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堕落王子 ...

  •   
      白塔底部的密室里。
      
      高大的十字形架子上,赤/裸着上身的男人被无形的封印紧紧缚住。
      
      他有一头耀眼的金发,和略显空洞的金色眼瞳。面容棱角分明,瘦削而冷冽。眉毛上扬,鼻梁高挺,嘴唇紧抿。他上身的肌肉线条清晰,却遍布密密麻麻的血痕,就好像暗红色的大片纹身。
      
      门锁被打开,身披暗色长袍的精灵逐级而下,银色的长靴映入男人的眼帘。他身后跟着一抹穿红色长裙的人影。
      
      “摩顿,这次不是你一个人?”男人的嗓音低沉而嘶哑,在陆莱娅听来,绝对可以用“性感”、“有磁性”来形容。
      
      如果说摩顿的声音低沉之余带有精灵特有的优美,密室深处传来的声音则带着天性的散漫和纵欲。
      
      摩顿此时已走下台阶,直视十字架上的男人。
      
      “加斯洛特大人,罪孽终有报应。谁能想到光辉万丈的圣殿骑士团长,竟是渎神者、是那场密谋的真凶呢?”
      
      男人低垂的头颅向上扬起,金发于虚空划过错综的弧度,嘴角露出狂妄的笑意。
      
      “哈哈哈哈……摩顿,精灵不会理解人类对力量的渴求。只有你这种走狗,才甘愿毕生匍匐在神的脚边!”
      
      摩顿神色平静,手中的银色权杖无声无息间浮在空中。
      
      虚幻的、宛如来自地狱的火焰在黑暗的十字架上燃起,舔舐着金发男人遍布血痕的身躯,在肌肉上雀跃着、撕咬着,仿佛饥饿的群鸦。
      
      纵然男人的意志力远超常人,一声压抑而低沉的吼叫仍从他喉间漏出,紧咬的牙关渗出丝丝鲜血。
      
      陆莱娅此刻也已经下到密室深处,不禁皱起眉头。
      
      摩顿侧头看了她一眼,轻叹一声,收回了加斯洛特身上的虚幻火焰。
      
      男人修长的身躯仍在微微颤抖。
      
      终于平静下来后,他看到陆莱娅的脸,神色好像见了鬼一般:“是你?”
      
      陆莱娅只好回答:“是我。”难道她还能告诉他自己是个穿越者?
      
      只是书里英俊高傲的骑士团长,现在看上去有点惨……
      
      金发男人沉默半晌,开口:“对不起……”
      
      陆莱娅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摩顿迈开长腿上前,用苍白的手掌攫住加斯洛特的咽喉。
      
      精灵灰色的眸子里蒙上层层暗影,手指的动作愈发有力,“加斯洛特,交出神格来赎罪。”
      
      男人被攫住咽喉,下巴高高扬起,薄唇微张,暗金色的眉毛紧紧拧着。
      
      “摩顿,你先松开他。”看着加斯洛特发白的脸色,陆莱娅怕闹出人命,硬着头皮劝和。
      
      摩顿低笑一声,收回手。
      
      加斯洛特金色的眼瞳斜斜扫过,神色冷冽而淡漠。
      
      “当年那场战斗后,我取得了‘傲慢’神格,这也影响了我的心态呵……竟然被摩顿你这个阴险的小人、奴仆以及走狗给打败,有愧于我加斯洛特·波那斯·瓦伦德的名号。”
      
      “哈,我是小人,那加斯洛特你呢?”精灵取出一块绣着银线的帕子,轻轻擦拭着骨节分明的手,“身为瓦伦德王室的王子,却学习黑魔法弑父?被驱逐之后又向罪业教会乞怜,若不是女神怜悯,走投无路的你早就成了魔鬼的食物……”
      
      摩顿声音凛冽:
      “就算你本人是无信者,但身为一名骑士,你有何颜面背叛曾经的誓言?又有何颜面恩将仇报?”
      
      加斯洛特罕见地没有出声反驳,半长的金发低低垂下,衬得脸色一片昏暗。
      
      好吧……虽然加斯洛特长得帅,但还真是个不干人事的家伙。追书的时候看个热闹倒没觉得,现在被摩顿这么一批判,陆莱娅有些动摇了。
      
      可能她看的那本书是从女神失忆后开始写的,轻松的日常比较多,加斯洛特是个任劳任怨又有点倔的大男孩,虽然居心不良,可对女神是真的好。
      
      女神失去记忆和力量后,也不过是千年之前的那个小女孩,就傻乎乎的信了他。
      
      可陆莱娅不一样。她知道故事的发展!
      
      这样就很难信任加斯洛特了。
      
      加斯洛特看向她,金色的瞳孔里盛着一抹悲戚。
      
      “收回神格吧。”他说。
      
      金发金眼的男人随即补充道:“摩顿,你出去,我就会配合。”
      
      摩顿沉默不语。
      
      加斯洛特努力想耸耸肩,却被无形的枷锁紧紧缚住,他自嘲道:“我这副模样,想搞事情也没办法。”
      
      摩顿看向她。
      
      陆莱娅点点头,“有事情我喊你。”
      
      “我在门口。”摩顿轻声,裹着暗色长袍的身影逐级而上,消失在密室的入口处。
      
      白茫茫的天光从那里透入昏黄的密室。
      
      加斯洛特咬牙道:“这家伙都不知道随手关门。”
      
      陆莱娅被这句话逗乐了,紧绷的神经微微放松。她半调侃半认真地问:“加斯洛特,身为一名背叛多次的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十字架上的男人轻笑一声,“不会啊。”
      
      陆莱娅微抬眉毛,表示好奇。
      
      “唔,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加斯洛特的语调低沉而有磁性,带着淡淡的哀意,“贵族不会了解贫民的饥饿,学者很难体会战场的凶残。你可以裁决我,但无法泯灭我的意志。”
      
      “哪怕这意志是渎神的、罪恶的?”陆莱娅大致了解了加斯洛特的想法,却没法认同他。
      
      也许这就是反派吧……陆莱娅在心底暗暗叹气。
      
      “渎神不是罪恶。”男人神色冷肃,金眸罕见地认真,“起初世上并没有神,你们只不过是……强大的凡人。这点千年之前登临神位的女神你,再清楚不过吧?”
      
