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暗恋 ...

  •   5暗恋
      
      “听自己的曲目,有什么感受?”
      
      一散场,囡女就躲在暗处,等着这位肖径府的二公子和怜伶阁的人分开,落单。跟了半天,终于在嬷嬷她们的告别声中,问之惬踏入了院落里,曲终人散后,已经夜深,浴场那边的热气已经降了许多。
      
      他越走越僻静,终于在一处假山后停了步子,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
      
      看来对方已经知晓了她,囡女也不打算藏着了,先把怒火浇凉一半才开口:“你说的是真的吗?”
      
      拍了拍一块石头,确认干净后落了座,二郎腿一翘,神情甚是悠然:“你问哪句?”
      
      心里狠狠的深吸口气,她问道:“减我六十年寿命?”
      
      他也被问得一愣,大概是她的在意点超出了预想,然后笃定的点头:“你曾是神,这种事还需多问?”说完,等着看她的反应。
      
      “你一定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认错?”他突然站起,拉过囡女,让她连惊讶还来不及的时候,在她领口轻嗅一下,虽是蜻蜓点水,但也令她震惊了。他缓缓回道:“你身上有栖云香的味道,这个错不了。说吧,你把印魂丹藏哪了?”
      
      瞧着他还抓着自己的手,她道:“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听了这话,他不怒反笑:“没关系,还有一年时间,够你想明白的——”刚要离开,才发现自己的衣袖被她紧紧攥着。
      
      “我与你素不相识,凭什么害我!”终于,她还是恼了,气得浑身发抖,她从未生过气,和谁都是心平气和的,偏偏眼前的人让她怒火难抑。他想抽身,竟发现她攥得实在太紧,一时也脱不了身:“害你?是你失了神格,坏了规矩,说得什么话!”用力一扯,她摔倒在地,攥着的衣袖被扯掉一半。
      
      她握着那布,久久直视前方,也不知在看什么,目光笔直没有光彩,语气缥缈:“你说得我依旧不懂,也许,这是梦,我只是未醒而已。”
      
      看着地上的她,看她一时失神,像是魂魄游荡,送上一句:“你的悯犹已经离你而去,你还执著印魂丹做什么?”这话说得,如果她真是鸣神,一定被伤的体无完肤。
      
      还好,现在是夜,夜下的月可以是灰的,草木可以是黑的,假山也不必有颜色,她也无需在这里费力的辨别着,想到这里,她也不知该如何自处心里的莫名和委屈。就是呆坐着,一时忘了时间,而旁边这人更是惊奇,也未离开,也不急着离开了,看她乱了的发,簪子掉在末梢,缓缓打出一句:“地上不凉吗?”
      
      她把衣袖的布伸出来:“你能告诉我一句,这是梦吗?”
      
      他接过那布,在自己袖子上比量了下,发现不可能补回去了,蹲下身,盯着她那双杏眼,他细细端详,终于看出些许亮丽来:“天上男神那么多,你偏偏对一人间男子如痴如醉,这要怪谁?”
      
      “你看我像是对男子如痴如醉的人吗?”
      
      在她脸上用目光描绘着,她的相貌无论天上人间都是极佳的,圆润的脸颊,没有多余赘肉,眼睛清亮,眉毛的弧度恰好适当,小嘴小鼻,单拿出任一五官没有出彩的地方,但是合在一起就至臻了,而这样一张柔美不腻的脸蛋上有着的神情却是违和感十足——不肯施予他人一丝一毫的情谊,全然隔绝所有的柔情蜜意。
      
      趁她转过身去,悄无声息的把掉在发尾的簪子摘了出来。那朴素的铜簪子,连个镶边都没有,就单单一副铜身子,顶端抠个洞出来,朴实到粗糙,他白葱的手指翻来覆去的捏着道:“投胎也不会选地儿,瞧你选得什么身份?浣衣奴,成天给些男欢女爱的床单被罩洗腥臭,自降身份!”
      
      从他言谈举止间听出些端倪:“你是不是暗恋那位鸣神呢?”
      
      这话让问之惬低笑,他抿嘴不语,巧妙的把铜簪藏入衣袖中,整了整起皱的外衣,起了身:“你人间住得久了,忘了太多天上的事,神哪是凡人随意揣测的无趣?”抬了脚离开。
      
      坐着,贪凉一样的,理石地面,搅拌着夜风,格外清醒,白日的遭遇,从浴场到剧场,历历在目,又历历模糊。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那人一掌击中失去了六十年寿命,也忘了芊的词曲儿唱了什么,只记得在浴场她转了一圈又一圈,越转周遭的颜色越浅,直到色彩不再。
      
      依旧觉得头脑沉,依然相信这些不必当真,脑子一会清醒一会糊涂的,怔愣半天,等她发觉自己长发散乱时,铜簪早已不知所踪。
      
      寻了一圈,从浴场洗衣房到剧场,哪里还有?
      
      铜簪子不值钱的,白给也没人要的东西,嬷嬷说是自她来到怜伶阁就有了,或许就是因为不值钱,这么多年一直安全的伴随着她。她不记父亲,不忆亲娘,却独独舍不得这个铜簪。
      
      披头散发的,到底是不舒服,她拿起在问之惬那里扯下的衣袖,系在了头发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