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光与暗影 ...

  •   
      漆黑无边的梦境里,细碎的光团如泡沫般层叠浮现。
      
      ……
      
      莱娅。
      
      莱娅。
      
      她是莱娅。
      
      她出生在群山苍翠,碧草绵延的国度。
      
      父母死在了一场意外里……
      
      饿着肚子的她,被路过的精灵少年捡走了。
      
      他给她洗衣做饭,照顾她的起居。
      
      虽然二人居无定所地生活在草原上,可日子充实而美好。
      
      一次偶然,他们捡到一张上古巫师的羊皮卷。
      
      她学习了其中的禁咒,精灵少年则学了占星和炼金术。
      
      后来,精灵受到召唤,不得不返回族中。
      
      她便一个人在尘世辗转求学,精研巫术……
      
      她变得越来越强大,也越来越淡漠,就好像脱离了现实一般。
      
      直到在诸神的见证下,黑发金眸的少女点燃神火,登临神位。
      
      当年的精灵少年跪倒在神龛前,向她虔诚祈祷。
      
      光阴流转,千年如一瞬。
      
      因为阴影之主和死神的密谋,再加上恶魔的推波助澜,还有光明神这位强大神力的默许,她又从神座跌落人间……
      
      金发金眼的神眷者骑乘生于虚幻的天马,手持魔纹密布的骑枪,对高踞神座的她发出了致命一击……远处,弓箭、法术和禁咒也将目标对准了她,光辉耀眼,此起彼伏。
      
      ……
      
      是一场完美的落幕吧。
      
      不,这不是她。
      
      ……
      
      仲夏黄昏的海风带着清爽的咸味,黑发少女在教室靠窗的位置上转着手心的笔,装出听懂了的样子,眼神却不时瞄向黑板上方的时钟。
      
      清脆的铃声划破小声的讨论,少女将课本夹在肩下,飞快地朝食堂的方向冲去……黑色的马尾在微醺的风中左右摇晃。
      
      ……
      
      社团活动时,忙着张贴海报的她。
      
      周末回家时,发现妈妈发间银丝而黯然的她。
      
      和闺蜜逛街时,喜滋滋地试裙子的她。
      
      遭遇背叛时,哭了一晚上喝了好多酒的她。
      
      ……
      
      她是陆莱娅。
      
      可是。
      
      “在这个世界,我只能是莱娅。”
      
      陆莱娅在心底轻轻说。
      
      冗长而逼真的回忆渐渐消散,深黑的世界仿佛打开了一道光门。
      
      她走过回旋的阶梯,穿过重重楼阁,终于,打开了那扇门。
      
      淡蓝的天光倾泻而下,少女不由微微眯起眼睛。
      
      一张熟悉的俊脸出现在她面前。
      
      “嗨,小东西,又见面了。”
      
      “萨缪拉,”莱娅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萨缪拉摇了摇食指,长眉微微扬起,“我太想念你的味道了。”
      
      “那至少让我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吧。”少女琥珀般的眸子里盛着几分自嘲。
      
      “噢不~”萨缪拉装模作样地摆手,“死了血就不新鲜了。”
      
      莱娅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愧是抢走‘暴食’神格的人。”
      
      萨缪拉红眸专注地纠正:“是血族,血族!伟大的血月公爵萨缪拉阁下。”
      
      “好吧,那阁下准备怎么处置我?”
      
      血族公爵微蹙长眉,不自觉地用苍白的指腹摩挲着下巴,“这样吧……不如,关起来,每天取一杯血?”
      
      “不不,这不合适。”他随即否定了自己,“真这么做加斯洛特怕不是会杀了我,虽然我也不怕他,可是——对了,小东西,你想知道我和加斯洛特交易的内容么?”
      
      莱娅缩在阴影里,乖巧地点点头。
      
      突出一个从心。
      
      “我用屁股想都知道加斯洛特打的什么主意!”血族公爵难以抑制地大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修长的弧形,红宝石般的瞳孔只露出部分,嘴角弧度延展,苍白的尖牙整齐地压在下嘴唇上。
      
      “哈,小东西,加斯洛特又打算卖了你,从摩顿那里逃走!”
      
      这个“又”还真是扎心啊……
      
      好在她已经差不多要习惯了。
      
      “他拿我当筹码,换取摩顿释放他?”少女的声音有些低落。
      
      “不错。”萨缪拉红眸紧盯着“暗影牢狱”里缩成小小一团的少女,忽然想抱住她,把她藏在自己的翅膀下。但他转念一想,她曾经可是“神”啊,因为‘暴食’神格,他们天生站在对立面——
      
      他决不能被她美好的外表蒙蔽了。
      
      但血族公爵还是忍不住开口:“嘿,你想想,让加斯洛特这家伙被关一辈子,也是件带劲的事情不是么?我也看不惯摩顿,所以——”
      
      萨缪拉唇角勾出诱惑的弧度。
      
      “不管他们,我们走我们的。”
      
      少女抬起头,用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
      
      她轻声:“真的吗?”
      
