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火焰蔷薇 ...

  •   
      暗色的雾气环绕在血族公爵身周,他张开的双翼搅动着长厅里沉闷的黑暗,红玛瑙般的眼睛逐渐覆上一层阴影。
      
      就在陆莱娅以为眼前的吸血鬼要放什么大招的时候,萨缪拉双翼一振,撞碎昂贵的玻璃长窗逃了出去!
      
      ???她没想到他开大是为了跑路啊喂!
      
      陆莱娅在心底的“吸血鬼迷惑行为”中又记了一笔。
      
      这时,她才猛然松了一口气,看向摩顿和西奥多。
      
      偌大的古堡里空空荡荡,两道修长的身影站在逆光的地方。刺目的阳光从破碎的窗格透入室内,山风将血色的帷幔吹得起起落落。
      
      摩顿的兜帽被战斗的劲风波及,已经落到肩侧,长及腰际的银发逆风扬起。发间有一对修长微尖的耳朵,尾部镶嵌着银色的装饰。他的五官接近完美,却有一丝苍白和暗淡,唇角挂着似自嘲又似讥讽的笑意。浅灰色的眼睛仿佛深邃的漩涡,似乎看一眼就将坠入其中。
      
      陆莱娅忽然觉得,摩顿不该穿这身普通的长袍,银白的盔甲和王冠更适合他。
      
      不对,她好像一直在盯着他看。
      
      银发精灵的脸颊泛起微红,却恭敬地垂眸而立,不发一言。
      
      可嘴角愉悦的弧度出卖了他。
      
      这时,西奥多低声开口:“莱娅,对不起……是我没能保护好你。”他绿松石般的眸子里仿佛氤氲着雾气。
      
      陆莱娅摇摇头,“我想这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我们先回去吧?”
      
      她想好好洗个热水澡吃点东西……血族公爵的城堡太阴冷了。
      
      至于别的,走一步看一步吧。她只是个弱小、可怜而无助的普通人,不是什么重生复仇的女神。这是书里的世界,她会借助自己了解的情况打一个信息差。第一个目标:活着。
      
      摩顿朝她点点头,“好。”
      
      他走过来把她抱进怀里,那是比人类冰冷,却宽阔结实的怀抱。
      
      她听到摩顿低低念了几声咒语,他们便浮在了空中。
      
      垂眸往下看,是群山、古堡以及苍翠的森林。
      
      耳畔的风声越来越大,精灵的长发不时被风吹到她脸上,痒痒的,又有些……
      
      “疼。”她说。
      
      “抱歉。”精灵柔和的声音从耳畔传来,“你帮我把兜帽戴上?”
      
      她红着脸把他的银发捋成一束,塞进兜帽里,又把兜帽拉起,戴在精灵的头上。
      
      他的银发顺滑而柔软,发质好到让坚持护发的她都羡慕。发间的耳朵看上去精致得像装饰品。
      
      陆莱娅的心里忽然泛起恶趣味,她问:“可以摸下你的耳朵吗,摩顿?”
      
      摩顿摇头,见她脸上划过一丝失望,又补充:“回去给你摸。”
      
      ……
      
      “快到了。”
      
      听到摩顿的提醒,陆莱娅朝下望去。
      
      那是一片广袤而翠绿的森林,一棵巨大的古树耸立在林中,阳光照耀的树冠顶部,白色的城堡和高塔犹如童话般立于其上。
      
      “呼呼”的风声里,白色的高塔越来越近。
      
      陆莱娅感觉似乎穿过了一个透明的薄膜,随即眼睛就被摩顿捂住。精灵的手心冰凉,皮肤比她的还要细嫩。
      
      陆莱娅想起书里的描述:
      
      “这里是特莱尔的上城区,曾经由‘森之女神’赐予祝福,拥有笼罩树冠的坚固结界……”
      
      真正身临其境,才发觉其中的震撼。
      
      这是生活于城市的水泥森林中的陆莱娅,很少见到的壮丽自然。至于那与巨树共生的城市,更是让她在心底惊叹。
      
      风声减弱,银发精灵稳稳地停在白塔顶端的平台上。
      
      他轻轻地把陆莱娅放下。
      
      西奥多也紧随其后,收敛住“飞行术”,稳稳落在一旁。
      
      摩顿嗓音低沉:“西奥多,你伤口还没好,先回去休息。”
      
      陆莱娅忽然记起,昨天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西奥多一直在抱着她与萨缪拉战斗……只是后来她又是眩晕,又是惊惧,居然丢人地昏了过去,醒来就到萨缪拉的老巢了。
      
      想到这里,她正想开口关心西奥多两句,金发少年已经沉默地施展术法飞走了。
      
      “下去说吧。”摩顿朝她微微鞠躬,银发垂落在清隽的脸颊两侧。
      
      陆莱娅也想搞清楚状况——这个书里一笔带过的、女神暗中的代行者,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又抱着怎样的目的?
      
      ……
      
      阳光透过白塔的高窗,照亮摆着精致点心的茶桌,以及白色雕花的高背椅。
      
      黑发少女和裹在暗色长袍里的精灵相对而坐。
      
      陆莱娅等着对方先开口。
      
      银发精灵沉吟片刻,打破了这份沉默:“您想起来了吗?”
      
