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5、115早做打算 ...

  •   115早做打算
      
      导读:山雨欲来
      
      娶妾,与娶妻不同,进门是不能从正门入的,要从偏门。所谓婚礼,也不过是一抬轿子,把人接了去,铺些红纸而已,花赏问囡女来不来瞧瞧热闹,对于囡女来说,结婚何尝不是换一种分别?被她一口回绝。大概是为了躲着,问三真就来京卫司报到了,剃了胡子,穿戴整齐的问廖也不失为一个贵公子哥,相貌虽显稚嫩,可也不失俊俏,一件青蓝小褂穿得别样有味。和他们京卫司这些五大三粗的糟汉子比起来,娇弱了些,一路走来,被各种嫌弃的眼神瞪着,问三也不是好受。
      
      京卫司除了总督以外,一律统一制刀。纹狼刀,刀柄用黄金锻造,刀身纯钢,由于刀身背部镶嵌一圈狼牙而得名,市面上没得买,却也有偷偷倒卖,因为实用,而且刀实在漂亮,也成了很多玩家的收藏品。得到一把纹狼刀成了众多入职京卫司人的梦想,刀刚发到问三手里,他举起刀,晃郎晃郎两下,尽是不屑:“这玩意用着多沉啊!”一句话气得栽毁差点把手里的刀劈向他的大脑门。
      
      “问三公子是不喜欢?”蒸淮在一旁,也是气着,他和孝式南都不明白,为何囡女要把这个刚刚被扔进大狱的人,招进司里当差。
      
      “还是我的剑用着顺手!”说着问廖抽出自己的宝剑,那剑又是嵌着宝石又是镶着金银的,的确是华贵无比,相比下去,粗粝的纹狼刀倒有些朴素了。
      
      “混账!你不知道京卫司统一用刀吗!”孝式南本就看不上这商贾家的娇弱公子,自是不给好脸子。
      
      “我不会用刀!打小我练的都是剑法。”虽然这京卫司的人各个狰狞可怖,除了蒸淮这个小白脸带些笑面,尤其是孝式南更是脸色难看,但问廖作为幺子在家宠惯了,对这些也强装些,上次被抓的阴影还在,他还记得孝式南把他塞进大牢时的震慑,虽然面上冷静其实心里已经擂鼓。
      
      “你以为这是哪儿!不是你肖径府!”栽毁见孝式南气得差点拔剑,刚忙和未茗拦了。
      
      蒸淮贯彻自己笑面虎的作风,笑着道:“问三公子还是逗趣些,没关系,刀法慢慢练,剑也是慢慢学的,相信小公子不久就能掌握技法。”
      
      放下茶杯,囡女不紧不慢的听着他们吵架,抽冷子来了一句:“蒸淮大人说的对,不急的,想必上次来京卫司做过客,问三公子对京卫司的大牢还是有些印象吧?”这一句,没有半点重话,却威胁十足,让问廖听得心里一阵发紧,赶忙扔了剑,拿起刀:“我还是挺喜欢刀的!”
      
      囡女朝蒸淮一摆手:“行了,新来的这几个我都看了,让他们下去吧——”
      
      蒸淮赶紧领着几个新兵,包括问廖离开了屋子。
      
      虽然补充兵力是现下之需,可是新兵能有什么指望,她是不敢想的。
      
      那边内卫司对他们虎视眈眈,她也是心力交瘁,一抬头看见栽毁正在给她添水,囡女随口问道:“不随父亲回去,可有后悔?”
      
      “倒无悔。”栽毁说得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犹豫,让囡女羡慕非常,少年人心思单纯,对世事万物没有任何蜿蜒复杂的想法,直来直去的,她也想如栽毁这般活得清爽干净,可惜,不允许。
      
      “你这孩子,不知追随我有何好处?”
      
      “大人虽然年纪不大,又是女子,却有勇有谋,做事诚心,令人信服。”
      
      她笑着喝了茶,没想到这小子在京卫司混了几天,别的没学会,马屁倒是会拍了:“你这嘴上功夫是跟蒸淮大人学得?”
      
      “大人从未想过,您是一个值得追随的人吗?”
      
      囡女转过脸,瞧着栽毁:“哪里值得?”
      
