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酒吧 ...

  •   纪行看了一眼微博,内容无聊且枯燥,没有指名点姓。
      
      在纪行看来,这就是一条没有任何意义的微博。
      
      但是下面的评论就不一样了。
      
      “哥哥这是受委屈了吗?唉,这年头,经纪人真是不容易。”
      
      ——王子铭回复:这种都是常事,毕竟是自己带的艺人,合约在身还能退货不成?
      
      “多少人想当训练生都没这个机会,怎么有人占了一个名额反而不努力,真是恶心。”
      
      ——王子铭回复:谁让人家长得好看,自然有资本跟我叫板,惹不起惹不起。
      
      “我好想知道是谁了……JX?”
      
      “啊啊啊!好像JX就是哥哥带的艺人!”
      
      “‘少年’里面,哥哥的签约艺人就只有纪行一个好吧?”
      
      ……
      
      在王子铭带的这一波节奏以后,底下粉丝的评论都换了一个口吻。
      
      明显就是给纪行戴帽子呢。
      
      颂歌问:“要哭了?”
      
      纪行笑道:“怎么可能,一句话又影响不了我什么,不用理会。”
      
      颂歌远没有他那么乐观,亦或者是想的没有他那么乐观,“我总感觉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纪行说:“微博上带了我这么一大波节奏,说没有下文谁信。”
      
      颂歌皱起眉头,“那你还……”
      
      还这么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这不是洗干净了脖子往人家刀口下送呢吗。
      
      纪行的视线似有若无的撇向窗边,看见那一道人影后,嘴角勾起一抹笑,“秋后的蚂蚱,他还能蹦跶多久呢?”
      
      颂歌什么话也没说,低头吃饭。
      
      结果刚一低头就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
      
      “我的鸡腿呢?”就刚才摆在盒饭最上面的一根完整的卤鸡腿,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秦萌萌把鸡腿的骨头吐出来放在桌子上,在他饭盒边已经有了两根完整的鸡腿大骨。
      
      见颂歌看过来,秦萌萌说:“古语有言,食不言寝不语,你现在知道原因了吗?”
      
      颂歌沉默了。
      
      颂歌挽起了袖子。
      
      秦萌萌捧着自己的饭盒扭头就跑,“我怕你胖才帮你吃的!!!”
      
      颂歌没打算追,为了一个鸡腿跟队友闹成这样有点跌份,但是秦萌萌跑得快,一眨眼已经去跑没影了,颂歌叫人都叫不回来。
      
      纪行把自己的鸡腿夹到他餐盒里说:“我下午的课不上,麻烦帮我请下假。”
      
      颂歌刚想拒绝鸡腿,却被纪行的话吸引了注意,“上午逃课,下午课请假,你就不怕王子铭继续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
      
      经纪人掌控的可是艺人的命脉,虽然王子铭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颂歌也不想看见纪行为了逞一时之快把王子铭的最狠了,到最后落得一个被封杀的下场。
      
      纪行指了指光脑,“我的经纪人找我。”
      
      颂歌低头吃饭,埋怨道:“数你事多。”
      
      “麻烦队长了~”纪行拉长了语气,像是软绵绵的撒娇一样,“记得帮我编一个好的理由哦~”
      
      说完,纪行放下筷子先走一步。
      
      颂歌撇了撇嘴,“麻烦。”
      
      嘴上嫌弃,但是当老师来的时候,还是帮他拿到了请假条。
      
      下午三点左右。
      
      纪行按照王子铭的指引,做悬浮车来到了酒吧。
      
      星际时代的酒吧和古地球时期很不一样。
      
      这里的用途已经不单单是售卖酒水,而是用作举办宴会的场地。
      
      不是什么正经商议事情的地方,在纪行看来,更像是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包场,举办生日宴会亦或者是婚宴之类的。
      
      王子铭给他通知的时间是一点,这个酒吧的地方离训练室也不远,但是纪行就是故意拖延了这两个小时,等到这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
      
      纪行只穿了一件休闲的上衣和包身牛仔裤,王子铭准备的那些西装礼服纪行看都没看一眼。
      
      在纪行推门走进来的时候,大厅内喧哗的人群皆是一愣。
      
      青年一头浅栗色短发,看起来清爽而柔软,双腿修长,包身牛仔裤完整的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形,狭长的凤眸之下点了一颗泪痣,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茫然,像是误闯森林的小兽,十分可怜动人。
      
      这身打扮和宴会格格不入,但是青年以精致的容貌完美的融入其中,让人忽视了衣服的不对,关注的都是他这个人,又纯又欲这四个字,完整的在青年身上得到诠释。
      
      最主要的是,这还是个Omega!
      
      坐在吧台前的红头发男人舔了舔嘴唇,这个腰,一手就搂的过来,抱在怀里不知道会有多软,那张脸,就该让他趴在自己怀里,哭的喘不上气,泪眼婆娑的求饶。
      
      红发男人一想到那个画面,顿时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手边的酒水一口闷了,甩开酒杯站起来,但是还没等他迈开步子,身侧的男人突然喝到:“站住!”
      
