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秦越 ...

  •   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女子,一共有三个。
      
      宁静,安意,和我现在的妻子——乔霏。
      
      宁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初恋。虽然我当时的风评不是很好,但事实上我并没有和任何一个和我有过短暂关系的女生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好吧,我就是这么一个外骚里纯的人。
      
      我曾一度以为没有宁静,我就不想要活下去,甚至我会死。
      
      但事实证明,是我太矫情,没了她我也一样活,比之以前我也没有什么差别。
      
      和宁静分开后,我也没有烂醉如泥,甚至连短暂忧伤的时间都没有,就开始了忙碌的工作生活。
      
      陈原哥曾笑着对我说:“还好她的魅力没有大到让你再不相信爱情。”
      
      我当时也只是笑了笑,并未答话。谁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我曾经也以为我能为爱情生,能为爱情死,其实只是吃饱了撑出来的矫情。
      
      安意,该怎么说呢,她算是我的知己吧,是那种一个眼神就知道要做什么的那种。
      
      我的神经不是很敏感,却也知道她喜欢我。人们对于喜欢自己的人都是有那么些宽容的。
      
      安意,我其实没有怪过她离间我和宁静。
      
      因为这对我和宁静的关系来说,分手是早晚的事,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就有的。
      
      安意高考时家里出了意外,我是看着她从教室走出去的。
      
      心里或多或少是有一些不好受的,因为即使她其他成绩考得再好,也不会考上她想要上的那个大学了。
      
      后来,她去当了歌手。
      
      我的母亲,我是除了过年其他时间都不会看到她的,她总和父亲对爷爷说,小孩子,就是要自立,还要有自由。
      
      而他们所谓的自立,不过是给我足够的钱,所谓自由,就是即使我生病住院,也没有半分关心。
      
      这样的自由,我感到冷。
      
      甚至有时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生下我。
      
      最后一位,就是我的妻子了。
      
      和宁静分开后,我有过很多情人,最长时间的一位,是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当了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跟了我四年,我给予她名利双收,而她,只要在我需要的时候,洗干净脱了衣服等我就好。
      
      我不想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可事实就是这样。
      
      贺妍是个很称职的情人,她做的最出格的事,就是对我抱有幻想,她想做秦夫人。
      
      可是我不需要这样一个妻子,我也没有对她产生什么爱之类的感情。
      
      我于是放她走。
      
      她或许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所以在我提出分手时,也只是沉默的收拾了东西,将我送给她的衣服首饰都带走了。
      
      我理解,她如果真的坚贞不屈,就不会和我在一起那么长时间。
      
      何况我实在厌恶故作清高,假清纯的女人。
      
      乔霏是上流社会典型的名媛,她优雅大方,举止得体,脸上永远带着温和的微笑,即使我在她面前和别的女人亲热,她也只会帮我把门关好,轻声走出去。
      
      她是我合作伙伴的女儿。
      
      我的这位合作伙伴是个很有趣的人。
      
      他一共结过五次婚,每一任妻子都很漂亮,生下的大都是女儿。
      
      只有他的第一任妻子,生下了一个儿子。有一次醉酒,听见他嘴里反复嘀咕“阿琉”,后来才知道,这是他第一任妻子的小名。
      
      乔霏是他最小的女儿,从小就是按照豪门太太的标准培养的,她的母亲是个影星,并不怎么出名,嫁给乔霏的父亲后,更是把大量的时间都耗在了棋牌桌上。
      
      乔霏讲她小时候的故事,更像是在念一篇文章,不带任何感情,连神色都是淡淡的。
      
      后来听她的哥哥乔新荣说,乔霏的母亲有一次去打牌,将乔霏反锁在了家中,甚至没有将天然气关掉。如果不是他那天正好回家拿东西,乔霏就不在了。
      
      “她小时候过得很苦,你好好对她。”
      
      乔新荣说这话的时候,是一个很晴朗的下午,乔霏泡了下午茶,端了些糕点。
      
      我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她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她又从厨房切了些水果拿来,亲切的坐在我身边,拉着我的手。
      
      她说,她很幸福。
      
      乔新荣也笑,临走前对我说,有时间可以常去看看他。
      
      我欣然点头。
      
      那时乔霏的父亲已经去世,乔新荣接管公司,他是一个有魄力的男人。
      
      乔新荣走后,乔霏将她的手从我掌中抽出,问我要不要再吃点什么,我摇了摇头。
      
      她平淡的将东西收拾好,又去了花房。
      
      她希望她的哥哥看到她幸福,在嫁给我前的二十六年里,对她最好的人就是他哥哥,我是比不上的。
      
      我一直以为,她是恨我的,我对她不好,甚至只比陌生人要好一点,哪里像是对待妻子的态度。
      
      后来才知道,她根本就不在乎我怎么对待她。
      
      有一次我问她,你恨我吗?
      
      她当时正在插花,认真的样子让我忍不住动容,她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子,长长的头发只用了一根桃木簪馆着,耳边留下些许碎发,午后的阳光照在她脸上,显得格外温柔。
      
      颜色略淡的嘴唇抿了抿,犹豫了半响才开口道:“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问?
      
      为什么要恨?
      
