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救人 ...

  •   贺向渊在纪行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时不时仰头看一下单悸。
      
      虽然不能口吐人言,但是赶人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单悸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
      
      可仔细又一想,自己已经被送到边缘星系挖矿了。
      
      还在乎这一会半会的?
      
      于是,单悸心安理得的坐在纪行身边,还试图伸手去摸贺向渊。
      
      眼见着那只手靠近,贺向渊眯起双眸在一口咬下去还是伸爪子拍开中纠结不下。
      
      在贺向渊思考的时候,纪行已经先一步把狗抱开,“我的。”
      
      不给摸。
      
      单悸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中,“摸一下嘛。”
      
      纪行充耳不闻。
      
      “好好好,不摸不摸,你俩之间的情趣,我不掺和。”单悸扒了个桔子叼在嘴里,含糊不清的问:“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虽然这次伪装没有多少含金量,但也不是什么功课都没做就随随便便过来的,但是纪行基本上面对面,没几分钟就看出他的不对。
      
      这显然不符合一个正常Omega的智商判断。
      
      纪行用梳子把狗从上到下仔细梳理了一遍,把梳下来的毛毛攒成一团,随手放到一边,说:“你食指关节处有厚茧。”
      
      单悸连忙低头,拇指无意识的摩擦着那块厚茧,“你懂得还挺多。”
      
      单悸笑了笑说:“连X21会留下这种痕迹都知道。”
      
      纪行一愣,“什么X21?”
      
      单悸:“???”
      
      最新款军用音波木仓啊。
      
      只有那一款会留下这种明显的痕迹。
      
      原本纪行说出这句话,单悸还以为他是懂得多。
      
      可是看纪行那一脸茫然。
      
      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纪行仔细一想也明白了。
      
      他指的是经常用用木仓摩擦出来的痕迹,在他之前轮回的世界里,经常会出现这种东西。
      
      现在更是阴差阳错的和单悸那句话对上了。
      
      所以这次的事情……
      
      只是一场乌龙。
      
      贺向渊耳朵动了动,他伸出爪子小心翼翼的推了一下纪行的脸。
      
      像是想把这种尴尬的氛围解决一下。
      
      纪行顺势拉着他的爪子亲了一口。
      
      贺向渊:“!!!”
      
      单悸:“……”
      
      骚扰。
      
      妥妥的骚扰!
      
      作为事件中心的本人,纪行却没发觉什么。
      
      “等贺向渊回来,你跟他说一声,我先走了。”纪行抱着巨狼就想离开。
      
      刚才巨狼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好像很不一样,小了很多?
      
      纪行对动物的体型没多大研究。
      
      贺向渊自己更是记不清自己是多大的时候在纪行身边。
      
      于是在纪行怀里不断调整,一直等自己到了合适大小,才停下了动作。
      
      单悸说:“等等,别抱走啊。”
      
      贺向渊既然没直接把巨狼带到他的面前,而是把纪行带过来,那很显然就是不让他带走。
      
      而且,一开始的时候,这俩人不是商量好了,看一眼就行吗。
      
      这怎么说变卦就变卦呢?
      
      纪行缓缓蜷起手指,似乎是想跟他打一架,语气深沉而缓慢:“贺向渊又不在,我就是带走了又怎么样。”
      
      单悸沉默的低下头看着贺向渊。
      
      什么情况?
      
      别样情趣???
      
      贺向渊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嗷呜。”
      
      “听不懂。”
      
      “……”
      
      初步谈判失败。
      
      单悸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他们那神奇的脑回路。
      
      单悸问:“你现在把他带回去放在哪?”
      
      纪行说:“当然是我家。”
      
      我的狗不放我家,还能放哪?
      
      单悸又问:“可是你现在要住宿舍,放这只狼……狗在你家自生自灭吗?”
      
      总不可能真的让狗在家里面自己给自己做东西吃。
      
      纪行想了想,“我把狗带走,贺向渊肯定会跟来。”
      
      到时候,让他照顾狗不就好了。
      
      单悸肉眼可见的呆住。
      
      你这小分析还挺有道理。
      
      最后,巨狼还是被纪行带走了。
      
      单悸就没想拦,毕竟贺向渊在纪行怀里趴的舒舒服服的也没想跑。
      
      可能本人的意思也就是这样。
      
      单悸摇头晃脑的回去‘少年’那边给纪行打掩护去。
      
      怎么说都是夫人,他不照顾着点,等以后就不是挖煤那么简单了。
      
      纪行回到家,贺向渊还没有跟来。
      
      打开灯,放下巨狼。
      
      “我一会要回去参加集训,等一会会有一个男人过来……就是之前照顾你的那个人。”
      
      “虽然长得一般,心肠也不好,但是应该会认真的照顾你。”
      
      贺向渊:“???”
      
      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原来这么的……额?
      