      红发男人一愣,“怎么了老大?”虽然疑惑,却还是停下步子。
      
      男人死死地拧着眉,即使带着半面的银色面具,也能看出他的不悦,“Omega来这种地方,肯定是有苦衷的,你看上人家的脸还想去凑个热闹?”
      
      虽然被怼了,但是红发男人还是很快回应道:“但是,我去可以把他带出去,更好的保护他不是吗?”
      
      男人抬眸瞥了他一眼,就在红发男人以为自己又要挨骂的时候,男人站起身来。
      
      红发男人:“???”
      
      “你说得对。”说完,男人径直的走向纪行的方向。
      
      红发男人:“!!!”
      
      我有一句脏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纪行注意到周围这些人的窃窃私语,却没有想要加入他们的意思,仔细寻找着人烟稀少的角落,想把自己埋进去。
      
      但是还没等他找到地方,突然被人拉住了胳膊。
      
      一扭头,就是王子铭那张气急败坏的脸。
      
      “你还知道过来?!”
      
      “我敢不来?”纪行挑了挑眉,语气十分无所谓的说:“我要是不来,我的黑料不得在网上传开了吗。”
      
      事实上,纪行看过原主的资料,白的就像一张纸,什么恶事都没做过,所谓的黑料应该也是王子铭胡乱编造的。
      
      对纪行有影响的也应该只有上午那条微博,但是王子铭在让他过来的时候,除了提起上午的微博还隐晦的暗示他,还有其他事情被王子铭捏在手里。
      
      纪行出于好奇还是来了。
      
      “你知道就就好。”王子铭有恃无恐的说:“跟我去见王总。”
      
      纪行:“哦。”
      
      王子铭本来以为纪行会很抗拒这种事,要不然在一开始威胁他的时候也不会压上那么多筹码,但没想到,纪行居然会是这种反应,难不成是想开了?
      
      王子铭说:“王总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会疼人,也舍得给资源,你也用不着委屈。”
      
      “刚出道的新人,都要经历这一步的。”
      
      王子铭在前面带路,还一直在开解纪行,“在这个圈子里,有人带着,你想不到会有多好走。”
      
      纪行观察着周围的景象,记录下每一条走过的路,注意力一集中,耳边王子铭的话就变得很多余。
      
      纪行皱眉说:“你好烦。”
      
      “你——!”王子铭本来是好心,结果纪行这么一句直接给他气过去了,“呵呵,你行,你给我等着!”
      
      王总那边还等着纪行过去,王子铭自然不能做些什么。
      
      王子铭带着人一路下了地下五层,对了一眼房间号,“就是这个包间,你进去吧。”
      
      纪行站在门口,王子铭就在他身边,没打算走,更像是盯着他一样。
      
      难不成还怕他跑了吗?
      
      纪行搞不明白,也懒得搭理他,直接自己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大,入门正面就是一张双人床,双人床的旁边还有一个像是医院手术台那样的床。
      
      看着上面的铁链和项圈,就知道,不是一张普通的床。
      
      屋子里面有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纪行蹭了蹭鼻子,有点像打喷嚏的冲动。
      
      “你来了?”
      
      纪行闻声看去,在露天窗台上走进来一个男人。
      
      王总大概一米七左右,和纪行差不多高,星际人都不太显年纪,但是按照地位猜测,应该年纪也不小了。
      
      王总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头发上的水还没有擦干,显然是刚洗完澡。
      
      王总打量了他一眼,黏腻的眼神恨不得把他衣服撕了,半晌,他喝了口红酒,似乎是对这个人很满意,“先去洗个澡吧。”
      
      纪行说:“不用。”
      
      王总说:“这种事还是先洗澡比较好。”
      
      纪行摇了摇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种小事自然也不用在意,您要是没事干,我们直接开始吧。”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挽袖子了。
      
      “哈哈。”王总被他逗得哈哈大笑,“真是年轻人,火力旺盛。”
      
      纪行抿起嘴角,像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谦虚道:“王总过奖了。”
      
      王总昂首示意房间中央那张床,“你先躺下。”
      
      纪行没有顺着他的意,反而说:“这种事,我喜欢主动。”
      
      王总顺心的甜点吃多了,就想吃点辣的,见状更是开心,冲他抬了抬手,亲昵笑道:“好宝贝,我任你处置。”
      
      纪行冲他微微一笑,猛地冲过去,瞬息之间站在了王总面前,二话不说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啪!’
      
      “你——?!”王总骤然睁大了眼睛,脸被打的偏了过去,刚要骂人,突然肚子上遭到重击,所有想说的话都梗在了喉咙里化作一声惊悚的痛呼:“呃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纪行为什么来?
    纪行:因为王子铭诡计多端,还有合约在手,我怕他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所以过来看看。
    说人话。
    纪行:下午的课不想上。
    感谢在2020-01-05 22:57:15~2020-01-06 23:28: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墨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黎昀 5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