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梦幻泡影。 ...

  •   苏念夏被宋毓笑堵着打是在她请假一周之后的一个下午。
      
      阳光昏昏沉沉的睡下去,留下一抹余晖在天边苟延残喘。
      
      “你不是很能耐么?”宋毓笑拉起苏念夏垂下的头发,将她的头对着自己,一巴掌甩过去。
      
      “啪——”一声,苏念夏喘着气,她已经被打了很长时间了。
      
      他们将地上被踩了好几脚的面包塞在她的嘴里,将她的脸转过去不停地甩巴掌,用脚踩她的头。
      
      脚尖还要碾几下,不然怎么解气呢?
      
      他们还想要扒光自己的衣服——
      
      拍果照,录视频。
      
      她都想着自己是不是就要死了。
      
      可是没有,折磨还在继续,她一直在被折磨。
      
      她再次被拉起来,两个胳膊被女生拉在后面,脸被迫抬起来。
      
      “我没有。”她试图为自己辩解,但是没用。
      
      不知哪里伸出来的手,一拳打在她的肚子上,一阵痉挛,她想要弯下腰抱住肚子,可是没有办法。
      
      她的头发还被宋毓笑抓在手里,使她的脸不得不被迫抬起。
      
      他妈的,这太疼了。
      
      但是不够,对她们,这些施暴者来说,这太少了些。
      
      他们让她失去尊严,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他们太狠了。
      
      妈的。
      
      苏念夏在心底骂道。
      
      她已经疼到没有办法说话了。
      
      她们也不过是为了一个男人。
      
      呵,一个男人,一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一个被她们喜欢的男人。
      
      她们永远不会得到那个男人的喜欢,一如她不会回到那个晚回家的夜晚。
      
      她想着,胃里徒然涌起一股恶心,翻江倒海就要吐出来。
      
      然后她真的吐了出来。
      
      她看向被自己吐到的那个男人,他脸上还有些怔楞,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苏念夏看着他,就是他刚刚抓了自己的手臂。
      
      她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她知道,她不会再正常了。
      
      是他们毁了自己。
      
      她还想要反抗,可是她没有力气了。
      
      然后,她被他们扒了衣服,听他们不怀好意的笑。
      
      他们的笑没有停止,她受到的折磨也没有停止。
      
      ......
      
      苏念夏从床上起来看着床头的闹钟,四点二十。
      
      她呼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因为噩梦而出的冷汗,身上黏黏糊糊的难受极了。
      
      她猛地站起来,却因为头晕再次跌坐在床上,这种感觉很难受,但是很熟悉,晕眩,恶心。
      
      苏念夏掐了掐自己的手,再次站起来走向洗手间。
      
      这房子是自己和一个学姐一起租的,她今年念大二,因为时常逃课,学校里认识的人并不算多。
      
      她不知道自己刚刚则么会想起那些事情,因为那些事已经离得有些远了。
      
      当年她十六。
      
      现在她二十。
      
      四年时间,太长的伤痛也足够缓慢的缓慢的被抹平。
      
      但是好像还差些什么,她总是无端想起那个夜晚在自己身上起伏的男人。
      
      他妈的,真恶心。
      
      那个男人,今天又见到他了。
      
      傅世俞。
      
      呵。
      
      苏念夏看着镜子上笑容诡异的女人,再次低下头。
      
      真他妈是个畜生。
      
      傅世俞认不出来她,她一点都不意外。
      
      但是她却将他视为自己的梦魇,真是......
      
      苏念夏洗完澡,看着平面镜中自己有些干瘪的身材,低头笑了一声。
      
      总归以后也不会遇到吧。
      
      这样就好。
      
      这样最好。
      
      ……
      
      但是你知道的,如果故事这么简单。
      
      它就不会是个需要讲出来的故事了。
      
      一切不需要言语表达的情绪,全部在嘴边绕回去。
      
      想说的很多。
      
      当然。
      
      可是能说的——只有这些。
      
      只有这些。
      
      ......
      
      “你好,我是傅世俞,这次学校活动的赞助者。”
      
      苏念夏看着面前的男子,俊美妖孽,嘴角时常勾起,却只让人觉得冷。
      
      比如现在。
      
      她愣了一下,点头问好,“你好,我是苏念夏。”
      
      傅世俞点头。
      
      这个活动其实不需要他亲自出面的,何况他赞助的虽然多,但是对他自己来说,也不过是一顿饭的钱,实在不足挂齿。
      
      苏念夏没多想,在傅世俞和他们部的人都打过招呼之后,她开口:“傅先生,我们很感谢你这次的友情赞助。”
      
      傅世俞看向她,眼睛深沉让人忍不住陷下去,嘴角还有些意外地笑意,看着她手里拿着的礼盒,一只手接过,也没看是什么东西,放在旁边之后继续听他们会长说话。
      
      学生会承包活动,拉赞助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苏念夏没想到,有朝一日,傅世俞会成为赞助人之一。
      
      人间如何巧合?
      
      是否点头沉默?
      
      苏念夏没有和他交流。
      
      ......
      
