才轻呼了一口气。
      
      .
      他本是时空糖果店的店主,店里的每个味道的糖果都是由糖果小精灵做成的。
      但是最近却有不少顾客反馈有些味道的糖果断货了。
      他去调查了原因之后,才知道有不少小精灵跑出去之后却被同行陷害,遭遇了意外,做出来的糖果又苦又涩。
      这真是太太太让路时郁生气了。
      
      作为糖果店的店主怎么能允许这种状况再发生呢?
      看到不少小精灵都变得痛苦,路时郁义不容辞的决定要去拯救这些小精灵。
      ...
      
      .
      路时郁刚来还有些不适应,脑袋浑浑噩噩摸不到实质。
      他还没反应过来,脑海里就噼里啪啦被塞了一堆信息。
      ——是这个小精灵的故事和原本的剧情。
      
      这是个典型的穿书女逆袭,最后登上后位的故事。
      
      有点不幸的是,小精灵齐莞是这里面的女配。
      
      穿书女齐茜在看了一本小说之后就穿进书里变成了里面的同名女配。
      在发现自己穿书了之后,齐茜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她穿书的时机也很巧妙,刚好在齐莞及笄前一天的晚上。
      
      一个晚上的时间,齐茜并不能做什么,但是凭着穿书这个最大的金手指,她知道国公府里在齐莞的弟弟出生之后就再也没有孩子出生,是因为国公爷被齐莞的母亲下了绝育药。
      
      于是在第二天,齐莞的及笄礼上,她设计揭穿了这一真相。
      果然,大家的心思都被这个额外的八卦吸引了过去,就连齐莞倾城绝艳的容貌也被有心人利用,反而得到了一个貌美心毒的名声。
      
      这个风波还没过去多久,齐茜就在清风楼以一首《浪淘沙》成就了自己“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声。
      而齐莞这个嫡女,虽然什么都没做,却还是经常被拿出来作对比。
      
      最后只好避开齐茜的锋芒,以调养身体之名去了江南。
      
      齐莞离开之后,齐茜行事更加方便,不仅在京中得到不少才俊的喜欢,还顺利进入上层千金小姐的交际圈,就连裕宓郡主都邀请她参加她们的诗社。
      但是扬名之后的齐茜,并没有忘记自己本身的危机。
      
      两年后,齐莞被老国公爷接回京城。
      齐茜特意邀请了齐莞一道参加西苑的游湖,名为游湖,其实却是裕宓郡主主持的诗社聚会。
      齐莞倒是想拒绝,但是齐茜特意在国公爷面前提起这件事,让国公爷亲自允诺两个人一起去。
      
      齐莞拒绝不能,只好和齐茜一道去。
      整个聚会上只有一个户部尚书之女霍珏和她说话,其他人都没有靠近过齐莞。
      
      西苑是太子路时郁十三岁时候,皇帝送给路时郁的生辰礼。
      这次诗社聚会,也是告知过路时郁的。
      甚至裕宓郡主特意邀请了路时郁等人一道。
      
      品鉴诗文是其中的最后一个环节。
      齐莞在两年前离开京城,就已经不算是诗社的成员了,这次自然没有作诗。
      另一个游船上的路时郁等人却不知道这件事,齐茜的爱慕者大加嘲讽齐莞虚有其表,其实是个草包美人。
      
      齐莞本不欲争辩,却被诗社里的其他人推搡着向前,她后退两步,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拉了一下,整个人懵了一下,接着就掉在了湖里。
      
      阳春三月,天气虽然不算是特别冷,但还是瑟瑟发着凉意。
      齐莞穿得并不算少,可是被拉上来的时候,最外面的那层衣服已经被拉了下来。
      
      ——甚至救她的并不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反而是西苑里侍弄花草的花农。
      
      这个花农也很有趣。
      一般来说,请花农都是请五六十岁的老人,手艺好,还认真。
      但是救齐莞的那个花农呢,不仅是个年近四十的壮汉,还是刚刚来西苑,不知道规矩。
      
      救齐莞上来之后,就立刻跪地求饶,口口声声说着,“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齐莞的名节已经毁完了。
      
      失去了名节的齐莞,自然对国公府来说没有了用,不仅不能为国公府带来荣光,甚至还会带来耻辱。
      老国公爷接她回京城本是因为皇上有意给极为皇子选妃,如今她已经不能作为筹码,只能送到相国寺,长伴青灯古佛了此一生。
      
      而齐茜呢,在嫁给自小养在皇后名下的五皇子之后,为他出谋划策,排除异己,最后终于登上皇位,让五皇子为他遣散后宫,三千弱水只取一瓢。
      
      太子路时郁在见过齐莞落水却没有来得及去派人救之后,一生未娶,一生做着闲散王爷,走过了大半个江山,他所作的河山图一直被已经登上皇位的五皇子收在御书房。
      
      ......
      .
      ——但是本来不该这样的。
      
      在齐茜没有到来的那个世界,齐莞没有去江南,她在及笄礼的时候传出了“京城第一美人”之名,又在清风楼作诗《苏幕遮》,被人们冠以盛誉。
      作诗的时候,太子路时郁也在场,因此亲自求娶了齐莞。
      
      两个人琴瑟和鸣,路时郁甚至为了齐莞放弃了皇位,在将他的弟弟十三皇子培养到独当一面的时候,就离开了京城,和齐莞一起游山玩水。
      可谓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
      
