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花期 ...

  •   2花期
      
      两个女人一场戏,何况还是好几百号的女人,怜伶阁的戏不比君王的后宫差,也许更加精彩,后宫佳丽不过想取悦一个男人,而怜伶阁的女人们要取悦的可不止一个。随便把怜伶阁的一个姑娘放在君王的后宫里,都能笑到最后,而花魁更是当中极品。这儿有三花争艳之说,三花一个是御姐气质出众的采筱,一个是冷清聪颖的花赏,还有就是甜姐外表的君求。
      
      “囡女是为哪个意中人保持清白吧?”一个穿着拖地浴袍的女子走了出来,她身高大约有一米七八,和一米七二的花赏一米六八的采筱还要高出一些。女子年龄和囡女相仿,雪白的脸蛋,一双盈盈大眼像是含着泪,惹人怜爱,甜甜的酒窝挂在面颊两侧,一看就是那种容易令人一见钟情的美人。也不知听了囡女和花赏的话有多少,走到她身前,女子本就显高,尤其囡女只有一米六五的身高并不出众,在女子面前更是矮了几分。
      
      虽在身高上输了,囡女从不在言语间萎靡过,听到意中人这样的字眼,笑了起来,仿佛久违的笑点又被人点燃了:“那样的人,君求姑娘一定要给我留着。”
      
      君求看看她,又瞧了瞧她身边的花赏,最后视线落在了池边的采筱身上,声音拔高了两个度:“采筱!你怎么坐在这里?嬷嬷也叫你过去!”
      
      此时,怜伶阁最红的头牌,齐了。
      
      怜伶阁的嬷嬷只是管家一样的存在,并不是真正的主人,阁主是一个不爱露脸的神秘人物,长什么样,男的女的,都没人清楚。
      
      被唤作嬷嬷的女人,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到底年龄有多大,一头长发铺地,细眉凤眼,血红的唇,扎眼的白肤,身材娇小,此时正坐在正厅的扶椅上,品着茶,杯端在手里似是放下又停着。见到囡女过来,也只是抬下眼皮:“哪儿野去了?”话一出,那有些沉的声线令人信了她已经四十五岁的年纪。
      
      囡女虽是浣衣奴,但是被嬷嬷亲手带大,和其他的女孩多多少少有很多不同,这种不同体现在两人说话的语气上:“池子边,坐了会儿。”
      
      听了这话,嬷嬷也不恼她,把杯子放下,起了身:“小鱼来了月事,近几日我就让她出阁,她的初夜你陪着吧。”
      
      她看了看嬷嬷旁边站着的小小女孩,那女孩也就十二三岁,身材瘦削,相貌可人,怯生生的偷看囡女,旁边小几岁的小姑娘们都用羡慕的眼神望向小鱼。囡女点点头:“知道了,我去收她的床单。”
      
      一句多言都没有,就那样默默的离开了,嬷嬷看着她的背影,叹口气,复又拿起杯,才发现茶凉了,这时花赏把新倒好的茶递了过来,嬷嬷在她那张清淡的脸上瞧了眼,满意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一旁的君求抱起膀子,狠狠剜了眼花赏,对她这种悄咪咪的拍马屁甚是不屑。
      
      掀了盖,只是闻了闻里面的渺渺香气,突然点了采筱的名:“采筱,小鱼的初夜拍卖会你去准备吧。”
      
      在场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初夜拍卖会,而且是小鱼这种被看好前途的姑娘——姿色才品身段都俱佳的,初夜拍卖会肯定比寻常女孩的要隆重点,更会托付给有经验的头牌来准备,采筱虽是头牌,但是没什么经验,岁数还小,性子有些燥,这么大的事交给她总是不托底的。而且,承接这种活算是打响知名度的事,这样的差使,哪个姑娘不抢呢?
      
      “嬷嬷!采筱她没有经验,这事交给她——”第一个持反对意见的就是君求。
      
      “就因为没经验才要去做。”
      
      “往年都是我和花赏在做的。”君求这时把花赏抬了出来,顺便抛了一个冷嘲的眼神给她,就算不能争取,也要和她一起尝尝被嬷嬷弃掉的不爽。
      
      “花赏稳重成熟,你路子广,都不错,今年就让给妹妹吧。”说完,盖子一合,茶一口没喝,算是一锤定音了。
      
      “我和君求一定全力协助采筱完成工作。”花赏说道。
      
      既然花赏都这么说了,君求也就没了再坚持的道理,嘴巴堵上了。
      
      花赏的行为和言语总是恰到好处的,没有让人挑剔的完美,嬷嬷欣慰的点点头:“有你这话我很开心了,采筱,还不谢谢姐姐们!”
      
