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6、116惊变 ...

  •   116惊变
      
      采筱嫁给问老爷子后,问廖倒也没有任何大的变化,在操练方面勤谨了些,囡女有时看着他一副平静如常的样子,心里怀疑着当初采筱对这人的情感述说,也或者,男人与女人不同,对待情感也是不一样的,女人重情,男人务实,相对于反抗父亲的恶果,这位问家三少爷,还是选择了保全自己的安逸生活,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正确?
      
      她对问廖这少年人的冷静倒是多了份欣赏,对那些情爱多了份怀疑。
      
      爱情中,看得越是明白,越是赢得越多,输的越少,古往今来,恒古道理。
      
      仰头喝茶,仿佛把酒当做了茶饮了,旁边坐着问之惬,自从他三弟入了京卫司,他就往这里跑得勤了。
      
      事已成定局,问之惬心情放松不少,对囡女也能闲话几句:“问廖没有私奔,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失望?我么?”她嗤笑一声:“谈不上,我只是羡慕那些肯抛下所有,不顾一切的有情人,只能说无论是问廖还是采筱,有情,不深,爱的有限。”
      
      “你呢?对出爻爱的无限?愿为他抛弃一切?”
      
      “对于一无所有的人来说,抛弃一切是容易的,那时的我,是愿意的。”她瞥了眼问之惬道:“你们神呢?也是如此吗?也会有情爱?”
      
      “我对作神的记忆有限,都是些片段,零散的,好似离着远了,是别人的记忆,不是我的,说来也奇怪,我现在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谁。”
      
      “您不是召神吗?日出日落,都由您掌握。露两手啊!”她倒是有闲心逗弄问之惬。
      
      却没想到问之惬并未生气,而是认真道:“我有法力吗?”伸出手,怀疑着自己。然后晃悠着走出了房门。
      
      看见他如此,囡女也是心里起了疑。突然未茗跑了进来:“大人!郊外有暗哨禀报,国主狩猎受了重伤!”
      
      “什么!”囡女噌的站起,这瞬间天就变了。
      
      “护送使臣的人还未回来!这可如何是好!”未茗也是急着,瞬间风云变幻,他们也是不能掌握的。
      
      护送使臣,大约用了京卫司大部分的兵力,万人的队伍!现在他们也就二百人留守,囡女意识到情况紧急:“陈凝王呢?”
      
      “他们刚到达宫里,陈凝王封锁了所有消息。”
      
      “快!召集人马!把所有人都叫上!咱们入宫!”
      
      “可是——”
      
      囡女当然明白未茗担心的是什么:“现在无人知道国主受伤的事,你去给公主送信,让她谎称公主殿有刺客,京卫司前来护公主!就这样!快!”
      
      未茗领了命,手都是抖得。
      
      囡女领着二百人马,与内卫司堵在了宫廷大门之外。
      
      “我收到公主急报!公主殿有刺客,特来护驾!谁敢拦我!”囡女手里举着公主的亲笔信,在门口朗声道。
      
      “宫里有我们内卫司,哪轮到你们京卫司多管闲事!”领头的侍卫,也不是善茬。
      
      “如果公主有危险,国主有危险,你们可担待得起!”
      
      “陈凝王已经去查了,马上就会给您个答案!大人不必在这里喧哗!”
      
      急得不行,她现在不知道国主是生是死,一拽马,囡女抽出佩剑:“如果我要硬闯呢!”
      
      内卫司的侍卫们马上也都抽出佩剑,禁军大约十万人,囡女知道自己这是在以卵击石,可是种种迹象表明,她猜陈凝王已经投靠了三皇子和国后一派,这次国主受伤,绝不是意外,肯定是有预谋的。
      
      为何陈凝王有十万禁军,非要让囡女借调五百人呢?他明知京卫司护送使臣,人手不够,她肯定会把借调的人数降一些的,这么做难道不是为了国主出事,好把责任推给她吗?囡女越想越蹊跷,越想越心惊。
      
      突然大门一开,陈凝王带着精兵走了出来,把他们区区两百人迅速围了起来。
      
      陈凝王问道:“总督大人,这是要谋反吗?擅闯宫门,可是死罪——”
      
      她看着陈凝王,失望到了极点,她从未想到这个人竟然心眼小到如此地步,悲从中来:“你终归还是卷进来了——”她从一开始做的,便是要把出爻从这漩涡中撇出去,哪怕让自己深陷其中,可是他怎么就是不懂?吐出一口气,囡女忍下个人情感,冷然道:“护驾不利,我也是死罪。”
      
      正僵持着,忽然有御前侍从上前禀告:“国主要见聆音大人!”
      
      囡女那颗悬着的心,突然就落了地,正要带着二百人进去,被陈凝王拦住:“国主只让你一人进去,其他人不可以!”说着拽过囡女的缰绳,紧紧攥在手里,牵着她的马入了宫内。
      
      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语,她看见所有的禁军都被调动了,把整个国主寝宫围得连个苍蝇都飞不进去。
      
      她对陈凝王说道:“你为何要站在三皇子那边?可是因为我?”
      