      .
      路时郁想着这个小精灵。
      唉,真是个可怜的小姑娘哦。
      手腕上只有他看得到的甜度值,黯淡得惨烈。
      
      这个甜度值是用来测量小精灵内心的痛苦程度的。
      只要甜度值点满之后,就代表小精灵已经拯救成功了。
      
      .
      如今齐莞的及笄礼已经过去两年了,齐莞也被老国公爷从江南接了回来。
      嗯,如果没错的话,今天就是西苑游园的日子了。
      
      他掀开帘子,问元春:“下朝后有什么安排?”
      “裕宓郡主今日请了殿下一道去游湖。”元春语调轻快,他跟在路时郁时间是最长的,性子也一向活泼。
      
      嗯,游湖啊。
      
      裕宓郡主当然不会说是为她们诗社聚会特意请了路时郁和五皇子一众人评鉴,她们诗社虽然确实在京城出名,但是女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怎么可能请的来路时郁呢?
      当然是游湖这个理由比较优雅大方不失格调。
      
      路时郁轻轻“嗯”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了。
      长春殿离东宫并不算远,却也不近,路时郁眯着眼想了一会儿,便到了。
      
      眼前巍峨庄重的大殿,天空还有些雾气,倒是相衬。
      路时郁从轿子上下来,五皇子路离就等在一旁。
      
      “二皇兄,今日来得迟了些。”
      路离长相和路时郁比起来,就艳丽多了,他的母亲本是南疆送来和亲的圣女,长相惊艳无双,便是皇帝当年也独宠过好一段时间。
      只可惜红颜薄命,在生下路离之后就香消玉殒。
      
      “嗯,今日走得迟了些。”路时郁走下去看着路离,微微点点头。
      路离表示了然,“我们进去吧。”
      “好。”
      
      路时郁对朝政并不算热衷,早年虽有聪慧之名,却并不如何喜欢玩弄朝政。
      他上面本来还有个哥哥,只是大皇子生下来没多久就夭折了。
      为此,皇后难过了好一阵时间。
      
      而路时郁生下来的时候,皇帝刚登上皇位,当即立了路时郁为太子。
      一方面,是为了补偿皇后。
      另一方面,路时郁占了嫡长,也是新朝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好兆头。
      
      但是不知道是路时郁什么都不缺,导致他对权利也没有多大的野心,还是多年由太傅教导,身上上位者的气势还没有那股清傲的正气来得显眼。
      反正,总之,路时郁确实对那个位子确实没有多少心思。
      
      而且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实权。
      反倒是路离,实权说起来比路时郁还大些。
      皇后对此颇有微词,只是都被路时郁四两拨千斤拨了回去。
      皇后向来宠爱路时郁,虽是叹气,却也不强求他。
      
      .
      当今皇上是个明君,在位期间也没有多少糟心事,每天上朝跟例行公事几乎没什么区别。
      当太监掐着长长的嗓音说“有事起奏,无事退朝”之后,路时郁被皇上留了下来。
      
      皇帝因为这几年朝中臣子对路时郁的意见,已经对着路时郁教育了好几次。
      先是从谈人生谈理想开始,最后讲到君君臣臣。
      路时郁不管皇帝说什么都点头说是——可谓是“积极认错,死教不改”的典范。
      
      “过些日子便是选秀了,你可有中意的人选?”
      皇帝看着站在下首穿着朝服的路时郁,俊秀的面容因为暗沉的朝服而显得稳重了不少,连同那股子清傲也散了些许,心中又是骄傲又是失落的。
      
      本来嘛,这些事儿皇后和皇上两个人决定就好了,但是想到路时郁的性子,还是提前问一声,免得后来闹成怨偶,未免太过难看了些。
      
      路时郁低头恭敬道:“父皇可是有中意的人选?”
      丝毫看不出来有想要成亲的迹象。
      
      皇家之事无家事。
      路时郁的婚事可是全朝都盯着呢,前几年一直推脱说年纪尚小,又并非选妃时间。
      可是现在都已经及冠两年了,再用这个理由,别说是朝中盯着这个位置的大臣,便是一些老臣怕是都不依。
      
      可是想想这个儿子的性格。
      皇帝忧愁的叹了口气。
      
      他能怎么办呢?
      他也很愁啊,自小养到大的孩子,自然还是想要路时郁日子过得顺心些。
      可是眼看着他走向了一条掰不回来的道路,皇帝的那一颗心哦,真是拔凉拔凉的。
      
      皇帝皱着眉,“姵卿今日都在看那些个官家女子的画像,你便是一日也未去看过吗?”
      姵卿是皇后的小字。
      
      路时郁:“......”
      “母后可有中意的?”
      
      皇帝瞪了他一眼,好笑又好气的道:“你便是拖着罢,三年前选秀你便说任凭我们做主,结果愣是将几家贵女送了回去,既没有入宫,也没有入皇子府。”
      路时郁抬头笑道:“父皇既知道儿臣的心思,便告知母后一声,那些个贵女眼高于顶,儿臣可不喜欢。”
      
      皇帝无奈扶额,知道路时郁生性秉正,许多个表面风光的贵女背地里不知道使了多少腌臜手段,自是看不惯的。
      他心累地摆摆手,“好了好了你下去吧。这件事情还是交给姵卿罢。”
      
      路时郁低头躬身行礼,“任凭父皇母后做主。”
      皇帝瞪了他一眼,看着他走出去。
      
      .
      路时郁走出长春殿,元春正等在殿门口。
      看到他出来,立刻向前,“殿下,可是要回宫?”
      “嗯,回去换身衣裳,然后带你去游湖。”
      
      元春笑着应声,“是。”
      
      路时郁坐上轿子,游湖啊,这次看戏的人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看戏喽!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没有主线。
    男主工具人,只为了让原男女主安安心心谈恋爱。
    可以当成短篇看,每个故事都是分割的。
    以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