      书里的确是这么写的。
      
      陆莱娅点点头。
      
      “我无法改变这一切,正如无法改变父王统治下奢靡□□的王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群人害死我的妹妹!兄长们密谋刺杀我,我连夜逃离维拉维兹,前往‘绝望之地’学习暗术……”
      
      金发男人低声:
      “学成归来后,我杀了父王登上王位,想让这个国度改观,但积重难返,贵族和国民同时驱逐我。人们称我为背叛者、渎神者、规则的践踏者,但这……更激励着我朝神位前行。”
      
      “但现在,”加斯洛特垂下眼帘,修长的金色睫毛划下浓密暗影,白皙的脸颊一半埋在黑暗里,半长金发垂在两侧,“我没这个机会了。来吧,莱娅,把属于你的……收回去。”
      
      “好。”她慢慢走近他,回想着书里说的“回收神格的方法”,轻轻伸出手贴在金发男人的左胸。
      
      暗金色的光点从男人的四肢汇聚到胸前,仿佛一张密布全身的金色的网,紧贴在胸前的血痕上。
      
      力量正在重新回到她的身体……
      
      不对!怎么会这么简单……
      
      陆莱娅刚察觉不对,可是已经晚了。
      
      加斯洛特金色的眼眸仿佛旋转的迷宫,其中霍然溢出诡异的漆黑。
      
      暗术,“影之魅惑”,以眼神为媒介而释放。
      
      陆莱娅只觉得自己被浓密的影子笼罩住,四肢不受自己控制般坠入重叠的阴影中。密室入口的白光离她越来越远……
      
      “摩……”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巴已经被厚厚的阴影堵住,整个身体被暗影包裹着,穿过漆黑的通道层层下坠……
      
      这时,一道银光闪过,劈向渐渐收拢的阴影!
      
      摩顿手持权杖,念动咒语,银光如同活物般,试图将逐渐消散的阴影从虚空中扯回来。
      
      可已经晚了……
      
      银光和暗影双双湮灭,阴影中的少女却已经不知去向。
      
      “做个交易?”十字架上的男人朝摩顿歪了歪头。
      
      ……
      
      漆黑无光的空间里,空气都似乎停止了流动。
      
      陆莱娅蜷缩在这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中。
      
      外面怎么样了?这是她的第一个念头。
      
      随即,她才反映过来,自己被加斯洛特欺骗了。
      
      “加斯洛特这个混蛋!”少女气急,破口而出。
      
      沙哑而略显慵懒的声音在这片空间里响起:“嗯,我是。”
      
      “加斯洛特?”这家伙不是应该还在十字架上吗?摩顿应该已经发现了异常……
      
      “噢,你现在在‘暗影牢狱’,萨缪拉这招藏人还挺好用。”
      
      “萨缪拉也在?”陆莱娅一阵头大,她和摩顿都猜错了,萨缪拉居然没打西奥多的主意,而是找上了加斯洛特。
      
      ——根据时间差来判断,萨缪拉应该是逃走之后就来了这里,并提前设好了陷阱。
      
      “不,”男人压低的声音从不知名的地方传来,“他可不想再和摩顿打一架,也对你的命没兴趣。”
      
      加斯洛特低笑补充:
      “我们只是做了个交易。”
      
      陆莱娅不回答,气鼓鼓地坐在原地。
      
      穿越过来就这么死了,还是有点小遗憾……不知道死了还能不能回去……她胡思乱想着。
      
      “别生气,”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带着几分关切的不安,“我不会伤害你。”
      
      陆莱娅没有理他。
      
      “如果你要我的命,我也可以给你……在我干掉摩顿之后。”
      “莱娅,请多看我一眼……”
      
      加斯洛特的声音里含着悲戚。
      
      “不。”陆莱娅轻声说,“今天所见的事情,已经足够让我做出自己的判断。曾经的事情我忘记了许多,也不想记起来,请你离我远一点。”
      
      少女琥珀般的眸子在黑暗里闪闪发亮,如同最晶莹的宝石。
      
      “你在流泪……”加斯洛特沉默下来,黑暗中只有莱娅一个人抱膝坐着。
      
      “我没有。”陆莱娅表示否认。
      
      “嗯。”加斯洛特低低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周围依旧是浓郁的黑。
      
      加斯洛特的声音和气息渐渐消失,“暗影牢狱”开始无规则地穿梭于无光的幽暗之中。
      
      陆莱娅在四方的牢笼里上下颠簸,她双手捂着头,紧紧缩成一团。
      
      不知过去了多久。
      
      ——直到“暗影牢狱”静止下来,上方的暗影被掀开,血族公爵的脸以蓝天为背景出现在她面前。
      
      俊美的面容带着一贯的贵族气质,血红的眸子里浮现出一抹笑意,黑发整齐后梳,于发尾结成一缕,向前披在萨缪拉暗红衬衣的肩上。他没系领带,胸前的几粒纽扣敞开着,苍白的胸肌半露。
      
      “嗨,小东西,又见面了。”暗红的唇角勾出一抹笑意,萨缪拉伸出手朝她挥了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