      “等屈向继位,我便把你囚在身边,不让任何人靠近你。”他说得决绝,不肯给任何人一丝的喘息,让囡女感到窒息的疼。
      
      “你不必与我置气——召神。”
      
      囡女的话让陈凝王的血液瞬间就凉了,他松开缰绳,难以置信的看着身后的女子:“你叫我什么?”
      
      “召神!”她清晰的再次重复了一遍,非常肯定的:“真正取走我颜色和寿命的人是你吧,问之惬只是被你篡改了记忆。”实际上,她说这话,一半试探一半认真,这些都只是揣测,她并不肯定,可是看陈凝王那冰凉震惊的脸,她确信无二了。
      
      “起初,你接近我只是为了要得到印魂丹吧?”她轻轻的看他,真的就只是轻轻的,也不难过,也不悲愤,只是像被冻住了心脏的人,不会伤心,不会难过。
      
      陈凝王见事已至此,瞒着也是无用:“囡女,你当真聪明。”算是承认了。
      
      幸好——在我不爱你时候,知道了这些,这时她竟有些庆幸。
      
      “我知道印魂丹在哪儿,只要你助我,让颜乔登上王位!”
      
      “你知道印魂丹在哪儿?!”陈凝王眼睛一亮,转而警备道:“你不会在骗我吧?”
      
      “你愿意信我,便信,不信,便杀了我,现在整个局势都在陈凝王你的手中!决断由你来定!”
      
      陈凝王看了看囡女,他心有疑虑,却对这个女人有情,起初虽是利用,现在只剩他对囡女的痴迷,他渴望着,山水田园间,有囡女相伴,他渴望这些,于是缓缓道:“我不会杀你——”
      
      囡女来到寝宫前,卸下佩剑交于侍卫之手,走了进去。
      
      国主曾经一个俊朗风姿的人,此时脸色苍白着,嘴唇毫无血色,躺在床上,虚弱的看着进门的囡女:“聆音,你来了——”
      
      这一声很亲切,仿佛他们认识许久,如同父亲轻唤自己女儿的轻柔,她对信旸君的情感不深,她所谓的忠诚,都是冲着颜乔,可是对曾经精神矍铄的人,现下虚弱如此的状况,她是同情的。
      
      “微臣来了——”她环顾四周,并未看到国后和三皇子的影子,甚至一个宫人都没有,心里惊讶。
      
      他认真的看着囡女,那一刻,他的目光不是君王,而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似对某个人怀有深情的普通男人:“你像他——”
      
      囡女可不敢问这个他是谁,只得乖巧站着,听凭国主。
      
      “人世间,不如意之事,太多太多,命运从不照拂我与他,从不——”他说着,像是在哭,却没有泪:“我与他终归是无缘,前世如此,今世依然。还阴差阳错,反复折磨。”
      
      也不知是国主说得话太复杂晦涩,还是怎样,囡女一句话都没听懂,也不敢问,就那么僵着,假装听懂了,不敢作出疑惑神情,也是苦了。脑子混沌时,突然灵光闪过,囡女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难道信旸君是悯犹转世?
      
      所以,藏书阁是池鱼思所建,信旸君不许任何人踏入?
      
      越想着越觉得如果这样想,很多事都说得通了。信旸君看着囡女面部表情的变化,缓缓的笑了:“你很聪明,也像他——”
      
      囡女吓得跪了:“微臣该死!”
      
      “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活着。我虽恨着那个女人,恨她生的儿子!很奇怪,我却不恨你——大概是因为,你有他的血脉。”
      
      如果上一句,她还有些眉目,可这一句,她就真的是糊涂的。
      
      “我欠她的,你可愿替我还?”
      
      囡女不知道这个“她”指代了谁,只是木然的点头:“臣愿意为您肝脑涂地。”这样的话,不过是一些客套而已,囡女明白,信旸君也明白。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信旸君拿出一个本子,郑重道:“助颜乔登上帝位,这是为她,为她的女儿,做的最大的补偿——”
      
      囡女愣在当场,她从不知道信旸君有这样的心思,颤抖着去接本子,拿过来才发现那是遗诏。
      
      “颜乔会是一个好君王,她比我更优秀,值得你一生追随!”
      
      “是!”囡女举着遗诏跪在了地上。等她再抬起头,信旸君已经合了眼,她吓得魂飞魄散,抖着打开遗诏,看见里面的内容,心如擂鼓,稳定了心神后,走出大殿,陈凝王正等着她。
      
      她对陈凝王道:“只要你答应了我,我便把印魂丹给你!”
      
      陈凝王看她脸色,也猜出里面发生的一二,他定睛的看着她,终是选择信她:“好!”
      
      这时,站在殿外的颜乔和三皇子,以及国后和其他几位妃子皇子也赶了过来。
      
      颜乔一脸吃惊:“囡女?这是?”囡女拉过颜乔,高举着遗诏,高声道:“国主因病离世!传位于颜乔公主!”
      
      御医鱼贯而入,陈凝王率先跪了下来,对着颜乔叩首,三皇子和国后震惊万分,直直站着,其他人见陈凝王跪了,也不敢站着,纷纷下跪向颜乔效忠。
      
      那一刻,诫兰的命运,变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谁也不能阻止我今日完结此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