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飞镖 ...

  •   夜晚的窗外隐隐透露着星光,没有万家灯火的通明,却有一种能让人身心沉浸下来的静谧。
      
      纪行侧躺在床上,沉默着望向窗外,精致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是本人周身却好像围绕在一种愠怒当中。
      
      贺向渊跳上床,青年的眉眼十分有神,但比起打斗之前多了一些狠厉,那不是属于一个Omega的眼神,真要让他形容那种感觉,大概就是……在战场上厮杀的战士,浑身浴血,对抗虫族时的模样。
      
      但是仔细看去,又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惊鸿一瞥,不复存在。
      
      卸了妆的青年没有带妆那种魅惑感,沐浴过后的他,身侧似乎还存在着暖呼呼的水汽,贺向渊趴在他身前,“嗷呜~”
      
      纪行低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随后继续望向窗外。
      
      这栋房子对于纪行来说已经不安全了,但是他也不能随意更换房子,因为这里相对于别的地方,安保措施算最完善的,而且不知道多少私生饭盯着他的动作。
      
      在风头最盛的时候随意更改住所,只能成为那些狗仔的目标。
      
      纪行只能安耐下自己换房的心思,还是先想办法完善室内的安保措施为上策。
      
      纪行晚上气的睡不着,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得罪了他还能安稳的在他手底下逃脱。
      
      在床上翻了个身,纪行推开被子跳下了床,反正也睡不着,干脆现在就动手。
      
      贺向渊躺在他旁边茫然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想不明白,纪行这么晚不睡觉再想什么:“嗷呜?”
      
      纪行没工夫哄他,用最原始的电脑设备连接屋内的安保,在加强安保的同时,还加上了一条电击。
      
      这种程度的电击可能杀不了人,但是却能造成瞬间麻痹,只那一瞬间,已经够他用了。
      
      纪行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脑上的进度条,凤眸微微眯起,似乎已经预见了下一个擅闯他家那人的下场。
      
      贺向渊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纪行两指掐着电脑最边缘的一角,脑海中回顾着刚才那男人的面容,长相,行为动作,一举一动都深深的刻画在他的记忆之中。
      
      慌张的道歉解释,到后来发现解释没用那种调戏般的笑和话语,纪行咬紧牙关。
      
      ‘咔吧!’
      
      一声脆响,纪行手上一轻。
      
      电脑的一角不堪重负,直接被他掰了下来。
      
      纪行蹙眉嫌弃道:“这什么垃圾,这么不结实。”
      
      贺向渊看了一眼机子。
      
      虽然是古地球款,但是却是复古款,无论是机型还是设备都是星际文明才有的东西。
      
      材料更是采用星河之中最坚硬的‘陨合石’。
      
      贺向渊:“……”
      
      这就是你口中的不结实?
      
      纪行尝试着把那一角安回去,但是断了就是断了,根本不可能重新贴合,他干脆把整台电脑和破碎的一角一起打包丢到了垃圾桶。
      
      忙活完这一切,纪行还是睡不着,反而比刚才更精神了。
      
      纪行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平躺在床上努力的让自己陷入睡眠,但是一点都感觉不到困倦。
      
      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为了保证训练不迟到,他早上七点就得出门。
      
      还有三个小时。
      
      纪行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之后又睁开,转身下床在桌边翻找着什么。贺向渊站在床边,似乎想追下去,但是踟蹰半晌也没跳。
      
      他受了重伤,兽形是可以供Alpha最快恢复的办法之一。
      
      贺向渊受伤纯属意外,但是在自己变成兽形以后,睁眼出现在这个偏远星球上的时候,一切都清楚了。
      
      在查清军部内鬼之前,他绝不会轻举妄动。
      
      但是重伤化为兽形的后遗症就是,记忆不完善,在一开始正常记忆,到后来渐渐遗失记忆,虽然最后也会恢复,但这个过程远没有空口描述的那么简单。
      
      一想到自己之前真的像傻白甜小狗一样和纪行抱抱蹭蹭的……
      
      在灰色的长毛之下,贺向渊的脸有些许微红。
      
      纪行拿着白本回来,见小狗蜷缩在床边压着腿,一副很难受的模样,便过去帮他把爪子拿了出来,“腿不舒服?”
      
      “嗷呜!”贺向渊起身蹭了蹭他的手心,是暖的,还带着Omega信息素的味道,清淡冷冽的薄荷。
      
      纪行:“睡觉。”
      
      把狗塞进被子里,纪行打开白本,按照记忆里的轮廓,将那个男人画了下来。
      
      贺向渊被纪行埋得很深,再加上他按压了几下,让贺向渊走了半天都没找到出口,等他挣扎着钻出被子,纪行的画作已经完成了大半。
      
      贺向渊刚想叫,却在看见画本上那个人的时候愣住了,“嗷……唔?”
      
      那不是他吗?
      