      后面的交集好像变得多了起来。
      
      就好像,这个人不出现的时候,像是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可是这个人出现了,就从此视线里都有这个人。
      
      他无时无刻不是夺目的。
      
      当然。
      
      苏念夏知道,这个人是她这一生都渡不过的劫。
      
      她太恨他了。
      
      她因为他而无法正常生活。
      
      她永远在疑神疑鬼。
      
      她老了。
      
      十六岁。
      
      她开始感到寂寞,从此苍老如同黄昏入夜,一念之间的事情。
      
      这要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
      
      没有人解得了她的乏,因为死亡也只是没有来得及带走她。
      
      ......
      
      “苏念夏?”
      
      傅世俞看到这个女孩,她浓妆艳抹,眼睛却清澈,看着他的眼睛不自觉的厌憎。
      
      厌憎?
      
      这么浓烈的感情。
      
      他微怔。
      
      “有事么?”
      
      苏念夏忍住转身就走的念头,声音因为刻意显得僵硬。
      
      她是心怀戾气仍然显得柔软的女孩子,脸上的妆容和她太不和谐。
      
      “我想邀请你帮个忙。”
      
      “不帮。”
      
      苏念夏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他几步走过来,“苏同学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苏念夏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着头。
      
      她没有说话,傅世俞也没有。
      
      沉默是可怖的,时刻撕扯着人的伤口延长。
      
      “你之前见过我?”
      
      苏念夏被他堵着,也没办法继续走,索性站在原地,盯着自己的鞋尖看,”傅先生是我们上次活动的赞助者。“
      
      傅世俞知道她在避重就轻,也没有再说什么。
      
      转身让开,看着苏念夏的背影。
      
      ……
      
      傅世俞自此对这个女孩产生了爱情。
      
      爱情。
      
      呵,多虚妄。
      
      但其实最开始不是这样的。
      
      你看苏念夏的眼睛,除了狭长冷漠的讽刺,未必没有控在心底的挣扎。
      
      傅世俞想,她只是需要时间来接受自己。
      
      他只是——想要她。
      
      ......
      
      傅世俞给苏念夏表白,是在一个夜晚。
      
      夜晚,我们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只好任它宣泄而出。
      
      月凉如霜,透着窗户照进来,像是凝结在一起的琥珀。
      
      “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傅世俞这样说。
      
      苏念夏笑,她笑的有点疯狂,但是声音并不大,隐隐从眼睛里流出泪来。
      
      也不知道是灯光太亮,还是怎么了,傅世俞觉得她笑的很讽刺。
      
      她既不拒绝自己,也不同意,只是时间一寸寸被拉长,她还在笑。
      
      苏念夏想起来自己被打的那个夜晚,傅世盛就站在白色宾利旁边,直到自己吐了那个不认识的男的一身之后,才淡淡开口:“行了,再站会儿我的下午饭就不用吃了。”
      
      你看这个男人,连讽刺人都这么让人说不出话来。
      
      呵,故人檐下看,年少曾风流。
      
      现在却站在他面前说着喜欢她。
      
      她不是让他倒胃口么?
      
      “傅世俞,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
      
      她听见自己这么说。
      
      ……
      
      傅世俞没有妥协。
      
      他想,苏念夏自以为自己懂得了寂寞。
      
      只是寂寞,哪儿那么容易?
      
      若只是寂寞,呵。
      
      那不过是一种幻觉。
      
      是啊,幻觉。
      
      傅世俞决定得到她,以此——救赎她。
      
      ......
      
      要让一个人妥协有很多办法,有钱人让穷人妥协,是实在容易的事情。
      
      苏念夏嫁给傅世俞这天,天空飘起小雪,像是要洗刷什么冤屈。
      
      纠缠几年,苏念夏都以为他要放弃了。
      
      可是没有。
      
      就像是她永远摆脱不了那个噩梦,傅世俞没有放过她。
      
      他们结似是而非的婚,做貌合神离的夫妻。
      
      傅世俞经常抱着她,在夜里,什么都不做,就只是抱着她。
      
      可是这样也让她睡不着。
      
      在他身边她永远提心吊胆。
      
      她没有办法安睡。
      
      她黑而深的眼袋,没有神采的瞳孔,都在昭示着这个女人越来越寂寞,越来越老。
      
      这年,苏念夏二十九。
      
      她终究迟暮,在这个男人怀里,也没有得到更多些的温暖和救赎。
      
      她想,她已经没有那么恨他,只是也没有办法再爱,谁都不行。
      
      如同光明也解不了她的渴。
      
      她终究没有得到更多。
      
      ……
      
      傅世俞知道,这个女人,早就在心底,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
      
      ……
      
      傅世俞看着这个在他怀里死去的女人。
      
      默不作声的张了张口。
      
      他以为结婚后他们会好的。
      
      可是没有,她剪短长发,也没有再为他留长。
      
      就好像——
      
      她这一生,孤苦跌宕。
      
      到此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
      
      一切有为法,如露亦如电。
      
      如梦幻泡影。
      
      2019.7.14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