      “他要是欺负你,你咬他就完事了。”纪行说:“我的狗,不用给别人面子。”
      
      贺向渊:“……”
      
      纪行之后还说了很多,说一会停一下,似乎在想着怎么教育巨狼,才能让他在和贺向渊的交战中占据上风。
      
      贺向渊被迫接受了很多,就连往他鞋上撒尿这种事都没有出言反驳。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到点,纪行便把巨狼放在床上,摸了摸他的头走了。
      
      纪行掐着点回去。
      
      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天色完全黑了。
      
      众人站在外面,身上还挂着下午的时候单悸教的威亚。
      
      单悸见他过来,给了他一个新的威亚,“按照我之前教的办法系上。”
      
      纪行接过威亚,边系边问:“贺向渊去干嘛了?”
      
      单悸想了想,没把贺向渊在他家装狗的事说出来,“他比较忙,不可能随时围着一个Omega转,具体的时间内容可能也无法和你说。所以……希望你理解。”
      
      纪行瞥了他一眼,懒得就这件事继续墨迹。
      
      单悸莫名其妙的就被瞪了,有些茫然还有些心虚。
      
      是不是……说错话了?
      
      就在这时,贺向渊的讯息来了。
      
      贺向渊:【我回来了。】
      
      纪行秒回:【滚。】
      
      贺向渊:“???”
      
      男人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手环陷入沉思。
      
      我又哪里惹到他了?
      
      纪行系好威亚以后,单悸退开几步走到最前面。
      
      单悸问:“舞蹈动作大家都看过了吧?”
      
      “看过了。”
      
      单悸点了点头,说:“那就一个一个来,我会按照你们的完成度打分。”
      
      纪行没有搭理他们,默默地走到边缘看视频。
      
      别人已经飞到半空中跳舞了。
      
      舞蹈内容很简单。
      
      就是在半空中吊着威亚来一个三百六十度翻转,加上劈竖叉搭在威亚那根线上,绕着线转三圈,最后以一个大鹏展翅的动作完美落地,直接收尾。
      
      纪行:“……”
      
      这一套下来,不死也残。
      
      一个选秀综艺现在都这么拼的吗?
      
      纪行感觉,自己真的是跟不上时代节奏了。
      
      单悸见视频播放过一次,笑嘻嘻的凑上来:“怎么样?我选的这个舞蹈不错吧。”
      
      纪行:“你怎么不去看?不是要评分?”
      
      单悸微微昂首,示意纪行看过去,“评分?我评什么啊?”
      
      纪行抬头一看,挂在上面的不知道是那个选手,跟视频上的动作完全不一致,吊死狗似的纯靠威亚帮忙才没掉下来,胳膊腿动动就算是做动作了。
      
      纪行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单悸要求这么系威亚。
      
      纯粹是为了他们的小命着想。
      
      时间很快就到,上面的选手被放下来,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显然是被吓得。
      
      “呜呜呜老师,我……”
      
      单悸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安慰,但是张嘴就说:“零分,下一个。”
      
      学员:“……”
      
      你冷酷你无情。
      
      单悸:“下一个!”
      
      苏铭宇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打光落在青年的脸上,映的那张如玉的脸庞更加完美无瑕。
      
      纪行微微眯起双眸,坐在地上后仰靠在墙上,苏铭宇不愧是第一。
      
      就这张脸,足以称得上是大众情人。
      
      第一眼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谁不会爱上。
      
      纪行长得也好看,但是两人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还是苏铭宇的长相受众更广一些。
      
      苏铭宇找准位置,冲单悸点头道:“老师,我准备好了。”
      
      单悸:“嗯。”
      
      随着威亚飞至半空,苏铭宇缓缓张开双臂,随着音乐的动作在半空之中翻转,扭动。
      
      每一个动作都能精准踩点,跟音乐翩翩起舞。
      
      真的做到了柔弱无骨,在半空之中做出一种优美的感觉。
      
      吴清泉感慨道:“不愧是第一。”
      
      和刚才那个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苏铭宇在别人感慨舞蹈太难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学习这个舞蹈,当别人还不知道舞蹈该怎么做的时候,就已经把基本的形体解决。
      
      所以说,有的时候,第一不是徒有虚名。
      
      他们在私底下付出的,要比你看见的多的多。
      
      纪行顺着吴清泉的话点了点头,不过,看着苏铭宇完美的舞蹈后面,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腰上的威亚在他扭动的时候,隐约有缝隙出现。
      
      纪行死死地皱着眉。
      
      好像……
      
      突然,苏铭宇腰间的威亚突然松开,松散的绳子垮垮的落在一边。
      
      苏铭宇瞬间掉了些下来!
      
      纪行失声喊道:“单悸!”同时,冲了上去!
      
      单悸和纪行以左右边不同的方向同时冲刺。
      
      苏铭宇虽然恐惧,但是表情管理和过硬的心理素质他并没有惨叫出声,反而一脸隐忍的神色。
      
      这个高度掉下去。
      
      顶多断胳膊断腿。
      
      不会……不会有事的。
      
      苏铭宇做好心里建设,结果没等落地就被人死死地抱在了怀里。
      
      苏铭宇骤然抬眸,却被清新的薄荷气息晃了眼睛。

  • 作者有话要说:  贺向渊自我怀疑:我又哪里惹到他了?
    单悸:深藏功与名。
    下一章 在18:00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