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上课 ...

  •   颂歌扶着纪行一路走进了训练室。
      
      上午训练是课本教学,也就是传授给你一些书本上的知识,丰富你的表演经验。
      
      毕竟现在歌手的路不好走,你在唱歌出道的同时,也要在演技上下功夫,要不然,迟早是会被娱乐圈淘汰的。
      
      纪行身为反派,学习的地方都是名牌大学,教授上课,科目也是以金融为主,哪见过这种二十几个人缩在几平米的小地方捧着小课本,听着上面的十八线演员讲课。
      
      不是歧视的意思,只单单探究演技,这个人……真的能当老师?
      
      在曾经的轮回之中纪行是磨炼过演技的,却也不想这种十分系统的学习,演技方面,只一味的灌输反而不好。
      
      纪行心不在焉的听了一会,便借口说想上厕所,溜了出来。
      
      颂歌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想问询一句需不需要帮忙,纪行知道这位小队长肯定得担心,所以在门口的时候扶着门框扭头看了他一眼。
      
      颂歌:“……”
      
      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颂歌有些嫌弃的皱起眉头,对纪行这种逃课的行为很是不耻,但也没有拆穿。
      
      纪行冲他打了个Wink,对上颂歌那嫌弃的目光,哈哈大笑着走了。
      
      颂歌垂下眼眸懒得看他,嘴角却也勾起一抹笑意,“傻子。”
      
      纪行出来也不知道去哪,但是出来走走总要比待在那个小教室里干坐着好得多。
      
      当他看见眼前争执的两人时,纪行瞬间否认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只见王子铭气势汹汹的给了眼前男生一巴掌。
      
      “现在是上课时间,不上课出来玩?你到底有没有把节目组放在心上?!”
      
      王子铭怒不可遏,“节目组为你们安排老师,寻找教师,甚至抽出节目的时间来让你们学习,结果你呢?”
      
      男生也没想到不过只是逃一节课,居然就这么凑巧被王子铭抓了个正着,他还不想失去这个节目的机会,心里慌张不行,只能连声道歉:“对不起王哥,我就是……我就是一时糊涂,我现在回去,我肯定好好学,您别生气了。”
      
      “滚去上课!”男生听到这句话,就像是听到什么特赦令一样,扭头就跑,半分都没有停留。
      
      然后,王子铭一转身,和纪行打了个照面。
      
      纪行:“……”
      
      人倒霉起来,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纪行之前跟他起过争执,也不想在王子铭面前继续装什么懵懂的小可爱,甚至连句话都懒得说,直接绕过他走人。
      
      岂料,他这副态度直接让王子铭理解成目中无人,不把他这个经纪人放在眼里,当即呵道:“站住!”
      
      都被点名了,纪行也不好直接走,干脆问道:“有事?”
      
      态度十分懒散。
      
      差点没把王子铭气晕过去。
      
      常年身居高位,诈一下被自己手底下带的艺人给欺压成这样,谁能受得了?
      
      不过,王子铭也没起的头昏脑胀乱说胡话,只是冷笑一声警告道:“别以为在网上火了就可以为所欲为,我要是想毁掉你,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倒是。”纪行无所谓的说:“毕竟,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表演的舞台上洒上油的。”
      
      在篮框周围不是他们跳舞的范围,而在那场舞蹈之中,唯一能接触到哪个位置的也就只有纪行,所以这些油很明显是针对纪行来的。
      
      表演结束以后,纪行其实是想回去看一下的,查一下这个油是什么成分也好,但是他们表演完直接下一组上场,全体表演结束,舞台上肯定也不剩下些什么了。
      
      纪行干脆没去。
      
      他得罪过的人,还得是能在这个地方说而上话,亦或者是有机会能下手的人,那也就是只有王子铭了。
      
      对于这个经纪人,纪行也是没什么好说的。
      
      人蠢话还多。
      
      王子铭冷笑道:“你知道最好。”
      
      这种事被拆穿了他根本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显然不觉得纪行能做出什么威胁他的行为。
      
      纪行也确实不能。
      
      合约上写明,他和公司签约,且任命王子铭为个人经纪人,也就是说,如果王子铭出事,那么作为他手底下的艺人,在合约所制约的这段时间中,纪行不能接触任何经纪人以外的节目通告。
      
      所以……
      
      这个人暂时还不能动。
      
      王子铭瞥了他一眼,看着他那还不不敢用力踩地的左腿,狞笑着问:“腿还疼吗?”
      
