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蛋糕 ...

  •   纪行见怀里的人半晌没有反应,像是被吓傻了,便蹲在地上,将他轻轻揽在怀里问道:“还好吗?”
      
      苏铭宇微微垂眸,呐呐不语,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纪行是在问自己,于是点点头。
      
      纪行:“你的威亚……”
      
      “我自己弄得。”苏铭宇没有隐瞒,直说:“绑的太紧影响我做动作。”
      
      “你这样多危险啊!”单悸本以为这就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场合,才来当这个老师,没想到还有这种事发生。
      
      要是真出了点什么事,他难辞其咎。
      
      单悸沉着脸说:“这次你零分,回去好好反省。”
      
      要不是纪行反应快,他都感觉自己这是被人摆了一道!
      
      越想越生气。
      
      要不是旁边录像还在拍着,他只怕已经冲上去打人了。
      
      苏铭宇紧紧蜷缩着手指,脸色也十分苍白,但是对于单悸这次判定却没有过多反驳,只说:“对不起。”
      
      见这人态度这么好,单悸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软软和和的连出气都不能。
      
      干脆摆了摆手,绕开他们,“下一个!”
      
      走出去没多久,单悸又停下脚步,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俩人的动作。
      
      这咋一会没盯着还抱上了呢?
      
      这是不是就有点没把我贺元帅放在眼里?
      
      单悸想出言提醒,但是旁边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让别人误会就不好了。
      
      单悸就想怎么让这俩人分开,想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个正经的方法。
      
      还是纪行自己抱的手酸,扶着他坐起来,“我舞蹈缺一个搭档,你有空吗?”
      
      苏铭宇一愣,单人舞蹈谈什么搭档。
      
      即使是有搭档,那也是后续舞台表演才会有,这次评分他已经是定了零分。
      
      纪行:“嗯?”
      
      苏铭宇说:“我有空,但是……”视线忍不住看向单悸。
      
      这是违规的吧。
      
      单悸作为顶级Alpha,各方面感官绝对是最为敏感,侧身瞥了他一眼,“可以选择搭档。”
      
      不是给纪行开后门。
      
      而是他发现,这个动作对于这些新手来说,确实是太难了。
      
      节目录制要的是节目效果,没人跟你在这突破人体极限。
      
      苏铭宇为了动作美观,解开了一半威亚,还将剩下一半松松垮垮吊着。
      
      这是没出事。
      
      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单悸难辞其咎。
      
      与其最后每个人都是零分,被网友炮轰,还不如现在赶紧放宽要求,尽量让他们能交上一曲完美的答卷。
      
      因为苏铭宇已经表演过一次,所以纪行要是再跟他组队,只能是从排在最后。
      
      好在纪行对先后没太多在意,干脆就坐在一边等着。
      
      两个人的舞蹈要比一个人简单得多。
      
      他们可以互相借力,协助翻身。
      
      虽然动作慢了一点,但是也是可以把舞蹈动作做出来的。
      
      单悸紧接着看了四组,完成的都不错,他脸上才出现了点笑意。
      
      但是在看向苏铭宇的时候,还是会沉下脸色,可见之前的事给他带来了多大的阴影。
      
      苏铭宇苍白的脸色到现在后没缓过来,想必也是在后怕,但是单悸的眼神更让他心颤,“老师,是不是生我气了?”
      
      “不会。”纪行说:“不是什么大事,放宽心就好。”
      
      单悸大大咧咧的性格,怎么可能因为一件小事计较这么久。
      
      生气也就是一瞬间的事,过了就好了。
      
      “第一名,你是不是挺生气的?”吴清泉贼兮兮的挑了挑眉毛,“你是唯一一个独自完成且做得最好的,现在反倒是分数最低,一会还要给别人做陪衬,我要是你我都得气死。”
      
      说是生气,但是更多的像是在幸灾乐祸。
      
      作为从节目开播以来,人气一直稳居第一的选手,苏铭宇的仇恨值在整节目组也算是拉得很高的,说白了就是眼红人家的人气。
      
      这种人不在少数,就是看不得别人好。
      
      纪行也不知道吴清泉这个时候过来落井下石是什么意思。
      
      纪行只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吴清泉丝毫没有注意到不对,继续说:“我记得你们公司管得很严,你这次弄个零分回去,会不会有什么惩罚啊?”
      
      纪行蹙起眉头:“吴清泉。”
      
      “啊?”
      
      “午饭是不是吃盐吃多了?”
      
      吴清泉一头雾水,午饭都没吃东西,怎么会吃盐吃多了。
      
      而且吃盐吃多了什么意思?
      
      秦萌萌从后面叼着橘子说:“他说你闲的。”
      
      吴清泉后知后觉纪行这是在怼自己:“我……”
      
      “吴清泉!”
      
      吴清泉话话没说完,单悸从远处怒气冲冲的走来,“叫你半天怎么不过来?耳朵长出来干什么吃的?!”
      
      吴清泉赶忙站起来,“来,来了。”
      
      单悸低头把他的名字标注上问:“你有搭档吗?”
      
      “有!我和秦萌萌。”
      
      秦萌萌:“啊?”
      