      我不知道。
      
      但她是那么柔顺的的女子,对于我这个如同陌生人一样的丈夫,一定是没什么恨意的。
      
      她那天说完这句话后,我沉默了许久,从沙发上站起身,出门见了贺妍,提出了分手。
      
      晚上十点,我从公司回到家,拥有了她。
      
      她嫁给我三年,从二十四岁到二十七岁,在二十七岁这年,我第一次这样爱她。
      
      如同我想的那样,她没有反抗,也没有很热情,我亲吻她的身体,看她绽放,如同夜半的昙花,惊艳了时光,也......惊艳了我。
      
      我喜欢和她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一起喝下午茶......一起make -love。
      
      她总是很顺从,从来不反抗我的决定。她身上没有任何豪门千金的骄纵和蛮横,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如同岁月都静止,美好得让我忍不住想起英国的庄园生活,岁月静好。
      
      我曾一度以为再没有哪个女子会走进我的心里。
      
      乔霏与宁静不同,她永远不会去抱怨,她没那么多爱憎,她的聪慧让她孤独,却也让她满足。
      
      她不奢求拥有太多浓烈的感情,年少轻狂时也不曾想过要拥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她的往事干净到让我觉得羞愧。
      
      她很美好。
      
      我的妻子,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姿态,走进了我的心。
      
      苏凯对我讲,实在是想不到你会爱上她。
      
      我也没想到。
      
      乔霏从来不是我的择偶标准,从她的身上找不到半分宁静的影子。
      
      我那时已经三十五岁,已经开始渴望安定,想要回到家后有温柔的妻子和仍冒着热气的饭菜。
      
      偶尔兴起时,我们可以开一瓶加拿大冰酒,配上樱桃和蓝纹奶酪一道享用,再放上乱世佳人或是其他什么老片子。
      
      我总是喜欢在这个时候吻她,夜晚的房子格外静谧,只能听到电影的沙沙声,家中的电视是由一块一块的荧幕拼接而成,很大,在上面可以清楚看到演员接吻时的错位。
      
      荧光照在她脸上,连脸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我喜欢抱着她坐在地毯上,和她接吻,她很羞涩,没什么吻技。
      
      甜腻的味道溢散在我们相交的唇舌间,有一种浪漫的情怀在我们周边蔓延。
      
      日子是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去。
      
      她有录磁带的习惯,刚嫁给我时,她的录音机没有带过来,后来从乔家带过来,中间间断了几天,她将要录的话都写在纸上,这一天全都补上。
      
      她有轻微强迫症。
      
      磁带的许多内容都很平常,有些只有一两句话,每一个都标注了日期,摆放得很整齐,她不喜欢任何人动那些磁带,也从来不动我的东西。
      
      她的私人领域很分明,一次拿了她的磁带去听,她的眉目间罕见地出现了怒气。
      
      事后她也没有闹,她没有发火,只是用冷漠来表达自己的生气。
      
      她告诉我,并不是她不给我听,只是我不问自取她有些生气。
      
      也对,她这样的女子。
      
      在她的世界里,没有好人和坏人的差别,即使面前是一个十恶不赦得罪人,她仍可平常心对待。
      
      如她这样,即使被自己的亲生母亲这样对待,她仍能不怨恨,世间大约没有什么事会让她怨恨的吧。
      
      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澄澈到不怨的人是极少的,甚至没有。
      
      未曾想到竟真的让我遇到了,我的妻子,她很善良。
      
      我喜欢她,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但我想,和一个人朝夕相处三年,是应该有感情的吧。
      
      她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平常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呆在花房。
      
      那是她嫁给我后唯一的要求,花房中的花不多,总共只有十几种,有我喜欢的玫瑰,也有我喜欢的蔷薇。
      
      这种和玫瑰很相像的花,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那故事名字是《男孩与蔷薇》,我其实并不能明白那故事是要讲什么,但是她喜欢,我也愿意去了解。
      
      她嫁给我的第二年,报了一个插花班。后来在家里就经常可以看到她的插花作品。
      
      但是我的书房是从来没有的,她从不进我的书房。
      
      我告诉她,可以在我书房放一些花。
      
      第二天,我的电脑桌旁出现了一盆仙人球,窗边出现了一捧玫瑰。
      
      我想,她真的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孩。
      
      我三十六岁,乔霏怀孕,孕吐反应很严重,她没有抱怨过。她经常坐在落地窗前,轻轻地抚摸凸起肚子,我爱极了她这时温婉的模样。
      
      我喜欢从她身后环住她,她的头枕在我的肩上,笑着和我讨论孩子的事。
      
      我和她一起翻阅字典,为未出世的孩子取名字。
      
      都说怀孕的女人会变笨,这句话真的没说错,她那么聪慧,并且熟知中西方古代史的女子,却迟迟未能取好名字。
      
      孩子的名字,是出世后安意取的,秦暖,秦阳。
      
      乔霏生了龙凤胎,名字很好,这两个孩子在她的肚子里时各种闹腾,出来时,反倒乖了起来,也不哭,见了人就笑,真不知道像谁。
      
      她生了孩子后,又开始大量阅读婴幼儿教育方面的书籍,将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孩子身上,连花房都很少去了。
      
      对她的变化,我熟记于心,也不说破。日子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
      
      终于在孩子长大后,我和她开始去很多地方,看很多风景。
      
      她走的那天,阳光正好,她走得很安详,我给她盖上被子,吃了药,自己也躺了进去。
      
      这辈子是她陪我走过,我很幸福。
      
      2017.4.14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