      “谢谢王哥关心,早就不疼了。”纪行说:“要是王哥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毕竟课业这么重,我得回去好好学习。”
      
      王子铭说:“去吧。”
      
      纪行有些诧异于王子铭的态度,按理说,这次算是抓住他的错处,可以任他拿捏,但是王子铭却没有一点追究的意思,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纪行走后,王子铭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消息。
      
      金牌经纪人王子铭:【有些训练生真是不务正业,上课时间被我抓住在走廊闲逛,真是浪费了训练生资格。】
      
      ---
      
      纪行绕了一圈,干脆去了食堂。
      
      这个时间食堂没什么人,毕竟这种课逃课的人还在少数。
      
      纪行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打开微博看了看。
      
      昨天他还一直想着看微博上面粉丝留言,结果回去以后泡个澡又遇到那种事,直接就把微博抛之脑后了。
      
      不过,现在看也不迟。
      
      粉丝的留言也不会被删除。
      
      而且经过一晚上,一些粉丝把昨天表演单人画面都制作出来了。
      
      连带着话题#纪行宝藏男孩#也一起登上了热搜。
      
      纪行随便点开了一个视频,里面正是他一开始的出场,和之后完整的舞蹈。
      
      而被人观看次数最多的,却是一开始的动作。
      
      “啊啊啊!我的宝藏崽崽啊!这个心简直比到妈妈心里了!”
      
      “崽崽?哪里来的崽崽?你们这群老阿姨对着我的老公喊崽崽合适吗?”
      
      “来几个尿黄的给我滋醒她!!!”
      
      “唉,姐妹你别闹,就因为你这句话,纪行在我枕边哄了我半天。”
      
      “???”
      
      “姐妹你们好会啊。”
      
      ……
      
      看着这一串的评论,纪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开始还好,但是后来越来越歪,整个话题走向都去了一个很偏的角度,拉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纪行想了想,又发了一条微博。
      
      纪行今天行了吗:【听说有人在我枕边被我哄着?】
      
      配图里的青年单手撑着下颚,微微抬眸看上左上角,整个人透露着一种俏皮的愉悦,显然是在调侃自己上面发布的这句话。
      
      “啊啊啊!崽崽你的皮肤好好!”
      
      “我有个朋友身患绝症,他从小脸就不好,全都是痘痘,痘坑和闭口,去都去不掉,他临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摸一下传说中那种完美无瑕洁白如玉的脸。行崽呢?行崽你看见了吗?!快来啊,我朋友他就要死了!”
      
      “哈哈哈,姐妹,无中生友?”
      
      “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纪行看他们聊得开心,随手又回复了说朋友的那条评论。
      
      纪行今天行了吗:好嘞,马上送你朋友走。// 远远:我有一个朋友……
      
      粉丝:“???”
      
      崽崽你又调皮了。
      
      发了这条微博以后,纪行就退出了星网。
      
      他看时间差不多了,一会就该有人过来吃饭了,在这个食堂吃饭可是要用抢的,他提前过来,也是因为不想和他们抢。
      
      纪行直接过去打包了三份饭,都是菜和饭分开放,而且有荤有素的那种。
      
      价格不贵。
      
      可能也是怕节目中的训练生出名以后Dis食堂饭菜,所以即使价格不贵,里面的料却是实打实的。
      
      纪行回到教室,秦萌萌还在企图说服颂歌和他一起出去吃饭。
      
      见纪行进来,连忙招呼同盟:“纪行!你快来,跟我一起拉颂歌出去吃饭。”
      
      颂歌皱着眉说:“我不饿。”
      
      “可是你早上就没吃东西。”
      
      “我要保持身材。”
      
      “可是你跟我比起来一点都不胖。”
      
      “……我都沦落到跟你比了,还不按胖?”
      
      秦萌萌:“???”
      
      纪行:“……”
      
      好心是好心,但是这个嘴也是真毒啊。
      
      纪行走过去说:“你已经够瘦了,总不至于把自己减肥到上台跳几个舞步就晕倒的程度吧。”
      
      颂歌:“怎么可能。”
      
      纪行把饭放到桌子上,“我给你们带了饭,一起吃吧。”
      
      秦萌萌过去帮忙,发现纪行带回来的饭都是食堂的外带,“你刚才请假出去就是为了买饭?”
      
      秦萌萌看他的眼神都是崇拜了。
      
      作为一个吃货,他都不敢请假逃课去买饭。
      
      在这一点上,纪行真是很牛逼。
      
      纪行看他这眼神就知道他误会了,但也没过多解释,毕竟就秦萌萌这全新大脑,可能也不怎么思考,解释也费劲,还不如直接吃呢。
      
      颂歌喝了一口果汁,随手刷着微博,不知看见了什么,好不容易平整下来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你出去碰到王子铭了?”
      
      “嗯。”纪行问:“怎么了?”
      
      颂歌把自己的微博画面推给他,说:“在微博上含沙射影的Dis你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