      “如果有一日我战死沙场,大人一定会把我的尸首送回原籍,这便是对大人的忠诚缘由。”
      
      停顿一下,囡女突然低沉道:“如果真有那么一日,我倒希望你们都活着,什么马革裹尸,都是些豪言壮语,活着,才是正统王道。”
      
      少年听得似懂非懂,心里一阵茫然,又似乎有所领悟。
      
      忙了一天,也喝了一天的茶叶沫子,夜里,实在受不了,又怀念着怜伶阁的茶,站在门口,才发现,自己熟悉的那些亲人朋友,一个个在慢慢的离自己远去,嬷嬷十三姬,出嫁的采筱也是。她在这里认识的人,越来越少,一种莫名的孤独划开了她的心口,也不知填进去了什么东西,杂乱无章一气,让她愈来愈难以平复。
      
      正要进去,哪曾想见到了刚下车的颜乔。
      
      竟能在这里见到辅国大人,囡女也是惊愕,她以为十三姬死后,这里便成了颜乔的禁地。
      
      拱了拱手,在这里不便透露颜乔的身份,囡女也未多其他:“拜见大人!”
      
      “我何日能像你一般,可以光明正大的步入这里?”
      
      “没有何日了——”她仰起头,看着怜伶阁的招牌,回眸送给颜乔一个无奈。
      
      她俩彼此明白,既然走上君王之路,便没有退路。
      
      陪着颜乔从侧门进入,一路上囡女也是好奇辅国大人的清闲:“您怎么有时间来这儿?”
      
      “突然就想看一看,牡丹亭还在不在。”前一句还是感伤的,后一句就谈到了公事:“我听说你收编了问之惬的三弟。”
      
      看来公主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囡女道:“做了辅国之后,您应该知道,这钱有多重要。”
      
      赞同点头:“你这法子好,肖径府刚刚送来十万昂司,说要为这次的扩充国库贡献些力量,正好解了燃眉之急,问廖攥在手里,不怕他肖径府不听话。”
      
      囡女微微一笑,并不答话,为颜乔掀开门帘,走入十三姬的院落。
      
      “如果陈凝王也能靠过来,我这边就十拿九稳了。”
      
      “陈凝王啊——”囡女露出为难神情。
      
      “小叔还是挺难的吧——”颜乔走入庭院,所幸,牡丹亭下的牡丹依旧还在,囡女跟着进入,也是惊讶,按时间新花魁应是选出来了,可这新花魁并未改变院内风格,也是奇异。
      
      正纳闷着,花赏一身华服走了进来,见了她俩,马上欠身施礼:“见过二位!”
      
      囡女看到花赏发髻上别着的落云簪,心下明白,不负众望的,花魁真就让花赏得了。囡女走来,也是兴奋:“你真就没让我失望!”朝一旁的颜乔看了眼,示意花赏:“这位是颜乔公主!快行礼吧!”
      
      冰雪聪明的花赏哪不明白囡女的意思,这便是要让她认了主,以后不管如何,她都是要忠于颜乔的,赶忙跪了地,头磕在地,不敢有丝毫偷懒,哐啷一声:“花赏见过公主!”
      
      花魁要有自己的靠山,十三姬曾经的靠山明面是颜乔实际上是东裕,已是事实,没有强硬背景的花魁在怜伶阁哪有地位?花赏明白,她是感激囡女的。
      
      “以后有什么情报,你要事无巨细的报告给聆音大人。”颜乔对花赏是满意的,毕竟这聪明女子,并没有因为自己当了花魁就放肆,急于抹去十三姬的印记,她留着亭子,留着牡丹,便是留着路给自己。
      
      “是!”
      
      “这几日国主外出打猎,你可有消息?”颜乔问道。
      
      “前几日内卫司的几个侍卫来这吃酒,有一个人曾提及人手不够,需要向京卫司借调。”
      
      “你借了?”颜乔问向囡女。
      
      “只借百人——”囡女如实回答。
      
      “他要了多少?”
      
      “五百。”
      
      “糊涂啊,囡女!你该按他们的要求去做。”
      
      “可是今日护送忒罗使臣,万人送行队伍该如何呢?”
      
      “众帛被囚,屈向已经不敢拿刺杀使臣做文章了,你也知道的,否则你就会亲自护送了。”
      
      囡女思来想去,突然冷汗一淋:“难道——”
      
      “山雨欲来了——”颜乔长叹一声,望着亭上,早已没有佳人,目露厉光:“我们要早做打算!”
      
      

  • 作者有话要说:  给诸位推荐一下,我写这文时听的曲子
    毛不易的《不染》,反复食用最佳
    还有草东没有派对的《山海》
    真的很好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