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巨狼 ...

  •   单悸双手大张的动作都没来得及收回来,就被贺向渊抓了个正着。
      
      单悸尝试后退半步躲开贺向渊那骇人的眼神,但是无论他怎么躲,男人都能准确无误的瞪着他。
      
      单悸:“……”
      
      这我招谁惹谁了啊。
      
      “如果,我是想让他看看我新买的衣服好看吗,你信吗?”
      
      贺向渊说:“R星好像新开发出了石矿,你去挖。”
      
      单悸:“???”
      
      单悸转身大喊:“夫人救我!”
      
      ‘啪!’
      
      一只鞋飞过来,直接落在了他身边。
      
      单悸摸了摸脸,躲过一劫。
      
      纪行单腿踩着墙面,另一条腿自然垂下显得无比修长,他瞥了一眼单悸,沉声问道:“你说什么?”
      
      单悸委屈的说不出话来。
      
      标记都标记了,叫声夫人怎么了?
      
      这怎么还生气。
      
      单悸尝试着看向贺向渊,试图从贺向渊那边得到一些帮助。
      
      纪行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你教的?”
      
      贺向渊:“???”
      
      “我没——!”话没说完。
      
      ‘咻’的一声划破周遭空气,贺向渊快速闪身,转身一看,他刚在站着的地方正留着一只鞋。
      
      贺向渊把鞋捡起来,走过去想帮他穿上,并说:“我不认识他。”
      
      单悸表情一顿。
      
      我怀疑元帅被什么人魂穿了。
      
      纪行抬起腿,躲开他的手,说:“走开。”
      
      “不穿鞋怎么跳?”贺向渊扫了一眼周围,地上全都是碎石。
      
      一脚踩上去跟上行没有区别。
      
      纪行也不是那种为了逞强而跳下去受罪的人,他微微歪头,若有所思道:“你想帮我?”
      
      “嗯。”
      
      贺向渊话音刚落,纪行突然撑着墙壁跳了下来,男人瞳孔猛地瑟缩,以为小Omega在和他较劲,连忙伸手想把人接住。
      
      纪行却空中转身一脚正中贺向渊胸口!
      
      贺向渊瞬间仰躺在地上,没等站起来,就被纪行按了下去。
      
      小Omega的重量很轻,几乎感觉不到的重量。
      
      纪行坐在他小腹上穿鞋,没有任何压迫感,贺向渊躺在地上,一时间忘了起来。
      
      穿好一只鞋以后,纪行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向单悸。
      
      单悸顿时像是被闪电劈到了一样,浑身快速过电,连忙拎着另外一只鞋走了过去。
      
      纪行穿好鞋,转身把贺向渊拉起来,死死的拎着他的衣领说:“下次在让我发现你往我身边塞人,我就杀了你。”
      
      丝毫不掩饰的杀意和怒火,要是换了旁人只怕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六神无主。
      
      但是贺向渊非但没有半点害怕,反而还觉得小Omega可爱极了,只是这狠话都放出来了,他也不可能不顺着人家,于是贺向渊朝着单悸扬了扬下颚,“听见没?再来就杀了你。”
      
      单悸:“???”
      
      我寻思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纪行这个时候翻墙出来,不是来听他们在这插科打诨的。
      
      纪行淡淡的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语毕,不等他们分辨,便绕开贺向渊走了。
      
      贺向渊追上去问:“你去哪?我请你吃晚饭怎么样?”
      
      纪行冷淡的说:“不吃,谢谢。”
      
      “你知道吗。元帅与别人的联络内容都是有专门主脑记录的,包括内容布控和安全管理。”
      
      纪行为不可及的顿了一下,沉默着没有搭话。
      
      “其实一开始也没有这些,只是后来有一次,莫斯蒂元帅的私人联络被人植入病毒,所有交流内容都落到敌军手中,导致他在银河战役中身亡。”
      
      “帝国为了避免类似的损失,于是才在元帅的所有通讯中都放了监控设备。”
      
      “一旦被植入病毒……”
      
      纪行停下脚步,“你想说什么?”
      
      贺向渊说:“我只是给你讲个故事。”
      
      “我三岁以后就不听故事了。”纪行说:“如果你不带走我的狗,我也不会监听,关于其他消息,我都没有查看。”
      
      他只想知道自己的那只小黑怎么样了。
      
      其他的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虽然在植入芯片以后,所有联络都会转移到他这里,但是纪行根本看都没看,直接放在一个封闭的文件夹里生灰。
      
      “元帅,你还养狗?”单悸跟在后面偷听,越听越不对,说到养狗,更是嫌弃的看了贺向渊一眼,“你连机器人都养不好,还养活物?”
      
      机器人各种方面功能都是自主的。
      
      只要植入芯片,就是全能宠物。
      
      但是贺向渊也不知道怎么养的,三天养废了一个机器人。
      
      从那以后,倒是没见过贺向渊再养什么。
      
      纪行闻言皱起眉头,“他是不是死了?”
      
      贺向渊:“啊?”
      
      贺向渊这幅反映,让纪行更加相信了自己的猜测。
      
      要不然为什么贺向渊会这么排斥把小狗给他带回来。
      
      肯定是出事了带不回来,他才会这样!
      