      当事人并不满意这样的安排,她对这种麻烦的事并不上心,撅着嘴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小声道:“谢谢了。”
      
      待囡女踏入小鱼的房间,才发现这小丫头竟一路跟了过来。她心里明白这丫头跟着自己的理由,也不道破,任凭对方跟着,也不出声,熟练的拿下枕头,被子放在一边,把红了的床单拆了下来。
      
      小鱼见自己的经血明晃晃的印在雪白的床单上,瞬间脸红个透:“囡女——”
      
      她稍事停顿,见对方没往下问,继续把床单叠个整齐放进了篮筐里。
      
      “姐姐们说初夜都疼,真的吗?”
      
      “你问错人了,我不知道的。”
      
      “你不是经常为姐姐们守夜吗?”
      
      “守夜又不是亲身经历,不是当事人永远不知道。”她冷冷说道,一丝一毫的温情都不肯留给这个十二岁的少女。
      
      “那你守夜做什么?”
      
      “防止姑娘中途逃跑——”她用一成不变的语气把这话完整说出,竟带着森冷的气息,把小女孩吓到了。
      
      小鱼很快脸发了白,失了血色,低头匆匆走开了。
      
      装完床单,索性把枕套和被罩也一并拆了装进篮筐里,她抱着篮筐脚刚要迈过门槛,瞥见花赏正倚在墙边,嘴叼着烟袋,吐出一个圈,往上飘去。
      
      “你把小姑娘吓到了。”花赏那双冷眼往哪儿一撇都有降温的功效,现在用余光丈量着眼前的丰腴女子,在她那张绚丽的脸蛋转悠一圈后,无所斩获。
      
      “我希望她离我远点。”
      
      “虽然你对谁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也没见你对谁这么冷过。”
      
      “知道我半死不活还老近乎什么?”
      
      花赏忽的来了兴致,转过身,挡住她的去路:“你怎么岔过了话题?”
      
      囡女换过一只胳膊抱着篮子,笑意呈上:“怎么?没接到小鱼拍卖会的活来我这儿撒气来了?”
      
      虽然知道这种事一定会被她猜到,也还是稍稍楞了一下,花赏并不打算聊拍卖会的任何事情:“你讨厌小鱼还是讨厌她那一类的人?”
      
      看来今日,不和花赏有一个对等的回复是不会放过自己了:“我不想和没有一点承受能力的姑娘走太近,这里的生活这么艰苦,一旦她们承受不住,挂了,我怎么办呢?看着哭吗?哪有那么多眼泪。”这话,听着,既透彻又不失残忍。
      
      “囡女,慧极必伤。”
      
      “我刚刚想装傻的,你不许啊。”
      
      “那聪明人帮我分析分析,为何嬷嬷让采筱办小鱼的拍卖会?”
      
      “小鱼那样的女孩,连初夜会不会疼都要问别人的小丫头,能不能挨过初夜都是个问题,嬷嬷还是格外疼爱你和君求的。”
      
      “我的初夜也是你守得,还记得那天我中途跑出来,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囡女装傻的眨巴眨巴眼:“忘了。”
      
      原本寡淡的眼,渐渐有了温度,花赏悠悠道,语调像是把她拉回了久远的那一天:“你把我堵在墙角里说道——今夜是噩梦,也是美梦,看你怎么想了,做了噩梦,以后你在怜伶阁饭都吃不上,做了美梦,你可以吃尽世间所有珍馐美味。”说完,花赏把美目放在眼前的精致人儿上,从左到右从右到左的流转。
      
      “一字不差,记性真好。”
      
      花赏正色道:“那你呢?花有花期,叶有凋零,过了二十三就没机会了。现在嬷嬷疼你,由着你的性子来,以后呢?”
      
      “过了二十三就可以踏踏实实的做我的浣衣奴了,其实厨娘那里我也想试一试的,那些珍馐美味,我亲手做给你吃啊。”
      
      “我不吃!”花赏气急败坏的一挥烟袋,烟杆不小心敲在她的额头上,咚一声,银质的硬物撞了人的肉身,当仁不让的落下一个红肿。花赏心里一动,想要看看那红肿,又在气头上,不想与她多说,一甩袖子走了。
      
      揉着脑袋,她原地自言自语道:“不相信我的厨艺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注意导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