      “当然了!”萨缪拉回答,“只要你让我吸血……”
      
      “那我再考虑考虑。”莱娅装模作样地搅着手指。
      
      “一周一次就行!”萨缪拉连忙补充,“自从昨天吸了你的血后,别人的都不香了……”
      
      莱娅静静听着,也不回答。
      
      “现在让我吸一口,就带你走。”血族公爵不等她拒绝,身躯一沉,便坠入围绕着她的阴影里。
      
      仿佛盒盖被盖上。
      
      二人被浓郁的黑暗笼罩。
      
      萨缪拉已经收起了翅膀,修长的身体和她挤在不算宽敞的漆黑空间里。
      
      微醺而诱人的气息充满了这片空间。
      
      莱娅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下巴被冰冷修长的手指抵住,动作轻柔,却不容置疑。
      
      尖利而散发寒意的硬物贴在她脖颈上。
      
      “不要……这里……不舒服。”少女的声音微微颤抖。
      
      “噢?”萨缪拉长眉一扬,“那这里呢?”他鲜红的眸子扫过少女解开了两颗纽扣的衬衫前胸,白皙的春光在他的角度若隐若现。
      
      少女侧过头,露出一个甜美的笑意。
      
      “也不行。”她伸手握住血族公爵抵在她下巴上的手,缓慢而坚定地把他的手拿开。
      
      红眸在黑暗中悄悄眯起,莫名的危险气息弥漫在无光的空间里。
      
      “小东西,你究竟想怎么样?”血族公爵用克制的声音低低开口。
      
      “我也想问你。”莱娅朝远离他的方向缩了缩,少女娇小柔软的身躯深埋在黑暗里,“在某种意义上,加斯洛特和你是一种人,你们不过是互相算计罢了。所以,你的计划又是什么?”
      
      “别拿那种堕落的家伙和高贵的血族比较!”萨缪拉下意识地反驳,见她没反应又继续说,“唔,我说了呀,要带你走。”
      
      她才不信萨缪拉会沉迷她的美色,就算是喜欢她血的味道,萨缪拉这种冷血生物也绝不会因此临时更改计划。
      
      “我猜,从摩顿和西奥多来找我的那一刻,你的鬼主意就打好了。”她可不会相信反派的善意。
      
      “噢,的确是个不怎么好的主意。”血族公爵不以为意,“我正准备把‘暴食’神格分你一半呢。”
      
      少女神色平和,语调轻快:“那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呀。”
      
      萨缪拉失笑道:“我没否认这点,但‘暴食’陪了我这么久,总要养熟一点点吧——唔,你这样看着我我会心虚的。”
      
      少女暗琥珀色的眸子在黑暗中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萨缪拉继续说:“作为代价,你要协助我击败光明神殿的教皇,希波利恩。”
      
      她瞬间想起了书中的内容,希波利恩也是当年夺取莱娅神格的人之一!
      
      “那他的神格归我。”莱娅直接开价。
      
      “噢噢,这可不行!”萨缪拉虚伪地说:“希波利恩的神格是‘懒惰’,那只会让你变成一条咸鱼!阴影在上,这真可怕!”
      
      ……咸鱼听着也还不错?
      
      “只为了半份神格就去挑战光明神的头号眷者,这买卖不划算。”莱娅用萨缪拉的方式和他沟通。
      
      “那这样?等我取得了希波利恩的‘懒惰’神格后,就把‘暴食’全都给你?”萨缪拉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听起来更好接受。”莱娅侧头看着他,“但你为什么……”
      
      一根修长的手指竖在了她唇间。
      
      “族里密传的古籍记载,上古时神和人混居在大陆上,神既可以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也可以是落魄的流浪汉——当然,那时‘神’还不是神,他们不过是突破了‘界限’的巫师。”
      
      血族公爵低低一笑:
      
      “有一天,大陆最强大的巫师奥涅斯发现,收集人类的各种情绪可以补充他的力量,其中信仰之力尤为纯净。于是,巫师奥涅斯变成了光明神奥涅斯。”
      
      “‘暴食’神格的强大在于,它能调动一定范围内的情绪之力,源源不断地为我提供力量。所以,当我掌握这种方法后,‘暴食’神格作用就不大了。”
      
      “唔,感受不同的‘神格’,把握其中的本质,这才是我的道路。哈,毕竟,没有生灵能拒绝不朽,不是么?”
      
      萨缪拉鲜红的眼眸仿佛妖异的血月,深邃而苍白的面孔被周遭的黑暗所模糊,黑发更是隐没在暗影中。
      
      “好,我答应你。”
      
      少女小巧的唇角微微勾起。她修长的卷发也深埋在黑暗里,眼瞳却清浅如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