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似梦非梦 ...

  •   3似梦非梦
      
      把被单被罩枕套送到浴场洗衣房,等着转动的洗衣机停下,百无聊赖之际拍拍空闲下来的双手,走了出去,反正也不认路,不知不觉的就转到了浴汤,她在休息大厅坐着,漫无目的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拄着脸的样子像是在思考什么,实际上只是在放空自己。
      
      浴汤不断往外冒着热气,有人从浴汤走出来,那门帘一会开一会关,经常会把热气也一同带了出来,渐渐的,热雾聚集,休息大厅的空气模糊了起来。约莫十分钟的时间,也是洗衣机停下的时辰,她倏地起身,突然与一个人的肩膀碰到一起,那人高出她许多,男人的骨头本就比女人硬,这么一撞,疼得人一定是她,但她像是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常年在怜伶阁养成的卑微态度让她习惯了说这些。
      
      这儿,人来人往的,也看不清个样貌,只听得对方说道:“一句对不起就够了?”
      
      听这话,不像个善罢甘休的主,她不想多做纠缠,转身就要走,被那人一把拉过,突然被拍了胸口一下,不重,却也听到那手掌在胸口击起的沉闷。
      
      怎么会有这样小气的男人?竟为这样的小事斤斤计较?她张口道:“我已经道歉了——”话还未说完,胸口毫无预警的开始刺痛,一阵又一阵,愈来愈烈,天旋地转的,她尽量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让它在哪里栽倒,胡乱扯住一块长椅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耳边听到另一个声音道:“是她吗?没弄错吧?”
      
      她听见先前的男人道:“是她,没错。”
      
      尽力让自己坐在椅子上,她睁大眼睛想认清说话的两人,却发现自己看到的世界正在慢慢褪色——地上的红毯成了灰的,黄色的壁纸成了白的,棕色的长椅成了黑的。她不知发生了什么,半空中忽然出现一本书,慢慢的在燃烧着,书页飞快的卷起,火星四下飞溅,隐隐约约封面只有“诸神”两字可见,她目瞪口呆所有的一切,以为其他人也和她一般,但别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正常——擦湿发的依旧在擦着,换鞋的人依然换着,休息的人也是安静坐在一边,闲聊的人并没有停下,对于他们来说,什么都是正常的。
      
      难道只有我看见了?
      
      是梦吗?我在哪儿打盹了?——她甚至如此质疑自己,正想着,一个声音很近的,就在耳边:“鸣神,你偷了天神的宝物私自来到人间,这是惩戒。”
      
      鸣神?是谁?宝物?什么宝物?她一概不知,正要张嘴辩驳几句,发现自己明明嘴巴张开了,却发不得声响。很快,反应过来这些都是这个男人做的,一气之下,回手一捞,竟抓住了男人的胳膊,话也说不了,索性狠狠抠他一块肉下去。
      
      没想到她有这一举动,男子也是吃了一惊,吃疼过后,反手按住了她的腕子:“不知悔改的东西!我已经取走你六十年寿命,给你留了一年算是仁慈,六十年寿命换我一块肉也是等价。”他俩挨得极近,几乎鼻息相对,她方才看清对方容貌——如若画上去的眉眼,连眼部的阴影都在,丰满的唇,宽直的鼻子,眼睛细长,眼尾不忘添上一笔内双,这样眼尾眼头分明的眼睛好似含着一潭深泉,注入每一滴都是情深的,如此好看的人,做事却是歹毒的。
      
      虽不知真假,但她就是来气,大吼一声:“还我!”这才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周围不明真相的人吃惊的一致向她投掷目光。
      
      囡女的好脾气在怜伶阁是出了名的,她从不对任何人发火,何况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意识到自己的火气,她收了心智,依然愤恨难当,待她再次去看那人,哪还有他的影子?早已没入迷蒙的热雾中。
      
      跌坐回椅子上,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她还来不及让自己完全相信这些不是梦境,心口的疼散了,她摊开手,看着,一点颜色都没有,自言自语:“一定是梦,一定是梦,我这种人注定长寿的。”也不知是安慰自己,还是欺骗自己。抬起头,那本书已经烧完了,地上全是灰,她伸手去拾,愕然发现,根本捡不起来,都是虚的,一会儿,烧灰也没了踪迹。一双鞋映入她的双眸里,一个悠长悦人的声音响起:“又在这儿偷懒呢?”
      
      她仰起脸,看见熟悉的人,那人细瘦,腰和囡女的差不多,尽管是男子,样貌却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一条浴袍敞开着衣领就穿出来了,她强忍两下,才不让自己嚎哭出来,用带着颤音的语调问道:“芊,这是梦吗?”
      
      被叫做芊的男子,递过来一杯清水,道:“你想入谁的梦?我的吗?”
      
      芊撩起浴袍,玉腿外+泄,坐在囡女旁边,也不急于说话,等她渐渐平静才道:“我第一次见你失了方寸——”
      
      “如果是梦,我怎样失常都是正常的。”
      
      “可惜不是。”他再次把清水递过来,就在她眼下,示意她喝一口。
      
      接过水,喝下去,微凉的,让她开始清醒,抬眼去看身边的男子,芊有一张自带嫣红色号的唇,此时,也是灰的。失了颜色的她,起初会震惊,现在已经能接受一些了,毕竟她不是个画家,颜色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可寿命就不同了。
      
      她知道,自己对已经发生的事,总是无力的,又一次看了看芊的唇,在那灰败的没有生气的颜色上停留片刻,沮丧道:“如果没有红唇,芊也只是一个平淡的美人呢。”
      
      芊也不气,听到这话反而笑了:“平淡的美人也好,只要我——在你眼里还是美的就行。”
      
      对他的调笑已经习以为常,囡女终于从刚刚的情绪里走了出来:“浴场会有戏看吗?”
      
      “你想看哪出戏?”
      
      她真就细细去想,其实自己心里明白,戏演哪一出,不可能是她这个浣衣奴决定的,也不会是由芊决定的,尽管现在他已经是怜伶阁最红的角儿了。
      
      “鸣神怨。”
      
      “你可从不爱听悲剧结局的,怎么了?”
      
      “鸣神她——偷了天神宝物只为救自己的爱人一命,这样的鸣神,是不是傻的?”她机械得说着,脑子跟着渐渐木着,没了知觉,歪头寻思半天,待大脑恢复运转才道:“这样的女人,不会与我有关的——”
      
      “我认识的囡,绝不会为了情爱,而做出任何失格的事。”他如此笃定,仿若刚刚发生的事,他也在现场一样。
      
      “是吗?”如果那个人说得都是真,那么过去的她以现在的她是揣测不出的。
      
      “是。”他给了一个板上钉钉的答案,不许她再胡思乱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