      “你居然……”纪行深吸一口气,不断地告诉自己,面前这个是帝国的元帅,你打不过,但是……自己好不容易养了一只能接受自己的动物。
      
      不过几天没见。
      
      就死了?
      
      纪行有些难以接受。
      
      眼见着纪行身上的怒火都快化为实质涌现,贺向渊连忙辩解:“我不是……?!狗还活着!”
      
      纪行冷笑一声,五指之中银针闪烁,“活着?那你为什么不把他带来见我?”
      
      贺向渊无奈。
      
      我总不能说是因为我想用真人出现在你身边,而不是兽形吗?
      
      贺向渊心里无数的苦只能自己吞了。
      
      “……我怕你养不好。”
      
      “把狗还给我。”纪行懒得跟他磨叽。
      
      “不还。”
      
      “你——”纪行错愕的看着他,见过流氓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流氓。
      
      纪行:“那是我的狗!”
      
      贺向渊说:“我可以带你去看,带走不行。”
      
      “好。”纪行说:“让我看一眼就行。”
      
      纪行表现的很大度,好像带不带走都是无所谓一样。
      
      贺向渊觉得不保险,便说:“你答应我,不把狗带走。”
      
      纪行说:“好。我又不是那种不守信用的人。”
      
      单悸见这俩人都快打起来了,大气不敢出一口,眼见着剑拔弩张的氛围缓解下来,他才敢说话,“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纪行和贺向渊双双回头。
      
      单悸:“!!!”
      
      我又说错话了吗?
      
      纪行:“好。”
      
      单悸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虚汗。
      
      和夫人说话简直太吓人了。
      
      ---
      
      单悸开车把人送到别墅,精致的城区别墅,街道两边没什么人,一眼望去,别墅里面也没挂着灯火,没人住。
      
      房子是空的。
      
      纪行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跟上前面带路的单悸。
      
      单悸开车到这里,是因为贺向渊给他的地址,但是……他记得这里并没有狗。
      
      难不成真是让贺向渊给养死了。
      
      但是不敢和纪行说,所以才这样的?
      
      单悸胡乱猜测。
      
      进了别墅,纪行连沙发都没有做下,直接问道:“狗呢?”
      
      屋子里空荡荡的,连一个家居机器人都没有。
      
      更别提是活生生的小狗。
      
      甚至连摆在地上给宠物进食的盘子碗都没有!
      
      纪行越看越觉得心凉。
      
      贺向渊在骗他。
      
      贺向渊没有更多的辩解什么,而是说:“你在这等着,我去把狗给你带过来。”
      
      “好。”纪行转身坐在沙发上,一副我等着看你能给我带过来一个什么东西。
      
      单悸给他倒了一杯咖啡,问:“这个狗……是你们俩养的宠物?”
      
      纪行‘哼’了一声,“你家元帅不要脸,趁我生病把我狗抢走了。”
      
      单悸:“不要脸倒是不要脸,但是抢狗这种事吧……”
      
      “那个叫梵罗的红毛也有参与。”
      
      单悸瞬间了然:“那就合理了。”
      
      纪行:“……”
      
      就觉得你们军团里内部关系有点一般。
      
      ‘叮咚’
      
      手环突然响了一声,纪行低头一看,是贺向渊发来的消息。
      
      贺向渊:【想必你也不想见我,我就不进去了。】
      
      纪行关上手环,淡淡的说:“算你识相。”
      
      “你这么嫌弃我们元帅啊?”单悸想不明白,贺向渊虽然是他们背后经常吐槽的对象,但是从任何事情上来讲,还是一个很靠谱的男人,要不然也不能当上元帅不是。
      
      但是纪行嫌弃的有点太明显了。
      
      再说了,贺向渊可是标记了他的那个A啊!
      
      正常AO之间会是这种相处方式吗?
      
      单悸觉得哪里不对。
      
      “要不是打不过他,你以为他凭什么在我身边待这么久?”
      
      “……”
      
      无言以对。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房门悄悄开了一个缝隙。
      
      灰黑相间的长毛随着巨狼的动作而摆动,墨绿色的眼睛环顾一周最后定格在了纪行的身上。
      
      单悸:“???”
      
      单悸错愕的看着面前变成兽形的贺向渊。
      
      再看看正目不转睛盯着巨狼的纪行,呆呆地说:“卧……卧槽,会玩啊。”
      
      纪行专注给狗梳毛,没听清楚,“会什么?”
      
      “没什么。”单悸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很嫌弃元帅,没想到……嘿嘿嘿。”
      
      不得不说,精致的美人露出这种猥琐的笑,那也是美的。
      
      纪行直觉不对,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只得说道:“我就是嫌弃他。”
      
      单悸露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是是是,我懂我懂。”
      
      纪行:“???”
      
      你懂?
      
      你懂个嘚儿。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后天双更~今天就先一章吧。
    小年快乐,感谢支持,么么哒。
    (这章评论过三十也加更。)
    感谢在2020-01-15 16:29:16~2020-01-17 14:13: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黑麋白鹿 2瓶;云不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