      这一定是在说女神失忆的事情了。
      
      “一部分,”陆莱娅模棱两可地说,“有些混乱。”她知道后续的某些剧情,这是不能透露的底牌。
      
      “西奥多一直把您当作他的师妹,但现在……只怕瞒不了多久了。”摩顿轻叹,“萨缪拉知道自己暴露后,不会善罢甘休,那个混蛋最喜欢挑拨离间。所以,吾主,请您做出决断吧。”
      
      陆莱娅觉得自己每个字都听懂了,连在一起却一脸懵逼。
      
      她继续打太极:“我需要再想想。”
      
      精灵用浅灰色的眼眸定定地望着她,那双眼清澈如水,又深邃无波,虽然未发一言,却给她浓重的压迫感。
      
      ——究竟谁才是神?
      
      她这个失忆的、失去神力的神,也太惨了,气势甚至比不过自己的眷者。
      
      陆莱娅刚想开口询问摩顿的意见,又转念一想,气势输了不可怕,主从关系不能变!她一点儿都不喜欢当傀儡。
      
      于是她也像块又臭又硬的石头般,憋着气闷头坐着。
      
      “请您立刻收回西奥多身上的神格。”摩顿语气平和,却毫无感情地开口。这和……把她抱在怀里飞行的他截然不同。
      
      书里有提到,西奥多的神格来源于他英年早逝的父亲,所以——西奥多本人和当年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他会死吗?”尽管这不符合女神的人设,陆莱娅仍然选择问出口。身为一个现代人,她本能的排斥站在高处,一念之间裁决别人生死的行为。
      
      这是她温柔的、固执的坚守,让她不至于忘记自己来自哪里。
      
      “不会。”摩顿垂下眼帘,“但□□会崩坏,只能以灵体的方式存在。如果得不到人类的灵魂作为补充,灵体也会迅速消散。你想救他?”
      
      “毕竟他也救过我。”陆莱娅没有否认。
      
      精灵苍白的唇角勾出自嘲的弧度:“那我呢,主人?”
      
      望着摩顿漩涡般的灰眸和绝美的脸颊,陆莱娅一时微微怔住。
      
      “你也救了我。”陆莱娅实事求是,一点儿都不心虚。
      
      精灵忽然掀开兜帽,起身走到她身侧。
      
      陆莱娅抬头望去,只见带着暖意的日光在他身周刷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辉,使银发精灵显得不再那么阴冷。在宛如石膏雕塑般完美的容颜上,高挺的鼻梁划出细微的阴影,眼睛一半埋在深邃眼窝的影子里,另一半则在光芒映照下如纯银般耀目,唇角的弧度半笑半叹,仿佛神祇之手捏造出的杰作。精灵的灰眸没有焦距地望着窗外遥不可及的天际,银发从左右两边长长垂下,闪耀着流水般的光泽。
      
      俊美的、高傲的精灵缓缓俯身,跪坐在少女身侧。
      
      “刚才答应您的。”摩顿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诶?”
      
      她陆莱娅才不会不好意思!摸就摸!
      
      摩顿抬起头仰望着她,轻扬下巴示意她伸手。
      
      “……”莱娅用手指微微碰了下他的耳朵尖。
      
      触感冰冷,宛如某种玉石。
      
      注意到摩顿瞬间蹙起的眉毛,莱娅连忙缩回手。
      
      “请饶恕我……我从不敢肖想这些。”银发精灵面颊泛红,右手支着地面,左手抚了抚微乱的头发。
      
      “啊,没关系。”莱娅连忙开口。她看着面前银发垂地、睫毛颤动的精灵,莫名觉得……他有些悲伤?
      
      书里冷漠的刽子手,黑暗中女神意志的代行者,无所不用其极的处刑者……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摩顿。”她轻声说,“你还好吗?”
      
      精灵收敛住情绪,沉声:“如果您不想立刻对西奥多动手,我这里还有一个备选方案。”
      
      “坐着说话,地上冷。”他跪坐在她脚边,陆莱娅也是又脸红又尴尬。
      
      摩顿低笑一声,长身而立,暗纹长袍的布料如水流般向下舒展,银色的长发坠于其上。
      
      他坐回对面的高背椅,继续刚才的话题,“加斯洛特也在白塔。”
      
      加斯洛特——
      
      这不是书里的男主角吗!
      
      这个时候出现在白塔,应该不是来做客的吧?
      
      她寻找着合适的借口,“你是西奥多的老师,他信任你,因此相对可控,防止萨缪拉和他接触就好了……加斯洛特却是真正的背叛者。”
      
      “因此,我想先见一下加斯洛特。”
      
      少女一字一字地说。
      
      “这正是我的意愿。”
      
      摩顿在胸前点了几下。那是罪业女神的圣徽,火焰蔷薇的简笔图形。
      
      他一直于尘世仰望的神祇,而今就坐在他的对面,像一朵蔷薇花般柔软美丽。
      
      ……
      
      少女接过少年手中的蔷薇花,珍而重之地双臂交叠,放在胸口。远处是苍蓝的天穹和白茫茫的云气。
      
      少女偎依在少年的胸口,二人躺在碧绿的草地上,数着天上飞过的鸟雀。少女把少年的银发缠在手指上,绕着无意义的圈圈。
      
      少年侧过头轻吻着身旁的少女……
      
      ……
      
      精灵真是敏感啊,居然还记得千年之前的事情。他于心底低低叹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