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浣衣奴 ...

  •   妄亦生欢浊意流年
      
      1浣衣奴
      
      春落的草,格外清冽,隐隐含着凉气,尤其是晨启,如若被抹了一层霜,冷在骨子里,这样的气候下,最适合泡个温泉的水,度度体内的寒。她并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有这般的早醒,已是难得,踩着青釉一样发亮的嫩绿,心情越来越淡了,其实,她的心情从未浓过,与这样的没有温度的春,很配。她自己倒是不觉得,反正就是喜欢了,没什么特别的。
      
      明明一张惊艳的脸蛋,却挂在一颗无欲无求的身体上,已是浪费。穿着一件肥大的灰色V领大衫,下面一条黑裙,一直没入脚踝,头发随意一别,在一根铜簪下,身材丰腴,并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脸上有肉,细眉、单眼皮的杏眼,小鼻子,像是贴上去的小嘴,光洁的额头,怎么看都是有些温润的美,却不招摇,个子中等,走起路来在想着什么似的,头低着,其实本人脑中一片空白。
      
      略伽山下的温泉场,这儿是最出名的。她能跟着怜伶阁的姑娘们一起来了,纯粹就是借了光。这家温泉场原本是一个大户人家的房,院落一处套着一处,一门一门的,槛槛隔着,游廊更是曲折。她找了一个偏僻的小鱼池,坐在边缘,往水里看,里面几条锦鲤,一见她的影子,以为是要喂食,都围了过来,嘴巴一张一合的,乞着食,而她看着水中的自己,照着镜子,把掉出耳际的发丝往后掖了掖。
      
      “你在这儿呢!找你半天。”一个身穿大花短裙的妙龄女子走了过来,看额上的汗,的确是找了她许久的样子。
      
      她把屁股往边上挪了挪,让出一块地方,瞧了瞧女子额头道:“想和我说什么?”
      
      很奇怪,她并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但是生在烟花之地难免会些漂亮话,看些眼色,仅此而已的社交,不知怎的,就有了人缘,在姑娘们那里很吃香,谁有了心事都愿意来找她说一说,就算她嘴里吐不出什么象牙。
      
      女子并没有浓妆,一脸素相,五官端正,挑不出一丝毛病,殊不知一着妆,竟是御姐风。她在女子的脸上端详着,见对方欲言又止道:“采筱,怎么了?”语气不咸不淡,似乎不是很想听,又不得不听。
      
      采筱眨眨眼,终还是没出口,头抵在她的额头边,低语道:“我不说了,累了。”化了妆的采筱气质几乎可以抵挡怜伶阁的半边天,但是卸了妆后的她,其实内心敏感多情。她因为了解,所以觉得这样的女子不必逼迫掏心掏肺的讲些什么,只淡淡道:“你再多泡会澡,身子暖了,心就不凉了。”
      
      采筱噌的坐直身子,瞪大眼珠吃惊的看着她,心事隔着纸,几乎要被一捅即破,而自己什么都未说,什么都未做。
      
      “囡女——”采筱低吟出声。
      
      像是抓住了少女尾巴的顽劣孩童,囡女笑了笑:“去吧。”
      
      采筱起身,不情不愿的离开,又转头多瞧她两眼,刚刚的吃惊还未完全消化。囡女在怜伶阁已经有十六年,六岁被送到这里,一直在做浣衣奴,洗洗洗就是生活的全部,包括那些姑娘们脱下的沾了腥臭味的里裤,和初夜染红的被单,这些都是她的日常。
      
      二十二岁的年纪,老姑娘一枚,连男人的手都未牵过,在这样一个地方,出奇的干净。
      
      走了两步,采筱突然跑回来,复坐在她旁边问:“囡女怎么不出阁?”
      
      出阁,在怜伶阁是一种行话,就是开始接客。
      
      “我是浣衣奴,怎么出阁?”
      
      “你长得这么标致,为什么要做浣衣奴?出阁的话,有一天如果遇到好的客人会赎我们出去。”采筱来怜伶阁没多长时间,年龄还小,对囡女也是直来直去的信任。
      
      她不知该怎么回答,以前也有很多的人问过她这个问题,岁数小的时候就说不喜欢男人,岁数大了,这种话也糊弄不得别人,也就一时语塞了。她在采筱那张十六岁才有的年轻脸蛋上看了一会道:“你有那样的客人了,囡女替你高兴。”就算是这种话,她说得也是没什么感情色彩。
      
      囡女——她都二十二岁了,连个名字都没有,六岁刚到这里被嬷嬷叫做囡囡,很随意的名字。囡,小女孩,没有特别的寓意。在她听来,自己是一个连名字都未有的孤魂野鬼,只是在这个地方徘徊而已。大概是嬷嬷亲手养大的孩子,有些感情,也从不逼迫她出阁,有客人看上了她,嬷嬷也没同意。
      
      有的姑娘期盼出阁,有的抗拒,她不是因为抗拒,而是觉得接客这种活自己做不来,取悦男人的工作不是很喜欢,因此就推拒了。
      
      “怜伶阁是一个牢笼,出了怜伶阁你会发现你去的地方是另一个牢笼。”囡女说道,偷闲时光结束,她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女正奔她走来,随即起了身迎了过去。
      
      那少女看起来年龄和采筱差不多大,一张冷冷的脸,没什么多余表情,看到囡女也只是说道:“嬷嬷找你。”清秀的面容下,谁也不敢相信她现在是怜伶阁最红的头牌,似是无意的扫了一眼囡女身后的采筱,看后者落寂的呆坐那里,被人扫了兴致的。
      
      “原来你和采筱在一起呢?”
      
      “哦。”点点头,和这个年纪与采筱差不多的女孩说话,她更加注重分寸,毕竟花赏和采筱是完全两个不同风格的人,采筱外表虽然气势十足,不过是沾了相貌的光,本人小白兔一枚,没什么心机,花赏就复杂多了。
      
      “今早小鱼来了月事,床单脏了,估计是让你去洗吧。”花赏给了囡女一个解释,在做人方面,花赏的确是面面俱到。
      
      “谢谢姑娘。”她简单回复,有礼又知距离。
      
      花赏哪里听不出她话里的故意疏离,突然停下脚步,在囡女快要越过自己的时候,抓住了她的胳膊,硬生生的把她的手扯过来,摸着上面的茧子道:“你从不给自己打算出路吗?”如此这样的花赏也不过十九岁的年纪,只比采筱大三岁而已,还比囡女小了三岁,语气神态却比她们都要成熟。
      
      她抽回手,随着年龄增长,这个问题就越来紧迫,已经不止一个人问过她。
      
      “在怜伶阁,女人的花期都很短,你不早做打算还在犹豫什么?”
      
      “浣衣奴就是出路。”她字字清晰。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设计的背景和《瞳主禁猎区》《吾血将逝》都是一个的,但是故事内容完全不同,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懒啊,这样容易么,再想新的设定多废脑细胞啊。前两部也算是练笔文吧,《瞳主禁猎区》我是不会弃坑的,只是会更新的慢一些,大概一周两篇?相信我,琼川永不弃坑(
    谢谢那些从《吾血将逝》就一路追随的读者。你们对我中肯的评价是我前进的风向标。希望大家多多给我长评,我是真的很喜欢长评,批评的最好,这样我可以随时提高自己。我对长评有着变态的执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