      “我不要。我要和苏苏一起。”秦萌萌都没怎么准备,一开始都做好拿零分的准备了,后来单悸说可以找搭档,他才提起信心,还能让搭档给自己带点分数,但是他和吴清泉一起,那和自己一个人还有什么区别。
      
      “不不不,你需要我。”
      
      秦萌萌:“……”
      
      不熟。
      
      真的不熟。
      
      秦萌萌就差把这两个字贴脸上告诉他,但是剩下的人中,秦萌萌能找到也就只有颂歌,之前他问过颂歌准备的怎么样,看着颂歌那胸有成竹的表情,想必是没问题。
      
      单人的准备好,颂歌应该就不会考虑双人的了。
      
      纠结半天,最后秦萌萌还是被吴清泉带走了。
      
      被迫组队。
      
      等别的学员都过了一遍以后。
      
      最后就是纪行和苏铭宇。
      
      在系威亚的时候。苏铭宇一直沉着脸,纪行试图缓解一下他烦躁的内心,“紧张吗?”
      
      苏铭宇摇了摇头。
      
      最坏的结果就是零分。
      
      他已经是零分的了,还有什么紧张的。
      
      纪行对他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倒是感觉有点纳闷。
      
      按理说,不久之前差点从上面掉下来的人应该会很害怕再次上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不是不无可能的。
      
      苏铭宇好像,没有恐惧的感觉。
      
      “都给我系紧了。”单悸走过来狠狠的拽了两下他们身上的威亚,“要是再出问题,我就把你们的脑袋按地上!”
      
      最后的话,单悸像是跟他们两个人说,但是其中的意思却是很明显的针对苏铭宇。
      
      已经称得上是气的咬牙切齿。
      
      苏铭宇顺从的说是。
      
      纪行干脆扭过头去,这人生气的时候和贺向渊一个样。
      
      想骂。
      
      纪行和苏铭宇手拉着手一起升到了半空中,从上往下看,这个距离还是比较吓人的。
      
      有恐高的,只怕三秒都坚持不了就得哭着喊着要下去。
      
      纪行摸着苏铭宇的手,感觉这人的掌心有些微湿,他抬头问道:“准备好了吗?”
      
      苏铭宇点了点头,板着一张脸没说话。
      
      随着音乐的律动,纪行拉着苏铭宇,两人直接在空中十分默契的来了一个后空翻。
      
      后空翻完成以后,纪行松开手,顺势揽上他的腰,单手抓着威亚线,劈叉到最高处,从上往下低头看着苏铭宇。
      
      这个方向,让纪行能够清晰的看见,苏铭宇满眼都是他。
      
      单悸在下面看着,一开始还觉的,这俩人动作完成的不错,很到位,配合也很好,但是后面,越看越不对,这俩人中间怎么好像冒出粉红色的泡泡来了?!
      
      单悸死死地拧着眉,感觉自家元帅的家门好像有点松动。
      
      家里要跑。
      
      舞蹈结束,纪行和苏铭宇缓缓落下,单悸连忙走过去把纪行拉到一边。
      
      同时警告似的瞪了他一眼,离我嫂子远点。
      
      苏铭宇被他这种护犊子的眼神看的莫名其妙,干脆归咎于单悸还在生气他刚才解开威亚的事。
      
      纪行推了一把单悸,问:“跳得怎么样?”
      
      自家嫂子,单悸能给低分吗?那绝对不能啊!
      
      单悸连忙说:“好。不错。帅爆了。”
      
      这已经是单悸这边给出的最高评价了。
      
      纪行点了点头,“多少分?”
      
      单悸:“八分。”
      
      十分满分,给出八分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纪行说:“我和苏铭宇平分,一人四分。”
      
      单悸:“……啊?”
      
      苏铭宇一脸茫然。
      
      这个分数跟我有什么关系。
      
      “就这么定了。”纪行捡起外套,上面沾了些土显得脏兮兮的,纪行有些嫌弃,便随手搭在肩膀上,没有穿,“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先回宿舍了。”
      
      单悸见状,也知道这分数的事是这么定下来了,他看了一眼苏铭宇,这孩子运气还挺好。
      
      单悸说:“大家都散了吧,十一点更新总分,大家自己上后台查询,有问题及时找我。”
      
      “老师再见!”
      
      学员们齐刷刷的说完回去休息。
      
      又是学舞又是搬东西,他们也是累了一天。
      
      现在也想回去休息。
      
      ---
      
      深夜。
      
      舍友都已经熟睡,纪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一天没吃东西。
      
      肚子早就咕咕叫着抗议,搞得他一点睡意都没有。
      
      这个时间食堂也不开放,宿舍里也没有存着零食,根本没地方吃东西。
      
      纪行实在撑不住以后站了起来,打算翻墙出去吃点东西。
      
      就在他轻手轻脚的换睡衣的时候,突然发现,窗户的玻璃好像被敲响了。
      
      他走过去瞥了一眼,就看见一个巴掌大的蛋糕盒被托在窗沿。
      
      移开蛋糕,露出男人那张英俊的面容。
      
      “刚出炉的奶油蛋糕,尝尝?”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上街和熊孩子奶奶吵起来了,我太难了……感谢在2020-01-17 14:14:09~2020-01-18 17:42: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疋凊 30瓶;柒月 10瓶;清砚台染、黑麋白鹿、墨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