      贺向渊趴在纪行腿边,抬头看着他。
      
      专心画画的青年十分温柔,垂下的眼眸仔细观察着画纸,眼角边缘不知何时染上一抹绯红,在白炽的灯光下看的不甚清晰。
      
      白皙纤细的手指握着银黑色的笔杆在纸上划过。
      
      看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贺向渊感觉有些口干。
      
      可能是之前吃的菜太咸了吧。
      
      贺向渊没多想。
      
      等纪行画完这一副肖像画,贺向渊点评了一下。
      
      和照出来的没什么差别。
      
      没想到小Omega还挺多才多艺的。
      
      不过……
      
      他画我的画像做什么?
      
      贺向渊奇怪的看着他。
      
      按理说,他刚才的举措无疑是激怒了小Omega,这小家伙肯定恨不得把他撕碎了。
      
      现在却一个人在没人的地方画了他的画像?
      
      而且,看样子,好像还打算挂起来。
      
      正思考的时候,纪行已经将画像挂在了床铺的正对面,基本上每天睡醒后一睁眼就能看见。
      
      这……
      
      贺向渊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想的更多了。
      
      该不会小Omega喜欢上他……?
      
      也不是不无可能。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
      
      贺向渊还没等想明白怎么回事,纪行就把他抱了起来,而纪行自己则是座靠在墙上,抬手甩出一记飞镖正中画像人物眉心!
      
      贺向渊:“!!!”
      
      干嘛呢这是?!
      
      不等他说话,纪行‘嗖嗖嗖’连发三个飞镖,分别扎在了脖子和双手手腕。
      
      纪行手里颠着最后一枚飞镖。
      
      贺向渊暗道不好,只见那最后一枚飞镖顺着纪行的手,直挺挺的钉在了画像人物的双腿中间。
      
      因为甩飞镖的人力气过大,飞镖在钉上去以后还上下颤了颤。
      
      贺向渊:“……”
      
      □□一凉。
      
      玩过飞镖之后,纪行这才满意,拍了拍手,关灯睡觉。
      
      但是躺下没有五分钟,提前订好的行程闹钟就响了。
      
      纪行面无表情的坐起来,眉宇之间夹杂着不耐,可工作总不能缺席,更何况还是之前就定好的行程。
      
      可偏偏,昨天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人,竟然打乱了他的作息!
      
      纪行越想越生气,抬头一看,那个人物的画像还挂在墙上,他当即走过去取下画像,‘撕拉’一声,扯开了脖子和头的连接处。
      
      然后又扯开四肢和躯干,最后把这些东西攒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目睹全程的贺向渊艰难的吞咽口水。
      
      小Omega对他的怨气不小啊。
      
      ---
      
      纪行把昨天的菜热了热,凑合一顿早饭,然后按照惯例帮小狗准备好早午饭就出门了。
      
      贺向渊站在窗前,看着纪行走远,站立起来,身形逐渐拉长,直到恢复人形。
      
      男人眉头拧在一起,看着青年纤细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突然毫无预兆的轻笑一声,摇着头似是有些无奈。
      
      视线目光不再追逐青年,贺向渊走到卧室,用纪行的设备登上星网,联系了副官。
      
      【A星独木里咖啡馆,速来。】
      
      发送消息之后,注销了自己账号的登录信息,关好设备,确定没有一丝遗漏以后,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纪行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训练场地。
      
      没等往练习室那边走,迎面就看见颂歌走了过来。
      
      两人相对看着,颂歌自然也发现了他。
      
      纪行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向他问好:“早啊。”
      
      颂歌嫌弃的瞥了他一眼,视线始终在他脚边游离,“我说过,你再拖后腿,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纪行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自己的腿,笑了笑说:“我不会拖后腿的。”
      
      “哼!”颂歌说:“最好是这样。”
      
      说着,颂歌直直的朝着他走过来。
      
      小路不算窄,却也并不宽,两人并排走有些艰难。
      
      纪行不打算在走路这种小事上和他起冲突,而且颂歌说这些话也是怕影响节目,还有对他的一些关心在里面。
      
      纪行不是那么没心没肺,便往边上挪了些,方便他过去。
      
      颂歌走到他身侧停下,纪行以为他还有什么话想跟自己说,但是下一刻,颂歌扶住了他的左手。
      
      纪行诧异的看着他。
      
      颂歌被他这种眼神看的浑身难受,耳朵都红了半边,强赌着气说:“看什么看?”
      
      纪行轻笑一声,没再继续看他,说:“谢谢。”
      
      颂歌扶着他往前走,“用不着,我就是怕你这段路走过去再严重了,那对我们队伍不利。”
      
      纪行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却还是顺着小孩子的话说下去,“是,队长说得对。”
      
      “切。”颂歌偏过头去,耳根已经红了一片,他小声嘀咕:“我身为队长,说话自然是对的,还用得着你说?”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又名:《我老婆每天都在想着怎么折磨我》、
    哈哈哈,贺哥哥实惨。
    感谢在2020-01-03 17:29:13~2020-01-04 21:42: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柯克兰夫人 5瓶;珍珠奶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